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谁是这里的权威

第三百三十四章 谁是这里的权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刘书记的眼里看来,黄一天这个乡党委书记含金量可不比其他那些乡干部,现在的普安市官场谁人不知这位官场新秀跟范副市长两口子私交甚好?即便是看在范副市长的面子上,刘大宇也不敢随意慢怠了这位年轻的乡党委书记。

    黄一天见刘书记对自己一副不见外说话口气,冲他苦笑道:“刘书记,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是求您帮忙来了。”

    刘书记闻言右眉轻挑,一脸疑惑冲他问道:“怎么?黄书记新官上任就遇上了棘手的麻烦事?”

    黄一天冲他摇头,顺手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沓厚厚的材料摆放在刘书记办公桌上,伸出手指在那份材料上点了一下说:“刘书记,请您先看看这个。”

    刘大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伸手翻开那份材料的第一页脸上神情慢慢严肃起来,他一边翻看一边问黄一天:“这个吴大观不是胡集乡的乡长吗?怎么背地里居然干出这么多不靠谱的事?看来这个干部的素质还要加强啊!”

    黄一天趁着刘大宇低头看材料的功夫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无可奈何口气向刘书记汇报道:“刘书记您瞧瞧,就这么一号人,蒋县长愣是当着胡集乡政府领导班子全体成员的面,硬要把他说成是劳苦功高值得所有乡干部学习的榜样?说成是服务经济个展的模范,我这个乡党委书记人微言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刘书记听了这话脸上一愣,他记得前两天手下人向他汇报说,“蒋县长突然去了一趟胡集乡”,当时他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里,看来蒋大宽正是上次去胡集乡的时候当着诸多乡干部的面说出了这番话?严重的胡闹。

    黄一天一脸为难向刘大宇汇报:“刘书记,这份材料证据确凿,吴乡长究竟是什么样的官员光凭嘴说有什么用?上次蒋县长去了一趟胡集乡,当众把这位吴乡长钦点成了劳苦功高的功臣,其实背地里老百姓对这位乡长的恶行罄竹难书。

    这事让我这个党委书记实在是没辙了,今天我特意向刘书记汇报这件事就是想听听县委领导对这个问题的处理意见,我一个乡党委书记总得给那些上访讨说法的老百姓一个交代?毕竟我们也是一级政府,不能对老百姓言而无信!”

    “老百姓”三个字平素鲜少被当官的放在眼里,到了关键时刻运用得当却很有可能成为打击政敌最具分量的武器。

    既然蒋大宽在胡集乡政府领导班子会议上说,“乡长吴大观对饲料厂选址等问题百般倾斜是为老百姓干了一件大实事”,那就让刘书记亲眼看看他吴大观这些年在乡里到底为老百姓干了哪些大实事?

    刘大宇一边翻看黄一天带来的材料一边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愤怒,等到把材料看完了一张脸差点气绿了,他看完这份材料后脑子里涌出来的第一句话是:

    “老子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天高皇帝远?这位吴乡长的所作所为分明把胡集乡当成自家的自留地随便折腾,欺上瞒下一手遮天简直是胆大包天!”

    事实胜于雄辩。

    尽管黄一天当着刘书记的面没有说出吴大观一句不是,但是所有的证据早已让刘书记看清楚吴大观这几年在胡集乡欺上瞒下所作所为。

    说到底,在胡集乡当了乡长的吴大观简直就是乡里说一不二的土霸王,县政府的所有文件指示传达到乡里根本成了一纸空文。

    在国家从上到下严格要求执行保护耕地的形势下,他吴大观身为胡集乡的乡长,居然招呼不打就把老百姓耕地占用给企业盖厂房?在他这个乡长的眼里还有国家法律?还有上级部门和领导吗?

    刘书记的愤怒被黄一天看在眼里,他适时在一旁叹了口气道:“刘书记,我算是看明白了,在吴大观的眼里恐怕只有蒋县长才是他的领导,我这个党委书记说什么他根本不会当回事,我一再说,党领导一切,可是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政治意识。”

    黄一天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刘大宇的心坎上,蒋大宽也是这德行,他心说,“黄书记虽然年轻看问题倒是一针见血,这个吴大观何止是不把他这个新上任的党委书记看在眼里,恐怕他连我这个县委书记一样没放在眼里吧?”

    刘大宇心里琢磨了一会当即对黄一天表态:“黄书记,这个吴大观的问题你给我查!只要是证据确凿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黄一天连忙为难语气:“刘书记,我倒是一门心思想把胡集乡各方面的工作搞好,调查吴大观的所作所为也没什么难度,可您也知道蒋县长他......”

    黄一天故意说半截留半截,果不其然,刘大宇没有片刻迟疑冷脸冲他指示道:“你尽管放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最新章节
心大胆开展工作,有些事情领导手伸的太长未必就是好使。”

    黄一天见状及时“提醒”:“刘书记,依我看吴大观的所作所为有些已经很明显触犯法纪,您说要不要请县纪委参与进来调查一下?”

    刘大宇听了这话眼里一亮当即点头肯:“你说的对,既然这个吴大观无视法纪在乡里为非作歹,让纪委来调查他这些斑斑劣迹最有说服力。”

    听到刘大宇总算是说出自己心里所想,黄一天脸上露出轻松神情,他身体微微往后靠在椅背上,看着坐在对面县委刘书记那副韫怒神情心里明镜似的。

    县委书记刘大宇和县长蒋大宽一向是面和心不合,只要是逮着机会双方必定会毫不犹豫打击对方,明面上刘大宇是因为胡集乡长吴大观种种恶行愤怒,其实背地里还不是为了利用吴大观的案件打击政敌?

    真正的高手绝不会亲自上阵杀敌,冲在战场最前线的总是马前卒,掌控局面的智者必须先学会走一步看三步,还得对双方实力战局了然于心。

    当黄一天从县委大院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小雨已经停了,他独自一人从一楼大厅往停车场走的路上心里暗道,“吴大观啊吴大观,你既然想要利用蒋县长的权威来压制我,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隔墙有耳。

    蒋大宽在普水县当了几年的县长也不是吃素的,这边黄一天刚从县委刘书记的办公室里走出来,那边他已经得到消息。

    当他听到安排在县委办刘书记身边的耳目汇报说,“蒋县长,胡集乡的黄书记刚一离开,刘书记就给县纪委的林书记打了个电话,要求他对胡集乡长吴大观安排工作组进行调查。”

    蒋大宽听闻这消息当时一颗心“噗通噗通”快跳起来,吴大观是谁?那可是他的“大舅哥”啊!现在明摆着黄一天跑到县委刘书记面前告了“大舅哥”的黑状,居然连纪委都掺合进来了,看来这事情是越闹越大了!

    蒋大宽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了半天,最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县纪委林书记的电话号码,等到电话接通后冲林书记热情邀请:“林书记晚上有空吗?咱们有日子没见了正好今得空我想请林书记喝两杯,不知道林书记肯不肯赏脸?”

    重要的决定在包厢里。

    蒋大宽在官场混了这些年心里自然明白官场诸多弯弯道,他想了半天觉的到底能不能保住“大舅哥”的关键在县纪委林书记身上。

    官场和酒场历来关系紧密,蒋大宽心里的如意算盘是,“只要在酒桌上把县纪委林书记搞定,即便是县委书记刘大宇想要对付吴大观也没了抓手,这一招从兵法上来说叫‘釜底抽薪’。”

    县委刘书记前脚打电话过来要县纪委安排调查组对胡集乡长吴大观进行调查,后脚蒋县长就打电话要请自己吃饭?县纪委林书记心里明镜似的。

    他冲着电话彬彬有礼拒绝:“谢谢蒋县长的好意,这两天纪委工作忙的脚不沾地,恐怕我要辜负蒋县长的美意了。”

    “哎,再忙也要吃饭嘛,不过是吃顿饭的功夫绝对耽误不了林书记的工作。”蒋大宽明明听出纪委林书记言语中拒绝的意思却还是厚着脸皮坚持。

    从纪委林书记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县委书记刘大宇还是县长蒋大宽都是他的领导,他从心底里自然一个都不想得罪,但这世上哪有两全其美的事?

    最重要是蒋大宽县长一向跟普水县官场新秀黄一天不对眼,偏偏黄一天又跟自己未来女婿张志和关系很铁,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便是他想要保持中立也不现实。

    刚才刘书记电话里说的清清楚楚,让他安排人调查胡集乡的乡长吴大观,他当时就联想到黄一天正好在胡集乡担任党委书记,虽说他暂时还没理清楚此事其中涉及千丝万缕各种关系,但有一点他心里相当明确。

    胡集乡的乡长吴大观是县长蒋大宽一手提携起来的干部,如今刘书记亲自打电话让纪委调查此人,此事说白了已然演变成县里两位巨头之间的明争暗斗。

    这个节骨眼上县长蒋大宽主动请自己吃饭目的不言自明,因此到底去不去吃这顿饭相当于向对方表明了立场,他当然不会答应。

    官场很多事表面上看起来错综复杂,其实到头来百变不离其中依旧是选择站队的问题,到底林书记站队刘大宇还是蒋大宽?这顿饭就是蒋大宽的试探工具。

    蒋大宽在电话里好说歹说林书记始终以目前工作繁忙抽不出时间为由拒绝了他的邀请,这让蒋大宽心里憋不住阵阵冒火,无趣放下电话后忍不住在心里鄙夷,“老子请你林书记吃饭是给你面子,真他娘的不识抬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