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究竟谁是举报人

第三百五十三章 究竟谁是举报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厚着脸皮搬进了黄一天的屋里后,女人的生活一下子充实起来,她喜欢那种每天有人陪她一起吃早饭的感觉,更喜欢现在这样,每天晚上有心爱的男人做满了一桌子菜等她回家。

    那种久违温馨家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回来了,这种感觉让她无比痴迷,有时候半夜三更醒来看着头顶雪白的墙壁,她甚至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当冯佳媛推开门进屋,鼻子里顿时溢满了饭菜的香味,她一边换拖鞋一边看了一眼正在餐厅里忙碌的男朋友,冲他绽放灿烂笑容:“黄一天,你今晚又做了什么好吃的?你要是再这样每天一桌子菜我可要变胖了。”

    “胖点好,女孩子胖点才可爱。”黄一天一边把刚炒好的一盘菜摆在桌上,一边回头冲冯佳媛招呼:“去洗手吧,吃饭了。”

    “嗯。”冯佳媛点点头,像个听话的孩子一脸幸福笑着去洗手。

    今晚的餐桌上三菜一汤,不仅有冯佳媛最喜欢的狮子头,还有一道黄一天特制的本地特色菜“炸金条”,另外配了一盘青翠欲滴的素菜和一大盘银耳红枣养生汤。冯佳媛甩着还有些滴水的手从里面出来才看到桌上那盘狮子头,立马露出夸张表情故意张大嘴巴做出垂涎欲滴状:“啊我最爱吃的狮子头!亲爱的我真是爱死你了!”

    黄一天一边在餐桌旁坐下来一边慢悠悠呛了她一句:“我看你是爱死狮子头才对。”

    冯佳媛连忙满脸讨好笑容冲他:“都爱都爱,不过我还是爱你胜过爱狮子头,因为有你才能每天都有狮子头吃嘛。”

    “行了别贫了快吃饭吧,怎么今天下班这么晚?”黄一天盛了一碗饭递过去随口问道。

    冯佳媛听了这话脸上笑容“嘎”的一下停滞,她想起刚才江佳欣在咖啡馆里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心里还有些不痛快。

    “你知道我见着谁了吗?”冯佳媛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一边吃着可口的饭菜一边闲聊口气冲黄一天说道。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就算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也绝对猜不到今天谁约我见面了?”

    黄一天听了这话冲女朋友笑了一下调侃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卖关子了?到底谁约你见面搞的这么神秘?”

    “江佳欣。”冯佳媛迫不及待公布谜底。

    黄一天脸上果然一愣,冲她问道:“江佳欣这时候找你什么事?她不是因为和你们几个人闹矛盾已经离开团县委,在我的下面做副乡长,你们俩还有工作上的事情没交接好?”

    冯佳媛摇头:“你再猜,我保证你猜到明天早上也绝对猜不出江佳欣今晚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黄一天了解冯佳媛孩子习性,你越是顺着她的意思真往下猜她越是有兴趣卖关子,假装不搭理她倒是很快能说出实话来。

    于是他冲冯佳媛笑笑,装出一副无所谓的口气:“你爱说不说,我还不乐意听呢。”

    冯佳媛见黄一天对自己的话题“不感兴趣”果然急了,脱口而出道:“你这人怎么不长心呢?江佳欣都在背地里想尽办法要对你捅刀子,你怎么着也得防备一下?”

    “江佳欣?要对我背地里捅刀子?”黄一天心里一沉脸上露出几分严肃,“你这话什么意思?江佳欣今晚找你到底说什么了?”

    “她今天代表蒋大宽让我到县纪委举报你作风问题,还说只要我举报你就能让蒋大宽给我升官!”冯佳媛实话实说。

    黄一天心里顿时明白过来:“看来江佳欣已经跟吴大观拧成了一股绳想要借着这次自己被停职调查的机会落井下石让自己彻底无法翻盘。

    这样一来,自己空出来的胡集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乡长吴大观便会有机会窃取,而副乡长江佳欣自然是把目标盯在了空出来的乡长位置,这两人可真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不行!绝不能让这两个居心叵测的小人阴谋得逞!”黄一天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坐在对面的冯佳媛见黄一天的脸色难看,连忙安慰道:“你放心吧,我没有答应江佳欣提出的任何要求,无论生了任何事我一定跟你风雨同舟。”

    患难见真情。

    不得不说,冯佳媛这句话多少触动黄一天内心深处最敏感的那一处神经,记得前世他出事前后,一夜之间多少平日里称兄道弟的“死党”全都消失不见。他在出事前
逍遥小神医sodu
夕的那晚曾约见一位跟他多年老交情的“好兄弟”,当他抱着无比绝望的心情极其慎重拜托他日后务必帮忙照顾家中妻小,“好兄弟”的反应冷漠直到现在想起来他依然心寒。

    人心隔肚皮。

    平日里满嘴花言巧语的朋友千千万,人只有真正遇到逆境的时候才能看清楚那些朋友的真实面目,黄一天心里明白,类似冯佳媛这样重情重义的好姑娘,现代社会真是太少了。

    “佳媛,谢谢你!”黄一天郑重口气。

    “你跟我用得着那么见外吗?在我心里,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江佳欣要是敢背地里害你,我绝不会放过她。”

    黄一天笑了,他觉的冯佳媛的可爱和单纯就像是官场中一股清风,虽说不够世故更不圆滑老练,可她却是那么的真实,那么富有人情味,相对比之下就更显得江佳欣和吴大观那种内心龌龊的小人不堪一提。

    冯佳媛见黄一天这时候还有心情笑,脸上露出纳闷表情:“你怎么一点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我跟你说,江佳欣今晚能找我说这番话,指不定背地里还会玩什么花招呢?你可不能不防?”

    黄一天知道冯佳媛是真心为自己担心,安慰道:“你放心吧,凭着一个江佳欣还翻不了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等县纪委调查结果一出来自然真相大白。”

    “可我担心万一江佳欣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她是你的老下属,对你的情况实在是太了解了,万一给她真找到了什么纰漏借题挥,那可怎么办?”

    “不可能。”黄一天斩钉截铁,“我自己做过的事情心里有数,要是没做过别人想赖也赖不着。”

    “你可拉倒吧,就算你再怎么清白无辜还不是一样被县纪委调查?你可别忘了,这次故意要整你的人可是普水县长蒋大宽?”

    冯佳媛这话倒是一语击中要害,江佳欣为什么热情高涨加入到此次对付自己的行动?说到底一切利益链条背后的最后赢家就是普水县长蒋大宽。蒋大宽现在是憋足了劲巴不得一下子把黄一天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再也没有翻身机会,只可惜,即便他蒋大宽再怎么牛叉却挑错了对手。

    冯佳媛试探着冲黄一天建议:“亲爱的,我有个亲戚在市里当领导,要不我帮你找他想想办法?只要他肯出手帮忙,蒋大宽绝不敢再针对你。”

    黄一天心里一动两眼静静看向冯佳媛,这还是头一回冯佳媛跟他说起跟家里亲戚有关的话题,两人谈恋爱这么长时间,他居然连冯佳媛的父母在哪工作都不知道。有一回正好八月十五中秋节,他倒是主动提出要去拜访冯佳媛父母,毕竟两人关系亲密到一定地步,作为一个男人总得有些担当。

    没想到冯佳媛一双手摆的像风车坚决不同意,说是父母逢年过节都在外地,等到有时间她来安排黄一天跟父母见面。

    当时黄一天就看出冯佳媛故意撒谎分明是不想让自己跟她父母见面,心想八成是冯佳媛心里对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最后确定,因此并未坚持。今天突然听冯佳媛提到有个在市里当领导的亲戚,黄一天有些意外,不过他却并不想靠女朋友的亲戚来改变目前恶劣处境。

    大男人顶天立地,靠女人算什么本事?

    他冲冯佳媛果断摆摆手拒绝:“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自己可以搞定。”自己的手里可是有蒋大宽**的证据,既然如此,蒋大宽,老子就要看看你究竟想干嘛?

    冯佳媛见他态度坚决,急了,劝他:“黄一天,咱们俩之间还用得着分那么清楚吗?现在你已经被县纪委停职检查了还拽什么大男子主义?你就听我一句,让我去求我家亲戚帮一把,我保证蒋大宽肯定不敢违逆我亲戚的意思。”

    “不用了”,黄一天坚持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解决,你注意保护好自己就行。”

    餐桌上的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自始至终黄一天心情还算平静,他心里清楚,今晚江佳欣找冯佳媛的这种勾当不过是官场中阴谋害人的小儿科,他要是连这点小陷阱都应付不来,那还是当年在本地官场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黄霸天”吗?

    是的!黄一天当年在省内官场有个响当当的绰号叫“黄霸天”,那时的他他年轻气盛锐不可当,勇往直前功盖一方。

    很多人对他的评价是工作作风强势甚至可以说专横独断,这样一个新生代的官场新秀明明出身贫寒当年却能在官场混的如鱼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