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我已经控制了局面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我已经控制了局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蒋大宽坐在沙上一动不动,冲他笑笑摆摆手算是说再见,瞧着交通局副局长出门后,老下属吴大观领着饲料厂龚老板进来,吴大观现老领导看到龚老板手里拎的包眼里忽的一道亮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蒋大宽的心里认为,人生在世不管是当官还是做生意必须要懂规矩,什么叫懂规矩?说白了就是想要别人帮你办事就必须有所付出相互交换才行。

    比方说前一阵子胡集乡饲料厂的龚老板提出需要一块地建设仓库,若是他送礼的分量不够,随便找块地敷衍一下也就行了。偏偏龚老板是个特别会来事的人,出手也相当大方,因此当他主动提出在饲料厂旁边弄块地盖仓库的时候,蒋大宽二话没说点头应允并指示老下属吴大观尽量满足龚老板的要求。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土地是国家的,龚老板送过来的好处却落进了自己的腰包,这年头谁会跟钱过不去?领导干部要是在位的时候不捞钱,退休了想捞也没机会了。吴大观到了蒋大宽面前瞬间变身伺候领导的小厮,惯性先拿起蒋大宽面前水杯看了一眼,见水杯里只剩下半杯水冲蒋大宽殷勤道:

    “老领导,我先给您倒杯水去。”

    蒋大宽不置可否点头,心里也认为吴大观为自己服务也是应该的,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上,伸手指了指面前茶几上一包烟冲龚老板礼貌招呼:

    “龚老板要抽烟吗?”

    龚老板赶忙对他摆摆手,“不抽不抽”,来时的路上吴大观交代过,“蒋县长一般不抽烟,也讨厌别人当着他的面抽烟,他只有在心情极其郁闷的时候才会拿出烟来一根接一根不停的抽,这种时候千万别招惹他,省得惹火上身”。

    龚老板跟蒋县长不熟,他每次求这位县长办事的时候大都有吴大观当中介,今天若不是吴大观需要他买单送礼恐怕也不会把他带到蒋县长面前。

    不一会的功夫,吴大观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水走过来,轻手轻脚放在老领导面前的茶几上,极其自然表情向他汇报:

    “蒋县长,现在胡集乡各方面情况都很稳定,那些乡里的干部都猜到黄一天那家伙被纪委调查肯定是回不来了,目前除了乡人大主任丁广之外,其他领导也算听话。”

    蒋大宽闻言轻轻点头,欣赏眼神看向吴大观说:“小吴你好好干,等这一阵子风声过去了,我会在县委领导班子会议上建议你先在胡集乡主持工作。”

    吴大观听了这话脸上顿时露出激动神情,一副恨不得要冲上去拥抱老领导的惊喜:表情“老领导您对我真是太好了!我真是无以为报啊!”

    “能者多劳嘛,你在胡集乡当乡长也有几年了,以前我在县里说话权威性不够,上头毕竟还有个刘书记卡着,为了全县的展只能和谐为贵,现在不同了,既然有机会提携你一把又何必继续拖时间呢?”

    对于蒋大宽来说,吴大观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下属,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用起来得心应手,他主动提出让吴大观主持胡集乡的工作,一方面是看在他这些年给自己送礼的份上,另一方面也是真心想要在仕途上帮他一把。

    一旁的龚老板也是个眼力劲活络的人,见此情形连忙向吴大观道贺:“恭喜吴乡长,看来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得改口称呼您吴书记了。”

    短暂的兴奋过后,吴大观想到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他怯怯口气问蒋大宽:“老领导,现在黄一天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我这时候站出来主持工作会不会有点......”

    “你把心放肚子里”,蒋大宽无所谓口气,“要是黄一天的调查结果一天不出来,难道胡集乡党委书记位置就得为他留着?总得有个人站出来把乡里的工作扛起来,我们现在在位置上目标是什么,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做事。”

    蒋大宽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轻松,感觉对乡里领导干部的调整压根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只要他主张让吴大观主持胡集乡的工作谁敢反对?让吴大观主持胡集乡全面工作一事经蒋大宽这么一说似乎就算铁板钉钉了,吴大观兴奋之余内心对老领导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蒋大宽自以为县委书记刘大宇走后普水县官场再也无人敢违逆他的意思,没想到几日后的县委领导班子会议上主动建议乡长吴大观主持工作时却引起县委张副书记坚决反对。

    那晚的县委常委会原本一切按部就班进行,当原计划的会议议题全都讨论结束后,领导班子成员正脸上露出轻松神情收拾材
秦楼春小说5200
料准备散会,听到县长蒋大宽又补充说了一句:

    “对了,鉴于胡集乡的党委书记黄一天同志被县纪委停职调查,乡里总不能长时间群龙无,我看暂时就让胡集乡的吴乡长主持乡镇党委的工作吧。”

    正在收拾桌面上材料的县委领导们不自觉手里动作停顿片刻,一个个脑子里立马反应过来,“吴大观是蒋县长的老下属,提拔是早晚的事情。”

    也有部分领导听了这话心里有些反感,“蒋县长居然会在原任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被纪委调查结果还未公布前就迫不及待想要提携吴乡长,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再说,你也就是主持工作,县委书记也不一定就是你的。”

    会议室里短暂的沉默过后,正当众人准备像刚才一样对领导说出的话附和几句表示赞同,坐在会议桌靠前位置的县委张副书记硬生生插嘴表示对蒋大宽刚才提出建议的反对。张副书记当着众多领导班子成员丝毫没给蒋大宽留半点情面,他严肃表情当场表达对此事反对态度:

    “蒋县长,现在就让胡集乡的吴大观乡长现在就开始主持工作一事我认为不妥,胡集乡原任党委书记黄一天同志不过是被停职调查并不是被撤职,万一县纪委调查结果证明黄书记是清白的,吴大观同志主持工作岂不是多此一举?”

    张副书记居然敢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刚才提出的建议是“多此一举”?蒋大宽气的心里阵阵冒火,他了解张副书记一向跟黄一天关系匪浅,见他此时又站出来帮他说话,脸上冷笑一下反驳道:

    “那依照张副书记的意思,非得要等到黄一天被纪委调查结果出来后才能对胡集乡的领导干部有所调整?这样的观念是不是太古板了,乡里的工作总得有人去做,暂时让吴大观主持工作也是权宜之策,我倒是没看出有什么不妥。”

    蒋大宽虽然不是县委书记,但是现在早已把自己当成普水县官场说一不二的主,内心膨胀之际越对张副书记不放在眼里,认为不过是年轻不懂事,所以他根本没把张副书记的反对意见当回事,扭头冲坐在身旁的一位领导吩咐:

    “明天,张二江副县长代表县委亲自去一趟胡集乡,宣布一下吴大观主持乡镇党委工作的事情,这事就这么定了。”

    蒋大宽说完这句话看也不看会议室里众人一眼扭头率先走出了会议室,张副书记见他如此嚣张跋扈毫不讲理,气的两只手直抖却又无计可施,谁让人家是领导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哪!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周一的上午,常委副县长张二江按照县长蒋大宽的指示亲自去了一趟胡集乡,黑色公牌轿车风驰电骋行驶在县城到胡集乡的路上。当车子行驶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张二江接到胡集乡长吴大观打来电话:“张副县长,您到哪了?我这安排了乡干部在乡政府大门口对您夹道欢迎呢。”

    张二江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想笑,暗说,“这个吴大观可真是个沉不住气的主,幸亏今天只是去乡里宣布他全面主持胡集乡的工作,等到宣布他正式任命为乡党委书记的时候他岂不是要弄一班鼓号队在乡政府门口张扬?”

    张二江手里握着电话,故意嘴巴靠近电话听筒位置歪头问正在开车的司机:“小张,到胡集乡还要多长时间?”

    司机头也不回,很是官话的答了一句:“如果路上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大约十五分钟后到。”

    张二江连忙把司机的话又重复一遍说给吴大观听,对着电话打哈哈道:“吴乡长你别着急,我们很快就到了,哈。”

    “那行那行,注意安全,那我就让人在大门口候着张县长大驾光临。”吴大观装出一副谦卑口气挂断电话。

    坐在轿车里的张二江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号码,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笑意,当他把手机放回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扭头看向车窗外的风景,心里忍不住慨叹。自从蒋大宽主持普水县委县政府工作后,最近一段时间县级机关和一些乡里的领导班子不时有干部调整,这批人大都是跟随蒋大宽多年的死党,其中就包括这位胡集乡的乡长吴大观。

    虽说刚才吴大观跟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还算客气,张二江心里却明白,在吴大观的心中真正的领导只有对他有提携之恩的蒋县长,县里其他领导在他眼里根本无足轻重,自己在吴大观的眼里不过是蒋大宽的傀儡,按照蒋大宽的要求在做事,按照蒋大宽的指示给吴大观提供位置。

    张二江也不是没有脑袋的人,如果很多人这要是这样看待张二江,那就大错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