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私事求老领导

第三百六十一章 私事求老领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蒋大宽心里一紧连忙点头应承:“是啊是啊冯书记,自从前任普水县委书记刘大宇同志提拔走后,我就开始全面主持普水县委县政府全面工作,我今天特意来向老领导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也想要听听老领导对我的谆谆教导。”

    冯书记听了这话脸上笑容一下子凝滞起来,他今天下午原本的工作计划中并没有接见普水县长蒋大宽这一项,因为胡秘书刚才特意进来汇报说,“蒋县长说有十万火急的私事”,他这才破例让秘书通知蒋大宽进来。

    没想到蒋大宽进来后不过是想要向自己汇报最近的工作情况?汇报工作情况怎么就成了“十万火急的私事?如果都是这样的不讲究规矩,那些别的单位一把手对自己又是如何看待?”冯书记心里顿生不悦。

    他正准备冲蒋大宽教训几句打他离开,瞧见蒋大宽伸手拎起随身携带的公文包腆着一张脸冲他面前走过来。

    “你手里拿的什么?”冯书记岂会看不穿蒋大宽那点伎俩,大白天拎包进了自己办公室,又是这副巴结讨好的嘴脸,肯定是准备送礼给自己。

    冯书记心里愈加不爽,今天下午他忙的团团转,本想趁下午的时间段把前一段日子积压的公务全都处理一下,他蒋大宽倒好?没事屁颠屁颠跑到办公室来给自己送礼?还骗自己的秘书说是“十万火急的私事”,送礼算是“十万火急的私事”吗?

    说话功夫,蒋大宽已经把包里的礼物拿出来,当着冯书记的面轻轻摊开一幅画满脸堆笑介绍道:“老领导您看,这是您最喜欢的郑板桥的画,您看这画上的竹叶那叫一个精致,这幅画可是几年前在拍卖会上的来的正品,您瞧......”

    “够了!”

    蒋大宽话没说完被冯书记怒气冲冲打断:“蒋大宽你今儿是哪根筋坏了?这就是你说的‘十万火急’的事?你赶紧给我装起来!”

    蒋大宽没想到冯书记会突然火,奶奶的,做官不打送礼人,今天怎么这样,他一时愣怔站在冯书记办公桌前满脸尴尬,还有些不死心低声劝道:

    “冯书记,这可是您最喜欢的郑板桥的画,我费了不少功夫才弄到手,您看这?”

    “我让你收起来你没听见吗?”冯书记气的伸手在办公桌上点了几下,冲着蒋大宽没好气道,“你说你这脑子里整天到底都想什么呢?不好好干工作整天脑袋都用在歪门邪道上了!”

    冯书记说话的口气实在是太重了!尤其是他伸出手指教训蒋大宽的时候,两只眼睛里明显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火。

    “蒋大宽,你一个普水县的县长而且是主持县委工作,应该是日理万机,你不好好坚守岗位大白天跑到我办公室来送礼?你就是这么给下属做榜样?你就是这么以身作则?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冯书记一看到这幅画居然就冲着自己了一通大火?这是蒋大宽怎么也没料到的情形,他记得冯书记以前是最喜欢郑板桥的画,只要一见到郑板桥的画常常什么都顾不上,两只眼珠子像是嵌在画上一样,今儿他这是怎么了?

    领导一火,下属打哆嗦。

    蒋大宽见自己的靠山冯书记不高兴,赶忙手慌脚乱把那幅画又重新收回到包里,满脸歉意冲冯书记抱歉:“老领导,我真是不知道您现在对郑板桥的画这么不喜欢,我......”

    “你什么你?你直接说今天找我到底什么事?不要吞吞吐吐的,直接点!”冯书记满脸不耐烦冲着蒋大宽问。

    蒋大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抱着非常大的希望来市里找冯书记,两人居然一见面就弄的气氛很尴尬,还惹老领导满腹不痛快。

    按照常理来说,蒋大宽这种时候实在是不适合再向冯书记提出任何要求,可一想到时间不等人,吴大观那边随时可能被纪委的人攻破,蒋大宽也只好硬着头皮向冯书记提出了,“为了能够顺利的开展一些工作,计划对普水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重新调整,请领导支持。”

    冯书记听他说完后一张脸差点气绿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老下属蒋大宽居然糊涂到这种地步?明明他现在不过是一个主持县委工作的县长,还没有到一把手的位置居然异想天开要对普水县领导班子进行重新调整?当了这些年的县里主要领导干部,他不相信蒋大宽连最基本的官场规矩都忘了,那就是还没有上位的时候要低调。

    冯书记很是不高兴这样的下属,冷脸冲他质问:“小蒋,你脑子里最近到底在想什么呢?你这还没提拔当上县委书记呢,这就心急火燎准备调整领导班子成员了?你自己觉的这个想法合适吗?”


七零农村鬼事吧
   蒋大宽见老领导脸色不好看连忙把准备好的托辞说出来:“我也知道不合适,可是老领导您也知道,普水县的一些领导干部都是原任县委书记刘大宇提拔起来的干部,我现在主持工作感觉力不从心哪,我这也是为了把工作干的更好!”

    “简直胡说八道!”

    冯书记见老下属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瞎话,气的一下子从老板椅上直起了身子,冲他厉声呵斥道:“你蒋大宽在普水县当了这些年的县长,你以为普水县的情况我心里半点不了解?你居然到我面前说主持工作的时候感觉力不从心?我看你是在普水县任意妄为大胆包天才对!”

    “不不不,冯书记您可别听旁人乱嚼舌头根子,您是我的老领导,我骗谁也不能骗您呀,”蒋大宽急的满脸通红解释。

    “酒店里,你编,你给我继续编!”冯书记气急败坏表情,“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是一名国家干部,你是为人民服务的县长,你的领导岗位是人民赋予你的荣誉,你要在这个岗位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能辜负了党和人民对你多年的培养教育,可是你呢?不做正事,想的就是那点破心事,你最近的一些做法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冯书记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严重了!一下子把蒋大宽吓的差点两腿一软要跪下来,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来这一趟绝对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严重错,如果领导生气,不要说县委书记的位置,就是县长的位置也保不住。

    “冯书记我没有骗您,您听我解释,我......”

    “你不用跟我解释,你自己最近在普水县到底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我也很清楚,吴大观被抓了,你心里着急了是吧?我告诉你蒋大宽,我虽然年纪不小,可我还没糊涂到耳聋眼花的程度,吴大观为什么被抓,早就有人跟我汇报!”

    冯书记说完这句话后,满脸怒火冲着蒋大宽挥挥手:“你走吧,回去后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再来找我汇报工作,否则,你就是真的不适用岗位的需要了。”

    领导已经下了逐客令,蒋大宽纵然心里有满肚子的话想要说却也只能先强逼着自己把之前准备好的所有说辞全都咽回到肚子里。

    从冯书记亲口说出,“吴大观被抓了,你心里着急了是吧?”这句话时,他心里就明白过来,必定是有人先自己一步把普水县最近生的一些事毫无保留向冯书记做了汇报,否则今天上午吴大观刚刚被抓,消息怎么可能这么快传到冯书记耳朵里?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狗胆包天居然越级向市里领导悄悄泄露普水县官场的最新消息?从冯书记刚才的反应看,那人当着冯书记的面汇报系列情况的时候肯定没少说自己的坏话,否则以自己跟冯书记多年的上级下级老关系,冯书记怎么可能用这副决绝的态度对自己?

    “一定是县纪委的林书记!”

    蒋大宽在心里飞快锁定怀疑目标,他觉的普水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成员中除了县委张副书记和县纪委的林书记跟自己不对眼,其他没人有胆子背着自己跑到市领导面前告自己黑状。巧合的是,正好县纪委林书记今天上午刚刚被自己教训过,蒋大宽想起他上午离开自己办公室时满腹幽怨的表情,心里愈加断定除了他还能有谁?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蒋大宽这一回可真是冤枉了县纪委的林书记,因为跑到市委冯书记面前告他黑状的人并非林书记,而是普水县团委副书记,也是市委副书记的宝贝独生女——冯佳媛。

    最近一段时间,冯佳媛眼见心上人黄一天整天憋在家里心里常常为他抱不平,黄一天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么优秀的男人却因为碍了普水县长蒋大宽的眼正在遭受不公平的政治打压和排挤。冯佳媛原本是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火辣性格,这回眼见自己男朋友受委屈哪能憋得住?最近一段时间,她有事没事就打电话给老爸,反正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胡大全,你说你是怎么领导普安下面的领导干部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不行是不是上面也不行啊,你看看你提拔起来的都是些什么干部?要能力没有能力,要大局观念没有大局观念,整天想的就是那点破事,窝里斗,那个蒋大宽根本就是十足的小人。”

    “蒋大宽又干了什么事惹我闺女不高兴了?”

    “你还好意思问?你以前可一直说蒋大宽忠厚老实本分,能干事,懂规矩,狗屁,我看他是个狡猾奸诈的老狐狸还差不多,整天利用职权打击忠良,简直把普水县当成自家的后花园,怎样的干部怎么能带领一方展和百姓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