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隔壁有耳

第三百九十一章 隔壁有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原来,昨天晚上胡云諾正在大堂里跟服务员交代工作的事情,眼角余光瞧见一张熟悉的脸孔从迎春宾馆大门口正迈开大步往里走。

    原普水县长蒋大宽身穿一套崭新笔挺的深蓝色西装精气神十足从大厅里经过后,径直往楼上牡丹厅走去,她想到此人和黄一天在普水很是不和谐,当时便留了个心眼,让手下人查一下今晚到底是什么人预定了牡丹厅。

    当底下人向她汇报说,“预定牡丹厅的顾客名叫吴大观”,胡云諾脑子里立马联想起来,“吴大观不是胡集乡的乡长吗?这个人是黄一天的下属,以前经常听黄一天提及此人处处跟他作对,今天怎么到这边来和蒋大宽见面?”

    当即一连串的问号涌现胡云諾脑子里,她心里寻思,“吴大观今晚在迎春宾馆宴请蒋大宽干什么?蒋大宽不是已经被免职了吗?他今晚看上去那副精神饱满的模样怎么半点不像是官场失意呢?”

    胡云諾原本是个心里有谱的人,既然心里有一大堆问好难解,她索性安排了贴心的服务员去牡丹厅服务。她让服务员顺便把宾馆里用于传菜招呼的通讯设备也带了进去,这样一来,即便她稳稳坐在楼上经理室也能听清楚牡丹厅客人谈话内容。

    当晚酒宴开始没几分钟,她就从通讯设备里听到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此人在酒桌上先向蒋大宽恭贺,说什么“恭喜蒋县长步步高升!祝愿蒋县长到市纪委当副书记后尽快能提拔到市纪委书记的位置上,这样我们做下属也沾光。”

    胡云諾当时听此人说话不禁心里犯疑,她跟黄一天刚刚听到蒋大宽要到市纪委当领导的消息时反应一模一样。她心里也是直嘀咕,“蒋大宽不是刚刚被免职吗?这么快就重新启用了?上级领导为他安排的位置还那么好?怎么可能呢?”

    官场很多事,真不能按常理去想,说到底谁权势倾天谁就是说话算数的主,谁能猜到上级领导心里琢磨摇下什么棋?

    当胡云諾耐心听牡丹厅的客人们叽叽呱呱一阵高似一阵的高谈阔论后方才明白,原来蒋大宽被调动到市纪委任副书记的事情的确已经板上钉钉。

    牡丹厅里一帮老下属就是在得知这一喜讯后特意挑了迎春宾馆摆下一桌子恭贺老领导蒋大宽升迁之喜,从这帮人交谈中胡云諾还得知,当晚酒桌上除了蒋大宽的老下属吴大观之外,还有普水县常务副县长张二江等县里的领导。

    昨晚上牡丹厅那桌庆功酒喝的那叫一个痛快!

    胡云諾坐在楼上经理室通过设备中听见酒桌上有人好几次提及“黄一天”的名字,只不过他们在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前面大多缀上三个字“狗日的”。听到酒桌上一帮人相当热烈的气氛中商量,“等到蒋县长到市纪委担任领导后,头一件事必须把黄一天这颗毒瘤根除。”

    甚至有人在酒桌上建议,“可以想办法收买黄一天身边人的手法,让他身边信任的人对他栽赃陷害,到时候蒋大宽作为市纪委的领导唱好双簧就行了。”

    还有人建议,“万一别的办法都行不通,干脆从嘿道想办法,务必要把黄一天好好修理一顿,让他再也不敢嚣张跋扈。”

    胡云諾听了这帮人各种伤心病狂的建议,坐在经理办公室里愣是被吓出了一头冷汗,她当时恨不得立刻报警把这帮伤心病狂背地里害人的家伙给抓起来。可她转念一想自己手里什么证据都没有,这帮人吹牛又不犯法,就算报了警又能怎样?于是只好把报警的心思搁下来,指望今天见到黄一天后再跟他商量此事应对之策。

    今天从早到晚,黄一天一直陪着宋总考察项目谈投资事宜,一直到晚上她才有机会跟黄一天单独相处,见他刚才情绪不佳,赶紧把心里装的事情说出来。

    对于胡云諾来说,若是有人对黄一天背地里捅刀子,那真是比有人对她捅刀子还让她难受,她简单说完昨晚听到的相关情况后,面带愁容对黄一天说:“看来蒋大宽对你也算恨之入骨,他一旦当了市纪委副书记,你可要千万小心了。”

    黄一天此时已经确认了蒋大宽要到市纪委当领导的消息确有其事,不过他并未慌张,老子是有智慧的人,难道这点小事能把老子难住了?在他眼里蒋大宽才真是没几天好日子过了,既然他现在心情大悦自己又何必去打扰他的白日梦呢?

    乐极生悲的滋味,让蒋大宽好好品尝一回有什么不好吗?


勇者,2017帖吧
   胡云諾见自己吧啦吧啦说了半天,黄一天不仅一点不放在心上,脸上边听边露出淡淡笑容,这让她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胡云諾不自觉冲黄一天抬高嗓门。

    “听见了听见了,胡姐的指示我哪敢不听?你刚才说的话,我一字不漏全都听见了。”黄一天把胡云諾揽住自己脖颈的那只手拿下来,放在手心里摩挲开来。女人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奇特的物种,同样是一双手,男人一双大手伸出来骨骼粗大皮糙肉厚,女人的小手放在手掌中揉捏,说不出的柔软弹性让人爱不释手。

    胡云諾的心思还在蒋大宽调整到市纪委当领导后将要对黄一天打击报复一事上,她冲黄一天忧心忡忡道:“蒋大宽很快要到市纪委走马上任了,你就半点不着急?”

    “我干嘛要着急?去市纪委上任的又不是我?”黄一天喜欢看女人为自己着急的表情,让他心里有种被关心的暖暖感觉。

    “万一他到市纪委上任后,挖空心思专门对付你怎么办?”胡云諾又问。

    黄一天此时的视线已经从女人的小手转移到女人胸前高高凸起的两座馒头山上,他忍不住伸出一只手要摸,却被胡云諾抬手拦住,“跟你说正话呢,你老实点。”

    “我还不老实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老半天我碰你了吗?”

    “我还不是都为了你好?跟你说正经事呢。”

    “你要是真为我好,那就先帮我解决一下燃眉之急好不好?”

    “讨厌!你怎么就没正经呢?你难道半点不担心蒋大宽的事?”

    “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担心他干嘛?”

    瞧着黄一天分明没把蒋大宽要被重新任用一事真没放在心上,胡云諾一时无言以对,当他再次把手强行罩在馒头山上摩挲的时候,虽说心里还有些担心也只好任由他先折腾着。

    好不容易,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当男人拖着疲惫的身躯满身汗湿翻身落马,恢复理智的女人再一次想起之前的担心。

    “黄一天,刚才跟你说的事你可千万别不当回事,蒋大宽不是什么好人,那个货色从来都是睚眦必报,他的心眼比针尖还小呢,你一定要注意,否则,吃亏的就是你。”

    听到胡云諾的声音又在自己耳边唠叨,一向口风严实的黄一天只能模棱两可对她说:“胡姐,你放心吧,这事我心里有数,这个家伙要想对我,还没有那个本事,至于说下面的那些人在背后煽风点火,其实还差点火候。”

    女人有时候唠叨起来真是没完没了,胡云諾显然对黄一天的回答并不满意,嘴巴凑近他的耳边又嘱咐道:“你光是心里有数可不行,你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应付才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得早作打算才能不被动。”

    “行了行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把迎春宾馆经营好,你可别忘了,这宾馆以后的法人代表可是你,另外旁边那块地拆迁结束后。你要随时关注附近地价走向,一旦达到一个合理的高位立刻通知我,到时候我让宋总赶紧把这块地抛出去,到时候我不仅还你之前五百万,说不定还能顺手赚几千万在手里。”

    对女人的唠叨不胜其烦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转换话题,若是能转换成女人最感兴趣的话题效果肯定不错。

    胡云諾是生意人,商人重利。

    她一听到黄一天提及迎春宾馆旁边那块地几年后可能出售的高价,顿时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两眼瞪大溜圆冲黄一天问道:“那块地能赚那么多啊?哇!再加上迎春宾馆,那我岂不是成了正宗的大款吗?”

    黄一天冲她笑道:“你应该是一个小小的富婆,宋总才是正儿八经的大款,到时候你的财产一下子增值数百倍,你准备拿什么感谢我?”

    “你个没良心的,我人都给你了还想怎样?老娘能给的什么都没有了,对了,你怎么就那么有把握那块地肯定能增值呢?”

    黄一天脸上故意装出神秘莫测表情,冲着胡云諾调笑道:“秘密!”

    “你跟我还有不能说的秘密?你赶紧告诉我嘛?”

    “我有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真的,要不要我帮你算算,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嫁出去?这辈子能生几个小孩?跟哪个男人生的?”

    “讨厌哪你!”

    “你干嘛,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