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八十一章靠山倒了

第三百八十一章靠山倒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办公室里一干下属立马随身附和:“对对对,到底还是吴乡长考虑周全,最好是能随时掌握信息,咱们也能对突情况提前做好应急准备。”

    什么“突情况”?

    这帮人分明就是“翘以盼”!

    还说什么“做好应急准备”,此刻坐在乡长办公室的所有人哪一个不是早已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一个个眼巴巴就等着市纪委早日对黄一天下狠手呢!

    冤家路窄。

    吴大观正准备离开乡里去县政府大院拜访老领导蒋大宽,却不料刚出门迎头撞见乡党委书记黄一天在新提拔的副乡长朱家友陪同下从外面回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吴大观原本想要装着没看见擦身而过也就算了,没想到黄一天见了他却主动打招呼:“正好吴乡长也在,咱们一会召开乡领导班子会议把饲料厂赔偿问题研究一下吧,这个问题不能再拖延了,如此拖下去,对乡里没有什么好处。”

    吴大观很是看不起黄一天,都要进去的人还开会,奶奶的,真不是东西,想也没想冲着黄一天回一句:“黄书记,要开会你自己开,我可没空。”

    吴大观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不屑,旁边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说话时那神情、那口气、那眼神压根没把黄一天这个乡党委书记放在眼里?

    黄一天原本灿烂的表情一下子平缓下来,他冲着吴大观看了一眼,尽量压下心头一把火冲他问道:“吴乡长这是要忙什么?居然连开会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如果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参加会议,到时候研究的决定不要说没有通知你!”

    吴大观也是个直肠子,当即甩脸色撂一句:“我要去县里给领导汇报工作,你研究的事情你在这里那就是决定,等你走了,那就是废纸,无人当回事。”

    黄一天立马通透这家伙心里琢磨那点花花肠子,他在心里冷笑一声,“吴大观啊吴大观,看来你比你主子还要性急啊,可惜了,要让你失望了。”

    你不仁我不义。

    黄一天心想,“既然你吴大观巴不得早一天看我出事,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他当即换上严肃表情对吴大观指示道,“吴乡长,十分钟后所有领导班子成员到会议室集中开会,希望你不要迟到,如果迟到,你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黄一天说完这句话看也不看吴大观一眼掉头就走,这下可把吴大观给惹毛了,他当着众人的面两手一掐腰冲着黄一天抬高嗓门叫嚣道:“黄一天,你他娘少在我面前摆架子,老子不高兴开会就不开,你又能怎样?”

    吴大观这个老家伙居然敢当众跟自己叫板?简直不知道死是什么滋味?黄一天气的脸通红,回转头冲他声色俱厉呵斥:“吴大观,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警告你,别得寸进尺!”

    “老子就得寸进尺你又能怎样?惹的老子不高兴,老子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吴大观说话嗓门居然比领导还高?

    “吴大观,给你二分颜色你还想开染坊是不是?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看来上次在纪委苦头还没吃够,是不是,你别给脸不要脸啊!”黄一天一时脸上挂不住,气的跟当众他呛起来。

    “你说谁不要脸呢?姓黄的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

    吴大观原本性格粗鲁,又是个极好面子的家伙,以往虽然也有跟黄一天明争暗斗唇枪舌战的时候,却从未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众多下属的面被黄一天如此没皮没脸教训,这一回他是真的怒了!

    这家伙一气之下冲到黄一天面前,伸出一根手指充满挑衅意味向他宣战:“黄一天,你他娘要是个男人就放马过来,你当老子怕你不成!”

    说起来,黄一天个子比吴大观高,身材也比他魁梧,只是他没想到吴大观这家伙居然如此不顾分寸当着众多下属的面跑到自己面前来指手画脚?

    狗日的!他这是要跟自己动手啊?

    黄一天从来就是遇强则强的个性,眼见吴大观当众挑战自己的权威,他心里一股火“腾腾腾”往上冒,若不是顾忌自己乡党委书记的身份,他真想立刻甩出一记直拳捣在吴大观脸上打他个皮开肉绽。

    眼看乡里一二号领导怒目而视一言不合要动手,旁边一些墙头草乡干部不自觉后退一步准备坐山观虎斗,吴大观身边原本簇拥的几个心腹下属一个个全都不约而同往后退。

    倒是站在黄一天身边的朱家友此刻见吴大观张狂至极,立马挺身而出挡在黄一天面前,伸手一指吴大观教训道:“吴大观!黄书记对你一再忍让,你别得寸进尺!”

    “老子什么
火影之我的老爹是手打sodu
时候轮到你个马屁精教训?你一个副乡长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子?”吴大观眼见朱家友一个下属居然敢指着自己的鼻子教训气的差点要吐血。

    他本能冲动想要对朱家友动手,猛一回头看自己身边刚才还簇拥的几个下属早已退后好几步,又看面前的朱家友人高马大,站在他身后的黄一天同样身材魁梧挺拔,心里不自觉先怯了几分。

    “老子大人有大量今天不想跟你们两人一般计较,朱家友,你他娘敢跟老子过不去,你有种等着瞧,老子会让你很惨!”

    刚才还牛逼哄哄的吴大观突然主动熄了火,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嘴里骂骂咧咧:“朱家友你个狗日的,等老子办完正事再回来收拾你!”

    眼瞧着吴大观气咻咻走到不远处一辆乡政府公车旁打开车门上车,片刻功夫小轿车屁股一冒烟开走了,朱家友有些看不透这家伙到底唱的哪一出,嘴里轻声骂道:“这家伙脑子有病吧?”

    朱家友看不懂吴大观这一出好戏背后隐藏的真相,黄一天心里却明镜似的,他心里暗笑:“狗日的吴大观这是仗着蒋大宽在背后给他撑腰准备对自己落井下石啊,可惜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一次自己会平安无事,而蒋大宽却终究害人终害己。

    等到蒋大宽倒台的那一天,围绕在他身边的一帮心腹亲信必定会树倒猢狲散,到那时倒是要看看狗仗人势的吴大观还怎么嘚瑟?”

    正义战胜邪恶?    or权谋高手掌控全局?

    没有人了解所有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人们只会认为自己看到、听到、想象的“真相”才是所谓的“真相”,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拗口却是事实。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当吴大观信心满满乘车来到县政府大院,蒋大宽的秘书却告诉他,“蒋县长刚刚去了三楼会议室”,吴大观冲秘书打听,“蒋县长去办公室干什么?他什么时候回来?”

    秘书回答:“听说市纪委来人了,县委张书记让人打电话通知蒋县长去一趟会议室,具体蒋县长什么时间能回来我也不清楚。”

    听到秘书口中说出“市纪委来人”这句话,吴大观原本雀跃的一颗心几乎要兴奋的跳出来,他连忙冲秘书招呼一声,转身就往会议室跑。

    三楼会议室里,市纪委书记张旭荣在普水县委书记张天来和普水县纪委林书记等一干人的陪同下正襟危坐,蒋大宽也坐在张旭荣右手边位置。吴大观赶到会议室的时候,现会议室的门缝并没关严,透过会议室两扇门中间透着一条手指宽缝正好清楚会议室里的情形,他赶忙把眼睛凑过去。

    吴大观透过门缝看见会议室里市纪委张书记坐在会议桌顶头位置,其他一干领导分列左右有序排座,张书记正一脸严肃冲着自己的主子蒋大宽说话。

    “蒋大宽同志,鉴于有人举报你涉嫌严重作风问题,经过市纪委调查核实后情况属实,昨天晚上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做出决定,从今天开始对你实施就地免职处罚决定,希望你能够在被免职这段时间里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

    市纪委张书记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记记重锤敲打在一旁端坐的蒋大宽心上,刚才还满面春风的他刹那间脸上一片死灰。

    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还没等张书记把话说完,蒋大宽直愣愣看向领导强行插嘴问:“张书记你说什么?你们市纪委是不是搞错了?明明是有人举报黄一天受贿,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上周市纪委调查组的成员可是我亲自送走的,他们在普水县工作一周时间不就是为了调查黄一天受贿案?怎么现在市委领导却要对我就地免职?这根本驴头不对马嘴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搞错了?”

    市纪委书记张旭荣心里不由冷笑,“这位蒋县长的政治敏感性实在是不敢恭维,难怪被人背地里证据确凿举报到市纪委居然毫无察觉?市委领导班子已经对他做出就地免职的决定,他居然还抱有幻想?”

    眼见蒋大宽直到此时还云里雾里分不清状况,张书记只得耐下性子跟他解释:“蒋大宽,你和刘凤飞之间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事情经过市纪委调查组调查取证后已经确认,之前市纪委的确是收到过一封举报黄一天同志受贿的举报信,但是经过调查组认真调查后确认那封信是诬告!”

    “诬告?”

    蒋大宽听了这话激动的一下子椅子上跳起来,“绝不可能!张书记,黄一天受贿案件证据确凿怎么到了里面市纪委调查组那里却成了诬告?张书记,这里头一定有猫腻!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