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位高嘴大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位高嘴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闺女,你可不能背地里无凭无据诬陷领导清白,蒋大宽是我一手提携起来的老下属,他或许在官场呆久了做事有些圆滑,但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太差吧?”

    “老爸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呢?我跟你说......”

    冯书记对宝贝闺女一向无计可施,她打来的电话又不能不接,当他听女儿将蒋大宽在普水县做的一些事一桩桩一件件在电话里说出来,心里对蒋大宽原本“忠厚老实”的印象一落千丈。今天上午冯书记又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冯佳媛在电话里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对他说:

    “老爸,恶有恶报啊!蒋大宽的铁杆老下属吴大观被县纪委给抓了,你说县纪委的林书记可真是有胆有识的大英雄,居然连吴大观都敢抓?呵呵!我看现在那个蒋大宽一定会很着急,怕吴大观说出什么对他很是不利。”

    难得听女儿用这么高兴的声音同自己说话,冯书记顺口多问了几句,这才知道,敢情蒋大宽在普水县经营了多年自成一个团体,这位普水县胡集乡的乡长吴大观就是他手下小团体中骨干力量,蒋大宽很多事情吴大观是知情的。

    从女儿冯佳媛的描述中,冯书记得出结论:

    那个名叫吴大观的乡长就是一独断纲行的蠢货,他藐视国家法律,把乡里的土地当成是自己家里的财产,想给谁就给谁,眼里容不下任何上级领导,唯一对自己的主子蒋大宽忠心耿耿言听计从,这些年他背地里到底给蒋大宽进贡了多少好处,恐怕他自己也未必记得清。

    现在这个吴大观被人实名举报的县纪委成了阶下囚,按照女儿冯佳媛的说法,“坏良心的蒋大宽也成了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

    刚才冯书记坐在办公室里正忙,听胡秘书进门汇报说,“普水县长蒋大宽有十万火急事情汇报”,冯书记当时心里猜想,八成是蒋大宽眼看着铁杆下属吴大观被抓后心虚害怕企图找自己帮帮忙。没想到蒋大宽一进门二话不说投其所好拿出那副郑板桥的画来,后来又提出要调整普水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成员,老官场冯书记当即洞悉他今天所来目的。

    一想到自己的未来女婿黄一天被蒋大宽折腾的够呛,这家伙在普水县嚣张狂妄了这么多年已然被县纪委抓住蛛丝马迹不仅不思悔改,还企图借用自己的力量调整普水县领导班子。经过两人一番谈话过后,冯书记对蒋大宽一心想要排除异己把领导班子成员中不听话的下属排除出局的心思早已了如指掌。

    冯书记必定是高级领导,又是本地政府部门最高级别的长,哪怕是没接到女儿的电话他今天也绝不会点头答应蒋大宽提出不合理调整干部的要求,更何况他早已从女儿口中对普水县政界相关情况了解的七七八八?

    人在做,天在看。

    要说蒋大宽费尽心思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老领导冯书记身上却被他骂了个狗血喷头铩羽而归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蒋大宽以为自己在普水县官场经营了这么多年就成了一棵谁也撬不动的根深叶茂大树?其实不然,正所谓山外青山楼外楼,从他当初挑选了黄一天当敌人,已经注定了必败的命运!

    以他的政治修为和官场修炼的道行想要跟有“官场奇才”著称的黄一天斗?两人的政治智慧压根不在一个级别上,他凭什么赢?

    官场是否能够牛逼,不是自己如何牛逼,而是自己的靠山如何牛逼。对于那些女干部来说,也不是自己如何漂亮就被牛,那就是日自己的人如何牛逼。

    靠山新那就行!

    四月一日是愚人节,一大早县委张副书记刚起床就接到黄一天打来电话:“恭喜恭喜啊!张副书记这次能被提拔为咱们普水县委书记真是民心所向可喜可贺!”

    张副书记最近被蒋大宽打击,心里很是不舒服,就想着如何走出普水不和蒋大宽做同事,听了这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抬头瞧见墙上挂历显示今天是四月一号脑子里顿时反应过来,冲着电话没好气道:“黄书记还挺幽默哈。”

    电话那头的黄一天听出张副书记好像并未获知自己被提拔一事,心里不由疑惑,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女朋友冯佳媛,一只手捂住电话听筒轻声问她:“冯佳媛,你昨晚说你那在市委当领导的亲戚告诉你,张副书记提拔为普水县委书记的消息究竟是真是假?”

    冯佳媛冲他白了一眼:“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撒谎?”

    黄一天见女朋友再次给出肯
消防兄弟最新章节
定回答,连忙把手拿开冲着电话听筒继续说:“张书记,提拔是好事,干嘛还藏着掖着呀?用得着和下属如此吗?”

    张副书记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黄书记,我知道你希望我能够提拔,可是官场就是官场,不是想的那样,这种玩笑你以后可千万别再开了,万一被蒋大宽听到那还得了?县委书记的官帽子他可是盼了好几年了,谁要是敢跟他抢以后能有好日子过吗?”

    无论黄一天说什么,张副书记都只当是他在愚人节跟自己开玩笑,当听到黄一天对他说,“万一张副书记真提拔当了县委书记,还请老领导多多照应”,张副书记更是手握电话连连摇头,“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蒋大宽把我当成眼中钉恨不得除之后快呢。”

    电话挂断后,黄一天一脸严肃扭头看向冯佳媛,再次问她:“佳媛,这种干部提拔的大事可不能当成愚人节的玩笑来开,你跟我说实话,你那在市委当领导的亲戚昨天真跟你说要张副书记马上要被提拔当普水县委书记?”

    冯佳媛见男朋友一而再怀疑自己说话的真实性,气的撅起一张小嘴满脸不悦:“黄一天。,人家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这消息千真万确!”

    “那为什么张副书记这个当事人好像半点不知情呢?他刚才在电话里一直以为我是跟他开玩笑,如果真是玩笑,这个玩笑可是开大了。”

    冯佳媛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不屑,两只胳膊轻轻环绕男人脖颈,散着香气的脸颊凑近男友轻声说:“知道什么叫内部消息吗?张副书记马上要提拔为普水县委书记的事就是内部消息,你想知道他这次为什么会被市委领导相中提拔吗?”

    “为什么?”黄一天接话问。

    “因为张副书记不仅工作能力很强,而且做事一片公心,不参与个人的什么想法,这样的领导才是做大事的人,再说,也非常有良心,几次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都能两肋插刀挺身相助,这样的好人要是不提拔岂不是没有天理?”

    黄一天听了这话不觉好笑:“你这什么逻辑?要是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像你这样按照‘好人’‘坏人’的简单标准来甄选提拔干部,那才真是乱套了。真的能够提拔,张副书记也是能力出众,而且一心为了展的原因。”

    关于官场中各级官员的升迁之术,黄一天并不准备跟冯佳媛多说,他觉的冯佳媛虽然已经参加工作走上社会,但是个性太过单纯又没什么心机,这就像是让他跟一个在温室里长大的鲜花去谈外面世界的风刀霜剑之残酷,她哪能听得懂?

    电话那头的张副书记放下电话后忍不住口中长长叹息一声,最近一段时间他这个县委副书记当的实在是太压抑了,太窝囊了。自从普水县前任县委书记刘大宇提拔到市里后,蒋大宽整天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耀武扬威,每逢大会小会总对他这个县委副书记没什么好脸色。

    他若是只在心里对自己私人有意见也就罢了,偏偏这家伙小肚鸡肠还把个人情绪带进了工作中,根本就不是什么做大事的,就在昨天下午,因为县教育系统退休老教师工资问题,他跟蒋大宽一言不合两人当场翻脸。

    事情其实很简单,因为县里财政收支严重不平衡,每年教育系统退休老教师的工资常常会拖欠一两个月。

    以前刘大宇在普水县担任县委书记的时候,无论如何到了年底总会想办法把这部分退休老教师的拖欠工资先补,毕竟这些人辛苦教书育人一辈子,年纪大了就指望退休工资过日子呢。今年却不行,眼看着年底过后开春三月退休老教师们补的工资还没到账,有些心急的老教师坐不住了,不停有人成群结队跑到县教育局门口上访。

    昨天,县教育局长向分管领导张副书记汇报此事,希望县委领导能协调一下县财政能够把去年拖欠的老教师工资款尽快放到位。此事按照往年的操作惯例,无非是县里的分管领导张副书记一个批示转到县财政局相关领导手里,然后由县财政局的领导拿着批示请县委一把手签字确认后就可以给老教师们拨付款项补工资。

    张副书记当时就签了字给财政局的领导,并嘱咐底下人加快办事度,没想到这份批示到了蒋大宽面前却被搁浅下来。

    按照县财政局的领导回来给张副书记亲口汇报的话说,“蒋县长说了,县财政现在没钱,就算是有钱也要花在刀刃上,退休老教师的工资暂时不补,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去,一帮老头老太太能闹出什么花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