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和谐第一

第三百八十九章 和谐第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冯书记似乎看穿他心里不服气,当面对他揭开谜底道:“人家刘大宇没有任何错误,你要调整肯定要给个理由,给个说法,那么提拔就是最好的办法。其实当初把刘大宇推荐提拔走,主要是为了把县委书记的位置腾出来给你来当。

    结果呢?你主持县委的工作时间不长,就高高在上,不注意和谐,不注意团结,背地里跟下属明争暗斗被人抓住了把柄实名举报到了市纪委?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你让我怎么替你说话?谁敢推荐提拔你,这才便宜了县委副书记张天来捡了个现成桃子。”

    可是,到了这时候,你还不知道反悔,不知道好好的反思自己的行为和当时的错误,你这样的状态到了什么位置,都不会有什么大作为,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你不知道什么和谐,不知道什么是官场的真谛。

    蒋大宽听了这话心里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他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当初一时冲动导致的严重后果,若不是因为自己不注意方式被下属举报,他这会子还有张天来什么事情,自己早当上县委书记了,普水堂堂正正的一把手了。

    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领导岗位啊!

    失足千古恨。

    蒋大宽当着冯书记的面俯帖耳诚心认错,“冯书记,这段时间我也时刻反省自己的行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识到自己政治修养不够,涵养不足,您放心,我一定吸取教训再也不冲动做决定了,只要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老老实实做官,踏踏实实做事,把身边人团结好。”

    冯书记显然对蒋大宽的保证并不感冒,他冲蒋大宽教训道:“很多时候你嘴上说的倒是好听,问题你真能做得到吗?远的不说,就说这次你被举报免职处分,还不是因为你背地里耍阴招指使手下人陷害黄一天?结果反倒被人倒打一耙,自己落一个损失惨重。”

    “做领导的一定要知道和谐干事,不和谐如何干事,不干事如何进步?希望你能真的说到做到,否则,你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蒋大宽那天晚上坐在冯书记家里客厅沙上,蔫头耷脑被冯书记教训了半天愣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聊到最后的时候,冯书记向他透了口风。

    “我最近找个时间把你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争取早日走上岗位,这次的事情我是看透了,目前我看你也别在底下干了,就到市纪委当个纪委副书记吧,先把自己屁股上擦干净再说,别整天两眼尽盯着眼面前那点小恩小怨,踏实做事那才是正道。”

    一听说冯书记居然准备安排自己到市纪委当副书记?当时蒋大宽一颗心雀跃起来,他脑子里冒出来头一个念头就是,“奶奶的,要是老子当了市纪委副书记,头一个把黄一天那狗日的弄进去,看他还有什么资格和老子斗!”

    这个世界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你永远不会猜到明天到底会生什么?

    正当蒋大宽绞尽脑汁为了自己东山再起给领导做牛做马苦心巴结的时候,黄一天正满心欢喜迎接来自远方的客人——浙江某集团大老板宋总。宋总这几天一直住在市区迎春宾馆,白天在黄一天的陪同下考察投资项目,到了晚上则聚在一块其乐融融海阔天空。

    晚上,迎春宾馆二楼的包间里,经理胡云諾特意让宾馆厨艺最好的厨师弄了一桌子本地特色菜,什么干烧芦笋、鸡糕白菜、丝瓜茶馓......,桌上色香味俱全的一盘盘佳肴都是其他城市即便花钱也吃不到的美味。

    宋总嗜好绍兴黄酒,细心的胡云諾特意让人准备了本地产的高档白酒和商场购买的绍兴黄酒两种,随便宋总挑选。富丽堂皇的酒店包间里,一张足够十多人围坐的圆桌上稀稀拉拉坐了五个人,除了宋总和随身秘书,便只有胡云諾姐弟俩和黄一天作为陪客。

    宋总今晚看起来兴致很高,几杯酒下肚后脸上微微泛红,跟黄一天说话声调也是越来越高,他相当愉悦口气对黄一天说:

    “小黄啊,我幸亏听了你的话在普安市投资两个项目,这两个项目近两年的收益我非常满意,这里头你可是头号大功臣啊。”

    黄一天冲宋总笑笑,客套道:“宋总您太自谦了,您肯拿着钱到咱们普安来投资,那是您经商多年经验丰富眼光独到,我也不过是起了个牵针引线的作用,我可不敢居功。”

    “什么经商多年眼光独到?”宋总笑眯眯摇头,“说到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和未来的走向,我倒有几分自知之明,我是真没法跟你黄书记相提并论,就是那些所谓的什么狗屁专家,也不能和你相比,如果信他们的话,大盐都卖馊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整天在政府部门和一些人斗来斗去,枉费了
大明帝国日不落帖吧
满身的才华还真是可惜了,你还是考虑考虑到我公司来吧?那样对你对我对公司都是共赢,你也不要担心待遇什么的,只要你肯来,什么条件都可以提。”

    这已经是宋总不知道多少次主动向黄一天抛出橄榄枝了,每一次都被黄一天礼貌拒绝,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燕雀哪知鸿鹄之志?

    黄一天要的就是利用自己的才能为人民服务,也学有人说这个是大话空话,但是对黄一天来说,那就是自己的政治追求,是自己的政治方向,谁要是阻碍自己的政治方向,自己可能不会轻易的放弃,要想成功,只能把阻碍着拉下马。

    如今这年头,在很多人眼里做官倒是有可能名利双收,做生意的老板哪怕生意做的再大,能大得过国家垄断吗?看看中石油,中石化,再看看国家电网和一些药草类国有企业。人家国企老总做生意是躺着都挣钱,私营企业的老板们哪一个不是披星戴月苦的蜕了一层皮才千辛万苦把企业做大做强?

    黄一天心里明镜似的,这年头最挣钱的不是那些跑来跑去的私企老板,而是背后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红顶商人,想当年他身居高位的时候,认识很多所谓的大领导,有哪位领导的家属子女或近亲属手底下没有几个空壳子公司?

    那些人一个个明面上注册了公司,其实背地里还不是玩空手套白狼的游戏?当官员爬到相应高级别的领导职位,哪里还分什么到底是官还是商?当然,这些话黄一天自然不会当着宋总的面说出来,再说了,即便是说出来以宋总一直在商场打拼多年的人生阅历未必就能完全理解自己这番话背后隐含深意。

    他笑着冲宋总说道:“宋总,迎春宾馆旁边那块地很快要完成拆迁工作了,你有没有想过准备怎么利用那块地?”

    宋总显然之前考虑过这问题,脱口而出答道:“当然是开房地产,现在咱们国家商业地产正处于起步阶段,谁先抢到第一块蛋糕肯定大财。”

    看着宋总一副壮志满酬的表情,黄一天却冲他轻轻摇头,这让宋总不禁有些纳闷,冲他问道:“黄书记对那块地的利用有什么建议?”

    “捂。”黄一天嘴里吐出一个字。

    “捂?”宋总脸上露出疑惑神情,“你的意思暂时不开房地产?让那块地就这么空在那捂在手里等升值?”

    黄一天又摇头,这下倒是让宋总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副好笑表情看向黄一天,说道:“我都被你绕糊涂了,这块地既然不开又不是捂在手里等升值,难不成你想把它给卖了?”

    黄一天笑道:“宋总说的没错,这块地我的确准备卖掉,不过要再等两年。最近还不是出手的最好时间,要出手那就赚,而且要大赚。”

    宋总不解,问他:“为什么?既然拿下这块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卖掉,为什么顺便开房地产岂不是能挣更多钱?”

    黄一天跟他解释:“宋总,房地产的黄金时代还没到,咱们现在就开房地产得多少成本投资在这块地上?资本投资的最终目的那就是汇报,汇报不到了自己想要的程度,那就不是自己最终想要的结果,我的建议也是从这个方面来考虑。

    这块地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可是说是天天在涨价,等到再过两年它的地价必定会翻上好几倍,到那时咱们转手就挣钱岂不是一点风险都不要承担?”

    宋总对黄一天的市场判断眼光一向较为信任,尽管心里还有些疑惑却还是点头答应下来:“黄书记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吧,反正听你的话总没错。再说,即使房地产开,之后就要遇到很多的新问题,依靠我们的能力很难控制和把握,那必须要找人来参股,找个能够控制普安甚至江南省官场的人来参股,那个时候我们是坐在那里大财,安全安心的大财,你说是不是?”

    酒桌上一干人听了这话不约而同咧嘴笑开来,宋总也是颇为赞同,黄一天说的很是精辟,国内很多时候做事是要和政府等各类人物打交道,没有合适的代言人还是真的不行。胡云伟在一旁插科打诨:“黄书记什么时候成了未卜先知的活神仙了?居然能让宋总佩服的五体投地?”

    宋总听出胡云伟话里的不屑,连忙在一旁为黄一天辩解:“胡老板你可千万别小瞧了黄书记,他虽然在政府部门工作,他的经济眼光和市场判断力可比一些做大企业的老板还要通透几分呢,他刚才说的太有道理了。”

    “不瞒您说宋总,我跟这小子从小一起长大,前几年我去北方做点皮草生意两人有日子没联系,就这么几年功夫这家伙好像变了个人,一谈起国内金融形势展和未来的走向,居然一套一套的,似乎就是政策的制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