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让纪委来查

第三百七十七章 让纪委来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志和刚一放下电话,瞧见黄一天正慢条斯理端起酒杯自斟自饮,于是把老丈人刚才说的话向他传达:

    “兄弟,我老丈人说下午县纪委调查组要过来查那份举报信的事。”

    “行啊,让他们来呗,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反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那倒也是,不过你小子也是升官太快了遭人嫉妒,否则哪来的那么多麻烦事,上次你被县纪委停职调查才多长时间呀?又来一回?”

    “所以改天有机会我得好好谢谢你老丈人,有空我请你老丈人喝一杯吧,时间地点你来安排,要不我这心里真过意不去。”

    张志和一边从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一边冲着黄一天笑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诶,记着请我老丈人喝酒的时候可得大方点,哪怕没有三十年的茅台,三十年的五粮液也行啊,要是和一般的就还真的提不起兴趣。”

    黄一天咧嘴笑:“张哥你能不能长点出息?到底我请你老丈人喝酒还是请你呀?整天就惦记茅台茅台,我看你呀,早晚泡酒缸里才舒服。”

    “行啊,你要是有装茅台酒的酒缸,我现在就跳进去。”

    “你想得美!”

    ......

    黄一天一边陪张志和喝酒一边跟他插科打诨,他是真没把有人背地里举报他受贿当回事,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回他的的确确太轻敌了!自从县长蒋大宽从老下属吴大观口中得知黄一天受贿信息,当时心里真是比中了彩票还高兴,尤其听吴大观汇报说:

    “这事板上钉钉,他黄一天想赖都来不掉”,他当时脑子里就冒出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跟黄一天那狗日的算总账的日子总算是盼来了!”

    自打关助理把举报信送到县纪委后,蒋大宽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等消息,他巴不得县纪委立马把黄一天抓起来审讯,最好能当场定罪然后直接送法院判几年。

    可他一上午左等右等县纪委那边愣是半点消息都没有,这让他心里不禁暗暗焦急,一拍脑子想起县纪委林书记和黄一天之间的特殊关系,他担心县纪委的领导别再对黄一天的案子故意放水。

    这么好的报仇雪恨机会蒋大宽哪能轻易放过?

    他当机立断亲自给县纪委林书记打了个电话施加压力,打完电话后还有些不放心,特意叮嘱县纪委的眼线注意那边动静。

    直到县纪委的眼线向他汇报说,“林书记刚才召开了会议,研究决定成立调查组对黄一天受贿案进行调查”,蒋大宽这才松了一口气。

    打铁需趁热。

    蒋大宽亲自给县纪委林书记施压后还有些不放心,在他眼里,黄一天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以前有好几次机会拔掉这颗眼中钉,结果却总让这小子绝处逢生。

    他心里真是有点怕了!

    为了确保这一次对黄一天背后出击万无一失,蒋县长特意主动提出要求召开县委常委会议,并且在县委常委会上带头言讨论关于本地新崛起“政治新秀”黄一天涉及贪污**问题。尽管县纪委对黄一天受贿据报案还没开始正式调查,蒋大宽却迫不及待要在普水县官场人为制造“黄一天是贪官”舆论氛围。

    蒋大宽现在就是要从外部影响上先给黄一天扣上一顶“贪官”的大帽子,不管县纪委的调查结果什么时候出来,他希望普水县老百姓的唾沫星子最好先把他淹死。

    舌头不用铁,杀人不见血。

    周二晚上,普水县政府办公大楼三楼的会议室里灯火通明,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会议已经开了两个多小时却还有结束的迹象。

    当县长蒋大宽当着领导班子成员的面说出,“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同志涉嫌受贿数额重大,县政府的领导必须把他当做基层贪官典型人物做好宣传工作,让基层领导干部们都能以此为戒以儆效尤”这句话时,县委书记张天来头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

    张天来很是不高兴的说:“黄一天的案子县纪委刚刚开始调查,到底他是清官还是贪官一切应该由县纪委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来决定,蒋县长仓促把他定义为基层贪官反面典型要开始宣传工作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张天来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刺一下子戳中了蒋大宽的心尖上,他见张天来正冷冰冰眼神看向自己,心里一团火控制不住要喷出来。蒋大宽实在是想不明白,黄一天到底给这个张天来灌了什么**汤?以前张天来任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就跟他关系极为密切,现在当了县委书记依旧跟他一个鼻孔出气。


仙界归来全文阅读


    蒋大宽这次是铁了心要把黄一天彻底打入深渊让他再也没有翻身机会,此时见张天来跳出来横加阻挠不得不多想几分。

    他心里明镜似的,县纪委的林书记原本对黄一天存有包庇之心,若是县委书记张天来在县委领导班子会议上坚决力挺黄一天,这对于林书记来说无疑是打了一针强心剂。

    县纪委办案中各种弯弯道实在是太多了,起初若不是自己亲自打电话给林书记施压,说不定黄一天受贿案子从一开始闷了。

    “不行,这次扳倒黄一天的机会千载难逢绝不能轻易放弃!”蒋大宽在心里暗说,“你张天来是县委书记又怎样?老子当你是县委书记你才是,老子不当你是领导你狗屁不是,现在的事情就是闹到市里,那也是老子有理!”

    蒋大宽甚至在心里怀疑,“每次黄一天遇上点风吹草动张天来总是头一个跳出来保护他,难道他们俩背地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同盟秘密?张天来是担心黄一天一旦出事再拔出罗布带出泥?若是这样,那真的太好了。”

    有了这想法后,蒋大宽不再有什么顾忌,看向张书记的眼神凌厉起来,他板着一张脸当着众人的面对张天来据理力争:

    “张书记,据我了解黄一天受贿案证据确凿,在明知道黄一天存在明显违纪违规行为的前提下你还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袒护他,你觉的这样的做法合适吗?”

    “信口雌黄!”

    张书记看着蒋大宽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心里阵阵窝火,他早就看出蒋大宽根本没把他这个新上任的年轻县委书记放在眼里。平日里这老狐狸城府较深面子上功夫还算过得去,今天为了黄一天的案子立马原形毕露,当着众多下属的面对自己说话态度如此轻狂?

    他当即严厉口气对蒋大宽说:“蒋县长,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黄一天要是真犯了法自有国法制裁他,现在纪委对他的案子并没有盖棺定论你凭什么提前给他扣上‘贪官’的大帽子?作为一县之长,你觉的自己的行为合适吗?”

    在座的常委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看着今晚的县委常委会上本县的一二号领导各执一词在会议上争锋相对一时不知如何自处。

    张书记和蒋县长一向不合是普水县官场人尽皆知的事,但两人像今天这样当众撕破脸的事情却还是头一回,此时各位常委们脑子里考虑的可不是这两人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自己一会该如何正确选择站队的问题。

    蒋大宽今晚看上去火力十足,看出来他是铁了心要将黄一天的案子办成铁案,而张书记明显竭尽全力力保黄一天。

    “张书记,你心里明明清楚黄一天犯了法却还这样维护他?你身为普水县委书记居然这样明目张胆的包庇贪污犯?难道就没想过可能由此造成的恶劣影响吗?”

    蒋大宽说话口气义正言辞,那形象简直是普水县老百姓的代言人,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代表人民的唇舌在声。

    张天来听了这话不禁冷笑,挺直腰杆冲蒋大宽反问道:“蒋县长张口闭口说黄一天犯了法,你有证据吗?你有什么证据?没有任何可靠证据,在县纪委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你凭什么给他扣上贪官的大帽子?我看你分明是居心叵测!”

    “谁说我没证据?我蒋大宽也是县委副书记县长,是那种说话没谱的人吗?我在普水县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我哪一句话不是吐口吐沫定根钉?张书记,你可以对我个人有意见,但是你绝对不能怀疑我的人品!”

    “人品?蒋县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不久黄一天同志也被某些居心叵测的人陷害过一回吧?事实证明黄一天同志上一次是被人冤枉的。那么这一次呢?清者自清,难道蒋县长以为背地里做些小动作就能诬陷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同志?好干部?”

    “张天来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我说诬陷黄一天?今天你要是不把这句话说清楚我明天就去法院告你诽谤!”

    张天来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刀子直愣愣戳在蒋大宽心上,他见张天来说他“诬陷黄一天”当即火爆脾气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眼看县长蒋大宽正开着县委常委会议的时候情绪已然到了失控的边缘,旁边立马有人站起来打圆场想要拉他坐下来说话。

    蒋大宽却梗着脑袋硬邦邦不肯坐下,张东来见状也憋不住火,他也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一指蒋大宽声色俱厉:“蒋大宽同志!我提醒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和说出与身份不和的事与话!今天的县委常委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这是县委书记的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