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要个说法

第三百六十四章 要个说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蒋大宽心里不由一沉,对着电话继续说:“老领导,我这些年在普水县当领导一向是兢兢业业半点不敢懈怠,尤其是刘大宇同志调任副市长后,我住处县委工作,可是......”

    蒋大宽话没说完被冯书记打断:“小蒋啊,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我当然希望你能够不断提高自己获得进步机会,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你的工作表现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我上次就跟你说过,让你回去后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过失,你反省了吗?”

    蒋大宽连忙接下话茬:“老领导,您的话我一向是当成最高指示执行,我要是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我一定改正,可是......”

    “小蒋啊,张天来同志在组织部门工作过,做了副书记后也能勤勤恳恳认真履职,他的政治性比你强多了,而且德能勤绩各方面考核结果可比你强多了,比方说他对普水县招商引资工作的贡献?你作为普水县的老县长,以后要放下思想包袱多跟人家多学习才对。”

    蒋大宽心里不自觉一股怒气往上涌,“老领导居然让自己跟张天来那孙子学习?老子在乡下当领导的时候他还穿开裆裤呢?凭什么跟他学?”

    尽管心里气血上涌难受至极,蒋大宽却还是捏着鼻子把老领导的教诲听完,好不容易等到那头挂断电话后,他一张脸早已气通红。

    狗仗人势。

    官场中的狗若是没有主人的支持绝不敢胡乱叫吠,这道理蒋大宽明白,即便自己心里一万个不情愿看到张天来当县委书记,唯今之计却也只能先把这股子怨气打落牙齿活血吞。连自己的主子市委冯书记都看好张天来,自己就算心里再怎么憋屈又能怎样?

    蒋大宽心说,“反正是来日方长,官场中的领导上上下下也属平常,谁又能保证张天来这回侥幸坐上了县委书记的位置后多长时间又因为什么缘故落下马来呢?”

    无论蒋大宽在心里对张天来有多少切齿诅咒,他被提拔为县委书记却是不争的事实,官场干部调整的规则很简单,领导说你行就行,不行也行,你蒋大宽再怎么牛逼领导不提拔你也只能望天兴叹,也只能是失败者。

    按照惯例,只要机关里有了领导干部职位调整总会引起一阵议论,何况张天来年纪轻轻就提拔当了县委书记?而且按照道理一般是做县长再做县委书记,可是张天来就是没有经过县长的位置,直接做了县委书记,于是很多人在背地里企图深挖,“张副书记这一次为何突然鸿运当头?”

    张天来可不是“鸿运当头”吗?这才提拔当县委副书记多长时间啊,居然又被提拔当了县委书记?放眼整个普安市,这么年轻的县委书记也算凤毛麟角吧?照他这样的升官度何止前途无量?飞黄腾达的日子指日可待啊!

    于是很多人在背地里谣传,“张书记跟市里某位领导亲戚”、“张书记的夫人是某领导的干女儿”、“张书记有个远房亲戚在北京某部委工作”,反正说什么都有,很少有人会理直气壮说一句,“张书记是凭着实实在在的政绩被领导提拔重用”。

    作为诸多传言的主人公张天来心里却明镜似的,他在心里暗自猜测,“这次自己被提拔为县委书记八成跟老朋友黄一天有关。”

    以前张书记只是对黄一天的工作风格颇为欣赏,由于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又都是干实事的官员颇为意气相投,只是他一直无法理解黄一天跟自己一样出身寒门居然有相当不错的活动能力。记得上次省委组织部工作组在普水县搞领导干部公选试点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见黄一天跟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在酒桌上称兄道弟。

    当市委组织部的常委副部长找张书记进行了提拔之前的组织谈话后,张书记特意打了个电话问黄一天,“黄书记,你是怎么会提前知道我即将提拔为普水县委书记?我作为当事人可是一直蒙在鼓里,也一直不敢有这个想法!”

    黄一天当时的回答颇为耐人寻味,他在电话里笑道,“张书记,结果已经出来了,过程也许不是那么重要,对于你来说只要这消息是千真万确就行了,以后还请张书记多多照应,你可别再跟我说什么‘有心无力’的话了。”

    张天来见他不肯说,也明白各有门道这句话,只能嘴里应承道:“一定一定!”

    随着新上任普水县委书记人选的公布,普水县官场上上下下正在潜移默化生一些变化,先是原本不是张副书记分管范围工作的一些部门领导找他汇报工作的多了,其次是蒋大宽身边原本围拥的一帮铁杆心腹人数在不停减少。

    路遥
位面电梯sodu
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只有在遇到事的时候才能真正看透人心,普水县官场谁不知道前一阵子张书记和蒋大宽一向不和?前两天两人还在县委领导班子会议上吵的不可开交,蒋大宽还反对张书记提出的任何建议,可是现在不同了,蒋大宽要听张书记的。

    官场站队很重要。

    所有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县委书记张天来vs县长蒋大宽。

    张天来的优势,年富力强、工作务实、领导欣赏、为人低调、官运亨通、前途无量......

    蒋大宽的劣势,再过几年年龄足够退二线、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独裁霸道听不进旁人意见.....

    若是把张书记比喻成**点钟的太阳前途充满光明和无限希望,那么蒋大宽就是快要日暮西山基本没什么盼头了。

    良禽择木而栖。

    普水县的官员们如今大多挤破脑袋想要钻进张书记的队伍里,包括之前一向对蒋大宽“忠心”的老下属毫不犹豫抛弃“主子”重新站队。

    墙倒众人推。

    眼看蒋大宽霉运连连,大多数人抱着看戏的心理顺道落井下石,诸多关于蒋大宽的流言蜚语悄然兴起,无不是一边倒讥讽之意。坊间流传,蒋大宽因为这事还曾特意跑到市委冯书记办公室哭诉委屈,当着市委书记的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冯书记,我蒋大宽在普水县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市委领导不能这么待我不公啊?”

    据说冯书记当时拍着桌子教训他,“蒋大宽,你还有脸说什么委屈?你看看普水县胡集乡长吴大观的案件,他在里面可是什么都交代了,就你这种情况弄进去做几年都不为过,你现在还能保住县长的位置还不赶紧偷着乐?”

    蒋大宽当时就呆了!他这才明白自己的老领导市委冯书记已经对自己网开一面了,否则以他的背地里干下的那些事恐怕早就跟老下属吴大观一块被纪委弄进去了。

    无风不起浪。

    张天来提拔当了县委书记后不长时间,蒋大宽的老下属吴大观被县纪委弄了个内部处分后居然平安出来了?于是有人说,“这绝对是市里领导对蒋大宽的精神补偿。”

    虽说没提拔蒋大宽当县委书记,好歹也保住了他县长的位置,县纪委也没有对吴大观的案子继续深究下去恐怕跟市里领导想要保住蒋大宽有很大关联。胡集乡政府被抓的领导干部有两位,一位是乡长吴大观,另一位是副乡长江佳欣。吴大观算是运气好躲过一劫,副乡长江佳欣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据说江佳欣被抓后,他老公陈贵顿时慌了神,不知道是在谁的挑唆下,居然跑到常委副县长张二江的办公室胡搅蛮缠?陈贵当着众人的面大骂张二江利用权势逼迫自己老婆就范,搞的张二江当场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陈贵还警告张二江,如果不把江佳欣弄出来,一定会让张二江付出代价,让张二江做不成副县长。

    世上没有不透风。

    此事在普水县委县政府大院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这让副县长张二江和美女老下属江佳欣之间的风流韵事四处传扬开来。正好此时江佳欣在县纪委终于扛不住交代了自己在经济开区管理委员会担任办公室副主任期间贪污公款的一些事也牵扯到张二江。

    这一对被众人背地里各种讥笑的男女倒是顺应人心,一个因其贪污公款罪行被判锒铛入狱,副县长张二江也因为督下不严背了个处分。

    ......

    四月天温度越来越高,大街上有些爱美的姑娘已经迫不及待换上飘逸的裙装,小小的普水城里充满了春末夏初气息。

    县委张书记在众人翘期盼中终于正式走马上任,张书记上任后第一次召开县委常委会议上就提出撤销对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的停职调查,立刻对黄一天同志恢复职务。

    蒋大宽现在也不再提出什么反对意见,毕竟人家嘴大,人家是一把手,再说,吴大观出来之前,老领导打招呼说,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反省吧,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斗气,如果蒋大宽在普水继续胡作非为,那么一定让纪委好好的调查,。

    蒋大宽再牛逼,也不敢在霸道了。靠山不支持,有什么资格和人斗?

    张天来做事也算有心,一个月前是县长蒋大宽安排了常委副县长张二江去胡集乡宣布黄一天被县纪委停职调查,这一次他又把县领导去胡集乡宣布黄一天恢复职务的“光荣任务”交到常委副县长张二江头上。

    有始有终嘛!(窃笑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