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四十章 被人调戏了

第三百四十章 被人调戏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大宇听了这话微微点头,冲蒋大宽问道:“蒋县长的意思是调整主持工作的团委副书记,其他几位副职原地不动?”

    “对,对于县团委这位江副书记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既然此人领导能力有所欠缺,和领导班子的其他人都不能和谐共处,我看还是先把她放到乡下锻炼两年,这样安排对年轻干部的成长更有益处。”

    蒋大宽的话得到刘书记和张副书记默默点头认可,一旁的副县长张二江却差点急红了眼,一种被人调戏的感觉,他心里暗骂道,“狗日的蒋大宽老子跟你没仇没怨你干嘛要故意跟老子唱对台戏?江佳欣刚到县团委主持工作不到一个月就要配下乡?这不是存心给老子添乱吗?”

    张二江虽然心里气炸了嘴上却一句话也不敢说,毕竟现在情况对江佳欣很是不利,原来领导班子和她都不和谐,调整江佳欣去乡下锻炼的建议是蒋县长提出来,现在又得到县委刘书记和张副书记的肯,自己这时候站出来反对岂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对于县委书记刘大宇来说,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调整算不得什么大事,他见县长蒋大宽已经有了主张索性遂了他的意,接茬说道:“那行,关于江佳欣同志的职位调整问题就交由县委组织部酌情安排,看看哪个乡里缺人。”

    组织部长正点头呢,蒋大宽却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好主意冲刘书记建议道:

    “刘书记,既然江佳欣不适应机关工作,我建议让江佳欣同志去胡集乡吧,胡集乡最近正好差一个副乡长,再说了,江佳欣同志之前在县台办的时候就是现任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的下属,两人也算是老熟人,搭档工作起来跟方便,也便于江佳欣改正不好的习惯,尽快成长。”

    刘书记随口应了声:“好啊,既然如此就按照蒋县长的意见去安排吧。会后组织部门立即走相关的程序,把人员调整到位。”

    张二江耳边听到蒋大宽居然提议把江佳欣安排到胡集乡当副乡长?急的一颗心差点跳出来,他有种后背冷箭“嗖嗖嗖”直射的感觉。

    张二江无比复杂眼神看向蒋大宽,作为本地官场的土地老爷,他不可能不了解江佳欣跟自己之间特殊关系,更不可能不了解县团委联名申请要调离团委的副书记中有一位是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的女朋友。

    这个节骨眼上,蒋大宽居然建议刘书记把江佳欣调整到胡集乡任副乡长?他这到底是故意捣乱呢?还是别有居心?张二江想要张口说点什么,一时之间嘴巴却像是上了锁怎么也张不开,这种情况下大局已定他还能说什么呢?难道他还有胆子在会议上对刘书记已经点头的调整干部意见提出反对意见?

    张二江虽说脑子不算灵活却也没傻到干蠢事的地步,他只能把心里一口气默默憋下去,脑子里不知道多少个念头在苍蝇似的“嗡嗡嗡”没头脑飞个不停。

    一想到老相好江佳欣还在等着他“胜利”的好消息,他就心乱如麻,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料到县团委另外几位副书记居然也同一时间向上级领导递交了如此决绝的申请报告,想不到江佳欣根本就不懂得如何的团结下属,根本就不是别人的原因。

    他不由在心里暗骂,“真他娘的人算不如天算,弄不走那几个混蛋也就算了,居然还连累江佳欣配到乡下?看来这一回真是倒霉到家了。”

    张二江蹙眉想心思的功夫,会议室里的议题已然悄悄改变,有位县领导一拍脑袋想起目前县团委“群龙无”的问题。这位领导向刘书记提出:“既然原先县团委主持工作的江佳欣已经调整下乡,县团委的工作总得有人管起来,您看是不是从剩下几位团委副书记中挑一位出来暂时主持工作?”

    刘书记听了这话脸上表情慎重点点头,冲着底下人开门纳谏口气:“各位都说说吧,对于县团委新任团委书记人选,各位都有什么建议或看法不妨谈谈?”

    既然是组织人事问题,当其冲组织部的领导要先表意见,组织部的领导说:“县团委三位副科级干部中和一位主任科员有一位其实已经有过当一把手书记的工作经验,要说论到综合素质恐怕其余的确不能跟前任团委金德贵书记相提并论。”

    “金德贵?”有领导在口中重复了此人名姓后质疑道,“这个金德贵好像前一阵犯了什么错误被贬职吧?一个曾经犯过错误的干部这么短时间内再提拔重用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此人话音刚落,县长蒋大宽却冲他一摆手否定他的观点:“你这是老眼光看人,连**他老人家都说过,知错能改还是好同志嘛,总不能因为年轻
不死神凰最新章节
干部一次犯错就把人家一棍子打死再也不给人家进步机会?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坐在会议桌顶头位置的县委书记刘大宇听了蒋大宽这句话后眼里不自觉一亮,他脑子里顿时意识到什么心里一阵轻松。在座各位领导都是眼力劲活络的人,刚才县长蒋大宽话里话外分明是赞同再次启用金德贵出任县团委书记,众人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对蒋大宽的意见表示拥护。

    等到副县长张二江满腹心事抬起头来听着会议上大家说些什么的时候才现,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县团委书记的位置依然名花有主,下一任的县团委书记正是前任书记金德贵。很多事看上去似乎颇为巧合,聪明人却能看穿所有巧合的背后必有缘由。

    比方说金德贵这次能在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工作会议上重新获得被启用的机会,这里头的猫腻县委书记刘大宇和县长蒋大宽心里最为清楚。

    话说金德贵当初从看守所出来后,一时间身败名裂狗不理,幸好有个当公安局长的老爸一如既往在身边力挺他,“儿子你放心,等这阵子风头过后老爸一定帮你把失去的一切全都夺回来,那个江佳欣不过是过客,不要担心。”

    金局长在普水县公安局长位置上干了近十年,这位官场老妖心里非常清楚官场升迁之道,领导干部也是人,也有各自不同的**,不是有句老话吗?“不怕领导装清清高,就怕领导没爱好”。

    金局长为什么能在普水县官场屹立十年不倒?为什么能够成为官场常青树?这里头的弯弯道没人比他更了解。

    这些年,有多少领导干部家不学无术的少爷小姐闯祸都被他竭尽所能瞒天过海帮人家躲过一劫?又有多少领导干部的亲朋好友遇上了麻烦事从他手里得了便宜?这一笔笔账都在金局长脑子里装着呢。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人在江湖混,哪会不打盹?

    在金局长眼里看来,自己的宝贝儿子不过是在成长历练过程中打了个盹罢了,这个盹打完了后儿子吃一堑长一智必定遇事更加成熟。前一阵子,眼瞧儿子跟单位新来的团委副书记闹矛盾躲在家里无所事事金局长便动起了心思,他特意亲自拜访了县长蒋大宽,进门后几句话的功夫便把来意表述清清楚楚。

    蒋大宽和金局长都是普水本地人,两人之间彼此相互用得着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何况金局长拜托的事对蒋大宽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他没理由不答应。

    金局长搞定了蒋大宽后,又亲自跑了一趟县委书记刘大宇家,趁着刘大宇不在家送了一份重礼给刘大宇老婆,两个雕工精美的金手镯价值一万块左右。刘大宇家住在市区,等到周末刘大宇回家的时候,老婆喜滋滋向他汇报这一周的“不菲战果”,提到县公安局的金局长突然送了这么一份重礼,刘大宇当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直到今天领导班子会议上,县长蒋大宽积极支持重新重用金德贵为县团委书记的时候刘大宇才反应过来,敢情金局长前一阵子送自己老婆贵重礼物用意在此处。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县长蒋大宽和县委书记刘大宇一个是欠了人情债,一个是收了人家重礼,自然是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眼瞅着蒋大宽提出的建议正好遂了自己心意,刘大宇当即点头表示同意,于是金德贵重新委以重任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县委县政府领导工作会议刚结束时间不长,江佳欣和黄一天先后得到消息,一听说自己要被配到胡集乡当副乡长,江佳欣气的几乎狂。

    她缠着老相好张二江百般哀求,“哪怕去县城其他单位当个副职?或是去其他乡里当个副乡长?为什么单单把我调整到胡集乡呢?难道你不知道黄一天在胡集乡当党委书记么?你不知道我跟他已经闹翻了吗?”

    张二江见老秦人不开心那么自己的男人需求得不到满足,也是郁闷至极,可如今大局已定以他一个副县长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改变局面,除了搂着老相好安慰几句他还能说什么呢?

    外人议论这件事的时候大都评价江佳欣这个女人是自作孽不可活,一个官场花瓶女干部,一没本事二没有很硬的后台,能到单位主持工作那就是很了不得了,可是居然敢如此放肆张狂?现在的结果完全是她咎由自取。

    黄一天从参加会议的钱成富口中得知江佳欣被调整到胡集乡任副乡长消息的时候也气的骂娘,尤其当听到钱成富在电话里告诉他,“蒋县长在会议上积极建议江佳欣调整到胡集乡任副乡长”,他忍不住脱口而出在电话里骂蒋大宽“心眼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