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蛊惑

第三百七十四章 蛊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日,钱成富回到普水县后头一件事就是赶紧着手操作胡集乡党政办主任朱家友被乡里推荐提拔为胡集乡副乡长一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钱成富心里琢磨,“要是自己都没把黄一天交代的事情放在心上,凭什么好意思张口请黄一天帮自己四弟钱成祥的忙?”

    领导指示,下属重视。

    朱家友提拔一事因为有了县委组织部的钱副部长在背后推波助澜,走流程的度明显快多了。钱成富从省城回来后没几天,县委组织部成立的考察组成员以极快的度完成了对他提拔之前的例行考察程序后,接下来就等着县委组织部召开部务会对考察结果进行通报,之后就是直接上县委常委会议了。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朱家友此次提拔为胡集乡副乡长,乡里有一把手黄书记鼎力推荐,县里有县委组织部钱副部长的大力支持,他当副乡长不过是时间问题,程序问题。胡集乡政府的一些干部已经迫不及待在称呼上改称朱家友为“朱副乡长”,更有甚者每天围着朱家友要他请客喝酒,升官提拔官场中人一大幸事,不请客哪行?

    凡事总有两面性。

    当朱家友即将提拔为副乡长的消息传开后,有人为他高兴的同时却也有人因为这件事在背地里恨的咬牙切齿,此人就是乡长吴大观的心腹下属关助理。

    关助理跟朱家友年纪相仿,个子不高体型偏瘦,小眼睛薄嘴唇乍看上去长的有点象小品演员宋小宝,不过皮肤比宋小宝白。若是论到在乡里的工作年头,关助理肯定比朱家友长很多,以前他整天跟在乡长吴大观手下耀武扬威,在胡集乡政府也算是红遍半边天的人物,自从吴大观被处分后,他也跟着低调了不少。

    关助理想要提拔当副乡长的心思早几年就有,老领导吴大观有一回在酒桌上也答应过他,原本他以为自己最迟今年年底弄一个副乡长当当。

    人算不如天算。

    他怎么也没料到老领导吴大观居然会突然栽了那么的跟头,差点就被弄进县纪委出不来,眼见老领导承诺自己的提拔当副乡长一事八成要歇菜,他表面上不敢多说,其实心里急的像热锅上蚂蚁。

    活人总不会被尿憋死。

    关助理思来想去,这年头想要升官只有两条路,要么有关系,要么有钱,反正是衙门口朝南开,有钱的主才有资格走进来。原本他是指望靠老领导吴大观的关系谋一个副乡长的位置,现在既然吴乡长自顾不暇他也只能另寻他法,从第二条路上想办法。

    心动不如行动。

    关助理职位不高,但是行事较为果断,前一阵子他挑了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特意叫上老领导吴大观的司机陪自己一道去黄书记县城家中送钱。

    他心里明白,只要黄一天同志收下了自己的钱,副乡长的位置肯定跑不了,这就是所谓的收钱办事。让关助理万万没想到,白花花的三万块现大洋是送出去了,前两天县委制造部考察组下来考察拟定提拔副乡长的人居然是朱家友?这样的结果把他气的差点当场吐血。

    他当时也是气的实在没了主张,万分委屈跑到老领导吴大观办公室里抱怨:“吴乡长,您看现在这胡集乡真是乱了套了!连朱家友那种小人都有机会提拔?这可真是令人寒心哪!

    那狗日的黄一天分明是在一步步扩充自己的实力?他提拔朱家友不就是为了收买人心吗?他这是在下一盘大棋呢。

    老领导,您要是再这么不声不响,咱们好不容易在胡集乡打下来的江山可就全都给那帮畜生抢占了,我能不能被提拔成为副乡长不要紧,万一朱家友那个混蛋真的提拔起来,乡里铁定又多了一个敢斗胆跟您作对的人哪。”

    关助理当着主子的面差点委屈的哭出来,倒是一向性格冲动的吴大观这回反应异常冷静,他坐在老板椅上一边听着关助理说话,一边还不时转动一下老板椅的方向,等到关助理絮絮叨叨抱怨的话暂告一段落才瓮声瓮气道:

    “小关哪,朱家友资格根本就不够,可是这回能提拔当副乡长,肯定是背地里给黄一天送礼了,你又没送礼给黄一天,他凭什么提拔你呀?”

    关助理连声喊冤:“老领导您也太小看我了,我既然一门心思想提拔哪能不懂规矩?我早给黄一天送过礼了,还送了不少呢,可是却他妈的不见效果,所以我不服气啊。”

    吴大观听了这话脸上露出诧异神情,奶奶的,这小子竟然给黄一天送礼?于是问:“你说你给黄一天送礼了?他也收下了?”

    事情到了这地步,关助理也不准备藏着掖着了,他苦着一张脸向主子汇报道:“老领导,您
我跟天庭抢红包全文阅读
一直知道我想提拔的心思,前一阵子您受了委屈心情不好,我也不好意思再跟您提这事,思来想去现如今胡集乡里他黄一天一手遮天,我要想提拔必须他点头才行,所以我就跟您的司机商量了一下,挑了个周末的晚上给他送了三万块钱。”

    “三万块?”吴大观听了这话无比惊讶眼神看向关助理,奶奶的,这小子从没有给自己送过这么多的礼,于是蛊惑说,“这个价位差不多够买一个乡党委副书记当当了,提拔一个副乡长那是绰绰有余啊?”

    关助理听了这话,刚刚才压下去的一团火又“蹭”的一下又冒上来,他当着老领导吴大观对黄一天咬牙咒骂:“收钱办事,狗日的黄一天收了老子的钱又不给老子升官,没有半点诚信简直他娘的畜生不如,老子一定不会就如此放过这个家伙!”

    “还有这事?”

    坐在办公桌后的吴大观听了这话脸上露出若有所思表情,他问关助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道理想必黄一天心里该比谁都明白,既然他拿钱就该为你办事,没推荐你提拔,那么总该把你那三万块退回来吧?”

    “屁!朱家友的考察程序都走完了,组织部考察的人走了,黄一天每次见了我跟没事人似的,从来没跟我提过一句关于退钱的事,这他妈的什么世道,拿人钱财不做事还如此的牛逼!”

    “按理说不应该啊,他黄一天能到今天的位置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也肯定拿了不少东西,这次居然敢不声不响闷了你三万块?”

    “老领导,现在这年头有些人为了钱什么事干不出来?我算是看清楚了,狗日的黄一天就是只进不出的大贪官。”

    吴大观听了这话不由皱眉:“不对不对,以黄一天的政治智商怎么会干出这种事?不会是他嫌你送的钱少了?”

    “不少了!您刚才不是还说,三万块提拔一个乡党委副书记都差不多了,他凭什么嫌我送钱少?”

    吴大观见关助理一副气不打一处来表情,脑子里也有些想不明白这事究竟有什么猫腻,琢磨了半天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关助理说:

    “小关,你说黄一天那孙子不会是同时吃了你和朱家友的双份好处吧?真要是这样的话,这家伙心也太黑了!人家法官是吃了原告吃被告,他这是拿了双份钱却只提供一个提拔职位啊?典型的一货两卖嘛。”

    关助理听了这话脸上露出疑惑神情:“不能吧,那孙子能有那么大胆子敢一货两卖?”

    “那你说这事怎么解释?明明你送了三万块给那孙子,结果提拔的人却成了朱家友,这不是明摆着一货两卖吗?

    现在这年头,年轻干部脑袋活络着呢,反正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我敢保证他是贴了心想要吞了两份钱,反正送礼都是单线联系,就算你心里不痛快站出来咬他,他坚决不承认你又能怎样?毕竟没有证据啊,纪委办案是要证据的。”

    关助理听老领导分析的头头是道心里顿时像是被塞了一块大石头,他怎么觉的自己这次是被人给耍了?送钱买官一事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说,吃了这么大的哑巴亏居然还不敢吭声?

    “不行!老领导,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啊!”

    关助理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张脸憋通红,他只觉自己血液凝固般浑身冰冷,那种被人当猴耍般无比痛苦屈辱的感觉让他恨不得当场拿把大砍刀冲到罪魁祸面前泄一通。看着坐在面前满脸憋屈的老下属,吴大观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假意冲关助理劝道:

    “算了算了,财去人安乐,只当是三万块喂了狗你想开点吧。”

    “那不行,他黄一天拿了我的钱却不办事,我那三万块也是一分一厘省下来的,凭什么白白便宜了那畜生不如的东西?”关助理一生气说话声音一下子抬高好几个八度。

    吴大观一边注意观察关助理的表情变化,一边假装劝道:“小关哪,你先冷静一下,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现在是一把手党委书记,你难道还真敢为了三万块跟他翻脸?”

    “翻脸就翻脸!他黄一天不要脸贪了我的钱,我把自己的钱要回来合情合理,大不了在他手里不提拔,我就不信他在胡集乡能呆一辈子!”

    吴大观见关助理貌似对黄一天确实恨之入骨,假装低头沉思片刻后,猛一抬头看向关助理道:“依我看,对待黄一天这种贪得无厌的领导一定要想办法斩草除根才行,你说的对,这家伙只要一天留在胡集乡,咱们这些人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关助理实在是太了解老领导的脾气秉性,从他刚才眼神一亮看向自己,他便揣测,“吴乡长八成是心里想到了什么对付黄一天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