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八十四章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第三百八十四章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眼见普水县长蒋大宽情绪异常激动,口中说出的话又是句句刺耳分明是怀疑市纪委领导处理两个案子的公正性?市纪委张书记脸上露出不悦神情。他心里寻思,“奶奶的,若不是市委一把手冯书记亲自交代,务必把握好处理蒋大宽案件的分寸,他一个市纪委书记又岂会花费时间跟他在这里浪费唇舌?直接把人带走,把相关证据交给法院弄他几年!”

    张旭荣两只手轻轻交叉在胸前,眼里透着一股凌厉看向蒋大宽冲他质问:“蒋县长的意思,我们市纪委调查组的成员涉嫌包庇了黄一天?反而冤枉了你?”

    蒋大宽此时的心情就像是突然从一个快乐的巅峰跌落至无底深渊,那种天上地下的巨大落差让他整个人脑子几乎无法正常运转。十分钟前,当他接到县委书记张天来亲自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市纪委书记张旭荣带领一干人亲自来到普水县调查黄一天同志的事情,请蒋县长立刻赶到会议室接待”。

    蒋大宽接听电话的时候心情无比欢喜,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眼巴巴看着市纪委传出自己盼望的好消息,刚才心里还惦记呢,这么快说曹操,曹操到了!在那短暂的瞬间,他几乎忘却了之前跟县委书记张天来之间的诸多隔阂,用一种难得愉快的口吻对着电话说了句:

    “好的,我马上到。”

    张天来让他放下电话就到三楼会议室,他当时以为是市纪委领导要和普水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当面沟通对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处理问题,心情一高兴,几乎是一路小跑来到会议室。让蒋大宽做梦也没想到,他进入会议室后屁股还没坐热,市纪委张书记的一番话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劈的他整个人简直懵了,自己被纪委盯上了!

    “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会议研究决定对我就地免职?”蒋大宽脑子里不停回想起刚才市纪委张书记亲口说出这句话,他难以置信眼神看向面前的一帮人,只觉眼前一黑差点脑袋栽倒在桌上。

    一旁普水县委书记张天来看出蒋大宽脸色难看至极,连忙凑过来问他:“蒋县长,你没事吧?要不要让人送你去医院看看?”

    蒋大宽此时只觉脑子里有千万只蜜蜂“嗡嗡嗡”作响,他实在是想不通,“明明黄一天受贿千真万确证据确凿怎么市纪委调查的结果就成了诬告呢?”

    他更加想不通的是,“明明市纪委调查组上次来普水县是为了调查黄一天受贿案,怎么突然又变成了对自己作风**问题的调查,居然还证据确凿导致自己被市委市政府领导做出就地免职的处罚决定?”

    蒋大宽只觉转眼之间黑白颠倒是非不分,他觉的自己好像是在做梦,眼前生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匪夷所思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不是梦呢?

    “对!这是梦!一定是!”蒋大宽口中不自觉喃喃自语,他那两眼呆滞自言自语的模样倒是让一旁市纪委张书记和普水县委书记张天来等人都吓了一跳。

    张天来的脑子里一下子联想起上中学时学过的那篇《范进中举》,他当即嘴巴凑近市纪委张书记小声道:“张书记,您看蒋县长会不会受刺激过大导致精神上有点......”

    张天来说的话和市纪委张书记此时心里所想不谋而合,他心想,“如果蒋大宽因为被就地免职导致精神出现问题,这样的结果对他本人抑或对于他的老领导市委书记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偏偏蒋大宽的心理承受度俨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脆弱,大约过了三五分钟的光景,他已然强迫自己接受眼前事实,把情绪很快调整到位。他冲着市纪委张书记摆出一副“俯认罪”造型:“张书记,您放心,对于市委市政府领导做出的处罚决定我蒋大宽坚决拥护!”

    “坚决拥护?”

    当听到这四个字从蒋大宽的口中吐出来,一旁的张天来和市纪委林书记立马反应过来,“看来这孙子掉转风向倒是快!”

    会议室里的蒋大宽已然认清形势随机应变,站在门外的吴大观却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掉落地面,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到县政府来打探黄一天受贿案消息居然会亲眼看到这一幕?

    “蒋县长就这么被免职了?”

    吴大观两眼盯着会议室里正满脸灰暗坐在位置上的老领导,刚才来时路上的满心欢喜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此时的他满脸是泪,哭的比死了亲妈还伤心,蒋大宽都不行了,那么自己作为蒋大宽的一条狗,还不是被人想怎么就怎么?

    吴大观这个时候感觉到什么事乐极生悲?

    县长蒋大宽被免职的消息一传开,瞬间像是一颗重磅
再造混元小说5200
炸弹扔进了普水县官场,蒋大宽在普水县干了这么多年,其影响力巨大并非一般领导可比,自打消息一传开各种与其相关的流言满天飞。

    有人说他,“蒋大宽这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自从当了县长后,狗日的蒋大宽辣手摧花多少年轻漂亮姑娘?幸亏是刘凤飞疯了才让他这个劣迹斑斑的好色县长丑行败露,除了神经病谁敢揭露他那些丑陋行径?”

    也有人说,“蒋大宽这回是吃了哑巴亏,他背地里让人举报存心陷害胡集乡的党委书记黄一天,却不料市纪委调查组在调查黄一天的时候巧合现了他本人作风**的证据,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有人说,“蒋大宽纯属多行不义必自毙,就算刘凤飞没疯,说不定还会有张凤飞李凤飞疯了,这些官老爷一时兴起在女人身上快活的时候,哪会顾虑到那些女人的死活?他们不过是把女人当成亵玩工具罢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更多人认为,“蒋大宽这次被市委市政府领导做出免职的处罚决定是他本人自作孽,都说蒋大宽上头有人罩着,若不是他本人的行为过于出格,上头的人岂会眼睁睁看着他被免职无动于衷?不是说官官相护吗?”

    以上这些都是普水县官场小道消息传言,至于老百姓坊间的传言那可就难听多了,其中流传最广的版本几乎可以当成段子来听。

    街头巷尾的老百姓原本对桃色新闻兴趣斐然,对于生在领导干部身上的桃色新闻更是兴趣倍增,很多事经过了民间段子手的加工后常常会出现意想不到喜剧效果。

    比方说有人特意根据蒋大宽突然被免职一事原创顺口溜:

    “蒋县长真风流,情-妇个个是美妞;

    蒋县长真牛逼,办公室里玩三-p;

    蒋县长工作忙,夜夜搂着美娇娘;

    蒋县长采花忙,气的老婆撞南墙。”

    还有一则顺口溜也挺有意思:

    “蒋大宽管的宽,

    送礼必须送现款。

    蒋大宽真敢干,

    凤飞身上最撒欢。”

    ......

    这年头,锦上添花的人不多,落井下石的人比比皆是,蒋大宽被免职的消息一传开,小县城里针对他的种种八卦传言不胫而走,大多数人抱着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心态对曾经高高在上的蒋县长评头论足极尽讥讽。

    那段时间,被免职的蒋大宽像是缩头乌龟躲在家里不出门,除了跟随他多年的心腹秘书偶尔会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到家里来向他汇报一下外面的形势和消息,再也没有旁人主动沾染他半点晦气。

    一夜之间,蒋大宽从一个忙忙碌碌权高位重的县长变成了比最普通老百姓还要无聊的闲人,更从一个身边众星拱月的领导变成了无人打理的孤家寡人,他憋着一口气天天闷在家里,常常一觉醒来的时候现两鬓间又添了几根白。

    患难见真情。

    眼见蒋大宽成了爹不亲娘不爱人人低看一眼的角色,周围人纷纷远离的同时,难得蒋大宽的老婆却一无既往对他不离不弃。

    蒋大宽的老婆在县财政局工作,以前因为有个当县长的老公处处被人高看一眼,在单位里领导都要看她的眼色行事。前一阵子蒋大宽被免职的消息一出来,蒋大宽的老婆当其冲感觉到人情比纸薄的滋味,以往隔老远就冲她热情打招呼的领导现在哪怕两人乘坐电梯时面对面都不带多看她一眼。

    表面上看起来弱不经事的女人忍耐度有时候出人想象,蒋大宽的老婆默默把自己在单位里所受的冷遇憋在心里,不仅一句话也没跟蒋大宽诉说委屈,反而每天回家都强撑着一张笑脸对老公。

    这天晚上,女人张罗了一桌可口的饭菜跟蒋大宽对面坐着,两口子一边吃饭,女人一边假装闲话道:“老蒋啊,你听说了吗?隔壁龙州市的市长被抓了?”

    一脸憔悴无精打采的蒋大宽听了这话突然一下子抬起头看向老婆,问道:“你说龙州市的何市长?”

    老婆点点头,她见这段时间一直沉默寡言的老公终于提起精神搭理自己,看出他对这话题感兴趣,赶忙接着往下说:“你还记得吗?何市长可是咱们普安市委书记的老同学,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有一回何市长到普安市来考察工作,当时你还陪他喝过酒。”

    蒋大宽一边嘴里慢慢吃东西,一边脑子里回想起老婆口中提及“何市长”,此人是自己老领导冯书记多年老友,这些年在仕途上一向混的顺风顺水,按理说何市长正值壮年风华正茂,政治经验非常丰富,怎么好端端突然就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