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你有问题

第三百五十八章 你有问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官场自古就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说法,连古代的皇帝都免不了在挑选官员的时候偏向挑选跟自己关系亲近的人才,何况是底下的官吏大员呢?现代官场称这一现象为“圈子文化”,尽管两种现象说法不同其实本质上都一样,无非是当领导的习惯任人唯亲。

    雍正王朝电视剧大家可能都看过,那个李卫,他大字不识几个,但是是雍正的家奴,雍正帝即位后,便立即任命李卫为直隶驿传道,未到任又改任命为云南盐驿道。在盐驿道任上,李卫政绩显著,不久后的雍正二年(1724年),李卫升任布政使,主管全省财政税赋,但仍然兼管盐务的职务。雍正三年(1725年),李卫被提拔为浙江巡抚,一年后的雍正四年(1726年),李卫兼任两浙盐政使。雍正五年(1727年)李卫升任浙江总督。李卫并无卓越的家庭背景,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自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至雍正五年(1727年),不过十年之间,李卫从一个从五品的员外郎闲职,一路担任各种要职,并最终官居总督,成为朝廷一品要员、封疆大吏。

    如此升迁的度,重要的是抱住了大腿。

    这一次,蒋大宽在县委常委会议上不顾县委张副书记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让胡集乡的乡长吴大观主持工作,这件事傻子心里都看出来蒋大宽的做法有欠妥当,但是吴大观算得上蒋大宽小圈子里的骨干成员,谁反对都没用。

    当副县长张二江的专车来到胡集乡政府大门口的时候,他坐在车里远远看见胡集乡政府大门两侧站着一溜欢迎队伍。

    这些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应该都是乡里各部门的工作人员,大部分乡干部身上穿着较为廉价的西服套装脚底下蹬一双沾满灰尘的皮鞋。其中有几个乡干部还在脖颈里挂了一条颜色艳丽的领带,自以为时髦满脸堆笑冲着坐在车里的领导不停挥手招呼。

    乡长吴大观站在两行队伍中间看起来特别精神,肥胖的身躯上套着崭新的西服一看就是质地不菲的高档货,脚底下皮鞋擦的铮光瓦亮,头顶上二八开的分头梳理一丝不苟,要是在西装胸前口袋上插朵红花绝对有当新郎官的风范。

    “张副县长,欢迎欢迎!”吴大观一看到轿车缓慢驶过来,连忙一路小跑凑近准备亲自帮领导打开车门。

    “吴乡长,你今天摆的阵势可真不小啊!”张二江见状连忙从车里下来,下车后先跟吴大观礼貌握手,抬眼望了一圈周围夹道欢迎的乡干部又冲着吴大观调侃,“这欢迎仪式就算是国家总统来了也不丢份啊,吴乡长可真是有心了。”

    “哪里哪里,这不是为了表示对张副县长的热烈欢迎嘛,您快请进!”吴大观一边嘴里说着客套话,一边亲自引领张二江往乡政府会议室方向。

    领导带头走在最前面,那帮站在乡政府大门口大摆阵势欢迎的乡干部们像是完成任务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尾随领导步伐跟在领导身后往乡政府大院走去。

    有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几人现大家伙刚刚散开,又有一辆挂着县里机关单位公牌的黑色轿车朝着胡集乡政府大院开进来。

    “张副县长这次下来还带了随从?”有人嘴里小声嘀咕。

    “看着不像啊,怎么这车的车牌号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呢?”一旁有人接茬说。

    “我想起来了,你们还记得上次美女副乡长江佳欣被县纪委的人带走调查的事吗?”

    有人这么一提醒,旁边几人立马一拍脑袋几乎同时反应过来,“这辆车就是上次县纪委带走江副乡长的那辆车呀!”

    问题又来了!

    “县纪委的车今儿怎么又跑到咱们乡里来了?”几人纷纷皱眉猜测,“难道是县纪委对咱们黄书记调查结果出来了?”

    有人摇头质疑:“我看不像,黄书记都已经被停职了,县纪委的人要是找他也不该找到乡里来,得打电话给他本人才对。”

    “那你说,县纪委的车子这时候到乡里来究竟会因为什么事?”

    “我估摸是江副乡长的案子需要调查取证,人家县纪委调查组的人过来核实情况呗。”

    “也许吧,反正咱们乡里最近事挺多。”

    “这倒是大实话,自从黄书记被县纪委停职调查后,咱们乡里就没消停过,先是江副乡长被纪委带走调查,现在又要宣布吴乡长全面主持乡党委工作,照这样的形势判断,黄书记怕是真回不来了。”

    一说到黄书记有
美利坚仓储淘宝王txt下载
可能再也没机会重回胡集乡带领大家一块干,闲聊的几人情绪一下子低落不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到底谁才是一心一意为老百姓服务的清官好官,乡干部们心里都有一杆秤。

    走在最前头的副县长张二江已经在吴大观的热情招呼下先进了他的乡长办公室,喝口茶休息几分钟后,党政办主任朱家友过来通知,“张副县长,吴乡长,乡里中层以上干部都已经到齐了”,张二江这才在吴大观的陪同下踱着步子往乡政府会议室走去。

    张二江从乡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眼神特意在刚才进门通知的党政办主任朱家友身上瞥了一眼,看到朱家友似乎跟两年前在自己手下当办公室主任的时候精干沉稳了不少心里略有所动。乡一级的政府部门是最锻炼人的地方,凡是能在乡里莫怕滚打几年后还能全身而退甚至获得提拔机会的官员,绝对是人中翘楚。

    因为往往只有经历过最底层最卑微历练的官员才能真正理解官场中什么叫袖子里玩火?什么叫弱肉强食?什么叫杀人不见血?什么叫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朱家友当时在开区跟着钱成贵对付自己,那些招数不过是儿科,怎能登上大雅之堂?

    此时的胡集乡会议室里已然济济一堂,几十号乡干部齐齐整整坐在位置上两眼不时往门外瞟,有坐在前排眼尖的干部一眼看到张副县长和吴乡长正走过来,连忙率先两只巴掌拍的“啪啪”响。

    吴乡长是个特别喜欢热闹讲究排场的领导,平日里乡政府过节搞一些娱乐活动,只要他在场绝对是当仁不让的主角,其他人就算想表现也抢不过他的风头。

    底下人早就听说张副县长今天特意来到胡集乡就是为了宣布,从今天开始吴乡长将会全面主持胡集乡的工作,这意味着从此以后吴乡长名正言顺成为胡集乡的一号领导。

    下属拍领导马屁天经地义!

    张副县长依旧走在最前头,吴乡长紧随其后半步距离,两人在党政办主任朱家友的伺候下分别在主席台合适位置就坐。

    会议室里的掌声慢慢稀少,等到张副县长拿起面前的话筒准备言的时候,底下所有人立马识趣闭紧嘴巴鸦雀无声。

    张二江两眼看着底下一班乡干部笑容可掬:“在座的各位同志想必已经知道我今天到胡集乡来究竟为了什么事。”

    瞧着底下有人配合点头,张二江继续往下说:“鉴于胡集乡的乡长吴大观同志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并且在乡里各项工作上都做出了令县领导满意的成绩,我代表普水县政府的领导今天来到胡集乡宣布一个好消息。”

    张二江嘴里“好消息”三个字话音刚落,眼睛余光突然现会议室门口站了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他不禁有些纳闷,一时搞不清楚这几人究竟是开会迟到的乡干部,还是站在门口找人有事?奶奶的,这不是干扰自己讲话,也太没有礼貌了。

    张副县长讲话刚讲了半截突然停下来,正满脸溢满笑容往底下看的吴大观惯性扭头看向他,又看到张二江正转头看向站在门口几个年轻人,脸上一愣,随口冲坐在第一排角落位置的党政办主任朱家友吩咐:

    “朱主任,你去问问这几人什么情况?”

    朱家友应声而动,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抬脚往门口走,还没等朱家友走到几人面前,门口三位中一位稍显年长的国字脸威严声音冲会议室里众人问道:

    “请问哪位是吴大观乡长?”

    吴大观条件射从主席台位置上站起来,冲着国字脸不高兴回答:“我就是吴大观,你们是哪个单位的?难道不知道乡里在开会,有什么事情等到会再说!”

    国字脸见主席台上主动站起来的矮胖子自报家门就是乡长吴大观,立马冲身后两个年轻人使了个眼色,两个年轻人连忙抬脚进了会议室,箭步上了主席台左右站到吴大观身后,那情形倒像是要控制他的行动。

    众人正对眼前情形纷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听见站在门口的国字脸朗声介绍:“吴大观同志,我们是县纪委纪检监察室的,鉴于有人实名举报你存在公然违法国家法律政策行为,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国字脸的一番话在吴大观耳朵里听起来不亚于晴天霹雳,他一时之间显然难以接受翻天逆转的事实,明明今天是县政府的领导按照县委的要求,过来乡里宣布自己从今天开始主持胡集乡全面工作,怎么县纪委的这帮人也来了?居然还要把自己带走调查?着他奶奶的不是给自己捣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