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不称职的团委干部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不称职的团委干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再说黄一天从县委大院出来回到乡里后,车子刚进乡政府大院就被乡人大主任丁广盯上了,他心里一直惦记着黄书记去县委找刘书记汇报工作结果如何,一直眼巴巴等着呢。

    黄一天从车上下来后前脚刚进办公室,丁广后脚跟进来,一进门满脸期望问:“黄书记黄书记,您向县委刘书记汇报那事的时候刘书记怎么说?”

    黄一天一路风尘仆仆,刚进办公室想要喝口水休息一下丁广就跟进来追问,这让他心里生出几分不悦,当一个好下属最重要是有眼力劲,显然丁广在这一块做的很差。他看也没看丁广一眼,自顾先把秘书准备好的一杯温水端起来喝了几口润喉,放下水杯后才冲丁广瞥一眼轻描淡写回答:

    “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一切要看证据,刘书记看了材料后已经指示县纪委根据你提供的证据材料对吴大观进行调查。”

    “真的?”

    丁广一惊一乍突然提高了音量倒是把黄一天吓了一跳,这让他脸上露出明显不悦神情,顺口冲丁广教训道:“丁主任,你说话能不能小点声?目前县纪委的工作刚刚启动,你这是要把消息闹的人尽皆知让被调查对象有所准备吗?”

    丁广顿时满脸愧疚:“对对对!黄书记您提醒的对,都怪我实在是太高兴了一时没控制好情绪,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黄一天对丁广的自我批评不屑一顾,多年官场历练出来的看人眼光早就让他把丁广这类乡干部看的相当透彻。

    像他这种欺软怕硬墙头草没什么主见的官员在乡里比比皆是,以往被乡长吴大观当成狗一样随便糟践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敢放,现在一朝得势便得意忘形忘乎所以。

    从内心来说,黄一天心里更欣赏乡长吴大观那样的硬汉,这样的领导干部即便有很多缺点至少他个性鲜明,无论在任何环境下一样重情重义恩怨分明。

    经历了前世沉浮的黄一天比普通人更能体会到“情义”两个字的难得和分量之重,世人大多利己主义薄情的很,一生中能遇到重情重义的亲人或朋友当真是老天恩赐的运气。

    丁广从黄书记口中得了准信后一颗心顿时按捺不住激动,他在心里窃喜,“实在是太好了!既然县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吴大观,肯定亲眼看到狗日的遭报应的日子不远了!”

    丁广越想心里越高兴,眼前似乎已经看到了不久后死对头吴大观被县纪委调查人员从乡政府押送上了车瘟头瘟脑的倒霉相。

    丁广满脸笑容从黄书记办公室出来后,几乎是一路脚底下健步如飞往自己办公室走,他正想要回到办公室一个人躲起来偷着乐,谁想到冤家路窄,还没走到办公室门口恰好跟吴大观碰了个正着。

    “这不是人大的丁主任吗?什么事情那么高兴?一张嘴咧开笑的跟大蛤蟆似的?”

    由于昨天蒋县长亲自到胡集乡考察工作并力挺吴大观,这让吴大观心情轻松不少,今儿碰见丁广忍不住像往常一样出言讥讽。

    吴大观身边一群马屁精听了这话连忙配合“哈哈”笑起来,其中一人还伸手指着丁广当着众人的面笑话道:“吴乡长,前两天咱们丁主任不是还牛逼哄哄吗?怎么今儿看起来倒像是蔫吧了?”

    又有人在一旁落井下石:“怂包就是怂包,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是攀上了高枝也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怂包。”

    此人一句话立马又引起吴大观及身边围绕一帮人“哈哈”大笑,在这无比刺耳充满嘲讽的笑声中,丁广内心的屈辱几乎到了极点。

    这一回他没像往常一样像个怕事的乌龟缩回脑袋,他居然昂挺胸往前走了两步在距离吴大观直线距离两米远的地方站住,那眼神里再也没有以前的躲闪害怕。

    吴大观从未见过“怂包”丁广这副神情,不觉好笑道:“丁广,你这是演哪一出呢?你以为把你那小脑袋挺高高就神气了?就你那怂样,把脑袋挺到天上也还是个怂包,天生的!”

    “哈哈哈哈.......”

    听着对面众人又是一阵狂笑,丁广气的浑身抖,他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张口骂人,他这人一向自恃文化人,不逼极了嘴里骂不出脏话来。

    但是今天,他却也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在对面一帮人无比轻蔑的眼神中,丁广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冲着吴大观特意抬高嗓门一字一句:“吴大观!你就笑吧,我倒是要看看纪委把你抓起来的时候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听到丁广口中说出“纪委
从变形金刚开始无弹窗
”两个字,对面一群人脸上不自觉都愣了一下,吴大观脸上也愣怔两秒后反应过来,冲着丁广不屑道:

    “丁广,你个怂包什么时候学会危言耸听了?你以为纪委是你家开的,你想要人家来抓谁就抓谁?你他娘的又做白日梦呢!”

    “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吴大观!你就等着遭报应吧!”

    丁广冲着吴大观狠狠吐了口吐沫冲他斜了一眼扬长而去,那气势简直从未有过的张扬,倒是让吴大观等人像是看西洋镜似的大开眼界。

    写这一段的时候突然想起乡里干部一个轶闻:笔者年纪还小的时候有一回亲眼见到乡里的几位领导干部在乡政府食堂喝酒。

    当时那瓶当地产的廉价白酒在几位乡政府领导手中来回传动,不大会功夫有位号称“酒鬼”的乡政协主席便喝醉了。

    此人喝醉了戏特别多,有时候会跳上酒桌硬要给大家唱歌,有时候会满嘴混话指名道姓骂人,那一回也不知道是哪根筋被酒精烧坏了,突然一下子跪倒在乡党委书记面前,一迭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因为此人经常酒后放浪形骸,酒桌上有干部逗弄他,问他,“某主席,你到底干了什么对不起书记的事?”

    没想到此人当场声泪俱下忏悔说,“一直以来暗地里垂涎书记老婆的美色,有一回趁着书记去外地开会半夜三更喝多了敲门进了书记家里,然后......”

    此事最后结果是突然被“戴了绿帽子”的书记当场把“酒鬼”揍了个满地找牙,然后回家二话不说要跟老婆闹离婚。有过乡里工作经验的干部都能理解为什么官场人流行,“乡干部干两年,绵羊变野狼”,这话虽然有些夸张却也有几分道理。

    在那种相对底层官场环境中,有些矛盾斗争往往比很多人想象中的官场要简单到不可思议,有经验的官场老人会感叹,越是往高层官员之间的暗斗越讲究方式方法和技巧。

    当官员爬到一定级别的高位时才能深有体会从心底里领悟出两句话,“没当过乡干部的领导没脸说自己懂基层工作”、“当了高级领导才能切身感受到什么叫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三月是一个节日特别多的月份,三八妇女节刚过不久就是三月十二日植树节,胡集乡的黄书记是个环保意识非常强的领导,在植树节这一天他特意亲自领头带领全体乡干部在乡政府大院展开了热热闹闹的植树活动。

    正午的阳光暖洋洋照在人身上,黄一天挥舞着手里系着红绸的新铁锹一心一意在植树,虽说他心里也清楚这样小范围的植树行动其实就是形象工程,可他一想到二十年后国内雾霾的严重性,他宁可这样的形象工程多干点,最起码大家今天确确实实多种下了几颗树。

    领导带头万事不愁。

    不一会的功夫,乡政府大院以前杂草丛生的一块地上树立起一片小树林,黄一天弯腰种了几棵树后抬头看着眼前一大片今天的植树成果心里非常高兴。

    植树活动结束后,黄一天刚回到党委书记办公室,听见办公桌上的电话“嘀铃铃”响个不停,党政办主任朱家友进来汇报说:“黄书记,县团委的江佳欣书记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我说去叫您她又说不急,所以......”

    听出朱家友忙着向自己解释想要撇清责任,黄一天冲他摆摆手:“你去忙吧,江书记既然说了不着急肯定没什么要紧事,那就等等再说吧。”

    朱家友听了这话连忙点头退下去,黄一天心里却琢磨开来,“江佳欣怎么会突然打电话到自己这里来?自从她到县团委主持工作后跟自己并无交集,难道是......”

    事不想不透。

    黄一天脑子里琢磨片刻揣测出江佳欣一大早不停给自己打电话八成跟女朋友冯佳媛有关,自从上回冯佳媛在单位跟江佳欣闹翻后,冯佳媛便再没去过团委上一天班,按照她的话说,“本姑娘才不想去单位看江佳欣那张阎王脸,也不想为这个江佳欣的工作添砖加瓦,有本事她自己一个人干,有本事她就招商引资个几千万,升官财自己也不眼红。”

    黄一天事后为了此事专门去过一趟县团委,本想找江佳欣面谈沟通一下,没想到偶遇金德贵才了解到整件事从头至尾纯粹是江佳欣仗着自己领导身份欺压下属。

    路不平有人踩。

    黄一天向来看不惯某些领导干部仗着手里有几分权力作威作福把下属不当人使唤,对于江佳欣的行为他心里也颇有微词索性对此事暂时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