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调整个干部

第三百九十五章 调整个干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黄一天心里非常清楚,眼下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把胡集乡的工作搞出点动静来,前一阵子各种人际关系之间的斗争牵扯他太多精力,接下来必须一心一意干好工作,把胡集乡的展推上一个高度,进入一个台阶。

    想干成事,最重要的因素是人才。

    为了能够更好的提高胡集乡干部的工作积极性,也为了能够让自己有几个用起来顺手的下属,黄一天特意去了一趟县委书记张天来的办公室。黄一天当着张书记面提出,“建议提拔胡集乡人大主任丁广为乡长,原乡长吴大观则调整到县里弄一个副职,具体的位置那是县委研究的。”

    张天来对黄一天提出的正当要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对他来说,以他现在的政治地位动一两个科级干部本来就是小事一桩,何况他更看重的是自己在黄一天面前积累的人情。他确信自己绝没有看走眼,别看黄一天现在不过是一个年轻的乡党委书记,假以时日,此人必定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以他的政治天赋说不准日后政治建树会远自己。

    简简单单几句话沟通过后,提拔丁广当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的事算是敲定下来,黄一天对张书记如此支持自己工作表达了感激之情,他心想,“只要把一个没有大局观念的吴大观弄走,胡集乡从上到下就算是理顺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黄一天倒是没料到,胡集乡长吴大观居然还是个粗中有细的主?自从主子蒋大宽倒台后,他手脚麻溜又巴结上了新主子,常务副县长张二江。

    良禽择木而栖。

    吴大观虽然平日里说话做事不拘小节,遇到大是大非问题上却半点不糊涂,他听说蒋大宽被抓后,脑子里头一个想到的问题就是得赶紧给自己重新找一个靠山,否则,自己不要说保护好自己的位置,很有可能被人弄进去。

    朝中有人好做官。

    这么简单的道理连街上三岁孩童都懂,何况是在官场混了十多年的吴大观?他一个人冥思苦想了一段时间,最终把找靠山的目标盯在常务副县长张二江身上。一来,蒋大宽没出事之前,张二江经常跟在他身边混,两人在酒桌上没少喝过酒,他了解张二江是个脾气豪爽的人,也是个说话做事直肠子不拐弯的领导。

    二来,他认为张二江有相当大的实力去竞争县长位置。他寻思,“既然是找靠山当然要找一个实力够强的领导才行,放眼整个普水县,除了县委书记就数到县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既然张二江很快有可能当县长,找靠山当然要找他。”

    要说吴大观为了能够成为张二江身边的亲信下属也算绞尽脑汁,就在蒋大宽出事后的第二天,他就跑到副县长张二江的办公室。

    当着他的面义愤填膺痛骂,“张县长,这个黄一天太不是东西”,他当着张二江的面拍着胸脯保证,“蒋县长出事绝对跟黄一天那狗日的脱不了干系,你想一想,龚老板和县长平时是那么紧密,如果不是黄一天逼着,怎能举报!”

    千万别小看了貌似粗鲁的吴大观,这是他心里谋划好贴近张二江取得其信任的第一步棋。他心里最清楚张二江和黄一天之间往日的仇怨,之所以当着张二江的面痛骂黄一天就是为了让他跟自己心里产生一种共鸣。

    以往的经验告诉吴大观,两人一旦有了共同的仇敌,往往很容易让彼此在心里建立统战联盟,对于他来说,当着张二江的面骂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引起张二江同仇敌忾的情绪。吴大观成功的完成了第一步棋后,接下来第二步则是当着张二江的面大表特表自己对老主子蒋大宽的忠心,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张二江出面想办法替蒋大宽报仇,绝不能便宜了黄一天那罪魁祸。

    应该说,吴大观的两步棋算是走到张二江心坎上了。

    原本他对吴大观的印象仅限于蒋大宽身边心腹下属,却没想到此人居然如此重情重义?在所有人对蒋大宽出事落井下石的时候,他居然还不忘为主子报仇雪恨?一个“知恩图报”的下属,往往更容易得到领导信任,无论多高级别的领导都不愿自己身边培植一个白眼狼。

    不知不觉,在蒋大宽被抓一周后,吴大观有事没事跑到副县长张二江办公室“汇报工作”成了一种常态,连张二江的秘书现在见了他都要主动点头问好,大约是看出他跟张副县长关系不一般。这天,当黄一天在张书记办公室商谈胡集乡干部调整一事,吴大观也没闲着,他此时正在
回溯事务所笔趣阁
张二江的办公室里密谋大事。

    张二江的办公室里,房门紧闭屋里烟雾缭绕,吴大观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观察摸索早已了解新主子的脾气秉性和一些生活习惯。

    比方说张二江抽烟最喜欢抽九五之尊,喝酒最喜欢喝茅台,平常跟人说话的时候若是聊的开心必定眉头舒展嘴角不自觉微微上翘,万一心情不好则浓眉紧锁两眼喜欢注视正前方某个点呆。现在,张二江正眉头紧锁瘫在真皮座椅中,手里夹着一根烟不时抽两口,两眼盯着办公桌上一份文件封面呆,他这是遇上闹心事了。

    说起来,张二江也算是个重情义的人,这两天从市纪委传来消息说,“江佳欣的案子很快就调查结束,只要调查结束那么就要交给法院,那就是等待判了”,这让他心里一阵阵难受。一想到自己心爱的老秦人被关在市纪委用于审讯官员的地下室里受苦,他心里就像猫爪似的非常痛苦。

    “狗日的黄一天!害人不浅!”沉默了半晌的张二江突然口中恶狠狠骂了一句。

    坐在他对面的吴大观早已看穿新主子心思,冲他安慰道:“张副县长,您可别气坏了身子,收拾黄一天那是早晚的事情,黄一天如此进步的度,肯定有问题,可惜此人狡猾,我们没有抓住,所以咱们不过是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

    张二江脸上露出明显不耐烦:“等等等,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这狗日的当年在我手下当办事员的时候我就该把他给收拾了。你瞧瞧这才多长时间,他狗日的就爬到正科级领导岗位?要是再不想办法对付他,由着他再往上爬,咱们就算是想收拾也鞭长莫及了。”

    吴大观又何尝不想收拾了黄一天?他心里非常清楚,自从蒋大宽出事后,自己这个胡集乡长的位置早已岌岌可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黄一天一声令下给撤了。虽说眼下还没听说什么风声,可明眼人心里都清楚,自己乡长位置不保是早晚的事情,他黄一天在乡里当一把手书记,能容忍自己一个眼中钉在他面前晃悠?

    一朝天子一朝臣。

    这都是官场的老规矩了,黄一天这么狡猾的领导怎么可能不明白?他前一段时间不是已经痛痛快快把副乡长江佳欣铲除后,紧接着换上了自己的心腹亲信朱家友当了副乡长吗?朱家有上台了,那就是黄一天在胡集乡的打手。

    唇亡齿寒。

    吴大观明白,要是自己不行动,江佳欣眼下的处境就是自己将来可能面临的处境,说白了,从黄一天到胡集乡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开始,注定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从目前形势判断,他黄一天早已占据明显优势。既然张二江也挖空心思想要铲除黄一天,吴大观的心里不由活络起来,他想起了《三十六计》里的一则妙计——暗渡成仓,反客为主。

    最近一段时间,黄一天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人一旦得意忘形的时候往往是内心防备最为松懈的时候,如果趁此时机想办法收集对黄一天不利的证据对他下手,说不定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可是到底从哪下手整跨黄一天呢?

    眼见吴大观紧锁眉头坐在对面,张二江冲他问道:“你不是跟黄一天整天在一个乡政府低头不见抬头见吗?就不能想点好法子收拾那王八蛋?”

    吴大观理解张二江急切想要替老相好出口心里恶气的心情,慢悠悠道:“张县长,办法倒是有,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一击得中。”

    张二江一听说吴大观有办法整倒黄一天,一下子来了精神,身子从椅子上坐直了凑近问他:“有总比消极等待好,你说说看,你到底有什么法子?”

    吴大观回答:“我刚才在想,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黄一天又不是铁打钢铸,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只要是人就一定有弱点可抓,依我看黄一天的最大弱点就是......”

    吴大观套在张二江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半天,张二江听着听着脸上原本阴郁的表情慢慢绽放开来,等到吴大观说完后,他不无激动口气赞赏道:“果然是好主意!你放心,等到收拾了黄一天那狗日的,我只要当了县长,保证推荐你当乡党委书记!”

    吴大观脸上掩饰不住惊喜,嘴里却故意推辞道:“张副县长,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替蒋县长报仇,替您出口心里的恶气,我是真心没想太多,不过很是感谢你看好我。”

    “明白明白,吴乡长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眼下咱们最要紧是赶紧把黄一天拉下马,其他事情一切都好说。”

    “那倒也是。”吴大观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