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得志的人大主任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得志的人大主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现在这年头,谁办事不送礼?礼物送出去也未必就能办成事,虽说吴大观私下也会收下属一些好处,但他最起码把事情给办成了,这就叫诚信。

    有人说,社会上确实存在不花钱不办事的风气,致使调动工作、安排工作等纯属正常的事都要走后门、找关系;另一方面,有的掌握一定权利的人确实存在吃拿卡要的思想,不收礼不办事,使得本该办的事久拖不办,而收礼后却又考虑是不是送到位,从而让收礼办事变为收礼不办事。

    从某种角度来说,在一些乡干部的心目中,吴大观比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领导强多了,最起码他是个有良心的领导干部,他能真正用心帮下属解决问题。有一些领导干部,嘴上说的漂亮多了,可是到了实际的时候,那个别人的东西却不办事。

    反观新上任的党委书记黄一天身边,除了乡党政办主任朱家友整天前前后后跑腿跟班,其他几位乡里的领导基本上跟他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说白了,大家既不想贴黄书记太近又不想得罪他,一个个分明是故意坐山观虎斗等着黄书记和吴乡长斗出个结果来再见机行事。

    目前胡集乡里微妙的政治局面被乡人大主任丁广看在眼里,他心里盘算了一番后,挑了个合适的时间段迈进了黄一天的书记办公室。

    丁广今年四十多岁,身材瘦削脸上架着一副眼镜,据说他这个乡人大主任这几年一直被乡长吴大观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由于丁广跟前任党委书记有几分远亲关系,原本吴大观对他心里就不待见,再加上丁广是乡政府大院唯一毕业于名牌大学的大学生言谈举止较为文明得体,从底层爬上来的吴大观却将他的得体言谈当做是虚伪的故作姿态。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底层出身的吴大观习惯了大碗喝酒大块喝酒大嗓门说话,突然一下子面前冒出一位举止文雅的文人下属,他心里一千一万个看不顺眼。

    有一回,吴大观代表乡党委召集乡干部开会,恰好丁广因为公事迟到了一两分钟,当他迈步进入会场的时候,吴大观当着众多乡干部的面对着话筒调侃他:“丁主席怎么来迟了?不会是搂着老婆睡觉起晚了吧?”

    当时会场里所有人几乎同时哄堂大笑,那笑声对于丁广来说刺耳至极,他看出吴大观摆明了故意找茬,站在会场门口冲他反唇相讥道:“吴乡长,公共场合说话请注意身为国家干部的最基本素质,这句话那就是政治不过关!”

    吴大观把丁广反击当成是故意挑衅,索性冲他继续调笑道:“难不成我刚才说错了?丁主席不是搂着老婆睡觉起晚了,而是搂着小三起晚了?”

    底下众人听了这话又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那模样就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甚至连坐在主席台上的副书记常佳等人都配合咧嘴笑了几声。

    按理说,乡里的干部平常插科打诨三句话不离男女之间那点事也算正常,但是很少有人在开会这种较为严肃的公开场合一而再的说出不雅的玩笑话。

    丁广心里清楚吴大观这是故意要自己难堪,他当时恨不得冲主席台把吴大观一拳打倒在地,最终却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捏紧了拳头涨红一张脸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坐下来。

    吴大观故意针对丁广此类的侮辱言语不胜枚举,只要他吴大观一不高兴,不分场合不分人群张嘴就来,表面上看起来丁广势单力薄不敢反抗只能忍辱咽下这一次次的屈辱,其实他心里对吴大观的仇恨几年下来早已累积成滔天巨浪几乎分分钟要把他湮灭。

    要说胡集乡政府有谁巴不得吴大观立马滚蛋倒台,此人非人大主任丁广莫属,他真是从心眼里恨透了吴大观,巴不得他遭天谴受报应。丁广是在距离下班时间不到十分钟的时候掐着点进了党委书记办公室,一进门冲着黄书记礼貌问好:

    “你好黄书记。”

    黄一天的办公室最近一段时间难得有乡干部单独过来,一些乡干部为了避嫌连汇报工作都是三五结伴一块来,除了党政办主任朱家友,人大主任丁广是头一个单独进来向他汇报工作的下属。

    黄一天早从朱家友口中得知这位丁主任跟吴大观之间的关系一向水火不容,突然见他进了自己办公室心里不免琢磨其用意,心里想着脸上却笑眯眯招呼:“丁主任来了!快请坐!我这办公室里没什么好茶,来一杯绿茶如何?”

    黄书记的热情招呼令丁广脸上如煦春风,他一副有礼有节的派头走到沙前先向领导点头致意后这才规规矩矩直着身板在领导办公室的沙上坐下来。


我的邻居是女妖无弹窗
   黄一天看着这位丁主任挺直腰杆模样心里不觉想笑脸上却绷住了,他等着这位主动上门的乡人大主任张口,想要听听他到底想跟自己说些什么。

    按照黄一天的推断,丁广八成是特意到自己面前来请求结盟,巴望着自己跟他一块同心协力对付吴大观,以他和吴大观之间多年的积怨,只要谁跟吴大观过不去那都是他的同盟战友。

    他果然猜的没错。

    丁广端端正正坐在沙上,看向黄一天急切口气向他汇报道:“黄书记,我在县纪委有个熟人传出消息,听说昨晚上常佳把所有事情一律承担了,居然半点没牵扯到咱们胡集乡的乡长吴大观,这个情况很是不好啊。”

    “这怎么可能?”黄一天脱口而出,“你这消息准确吗?会不会是搞错了?常佳的案子怎么可能没牵扯到吴大观呢?明明他才是背后指使常佳犯案的主谋?”

    黄一天这句话一说出口相当于当着丁广的面完全暴露了自己内心那点小九九,他当初动脑筋从常佳身上下手分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丁广倒是没想到这位黄书记居然如此坦荡,当着自己的面倒也没有半点隐瞒,这让他顿觉自己和黄书记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他向黄一天解释道:“黄书记,据我所知常佳的案子不仅没牵扯到吴大观,更为奇怪的是除了那笔拆迁款的问题,常佳其他事情一概咬紧牙关声称自己并无其他违纪违规行为。”

    丁广这句话说完,黄一天心里明白过来,他断定县纪委内部在审理常佳的案件中肯定暗藏猫腻,仔细想想吴大观既然当了这几年的乡长,官场多少有些自己的人脉。

    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两天吴大观背地里肯定没闲着,必定拼尽全力求人帮忙,他心里暗暗懊悔,“怪只怪自己过于疏忽大意居然忘了叮嘱张志和几句话。”

    百密一疏啊!可惜!太可惜了!

    丁广瞧出黄书记脸上露出失望神情,劝慰道:“黄书记倒也不必过于气馁,吴大观平日里作恶多端早晚恶有恶报,哪怕这次常佳的案子让他侥幸逃过,他又岂能逃得了一辈子?做坏事的人一定会被查出来,不是这件事就是那件事。”

    丁广说话口气有点像古代的书生文绉绉语气中还略带抑扬顿挫,明明特别简单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让他听起来就像是在念戏词。

    黄一天心里不由暗想,“难怪吴大观平日里总是不待见这位乡人大主任,就他这种过于斯文的说话方式别说是吴大观那种粗人,就算是自己听了也感觉有些不自在。”

    虽说丁广带来的消息让黄一天心里难免失望,但是他也注意到这是丁广头一回单独进自己的办公室,因此脸上始终保持淡淡笑容顺着他的话应承道:

    “丁主任说的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吴大观在胡集乡当乡长这几年的确是做了不少出格的事情,早晚他会自食恶果。”

    黄书记的话让丁广感觉自己像是找到了知音,在这乡政府大院里,黄书记还是头一个仗义执言敢背地里客观公正评判吴大观的领导。

    平常迫于吴大观在乡政府的应为,大部分乡干部连私下跟丁广说话的胆量都没有,路上碰见了顶多远远点头招呼一声,压根不敢跟他多说话更别提这样掏心掏肺说几句心里话。

    黄一天的话让丁广从心底里莫名兴奋起来,他觉的自己今天来书记办公室找黄书记交交心真是来对了,他激动的两条腿微微颤抖。

    “黄书记,您真是咱们乡里老百姓盼望已久的黄青天了!您来了,咱们胡集乡的乡干部和老百姓可算是有盼头了!”丁广突然情绪失控抬手抹了一把眼角溢出的泪水。

    尽管他说话口气和抹眼泪的动作在黄一天眼里看来显得挺好笑,他还是竭力忍住笑随口安慰道:“丁主任言重了!不管谁来到胡集乡当领导,胡集乡总归是在国家土地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谁还敢藐视国法一手遮天?再说了,真有领导敢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他那官肯定也当不长。”

    丁广听了这话更加激动冲着黄一天连连摆手:“黄书记黄书记您听我说,其实我早就该到您办公室汇报一些事情,早知道您这么大公无私这么爱民如子有些话我早该跟您实话实说。”

    “丁主任你别激动,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黄书记您是不知道啊,吴大观在咱们胡集乡虽说是个乡长,可这几年他一直是党政工作一把抓,在乡里大搞一言堂,任意提拔任用一批他认为听话的干部给他当马前卒,在乡里尽干些欺善怕恶仗势欺人的勾当,比方说上一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