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再狂妄的女人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再狂妄的女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以蒋大宽在本地官场四通八达的信息渠道,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县团委领导成员之间闹矛盾的起因?他在明知道江佳欣和自己女朋友冯佳媛撕破脸的前提下,还故意把江佳欣调整到自己手下当副乡长,其用意堪称卑鄙至极。

    蒋大宽无非是巴不得两个女人背后的自己和张二江能不顾一切的干起来,最好拼一个你死我活正好让他坐山观虎斗看热闹。

    了解内情的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钱成富在电话里也对黄一天说:“江佳欣一个女人除了能折腾没有什么头脑,倒也没什么可忌讳,偏偏她跟张二江有那么一层关系,有这么个身份特殊的下属你以后工作起来恐怕还得注意点分寸。”

    黄一天也很无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县领导调哪个干部到胡集乡来当副乡长原本是自己不可控的事情,哪怕自己心里不赞成又能怎样?江佳欣还不是一样要来?

    他对钱成富的友情提醒表示感谢,对他说:“放心吧钱副部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我行得正站得直一心为老百姓做实事,就算别人存心想找我麻烦也无从下手,再说,如果要是被江佳欣这样的女人给玩残废了,那也就不是男人了,我不是那个爱女人不爱江山的张二江。”

    人要是运气不好,走路都能撞墙。

    黄一天刚刚听闻江佳欣将要到胡集乡任副乡长的消息不久,胡集乡党政办主任朱家友又向他汇报:“黄书记,吴乡长病了,请了长病假之后好几天都没来上班了。”

    黄一天当时正坐在办公室看文件,听了这话两只手不自觉抓紧文件两角皱眉冲朱家友问道:“吴乡长病了?他得了什么病连班都不能上了?”

    朱家友听了这话脸上露出尴尬表情,站在办公桌前犹豫了一会才低声说:“黄书记,吴乡长那脾气您还不了解吗?他这病来的的确有些奇怪,依我看他那是心病吧。”

    听朱家友这么一提醒,黄一天脑子里转过弯来,自从他到胡集乡上任后,吴大观俨然不复往日在乡政府大院说一不二的权威和地位,两人一次次硬碰硬吴大观无不落于下风,现在他突然请了长期病假摆明了故意撂挑子,

    黄一天心里琢磨,吴大观这一“病假”,乡里其他的工作倒是可以安排其他乡领导及时接手顶上去,唯独饲料厂的相关情况只有吴大观和常佳两人最为熟悉。现在常佳已经被县纪委抓了,吴大观又假装称病,乡里根本没有合适的领导能把这一块的工作接下来,黄一天想到这问题不禁有些愁。

    他心里明镜似的,这会功夫吴大观不知道正躲在哪个旮旯角落里等着看自己笑话呢,他无非是等着自己去低头求他,求他把乡里其他领导无法接手的工作全都承担起来,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名正言顺跟自己谈条件,提出饲料厂不用搬离已经占用的耕地。

    这样的和解条件黄一天绝不会答应,这样一来关于饲料厂的问题就得一致拖着,对于吴大观来说,“你黄一天还能在胡集乡当一辈子党委书记?”,只要他多拖一段时间,饲料厂的厂房占用老百姓耕地一事或许就能大而化之。

    即便是在官场浸润多年的黄一天也不得在心底里对吴大观此时“病假”的策略竖起大拇指,应该说,吴大观这如意算盘打的真不错!

    尽管黄一天心里颇为着急,当着下属的面他却依旧淡定如常,他冲朱家友指示:“你把吴乡长手里原本分管的几项主要工作理一理,看看哪位乡领导适合接手的安排一下,不管他病假多长时间,只要不耽误正常工作就行。”

    “好的。”朱家友冲领导微微躬身后转身出门。

    接下来两天黄一天心里一直不痛快,他不得不承认吴大观突然撂挑子这步棋走的还真是挺绝,最起码关于饲料厂相关问题如今压根就没有合适的乡领导接手。

    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黄一天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的同时也积极开动脑筋想办法,他自诩脑袋还算聪明,这一回左思右想两天了却怎么也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解决之道。

    天无绝人之路。

    周一的上午,和风煦煦空气宜人。

    一大早黄一天刚到乡里有下属向他汇报:“黄书记,今天一早接到县委组织部打来的电话,说已经通知江副乡长今天正式到乡里报道。”

    “江副乡长?”黄一天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一下子反应过来,冲下属说了声,“我知道了,等江副乡长来了,请她到我办公室来。”

    “好的。”

    随着下属转身出了办公室门,黄一天脑子里却飞运转开来,一股喜悦涌上心头,“我怎么忘了?江佳欣已经是胡
自然系管家物语帖吧
集乡的副乡长了!”

    有人要问了,“黄一天不是反对江佳欣到胡集乡来当副乡长吗?现在怎么高兴起来了?”

    事情的展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中。

    黄一天之所以高兴不是因为江佳欣到胡集乡当副乡长,而是因为他冥思苦想了两天乡里没有领导干部能接手的饲料厂问题总算是找到合适的人接手了,这个适合接手的人就是新到任的副乡长江佳欣。

    有人会说,“这不是乱弹琴吗?乡里这么些副书记,副乡长,一个个都不适合接手饲料厂的问题,怎么单单江佳欣新来乍到却成了最适合的人选呢?”

    这就要感谢江佳欣这位官场“公共汽车”背后有位副县长老相好了,诸位知道副县长张二江在县政府领导班子分工时分管哪方面的工作吗?

    标准答案:分管县里土地工作。

    胡集乡饲料厂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占用老百姓耕地啊!怎么解决?当然是勒令搬迁,重回原先规划用地。

    现在饲料厂的老板仗着乡里县里都有领导撑腰坚决不肯搬迁怎么办?这就要看县国土局对此事的处理态度。

    如果县国土局能够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公事公办,饲料厂的厂址用地必须改变;若是国土局领导不作为,其他人再怎么折腾也是无济于事。现在黄一天正为这件事急的火烧眉毛,突然一下子听到下属汇报江佳欣今天要正式到胡集乡报道上任他当即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他心里有数,只要把这事交给副乡长江佳欣去办绝对能办得成,江佳欣可是张二江的心肝宝贝,有了张二江这个县里分管土地工作的领导保驾护航,饲料厂的厂址问题国土局领导岂敢徇私舞弊?江佳欣现在到了在这个位置也需要政绩。

    “就这么定了!”

    黄一天在心里欣喜对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又在脑子里琢磨了一会,等到江佳欣一会过来报道的时候,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件工作顺利交到她手里。

    很快!江佳欣来了!

    美丽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吸引男人目光的风景,当看到身材窈窕容貌秀美的女人走在乡政府大院的水泥路上,大院里多少男人的目光恨不得穿透女人身上的衣裳看透她那胸前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高耸小山。

    江佳欣今天穿了一套算得上保守的套装,藏青色的休闲西服剪裁得体,把完美身材展现的愈加曲线玲珑,脸上化了淡淡妆容,一双如梦如雾的大眼睛像是惹人怜爱的小白兔偶尔瞟向哪个方向,必定引起那个方向偷窥的男人心里一阵狂跳。

    “真不愧是城里来的女干部,可比咱们乡里的女干部洋气多了。”

    “你瞧这位新来的江副乡长身材多好,人家那小腰长的才叫杨柳腰,咱们乡里女干部那水桶腰哪能跟人家比?”

    “喂喂喂,瞧见没有?美女往咱们这边看呢?不是说江副乡长三十多了吗?怎么看起来跟二十多岁小姑娘似的?你们瞧人家那皮肤?真嫩嘿!”

    ......

    朱家友领着江佳欣往党委书记办公室走的路上,耳朵里听着一些乡干部闲言碎语,心里却在纠结另一个问题。

    他暗自在心里嘀咕,“听说黄书记的女朋友和江佳欣是死敌,也不知道江佳欣这次被调到胡集乡是祸是福?”

    男人大都有怜香惜玉之心,何况朱家友跟江佳欣也算同事一场,虽说这两年各自展方向不同,到底有几分老交情在。来的路上,满脸颓丧的江佳欣也有些不放心冲朱家友打听:“黄书记听说我要到胡集乡当副乡长是个什么态度?”

    朱家友听了这问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若是实话实说恐怕江佳欣必定心情更郁闷,要是说假话骗她却又于心不忍,临了只好冲她尴尬笑笑并未作答。瞧着朱家友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江佳欣原本失落的一颗心更像是跌落无底洞,她觉的自己现在就像是一条主动跳上砧板上的鱼,就等着黄书记手拿钢刀往自己身上一刀刀剁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江佳欣心里重重叹了口气,想到当时自己在台办是黄一天的下属,那个时候很和谐,可是自己到了团县委主持工作,现在想来那是幼稚了,都是副科级,人家为什么要听自己的。假如当时态度好一点,不急功近利也许又会是一个局面。

    还有就是张二江,自己认为做了副县长了不起,可是到了常委会上根本就无法控制局面,造成今天的结果,现在只能一副认命的表情机械迈着步子跟在朱家友的身后进了党委书记办公室,令她没想到的是老领导黄一天居然对她笑脸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