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看戏就是高兴

第三百七十八章 看戏就是高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天来必须要让所有人尤其是县长蒋大宽心里清楚一个事实:在普水县里,谁才是真正当家做主的一把手!

    蒋大宽正火冒三丈想要跟张天来这个小家伙来一场火力十足的唇枪舌战,没想到他直接宣布“散会”后自顾抬脚出了会议室的门。

    张东来这一走,旁边立马有马屁精常委紧随其后出去,不一会的功夫会议室里只剩下寥寥无几平日里跟蒋大宽走的比较近几位常委。

    常委副县长张二江见张天来人都走了,蒋大宽还气哼哼盯着门口方向怒目而视,走过来拍了拍他撑在会议桌上的一只胳膊劝道:“算了算了蒋县长,你跟他治什么气?人家现在是新官上任春风得意,再说人都走了你生气也没人瞧见不是?”

    蒋大宽这才气的冲着门口方向重重“呸”了一口,嘴里没好气骂道:“什么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眼见对手已经撤出战场,蒋大宽脸上的神情明显缓和,趁此机会常委副县长张二江心里带着几分窃喜凑近问他:“蒋县长,您刚才说黄一天涉嫌受贿金额巨大?这消息可靠吗?”

    张二江的问话惹的蒋大宽心里一阵反感,他没好气冲张二江瞪了一眼喝问道:“怎么?张副县长也怀疑我说的话不是事实?难道我一个县长需要说假话来对付一个矛头小伙子?你把我看成是什么养的人?”

    张二江见蒋大宽又变脸连忙解释:“不是不是,我怎么能不相信县长大人,这是想着黄一天那小子生性狡猾,哪怕他是真的犯下了什么罪行,以他那鬼灵精怪的脑袋瓜子又不知道会想出什么鬼主意逃避惩罚。”

    蒋大宽听出张二江话里对黄一天同样不感冒,冲他笃定口气:“放心吧,这一次就算他黄一天是孙猴子也绝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受贿证据确凿,人证物证都具备,谁想帮助都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县委的一把手张书记。”

    张二江听了这话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一迭声道:“行行行,既然这样那我就等着他被法院宣判的那一天一定亲自去旁听一下,也算是尽了我跟他之间上下级一场的情分。”

    蒋大宽听出张二江话里幸灾乐祸的味道,嘴里也是轻轻“哼”了一下,看向张二江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和谐。

    “你放心吧,黄一天被审判的日子不会太久了。”蒋大宽当着张二江的面把握十足。

    “蒋县长,我怎么觉的今天的常委会上张书记拼了命袒护黄一天,我寻思万一张书记背地里给县纪委的林书记串通一气,恐怕黄一天那小子未必就能被绳之以法啊?”

    张二江的担心也正是蒋大宽心里所顾虑,刚才的县委常委会上张天来为了袒护黄一天宁可跟自己这个老资格的县长翻脸,看来他真是豁出去要保他。

    “不行,张天来毕竟是普水县委书记,万一他背地里动手脚岂不是防不胜防?”

    蒋大宽脑子里转了一圈后当即做出决定,“必须立刻去一趟市纪委”,他心想,“只要把黄一天的案子捅到市纪委,就算他张天来有通天的本事也绝不可能让市纪委书记对他言听计从。”

    蒋大宽素来是个行动派,心里打定主意后抬脚就走,张二江见他刚才还跟自己好好说话转脸急匆匆要出门,赶忙追上去问他:“蒋县长,你这是要去哪呀?”

    蒋大宽头一不回答一句:“去市里。”

    张二江旋即脑子里转过弯来,虽然蒋大宽并没有说出具体去市里干什么,但他的心里却很清楚,蒋大宽急匆匆下楼八成是去市纪委办事。

    一想到县里一二把手如今闹的不可开交,蒋大宽又是铁了心对张天来绝不妥协的态度,这让副县长张二江的心里阵阵窃喜。

    他心说,“斗吧斗吧,最好一个个相互狗咬狗全都栽进去,正好把县里一二号领导位置腾空出来,说不定闹到最后老子还有机会当县长呢,哈哈......”

    对面看人心不透。

    无论是张天来还是蒋大宽两人都没有意识到,县里领导班子一二号严重不和的消息一旦传扬开来,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两人日后的政治前途其实都有一定负面影响。国人讲究以和为贵,喜欢用韩信“胯下之辱”之类的故事来激励自己,赞扬一个人的胸襟是如何宽广,如何能忍人所不能忍。

    尤其是官场中层级越高的领导越喜欢在处理问题的时候重点体现自己的大胸怀和大格局,能在县委常委会上跟领导(下属)吵翻天的官员,必定会在上级领导印象中添负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蒋大宽县委常委会开完后立刻乘坐专车去市纪委活动的消息很快传到县委书记张天来耳朵里,根据内线传来
抗日之铁血智将小说5200
的信息,蒋大宽此次亲自去市纪委特意带上了那封举报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的举报信,要求市纪委认真查处。

    午夜时分,漆黑的夜空中挂着几颗孤寥的星星,窗外的路灯隐约透过厚重的窗帘映进黄一天卧室的床上,温香满怀的男人此时正从鼻翼里出规律又轻微的呼吸声。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刺破了卧室里原有的安详和宁静,被突如其来声音吵醒的女人抬手揉了揉眼角满脸不耐烦抱怨:“谁呀,大半夜还打电话?”

    一旁的黄一天同样睡眼惺忪,他揉了揉头满脸不情愿伸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下手机接听键后嘟囔着说了声:“你好哪位?”

    “黄书记,我是张天来!”电话里传来县委书记张天来沉稳厚重的声音。

    听到张天来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黄一天猛的一怔整个人一下子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以他对县委书记张天来个性了解,他若不是情况万分紧急绝不会挑这个最不合适的时间段给下属打电话。

    黄一天连忙冲着电话问:“张书记,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黄书记,你的事情具体真相是什么,我不是很清楚,常委会议上我反对了蒋大宽县长对你的处理意见,蒋大宽县长不服气,今天下午亲自去了一趟市纪委,听说他是随身携带了那份有人针对你受贿举报信,到了市纪委后跟相关领导关起门来谈了很长一段时间。”

    聪明人说话一点就透。

    黄一天听了这话,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凝重起来,他冲着电话连声道谢:“谢谢张书记关心!”

    “你我之间倒是用不着说这些客套话,我不妨坦白告诉你,今天下午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会议上蒋大宽对你的案子一直紧揪不放,还建议要把你当做反面典型开始宣传工作,当然,他的不合理建议已经被我一口否决,估摸他是考虑县里实在是翻不出什么风浪来,索性又把这件事捅到市纪委,看来他这回是铁了心要置你于死地,你可要当心啊。”

    张书记午夜打来示警电话让黄一天内心颇为感激,他连忙对着电话一迭声道谢:“谢谢张书记关心!您的大恩我黄一天没齿不忘。”

    张书记之所以半夜对黄一天通风报信说到底也是为了还他人情,他知道以黄一天的政治智商其实不需要自己多说什么。

    张书记电话里语重心长的嘱咐了黄一天几句后,这才忧心忡忡结束通话,此时睡在黄一天身边的冯佳媛早已被吵醒,正睁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看着接完电话后默默无语的男人轻声问道:“刚才的电话是县委张书记打来的?”

    “嗯”,黄一天口中应了一声。

    “这大半夜到底有什么急事?”冯佳媛又问。

    黄一天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透着明显关心,脸上故意露出轻松笑容劝道:“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再说了,即便是真有什么大事我也能应付。”

    冯佳媛听了这话,嘴角咧开笑了一下:“那倒是,我就没现有什么难题能把你给难住,你说张书记也是,有什么大事等不及明天说非得半夜三更打电话,搅的人连觉都睡不好。”

    黄一天冲她笑笑并未出声,尽管他此时看向女朋友的眼神透着一股温暖和爱怜,其实内心深处却早已冰封一片。他没想到蒋大宽这一回居然铁了心要对自己落井下石?他想干什么?利用有人举报自己的机会把自己扳倒?他还真把自己当成随便任他揉捏的软柿子?

    不要脸的东西!

    这老混蛋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上次若不是自己一念之仁放了他一马,他现在还有机会在县长的位置上耀武扬威?

    老虎不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啊!

    周三上午,市纪委的领导正在开会研究关于普水县长蒋大宽亲自来到市纪委,要求市纪委领导参与调查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涉嫌受贿数额重大案件。

    按照蒋大宽的说法,被举报人黄一天同志跟普水县委书记张天来,以及普水县纪委林书记之间存在深厚的私人交情,为防止县纪委调查此案过程中出现不公正现象,他作为普水县长代表普水县政府请求市纪委再派调查组赶赴普水县调查黄一天受贿案。

    不得不说,蒋大宽为了对付黄一天也算是用心良苦,他身为一县之长居然为了一个科级官员的受贿案亲临市纪委郑重提出要求?这种情况从未有过先例。

    蒋大宽亲自出马果然引起市纪委领导对此案高度重视,他到市纪委后的第二天上午,市纪委领导班子召开会议的时候便重点研究了关于尽快成立调查组对普水县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同志涉及受贿金额巨大案件调查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