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心里的领导

第三百五十五章 心里的领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集乡再次成了乡长吴大观一手遮天的地盘,因为饲料厂的龚老板举报黄一天有功,吴大观自作主张同意把饲料厂附近几大片耕地划拨给饲料厂建设仓库。龚老板感激之余一边送了重礼给吴大观表示感谢,一边抓紧时间动工建设,此时的胡集乡仿佛又回到了黄一天没上任之前,吴大观又成了这块地盘上说一不二的主子。

    不过,毕竟黄一天之前在胡集乡当了几个月的党委书记,毕竟他如今还是胡集乡名正言顺的党委书记,当初他曾经在乡领导班子会议上做出决定,饲料厂的问题由乡人大主席丁广负责,现在吴大观却避开丁广私下划拨耕地给饲料厂,这分明是没把分管领导丁广放在眼里?

    要说这事放在几个月前,丁广顶多在心里暗骂乡长吴大观,“横行霸道、无法无天、不顾老百姓死活”,但是现在的丁广跟在黄一天身边锻炼了一段时间后早已不是以前面对吴大观一帮人的讥讽一味往后躲的怂包。

    跟在黄一天的身边工作一段时间后,丁广记住了黄书记跟他说过的一句话:“面子是自己给的,要是自己都瞧不上自己谁帮忙往上捧也没用。”

    他感激黄书记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不仅没有像别人一样瞧不起自己,反而一次次鼓励自己重拾男人的自信,重新找回一个领导干部该有的尊严。怎么说他丁广也是乡人大主任,跟吴大观是同级别的领导干部,凭什么吴大观这些年大庭广众之下敢把自己当成下脚菜一样随便讥讽?还不是欺软怕硬捡软柿子捏?

    自从党委书记黄一天被县纪委停职调查后,丁广一直冷眼旁观乡里的局势变化,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便会及时向黄书记汇报。

    在丁广的心里,只要县纪委的调查结果一天没公布出来,黄书记还是胡集乡的最高领导,在黄书记暂时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有责任替黄书记看好门户,尽最大努力保护好黄书记苦心经营正在变好的乡里政治环境。

    这天一大早,乡党政办主任朱家友急急忙忙进了丁广的办公室向他汇报说:“丁主任,又出大事了,乡长吴大观私下又划拨了一块老百姓的耕地给饲料厂当仓库建设用地,听说今儿饲料厂的仓库建设都已经开工了。”

    “什么?”丁广吃惊的一下子从老板椅上跳起来,“朱家友,你说的消息可靠吗?”

    “百分之一百可靠”,朱家友气喘吁吁,“我也怕消息不准确,所以刚才特意亲自跑了一趟胡集村,亲眼看到有施工队在那施工才赶忙回来向您汇报,现在黄书记不在乡里,吴大观这样胡作非为您可不能坐视不管啊。”

    前两天副乡长江佳欣被县纪委带走调查后,让党政办主任朱家友到村里挂职一事暂时无人提及,但是朱家友的心里却清楚,这件事既然是乡长吴大观和副乡长江佳欣共同商量决定的结果,自己到村里挂职一事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

    吴大观如果掌权了,肯定会继续让自己下去,唯今之计只有想办法把吴大观拉下马自己才有好日子过,放眼所有乡领导中人大主任丁广和吴大观之间最为仇深似海,他不自觉主动靠近丁广与其统一战线成为联盟。

    丁广听了朱家友的汇报后一张脸瞬间黑下来,他心里清楚,当吴大观决定占用老百姓耕地无偿划拨给饲料厂的时候,压根就没考虑到自己这个分管领导的感受。在他吴大观眼里,从来就没把自己这个乡人大主任当人看,以前有黄书记在背后替自己撑腰他多少有些忌讳,现在趁着黄书记吃瘪的时候他立马伺机而动胡作非为。

    “朱主任,我这就去一趟县城把这件事向黄书记汇报,他才是乡里的决策者,不会由着吴大观胡来,还有你在乡里密切注意吴大观的动静,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汇报。”丁广很快做出决定。

    “好的。”朱家友点头。

    丁广心里有数,若是此时他冲动跑到乡长办公室找吴大观理论,除了被他借机消遣一番,饲料厂违规占用老百姓耕地的情况绝不会有任何改变。自从黄书记停职后,吴大观已经不止一次在大会小会上对以前跟黄书记关系亲近的乡干部各种排挤打压,大有一种秋后算账的意思,其中被他羞辱最惨的人就是跟黄书记关系最为贴近的朱家友和自己。

    眼下唯一的办法还是去找黄书记汇报情况,丁广相信以黄书记卓越的政治智慧一定有办法制衡住吴大观。

    上午**点钟的太阳透着一股金光闪闪的灿烂洒在丁广乘坐的那辆公车上,丁广坐在
画皮盗墓匠吧
车后排,看着透过车窗照进来的阳光让人心底也温暖起来,从胡集乡到县城的路上一路可见初春的柳树随风摇摆,路边的小花也悄然绽放。

    丁广赶到县城黄书记居住小区,一进门恰好看黄一天正在家门口楼下迎着晨光悠闲运动,扭头的功夫眼角余光也正好瞧见他正三步并两步一路小跑过来。

    “丁主任?”黄一天表情略显诧异冲气喘吁吁的丁广挥挥手招呼,“丁主任,今天你这时候怎么有空过来?”

    “黄书记,我要是再不过来,胡集乡就要被吴大观弄的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了。”

    丁广此时见到黄一天的心情像极了当年陕北老百姓见了长征归来的红军,望眼欲穿盼望着总算是找回了主心骨。

    丁广顾不得站下来喘口气吧啦吧啦将吴大观最近在乡里所作所为一五一十向黄一天汇报,一边汇报一边言语中夹杂着对乡长吴大观各种强烈不满。

    黄一天居住的小区算得上县城较为高档小区,小区里亭台楼阁绿树成荫,在小区的最南端还特意辟出一大块地种满了高大的水杉,一眼望去绿树成荫大树笔直冲天让人顿觉心情舒爽不少。绿荫下隔三差五还设置了供人休息的长凳,黄一天一边听丁广说话一边招呼他在长凳上坐下来,不紧不慢问道:

    “你说吴大观又占用了老百姓一大块耕地提供给饲料厂建仓库?”

    “是,党政办的朱主任不放心,还特意亲自去现场看了一下,确定饲料厂的仓库已经开工建设,这个吴大观是太不像话了,目无法纪,胡作非为。”

    黄一天听了这话不由眉头紧锁,近期国家从上到下出台政策,三令五申严格禁止占用老百姓耕地,吴大观是吃了豹子胆敢逆天而行?

    “吴大观让饲料厂占用老百姓耕地无偿划拨给饲料厂当仓库用地这件事是经过了乡里领导班子开会研究决定吗?”黄一天问道。

    “没有”,丁广用力摇头,“自从您被狗日的纪委什么停职调查后,乡里从来没召开过领导班子会议。”

    “也就是说,随便占用老百姓耕地并提供给饲料厂无偿使用的行为是乡长吴大观个人做出的决定?”

    “是的。”

    “难道他吴大观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明摆着触犯国土管理相关法律吗?如果有人到县纪委举报他,单单占用耕地这一条罪名就够他受的。”

    丁广听了这话脑子里突然一激灵想到了什么,冲黄一天主动建议道:“黄书记,我有个好主意,包管吴大观吃不了兜着走。”

    “你说。”

    黄一天意外眼神看向丁广,在他的印象中丁广一向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今天居然主动向自己出言献策?

    丁广的脸上露出得意神情,他像是担心隔墙有耳左右看了看周围空无一人,这才把嘴巴靠近黄一天压低声音说:

    “黄书记,当初吴大观暗地里勾结饲料厂的龚老板举报你,这才导致您现在被停职调查;现在吴大观明目张胆违规用地,你说我要是去县纪委实名举报他,光是他违规用地这一条应该就够他喝一壶吧。”

    黄一天听了这话脸上神情慎重起来,他实在是太了解官场中一些干部上上下下的潜规则,按照丁广的办法想要打击一下吴大观的锐气自然是没话说,可要想通过此事彻底扳倒吴大观却难上加难。吴大观身为胡集乡的乡长,为什么这几年一直在胡集乡能明目张胆的行驶党委书记的权力胡作非为还无人敢过问?追溯根源还不是仗着县长蒋大宽是他的靠山。

    吴大观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粗枝大叶其实处理问题的时候往往粗中有细,比方说这次私下拍板决定占用耕地无偿交给饲料厂使用这件事,若是没有得到上面领导暗示以他的胆子敢不召开领导班子会议就做出如此重要决定?

    擒贼先擒王。

    要想把吴大观拉下马先必须过蒋大宽那一关,眼下最大的难题是蒋大宽身为普水县长位居高位一般人还真拿他没办法。

    小不忍则乱大谋。

    老子可是有智慧的人,不会如驴一样鲁莽行事。

    黄一天静静思忖片刻后对人大主任丁广说:“丁主任,你以为吴大观那样私心很重的人会突然善心白送了那么大一块地给饲料厂的龚老板建仓库吗?”

    “还不是因为龚老板跟他坑壑一气举报你,帮他吴大观出了一口心里的恶气?我看他们就是狼狈为奸相互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