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九十章 全能的领导

第三百九十章 全能的领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老板,你还没有看清楚黄书记的本事,何止是国内金融形势?”宋总相当佩服口气对胡云伟说,“黄书记对国际金融形势的诸多观点也是非常有见地,你听我说,我这两年在他的指点下可真是财源滚滚哪。”

    “是吗?真有这么神奇?照你这么说,这家伙都快成财神爷下凡了,明我那酱醋厂还真得请黄大书记去看看帮我分析一下,说不准也能被他找到什么扩大展的商机也说不定呢?”

    “那是肯定的......”

    酒桌上,宋总和胡云伟热火朝天聊上了,黄一天趁空出了包间出去透透气,刚打开门站在外面走廊上,听见右侧有个女人高跟鞋敲击大理石地面传来“咯噔咯噔”声。他惯性顺着那声音传出方向望过去,正好穿高根鞋的女人也冲他看过来,两人眼神交错的一刹那,高跟鞋女人脸上表情瞬间晴转阴。

    黄一天没想到会在迎春宾馆遇到洪娇娇?他心里不由冒出四个字,“冤家路窄”。他见洪娇娇好像在隔壁包间吃饭,一只手搭在包间门把上正准备开门进去,见到自己手里的动作却停下来,一双眼睛冷冷盯着自己。

    洪娇娇踩着高个鞋“咯噔咯噔”冲黄一天站立方向过来,眼瞧着身材火辣妆容精致的洪娇娇眼里带着一股冰寒越来越近,黄一天主动后退一步,奶奶的,这个货色老子是得罪不起,这样的女人就是再漂亮,老子也是不敢多惹。

    可是,你不去招惹洪娇娇,她却主动的靠近。

    “洪小姐请停步,咱们俩不熟也算不上什么朋友,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说,所以不用如此的靠近,显得我们似乎很熟悉似的。”

    “怎么?黄书记见了我好像很不高兴?”洪娇娇那仔细用眉笔修饰过的柳叶眉微微往上一挑,冲着黄一天冷笑。

    “怎么会呢?能在酒店碰到洪小姐这样的大美女求之不得呢,你也知道露在裙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我是男人,当然也很想这种感觉。”黄一天嘴上这么说脚底下却悄悄开始挪步子。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黄一天心里清楚,洪娇娇上次被处分后已经被贬当了办事员,自己算是她心里记恨的头号敌人,她见了自己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黄一天不喜欢跟女人,尤其是这种自恃长相漂亮平日里被众多男人吹捧讨好的女人打交道,女人若是起疯来将会是这世上最难缠的动物,这一点他早有经验。

    黄一天转身准备回包间却被洪娇娇抢先一步堵在面前,女人此时和黄一天之间的距离连两根手指都不到,从远处看过去几乎就要贴到男人身上,偏偏洪娇娇今天上身穿了一件低胸紧身衣,让人一低头便看到一道沟壑雪白的风景。

    奶奶的,真的很是宏伟啊。

    一股好闻的高档香水味道幽幽传进黄一天的鼻翼,他见洪娇娇堵住自己去路也有些无奈,只能双手往下一摆问她:“洪娇娇,这大庭广众之下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不需要如此的亲热,是不是?”

    “我想干什么还要向你汇报吗?你又不是我领导。”

    “那你这样堵住我不让我走又是什么意思?你总不会是看上我,想要对我使美人计吧?”黄一天脸上故意露出一丝轻浮笑意。

    “流氓!”

    “你好好说话骂什么街呀?你一个大姑娘厚着脸皮赖上我不肯放我走,我没骂你是流氓算不错了,你凭什么骂我呀?”

    “您?”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洪娇娇看着眼前这位夺了自己领导岗位还害自己被贬为办事员的仇人,真是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咬他一口才解恨,可她心里也清楚,时机未到就轻举妄动只会害自己陷入另一个漩涡泥潭,很多时候做事情要讲究天时地利。

    黄一天不觉好笑,“这女人也太奇葩了,堵在自己面前挡住自己的去路,居然还有脸骂自己流氓?这女人还讲不讲理?”

    洪娇娇见黄一天看向自己的时候居然还笑了一下,在她看来这一笑绝对是“轻薄营销”,她这才注意到自己挺起的胸脯距离男人太近,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冲黄一天咬牙切齿:“黄一天,你这样的货色会遭报应的!”

    诅咒若是能兑现,这世上还能有几个活人?

    黄一天只当自己宰相肚里能撑船,一副不计较的口吻冲洪娇娇道:“洪小姐,我黄一天做事堂堂正正,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你要真等着看我遭到报应的那一天,恐怕你要失望了。”

    “你放心,你这样的人总有倒霉的时候,你的好日子没几天了!”洪娇娇嘴皮了哪
位面婚介所sodu
有黄一天利索?眼看口头上占不到便宜气的脸红。

    “行了洪小姐,咱们也就不聊这些让大家都不愉快的话题,我正陪朋友吃饭呢,麻烦你让一下。”黄一天嘴里说着话,准备绕开洪娇娇返回包间。

    这一回洪娇娇倒是没拦着,只是在他背后咬牙切齿狠道:“黄一天你等着!等蒋大宽当了市纪委副书记,他一定不会放过你,让人整天差你,看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边狂妄!你就赶紧逍遥吧!反正你好日子也没几天了。”

    这是洪娇娇今晚第二次对黄一天说,“好日子没几天了”,这让黄一天正往前走的脚步突然停下来,他回头疑惑眼神看向洪娇娇,调侃语气:

    “洪娇娇你脑子没病吧?你刚才说谁当市纪委副书记?为什么要调查我?”

    “当然是蒋大宽!”洪娇娇斩钉截铁。

    “你这牛皮能不能轻点吹?蒋大宽一个破县长已经被免职了,他什么时候有什么资格跑市纪委当副书记去了?”黄一天听到洪娇娇这么一说,心里很是吃惊,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蒋大宽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要知道真相,只能激将法循循善诱。

    洪娇娇冲他冷笑:“怎么?听说蒋大宽要到市纪委当副书记你怕了?你怕了也很正常,因为你得罪的太对,而且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我实话告诉你吧,昨晚上市委常委会已经开过了,蒋大宽明确被调整到市纪委当副书记,黄一天,你就等着被调查遭报应吧!”

    洪娇娇说完这句话扭着屁股“咯噔咯噔”又踩着高跟鞋走了,黄一天站在走廊上,看这洪娇娇盛气凌人的模样心里不禁嘀咕。

    “这娘们说的不会是真话吧?难道蒋大宽真被明确为市纪委副书记?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动作这么快?蒋大宽被免职满打满算才一个月,上头那帮瞎了眼的王八蛋这么快就重新启用他?他们考虑过广大人民群众的感受吗?”

    重新进入包间后,黄一天一下子没了喝酒闲聊的兴致,正好宋总和胡云伟也喝的七七八八,一行人各自点了可口的主食,吃完饭各自回房间休息。

    黄一天和胡云諾一道把宋总送回房间后,两人轻车熟路乘坐电梯来到宾馆楼顶的套间,胡云諾见黄一天进门后一张脸上面无表情,一副很累的样子把身体随便扔在沙上,赶忙凑过来问他:

    “有什么心思吗?要不要跟我说说,我帮你一块出出主意?”

    “没事,我脑子有点乱,也许喝酒喝多了。”

    黄一天伸手揉了揉右边的太阳穴,两眼直勾勾看向套间雪白的屋顶,屋顶中间位置挂了一盏看似璀璨的水晶灯,明亮的灯光照耀在一排排垂柳般下垂的水晶上,折射出一道道异样光彩。

    一旁胡云諾静静看着面前鼻梁高挺眼神略显忧郁的帅哥,不觉有些心疼,“这男人,怎么眼神背后好像总是藏着无尽的心思?”女人楚楚动人一双明眸中透出一股母性的关爱。胡云諾伸出手臂轻轻环绕男人的脖颈,涂抹了桃红色唇膏的嘴唇慢慢靠近男人耳边,关心问他:

    “是在担心蒋大宽要到市纪委当副书记的事吗?”

    黄一天吓一跳表情转脸看向她,不可置信口气问道:“这消息连你这都听说了?看来八成是确有其事?”

    胡云諾见他脸上惊讶表情,冲他淡淡一笑劝道:“官场中那些领导干部上上下下都是平常事,蒋大宽在普水县当了这么多年的县长,也是堂堂正正的正处级,这次被调整到市纪委当领导也算正常,你干嘛那么吃惊?”

    黄一天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胡姐,你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蒋大宽跟我之间的梁子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这次被免职也很我有关系,他要是真到市纪委当了领导,肯定憋着一股劲想方设法给我弄小鞋穿,到那时我岂不是防不胜防?”

    胡云諾听了这话微微点头:“你说的好像不无道理。”

    “什么不无道理?我敢保证,只要他蒋大宽被调整到市纪委,他头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我,我太了解这个人了,睚眦必报,一定不会放过我?”黄一天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冲胡云諾问道,“胡姐,你是从哪听说了蒋大宽要到市纪委当副书记的消息?消息来源可靠吗?”

    胡云諾的回答倒是让黄一天大吃一惊!她很是肯定的说,“这消息是听蒋大宽亲口说出来”,黄一天赶忙问她,“到底什么情况?蒋大宽怎么会跑到她面前说自己要被调到市纪委当领导一事。”

    听了胡云諾一番解释后,黄一天不觉在心里暗暗叹息,“什么叫无巧不成书?什么叫隔墙有耳?”今儿他算是真见识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