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八十章 真相是什么

第三百八十章 真相是什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勋荣听了调查组长的汇报,冲他问道:“既然那封举报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的受贿案不过是一场误会,那么举报普水县长蒋大宽的案子呢?你们又调查的怎样?”

    调查组长听了领导的问话后,不自觉把身子微微坐直,脸上露出更加严肃的表情,他向张旭荣一字一句汇报:

    “张书记,根据我们调查了解的情况,普水蒋大宽县长的确和原县台办副主任刘凤飞多年保持暧昧关系,这一点不仅有图片为证,还包括蒋大宽曾经给刘凤飞买了一套住房,据说那套房子专门用于两人幽会之用。

    后来由于刘凤飞被人举报生活作风问题,导致精神病住院,而那套房子房产证又是写的刘凤飞姓名,她的家人在整理她名下财产的时候才现那套住房存在。当时刘凤飞的家人在房子里面现了很多关于蒋大宽和刘凤飞的私人用品,包括照片和刘凤飞留下的日记都能证明,蒋大宽和女下属刘凤飞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

    张旭荣听了这话不由眉头紧皱,他问调查组长:“关于举报信上说的蒋大宽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也落实到位了吗?”

    调查组长郑重点头:“根据我们的调查,蒋大宽的确存在诸多重要财产来源不明罪,而且他的案子很可能跟前不久普水县环保局长贪污受贿案有关。

    记得当时这个案子由于牵连甚广咱们不得不按照市纪委领导的要求压下来,现在从已经调查清楚的种种迹象表明,蒋大宽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跟上次环保局刘局长贪污受贿案件存在千丝万缕联系。”

    调查组长滔滔不绝向领导汇报案情的时候,市纪委书记张旭荣脸上的神情慢慢阴沉下来,从下属的工作汇报中他已然意识到蒋大宽案件的严重性。

    张旭荣在市纪委书战线工作了近二十年,长期的纪委工作让他养成了做出每一个决策都必须前思后想谨慎小心的习惯。现如今,普水县长蒋大宽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和长期存在严重作风问题已经是铁板钉钉,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处理这个案子呢?

    也许有人会说,“当然是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孰不知,官场许多事若真能按照如此简单明了的依法办事,恐怕就不会有人把官场形容成一个无底深渊了。

    张旭荣心里明白,目前的普安市官场派系分明,普水县长蒋大宽是市委冯书记的老下属,正所谓打狗看主人,到底要不要痛打蒋大宽这条落水狗?还得看他的主子市委冯书记的态度。

    还有一点最为关键,市委冯书记恰好也是张旭荣的主子。

    张旭荣当初从一个县里的普通办事员一步步爬到如今市纪委书记的领导职位,每一步都离不开老领导冯书记的提携。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张旭荣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下属,凡是主子要他办的事情哪怕是有困难他也会迎难而上去完成,对于蒋大宽的案子,他听完下属汇报后第一方因是,这个案子必须遵循主子的意见去处理,否则,自己贸然行事毁坏了冯书记的大事。

    听完下面人汇报后当天下午,市纪委书记张旭荣立刻去了一趟市委冯书记办公室,向自己和蒋大宽的同一个主子——市委书记“胡大权”当面汇报关于蒋大宽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以及作风**问题案件。

    “胡大权”听了张旭荣一番汇报后气的直跺脚,关起门来在市委书记办公室暴跳如雷大骂蒋大宽实在是太不事故东西!

    “胡大权”气不打一处来冲张旭荣愤慨道:“这个蒋大宽近两年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有事没事跟普水县那个黄一天勾心斗角处处争锋相对,堂堂一个县长心眼比针尖还小,自己他娘的一屁股不干净还敢去撕咬别人?简直是糊涂至极,根本就不配做什么县长!”

    张旭荣听老领导这么说才反应过来,“我说怎么蒋大宽之前对黄一天的案子那么热情,还特意亲自跑一趟市纪委斡旋此事,敢情两人之间原本有旧账。”

    “胡大权”当着老下属的面倒也没什么好避讳,冲张旭荣实话实说道:“小张你是不知道,他蒋大宽这半年在普水县到底捅了多少漏子?要不是我在上面帮他罩着,他还有机会在县长的位置上作威作福?早就进去了!”

    张旭荣听出老领导对蒋大宽简直失望透顶,于是请示道:“老领导,这次有人举报蒋大宽的相关情况经过市纪委调查组的调查基本属实,您要是觉的他有些方面实在是太过分,市纪委随时可以对他实行双规调查。”

    说到节骨眼问题,冯书记脸上却露出犹豫神情。

    “胡
厂公笔趣阁
大权”心里明镜似的,蒋大宽千不好万不好他也是自己圈内人,又是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老下属,若是让市纪委把他收拾了,一来自己面子受损,二来万一有伺机而动的政敌利用难得机会从蒋大宽案子上下手企图扩大此案涉及范围岂不是自找麻烦?

    领导需要的是安全,需要的是风平浪静。他思来想去琢磨了半天,冲着市纪委张书记表态道:“小张啊,蒋大宽的案子我也很痛心,但是也不能贸然处理到时候带来不好的影响,这样吧,你们暂时压一下,我必须把方方面面都考虑清楚了才能慎重做出决定。”

    张旭荣从来对老领导言听计从,听他这么说赶紧点头:“您放心吧老领导,只要您不点头动了蒋大宽,市纪委没人敢轻举妄动。”

    冯书记面露凝重冲他重重点头应了声:“嗯。”

    ......

    乡下的春天总是比城里更加妖娆几分,你看那随风摇摆的油菜花铺满了田野,一眼望去全是一片绿衬着一层金黄,那预示着丰收的金黄色看的人心里莫名惬意。

    胡集乡长吴大观最近几天心情比那漫天遍野盛开的油菜花更灿烂几分,一大早他的乡长办公室里围坐了一圈心腹亲信,有人给他点烟,有人给他倒水,之前举报黄一天的关助理也站在前面,一个劲在他耳边说着恭维话。

    “吴乡长,市纪委来了,我把事情的具体情况汇报了,那就是黄一天收钱不办事,等到黄一天混蛋一倒台,您肯定是当之无愧的胡集乡党委一把手书记,到了那会您可别忘了提拔咱们这些追随你多年的老下属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

    吴大观从老领导蒋大宽的口中得知,“黄一天已经被市纪委调查,他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跳不了几天了”,得知消息的吴大观迫不及待把好消息跟底下一干心腹下属分享,。

    他们一帮人之前已经喝过好几顿庆功酒,现在每天眼巴巴坐等收到上级对黄一天双规的通知就可以开始一场彻底的狂欢。

    吴大观原本不是心里藏得住事的主,这两天所有的喜悦都挂在脸上,整天衣冠楚楚型一丝不乱,生怕哪一天上级领导突然来宣布黄一天被纪委双规的消息后,他作为胡集乡当仁不让的主持大局领导形象得保持好。

    一旁有下属已经像是在白日梦里遨游,冲着吴大观建议道:“吴乡长,等到黄一天滚蛋后,您肯定是乡里党委书记一把手,依我看朱家友那个副乡长可以找个由头把他撸了,那种马屁精也配当副乡长?那副乡长的位置原本就该是关助理的,必须让他还给关助理。”

    关助理在一旁听兄弟帮自己说话赶忙也冲着吴大观建议:“吴乡长,咱们屋里这帮人怎么着也得各自有个好去处,可您千万别忘了好好感谢蒋县长。要不是蒋县长亲自把黄一天的案子捅到市纪委,恐怕咱们这些人还得在黄一天那狗日的淫威下多憋屈一段时间呢。”

    吴大观听了身边心腹下属一番话,脸上挂着笑悠闲吸了一口烟又吐出来,转脸冲关助理笑道:“这话还用得着你提醒?我这心里正考虑送点什么合适的礼物给蒋县长表达谢意呢。”

    一旁立马有人建议:“送古董!听说现在城里的干部流行送古董,不仅看上去不起眼还能增值,又迎合了领导们附庸文雅的心理,依我看送古董给蒋县长最合适。”

    关助理听了这话冲说话那人一瞪眼没好气道:“你可真是异想天开?还送古董?咱们这帮人当中有谁是个识货的行家?别花了大价钱买了个赝品回来,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吴大观觉的关助理说话很有道理,冲他点头:“关助理说的对,古董那东西不是咱们乡下人玩得转,还是挑点实惠的更好。”

    又有人建议:“吴乡长,要不还是送点好烟好酒吧,您想想看,以蒋县长现在的地位他能缺什么呀?依我看,送点烟酒至少方便处理您说呢?”

    此人建议显然与吴大观心思不谋而合,只见他坐在老板椅上惬意规律左右转动,冲着那人微微点头:“这建议不错,可以考虑。”

    一旁关助理本想说,“送烟酒会不会太俗套?”见吴大观脸上露出满意神情,心里琢磨了一下便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下去,附和领导的意思说,“是啊,说来说去没有比送烟酒更实惠的了。”

    简单的谈论很快得出结果,吴大观看了一眼桌上电话屏幕显示的时间,嘴里嘀咕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我一会去蒋县长办公室转转,顺道打听一下黄一天那案子究竟进行到哪一步了?怎么到现在市纪委愣是没有半点动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