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停职待查

第三百四十六章 停职待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副书记,你也是领导干部,你说这话我可就纳闷了,既然你说黄一天清清白白,那为什么还怕县纪委去调查呢?清者自清,难道张副书记对他某些违法违规行为了然于心?还是张副书记原本有心包庇?”

    蒋大宽两只眼睛瞪大溜圆盯着张副书记,眼神里隐藏不住一股熊熊烈火止不住要喷薄而出,若是眼神能杀人,恐怕张副书记早已被五马分尸。

    张副书记对他的犀利眼神并未畏惧,你蒋大宽是什么东西,根本就不从全县展考虑出问题,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斗,不知道这样的领导是怎么上来的,所以想要跟蒋大宽讲道理:“蒋县长,在没有明确证据能证明黄一天同志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就轻率动用县纪委对其进行调查,你觉的这样的做法合理吗?你这样那就是不称职,那就是没有大局观念。”

    “张副书记,是不是合理合法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得由县纪委调查结果说了算,至于我是不是称职,是不是有大局观念那是市委领导考虑的事,不是你张副书记一个副处级干部考虑的事。”蒋大宽冲张副书记吼起来。

    眼见张副书记在会议上一而再跟自己作对,蒋大宽气急败坏,他见刘大宇一直坐在中间一言不,索性主动向刘大宇主动建议:“刘书记,你是班子一把手,到底要不要调查黄一天,我看咱们还是领导班子成员民主表决吧?”

    刘大宇看了一眼张副书记,又看了一眼蒋大宽,他从张副书记的眼神里看出了明显的愤怒,却从蒋大宽的眼神里看出了更多潜藏信息。

    刘大宇脑子里突然反应过来,今天一早下属向他汇报说,“昨晚蒋县长请了几位领导一块吃饭,平时跟他关系不错的几位县领导都去了,一桌子人喝到半夜才散了。”

    蒋大宽昨晚请了一桌子领导吃饭,今天就在领导班子会议上突然提出要县纪委对胡集乡党委书记进行调查?还建议用民主表决的方式决定此事?

    刘大宇心里明白过来,“今天如果不按照蒋大宽说的办,恐怕到头来出糗的是自己,明摆着这个会议室里不少领导干部早已被蒋大宽买通,他根本对今天会议上提出调查黄一天建议志在必得啊。”

    刘大宇左右权衡利弊后,最终还是把眼神转向蒋大宽,冲他轻轻点头表示同意以民主表决的方式决定是否调查黄一天。

    结果跟刘大宇猜想的一模一样,在座的领导班子成员中除了自己和张副书记,以及几个平时跟两人关系较厚近的领导没举手外,会议室里哗啦啦举起一大片手掌。这样的场面让刘大宇心里一阵冰寒的同时也深刻感受到蒋大宽这个县长在本地官场的地位的确是树大根深。

    坐在一旁的张副书记眼看对黄一天进行调查一事大局已定心里虽然着急却也无可奈何,他之所以不顾一切阻拦蒋大宽的行为就是因为他心早就看出来,蒋大宽提出要县纪委对黄一天展开调查根本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些年各种冤假错案还少吗?报纸上过一阵子就有一个被判错了案子获得国家赔偿的案例,虽说受害者最后都获得了经济补偿,可是一个人最美好的青春时间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蒋大宽和黄一天两人,一个是混迹官场近三十年的老甲鱼,一个是初入官场不过三年的官场新秀,哪怕所有人都清楚黄一天两袖清风,恐怕蒋大宽也会绞尽脑汁找理由给他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这样的例子官场还少吗?

    只好,蒋大宽很是高兴的说,从表决上可以看出来,对黄一天进行调查那是大势所趋,也是人心所向,当然对黄一天的调查,要客观实际......

    蒋大宽洋洋洒洒一番言论之后,刘大宇抛出一个问题,问,蒋县长,黄一天已经决定停职等待纪委调查,那么明天你看谁去乡里宣布这个决定?

    这个事情谁都不想去,假如黄一天以后无事,你们就把这个人得罪了。蒋大宽看了看,想了想说,我看还是张二江副县长,第一是他和黄一天熟悉,便于沟通;第二是张二江副县长.......

    蒋大宽这么做,    就是要把张二江拉上,毕竟张二江对黄一天是很有意见的,再说,如此的打击黄一天,张二江也是很高兴的,果然,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会议开完以后第二天,副县长张二江就迫不及待屁颠屁颠亲自跑了一趟胡集乡,当着乡政府所有干部的面宣读了县纪委决定对黄一天展开调查的决定。

    读完了这份决定后,张二江还故意摆出一副老领导的姿态伸手拍了拍黄一天的肩膀口是心非安慰他,“放心吧黄书记,我相信纪委是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当然,纪委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哪叫安慰?张二江说话的表
科学家的空间塔帖吧
情分明是一副落井下石看好戏的模样?此时的黄一天有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

    他当着众多下属的面,冲副县长张二江说着场面话,“张副县长请放心,我坚决执行县委县政府领导的指示,一定尽力配合县纪委调查,但是我还要说的就是,想在背后整我的人很多,不过我就是要看是谁有那个本事把我整倒下去,我想我倒下的时候,肯定不是我一个人。”

    张二江知道黄一天话里的内容,那就是他手里有着其他人**的证据,张二江也想看看他和蒋大宽斗,于是满意神情冲他笑笑,阴阳怪气说道:“好,我就知道黄书记一向是光明磊落心胸宽广,你先安心休息一阵子并配合调查,相信县纪委的调查结果一出来,事情自然水落石出。”

    “光明磊落心胸宽广?”黄一天心里看着眼前张二江那张挂满假笑的脸庞心里恨的牙痒痒,“这帮县里的混蛋摆明了故意整自己,可惜自己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人微言轻,否则的话岂能任由这帮混蛋随便摆布?”

    官场从来都是强者的天下,实力不够只能挨打,哪怕心里委屈的要吐血也只能忍着,这世上原本没有真正的“公平”可言,所谓的“公平”始终掌握在强者手中!

    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一大早黄一天躺在床上听见屋外窗边小鸟“叽叽喳喳”声音,这两天随着气温不断升高春天真的越来越近了。

    昨天在胡集乡政府大院,他猛一抬头突然现道路两旁有几棵年代久远的柳树已经满树青绿色嫩芽,柔软修长的柳条在春风中自由摆动,看着那青翠柳枝他脑子里情不自禁想起那童年耳熟能详的歌曲《春来了》。

    有时候黄一天心里会感到奇怪,每次遇到特别堵心的时候他脑子里反而会常常想起前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无忧无虑的童年仿若昨天,现实却早已沧海桑田。

    官场既是强者的天下,也是智者才有资格获得入场券的角斗场,一片和谐的表象底下暗藏的漩涡汹涌并不是每个人凡夫俗子都能窥透。黄一天昨天还是高高在上的胡集乡党委书记,今天却无厘头变成了被纪委调查的问题官员?当指鹿为马的笑话正在重演的时候,周围的看客又有几人能真正参透其中猫腻?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黄一天并不担心自己被县纪委调查,只要所有的调查程序正大光明合理合法,就算县纪委调查组人手一个放大镜也找不出他半点问题来,作为一名堪称官场大神级的领导干部,他绝对有这个自信。他担心的是有人处心积虑利用这次机会对自己栽赃陷害,万一有人提前买通了县纪委调查组的人,万一有人利用莫须有的证据向他头上泼脏水,当这两个“万一”变成事实,结果必定很不乐观。

    熙熙攘攘名来利往。

    现在这年头,一些人为了升官财什么昧良心的事情干不出来?如今的官场女干部“日后提拔”潜规则成风,据说一些姿色较差的女干部为了能够尽早有机会上领导的床不惜去国外整容。男干部为了获得提拔机会,心甘情愿把自己的老婆小姨子等双手奉送领导享受,上赶着给领导送礼当孙子更是习以为常。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人不是高级动物吗?

    为什么很多人背地里做出来的龌龊丑事竟然畜生不如?

    当官场中有些人官迷心窍为了得到提拔机会挤破脑袋给领导当孙子、当奴才、甚至当一条狗的时候,那些人还算人吗?

    黄一天正静静躺在床上想心思,门外传来冯佳媛“咚咚”敲门声,敲了几下见没人搭理,尖细的嗓门站在门口喊:“我说黄大书记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难道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黄一天调头看了一下门口方向,心想,“县纪委调查自己至少十天半个月,自己天天呆在家里不上班冯佳媛必定心里奇怪,不妨实话实说告诉她省得她追问。”

    他把睡衣稍稍整理好汲着拖鞋走过去打开房门,站在门口的冯佳媛已然打扮妥当,正满面春风冲他笑着:“走吧,今天接你上班的司机好像迟到了,要不要我学雷锋送你?”

    “不用了”,黄一天冲她摇头,没精打采转身往床的方向走去,“我今天不上班。”

    冯佳媛脸上露出诧异表情:“黄一天,你是不是昏头了?今天不是礼拜天怎么不上班,你可是一把手书记,下面的很多人都希望跟你过好日子呢!”

    黄一天脱掉拖鞋上床,扯过一床薄被盖在身上,抬头冲站在门口的冯佳媛看了一眼,淡定口气:“我知道今天不是礼拜天,也知道老百姓希望我能给他们带来好日子,但是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我被停职调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