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扬眉吐气的回来了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扬眉吐气的回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生原本就有许多真真假假构成,有时候真作假时假亦真,亦或假作真时真亦假,又有谁能说得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呢?

    官场无秘密。

    被免职的普水县长蒋大宽即将被调整为市纪委副书记的消息不知道从谁的嘴里传出来后很快在普水县官场传扬开来,一时间,以往跟在蒋大宽手下混的一批铁杆亲信走在机关大院的时候再次昂挺胸一副牛逼哄哄嘴脸。

    世界上最善变的不是天气,而是人心。

    一个月前,蒋大宽刚刚被免职的消息传出后,普水县官场大多数人对这位倒霉的县长避之不及,包括以前一向对他忠心耿耿的一帮老下属,都担心自己被牵连上,现如今,眼看着蒋大宽即将东山再起,他家院门口冷清了一个月的水泥路上再次热闹起来,众多老下属又像以前一样拎着大包小包主动上门巴结讨好。

    这才是中国的社会现实。

    有会说话的老下属已经改口称呼他,“蒋书记”,他们特意把中间那个“副”字去掉,听起来似乎又多了几分意思,这让蒋大宽心里颇为受用。蒋大宽的老婆看到家里再次恢复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又看到之前整天垂头丧气的蒋大宽像是迸了第二春一下子换了一个人整天精神抖擞忙着接待各方来客心里不禁暗暗叹气。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苦口婆心劝蒋大宽:“老蒋啊,你也快五十的人了,做官还能做一辈子?多想想退休以后的日子吧,这回到了市纪委当领导可不能像在以前当县长那样犟脾气得罪人,只要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就是福啊。”

    此时的蒋大宽正壮志满怀,哪里还听得进一个女人的劝说?看在老婆一向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份上,他对老婆的唠叨采取了容忍的态度,左耳听右耳出反正没往心里去。有了前一次政治命运过山车的经历,蒋大宽心里倍加珍惜这次得来不易被重新启用的机会,他内心对老领导冯书记的感激也是无以言表。

    他心里明白,此次若不是冯书记拉自己一把,恐怕自己后半辈子必定要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满心憋屈被迫退出政治舞台。别的领导退休的时候好歹是名正言顺,自己若是就这么退下来,不知道会有多少好事之人会一直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说闲话。

    蒋大宽觉的,以前心里还是恨冯书记把普水县委书记的位置给了张天来,可是关键时候冯书记还是关照自己的,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冯书记给自己一条全新的政治生命,冯书记无异于自己的再生父母,这份恩情比天还高别海还深,他誓日后必定对冯书记重礼报答。

    冯书记要自己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升政治觉悟,很简单,老子决定以后花个一小时,把相关的党规党政什么的好好学习,把党员的义务权利和领导干部的从政要求做的更加的仔细,同时在岗位上多做点实实在在的事业,那也是必须的。

    但是,蒋大宽还是不能忘记要对付黄一天,那是自己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只要时间成熟,就会派人到普水去调查黄一天,就不信控住不了这个混蛋。

    世事变幻,风云莫测。

    当蒋大宽一个月后再次抬脚走进普水县政府大院,他的心情早已天翻地覆,今天一早市委冯书记的秘书打电话给他,“蒋县长,今天下午市委领导要到市纪委宣布对你的调整任命,到时候准时参加,还有就是有时间把普水的工作做个交接。”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蒋大宽等这一天早已望眼欲穿!

    一大早放下电话后,他赶忙对着家里洗漱间的大镜子隆重打扮了一番,头上抹了好几层啫喱,浑身内外全都换成新款,连脚底下的皮鞋都是新买的,就这样一身光鲜出门来到普水县政府大院,交接工作,同时也在普水在风光一番,奶奶的,不是看老子笑话,老子还不是一样的风光。

    自从蒋大宽被免职后这还是头一次回到普水县委大院,看着一个月前大院内路旁枝头绽放的樱花此时已然大半凋零,这让他心里不由感慨,“人活一世,草木一春!”蒋大宽的专车司机像往常一样把车子稳稳开到县委办公大楼的门廊里停下来,蒋大宽瞧见自己的秘书    已经满脸堆笑站在门口候着,见到车子过来赶忙过来帮忙打开车门。

    蒋大宽一边抬脚下车,一边在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我蒋大宽终于又回来了。回到官场里!”

    秘书征询意见口气:“蒋书记,接到你的电话后,我已经把今天到普水交接工作的事情向张书记作了汇报,到时候市委的领导也将代表市委参加,市里参加交接仪式的组织部副部长大概十分钟以后到达县政府,我已经安排人把二楼的贵宾接待厅收拾好,您看您现在是先去办公室歇会,还是直接去贵宾接待厅等着?”

    蒋大宽惯性冲秘书微笑:“嗯,做的很好,既然还有几分钟时间,你先陪我去一趟办公室
浴血兵魂吧
,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没收拾好。”

    秘书闻言连忙点头:“好的。”

    秘书在前快走几步到大厅里电梯口摁下数字,伺候着蒋大宽先上了电梯后自己才尾随进去,到了三楼又赶忙赶在领导走到办公室前拿出钥匙打开办公室门。当蒋大宽时隔一个月再次踏进熟悉的办公室,心情不免有些波动,他看着整洁的办公室明显有刚刚被打扫的痕迹,赞赏眼神看了一眼在一旁正忙着端茶倒水的秘书。

    由于时间关系,蒋大宽不能在县长办公室久留,他进入办公室后熟门熟路摸出一旁书柜钥匙,打开最上层的书柜检查了一下里面摆放的几件贵重私人物品后,这才放下心来。秘书刚把一杯冒着热气的绿茶摆放在办公桌上,突然现办公室门口有个人影冲进了县长办公室,蒋大宽回头一看却是副县长张二江。

    他见张二江一副急匆匆模样,心情很好的蒋大宽忍不住冲他调侃:“张副县长一大早不在自己办公室呆着,怎么跑到我这串门来了?”

    张二江脸上露出尴尬神情:“蒋书记,我有个情况要向您汇报。”

    蒋大宽一愣,冲他笑道:“有什么紧急情况非得现在汇报?要是县里的事情你也不要向我汇报了,一会市委领导要过来宣布我的职务调整任命,你要是真有什么事等调整文件宣布了再和张书记说。”

    “再说,如果是上次喝酒的时候说的关于那些私人的事情,反正也不急在一时你说是不是?我们有的时候时间和精力!”

    蒋大宽以为张二江要向他汇报关于对付黄一天相关事宜,心里暗暗责怪这家伙做事没谱,他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自己哪有空跟他扯那闲篇?再说,自己要对付黄一天,也不用一个张二江来帮忙,自己要对付黄一天的办法太多了。

    如此看来,这个张二江副县长因为江佳欣的事情对黄一天也是恨之入骨,恨不得自己上任的第一天就把黄一天给绊倒,可是事情总有个过场,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样就违背了自己答应冯书记的承诺,这样一想,也就没有什么热情。

    张二江副县长见蒋大宽不乐意搭理自己,心里一着急快步走到他身旁,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

    “蒋书记,省纪委的人来了。”

    “你说什么?省纪委的人来了?”蒋大宽听了这话脸上也是一惊,“好端端的,他们来干什么?难道也来参加老子的工作交接,不可能的,老子任命虽然是经过省纪委备案,但是市纪委副书记也不是什么大干部,根本就不可能派人来参加,那么又是为了何事?”

    “谁知道啊?你说会不会是咱们县里又有哪个领导要栽了?按理说能有资格让省纪委出动的领导干部在咱们县里可是屈指可数啊。”

    张二江在蒋大宽耳边窃窃私语,蒋大宽的心里却活泛开来,他想,“今天是市领导到普水宣布对自己调整职务的日子,省纪委的人来凑什么热闹?自己一个小小的市纪委副书记的任命根本就不能惊动了省纪委的人?”

    蒋大宽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他寻思,“八成是老领导冯书记为了顾忌自己的面子,特意请了省纪委的领导来给给自己长脸面,毕竟自己即将要上任的领导岗位是普安市纪委副书记,让自己有机会在上级主管领导的见证下接受任命也是一种难得荣耀。”

    蒋大宽自以为猜的没错,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可算是调整任命的时候风光无限,连忙冲张二江问道:“省纪委的人呢?他们在哪?”

    张二江汇报口气:“刚才有人领着他们去了二楼贵宾接待室,现在八成已经在那坐下了,即使没有到,也是很快。”

    蒋大宽更放心了,二楼贵宾接待室一会不是正好要宣布对自己的职务调整的地方吗?看来自己还真是猜对了,这帮省纪委的人就是市委冯书记特意请来给自己长脸的。蒋大宽不觉在心里暗暗感激冯书记对自己关怀备至,他居然连如此小细节都为自己考虑到位?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蒋大宽和张二江说话的功夫时间已经一分一秒过去,眼看十分钟到了,秘书连忙过来提醒,“蒋书记,市里来宣布您职务调整的时间已经到了。”

    “好好好,那咱们赶紧过去吧,张副县长你也一块过去吧?”

    张二江陪着蒋大宽走出办公室,两人一路说笑来到二楼的贵宾接待室。

    普水县政府二楼的贵宾接待室里,一进门便能看见一副偌大的山水国画几乎占据了整面墙的面积,国画的大气磅礴风格通过画家的笔尖展露淋淋尽致,那画上的一山一水一房一木都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大气和**。

    巨幅山水画底下是一排黑色真皮沙,整个接待室里除了进门的那面墙左右放了几张条形茶柜,其余三面墙壁无一例外摆满了沙,整个房间里少说能坐得下二三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