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谁敢抓我

第三百五十九章 谁敢抓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阴谋!这里头一定有他妈的阴谋!我不相信你们!我也不相信你们是什么纪委的人,我要给蒋县长打电话,必须由蒋县长确认了你们纪委工作人员的身份我才能跟你们走。”

    吴大观一张脸几乎气的变形,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有纪委的人找上门,    还说有人举报他有违法行为?

    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蒋县长的老下属吗?

    难道他们不知道今天是县政府的张副县长来到胡集乡亲自宣布自己主持工作吗?

    难道不知道老子即将重新控制这里?

    难道不知道老子可是有身份的人,很讲究面子的人,如此而为,让老子的颜面何存?以后怎么领导下面的人做事?

    居然有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跑到县纪委举报自己违纪违法?这人到底是谁?若是让自己抓到绝对扒了他的皮,简直是不要命了,不知道老子是谁了!

    吴大观牛逼哄哄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县纪委的三位同志和吴大观之间大有一种剑拔弩张一触即的态势,两名小伙子就站在吴大观身后,吴大观的面前又有会议桌挡着,他根本逃无可逃。

    一旁的张二江倒是跟站在门口的那位国字脸见过几次面,前一阵子为了老相好江佳欣的案子,他私下里没少跟县纪委的这些人打交道。

    站在门口的国字脸见吴大观态度蛮横,冲他公事公办口气:“吴乡长,我们也是为了公事,还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什么情况你会知道的。”

    “我为什么要配合你的工作,你们想要带我走?门都没有!老子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危急关头,吴大观常年横行乡里的本色暴露无遗,他伸手一指站在门口的国字脸咄咄逼人威胁道:

    “你们有本事懂我一下试试?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是敢来硬的,我担保你们几个今天走不出胡集乡政府的大门!”

    国字脸也是久经历练的老油条场了,他见吴大观到了这时候居然还敢如此嚣张,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冷笑,冲他淡淡道:“吴乡长,有什么话可以跟我们走,到时候再说,如果你不想当众丢人现眼的话,我劝你最好老老实实跟我们走。”

    国字脸说完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冲着两个年轻人一挥手,两人立马会意上前一步左右架起吴大观的胳膊,打算强行把他带走。

    眼见对方真动起手来,吴大观顿时暴跳如雷,他一边扭动着肥胖的身躯企图摆脱两个年轻人的控制,一边瞪圆双眼冲着底下的乡干部喊道:“你们眼睛都瞎了吗?你知道我是谁吗,还不赶紧把这两人给老子拉开?”

    你别说,还真有没脑子的铁杆从座位上站起来撸起袖子要救人,张二江见状冲着站起来的几人狠狠瞪了一眼没好气训斥:“怎么?你们这是饭碗不想要了?县纪委正常执法也敢阻拦?如果你们要是想进去,可以拦住!”

    张二江知道如果真的事情闹大,自己是在场的县领导也会被牵连,一句话让几人已经抬起的脚步又偷偷放下来,几人面面相觑后,其中一人冲着已经被纪委两个年轻人牢牢控制住的主子安慰道:

    “吴乡长,要不你先跟这些人去一趟纪委,事情总有解释清楚的时候,我们马上把情况向上级汇报。”

    吴大观气的要吐血,口中一迭声冲着几人骂道:“他奶奶的!老子平时是怎么待你们的?一个个没良心的东西看见老子遭难了都成了缩头乌龟是吧?”

    “不是吴乡长,咱们都知道您是清白的,您放心,咱们一定帮您找领导请愿上诉去,到时候让这帮县纪委的人怎么把你带走就让他们怎么把您送回来。”

    话说的再好听也没用,反正吴大观还是在反抗无效的情况下被县纪委的三个人像是抬猪似的抬起来塞进了门外的轿车里。

    既然乡长吴大观已经被县纪委的人带走调查,今天的所谓让吴大观主持工作的决定会议是开不成了,张二江心里很是懊恼,奶奶的,这是什么事,纪委是迟不来早不来,为什么要等到老子来的时候才来,看来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张二江也不是个多事的人,他眼看风向不对赶忙叫上司机先回县里。

    乡政府里留下一大帮搞不清状况的干部一个个眼望着两辆黑色公车一阵风似的来,现在又一阵风似的前后扬起一阵尘土绝尘而去,一个个三
剑王传说全文阅读
五成群凑在一块议论纷纷。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胡集乡政府大院上演了多少扣人心弦的大戏?乡党委书记黄一天被停职调查;副乡长江佳欣同志被委抓了;现在连乡长吴大观都被人举报涉嫌违法被县纪委带走调查。

    胡集乡这一个月里生的事情却比几年来生的所有大事聚一块都要更吸引看客们眼球,现在留给大家心里最大的疑惑是: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背地里举报吴大观?吴大观可是有背景的人,此人居然敢触碰老虎屁股?

    太牛逼了!

    吴大观被带走一事传出后,一时间成了普水县官场极其轰动的笑话,想想吴大观在胡集乡当了好几年的老二,好不容等到老领导蒋县长掌控政局提携下让他开始主持工作有希望转正成为胡集乡的一号领导,偏偏就在这节骨眼上他居然被县纪委的人抓了?

    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老下属吴大观被抓的消息很快传到县长蒋大宽耳中,他很是吃惊,太知道吴大观被带走背后有可能出现什么,到时候自己也无法控制局面的展,二话不说当即拨通了县纪委林书记的电话,在电话里厉声冲他指示:“林书记,你立刻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本来林书记是纪委的干部,可以不听县长的,但是现在蒋大宽很牛逼,似乎就是一把手,用不着正面冲突,所以对于蒋大宽的召唤还是快马加鞭。

    林书记接到电话后,知道蒋大宽找自己没有什么好事,还是放下手里的工作以最快的度赶到县政府蒋大宽的办公室。

    林书记一进县长办公室的门,瞧见蒋大宽脸色铁青看向自己,他并未招呼林书记坐下,林书记只能自己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把屁股安放下来,然后躬身冲领导主动问询:“蒋县长,您这么急找我过来什么事?”

    蒋大宽看向林书记的眼神透着一股阴深,他怎么也没料到县纪委的林书记居然招呼不打一声就派人跑到胡集乡抓了自己的老下属吴大观?

    吴大观跟自己的关系整个普水县官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家伙虽然脾气粗暴了点,对自己却一向是忠心耿耿指哪打哪。刚才听到底下人慌慌张张打电话向自己汇报说,“县纪委抓了吴大观”,当时蒋大宽就觉的自己脸上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

    打狗看主人。

    蒋大宽好不容易控制住内心一浪高过一浪的澎湃怒火,两眼盯着林书记冷冷道:“林书记最近工作挺忙?”

    “还行,现在中央从上到下都狠抓反腐倡廉,所以纪委工作是忙而有序。”

    林书记回答极其简洁,这让蒋大宽心里更加火大,他冲着林书记没好气道:

    “林书记,干纪检工作一定要懂得抓重点,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还要我教你吗?你说你们县纪委这一年都抓了什么大案?没事跑到乡下去抓一个副乡长,到现在还没有结果。隔三差五又跑到乡下抓了一个乡长,你们县纪委办案怎么就光盯着胡集乡一个乡呢?”

    眼见蒋大宽三言两语扯到整题,早有准备的林书记不卑不亢回答:“蒋县长,关于胡集乡两位领导的案子,不管是副乡长江佳欣还是乡长吴大观都是县纪委收到实名举报信后开展调查,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两人的确有相关违法违纪事实。”

    “荒唐!”

    林书记正沉稳声音向蒋大宽汇报工作,被他突然“啪”的    一下重重拍桌子吓了一跳,他一抬头瞧见蒋大宽正用一种要吃人的眼神看向他,冲他声色俱厉教训道:

    “林书记你是头一天在纪委干吗?你也算是老资格的纪检系统干部了,怎么能这么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呢?有人实名举报的案子就必定是证据确凿的铁案?

    你怎么不考虑一下,万一有人居心叵测诬告呢?所谓的证据真就能称之为证据吗?现在这年头为了达到的目的有些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你确定纪委现在掌握的那些证据就不是伪造?

    不管是江佳欣还是吴大观,他们都是年轻有为的好干部,群众口碑也非常好,否则的话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怎么可能对两人委以重任呢?怎么能够到了现在的位置?

    林书记,你身为县纪委书记,先要明白一点,一切工作都必须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服务,你要是听风就是雨把底下工作能力卓越的领导干部全都抓到纪委了,以后县政府的工作还怎么做?谁来为普水的展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