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人生观

第三百二十六章 人生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无论吴大观信或不信,事情的确是真真正正的生了,当乡党委副书记常佳被抓和总账会计及负责胡集村拆迁工作的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也带走了的消息传开后,一时间胡集乡政府的大院各个办公室表面上看起来乡干部们都在正常工作,其实一个个内心莫不天翻地覆。

    人人心里都明镜似的,副书记常佳是乡长吴大观的左膀右臂,吴大观私下干的很多见不得光的勾当大都是常佳亲自经手。既然常佳现在被县纪委带走调查,万一他在纪委吐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来,乡长吴大观还能有好日子过?

    这个阴雨绵绵的上午,胡集乡乡政府干部们人心惶惶。

    大家在昨天亲眼见证了新来的黄书记对乡长吴大观寸步不让的霸气后,今天一早又见识到黄书记直捣黄龙的绝招莫不心里各有所思。

    昨天的会议上,副书记常佳看不清形势,一个劲附和乡长吴大观跟黄一天过不去,结果黄一天不能忍受这样的下属,导致昨晚上常佳就被纪委抓了?现如今吴大观正在办公室里大雷霆质问到底是谁把县纪委给招来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偏偏这一回,吴大观的那帮老下属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把某人的名号说出来。

    因为人人的心里都忌讳,若是再敢随便张口说出不该说的话来,昨天会议上不识相的乡党委副书记常佳现如今的处境很可能就是他们的下场!

    有下属好心向吴大观建议:“吴乡长,现在事情已经展到这个地步,您看这事要不要找黄书记商量一下怎么办?”

    吴大观听了这话愈加气的暴跳如雷,伸手一指那命下属飙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要怎么做还要你来教?”

    正当下属被教训的满脸憋红一肚子气退到一旁的时候,党政办主任朱家友进了吴大观的乡长办公室通知他,“吴乡长,黄书记请你一趟。”

    吴大观正为这事冲下属飙呢,这个节骨眼上要是点头答应去黄书记的办公室岂不是自打嘴巴?他强撑着冲朱家友没好气道:“没见我这正忙着吗?黄书记要找我让他等会。”

    瞧瞧!明明是强弩之末却还当着下属的面装出一副底气十足的架势?真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偏偏官场中类似吴大观这种对脸面极其看重的领导干部多不胜数。

    朱家友一眼看透吴大观的虚张声势,冲他冷冷道:“吴乡长,黄书记说了,准备请你过去谈一下饲料厂拆迁款问题,他说,昨天的会议上吴乡长大包大揽会负责此事,现在问题闹大了,想要问问吴乡长准备怎么对这件事负责?您要是不去,那我就先回去向黄书记禀报了。”

    朱家友说完这句话转身要走,吴大观心一沉,他感觉到黄书记似乎有对准自己射连环炮的意思,昨晚上常佳刚刚被抓,今儿一早又要自己承担拆迁补偿款没到位的责任,他这是要揪住自己不放吗?

    站在一旁的下属看出吴大观表面上强硬其实内心巴不得立马一步跨到黄书记办公室才好,一个个识趣从乡长办公室出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黄一天来胡集乡上任之前早已把乡里的相关情况了解一番,对于乡长吴大观的为人自然略有了解,吴大观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从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干到如今的乡长位置也算混的顺风顺水。常年在乡里工作的干部跟县里机关干部的工作风格差别很大,总体来说,乡干部的工作作风相对较为简单粗暴。

    在基层工作过的领导们心里也清楚,跟底层老百姓接触的时候往往也只有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才能凑效,比方说有一回乡里有个叫王红梅的小妇女因为家里宅基地问题到乡政府来找领导告状。

    这女人一进了吴大观的乡长办公室便“噗通”往地上一跪,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自己家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后来见领导好像对她告状的事情不仅不在意反而脸上露出些许厌烦神情,二话不说当着吴大观的面开始脱衣服。

    当时吴大观被这女人吓了一跳,连忙问她,“你脑子没病吧?有事说事你大白天在我这办公室脱什么衣服呀?”

    农妇王红梅毫不羞耻一把拉住吴大观的手腆着一张脸凑近他说,“你们这些当官的规矩俺懂,俺家里没什么钱买东西送礼,俺就陪你睡觉吧,只要你把俺们家的冤枉给洗清了,你要俺干啥都行!”

    一般人遇到这种场面肯定当场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吴大观在乡里当了这些年的领导见识太多了,他当时一脚把正在脱衣服的王红梅狠狠踹倒在地,冲她指着鼻子臭骂一顿:

    “你个不要脸的臭女人,你以为乡政府是个什么地方?你敢在公家的地盘上脱衣服勾引国家干部?你他娘
天刑纪最新章节
要是再不把衣裳穿起来,老子就让派出所把你抓了蹲班房!”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以暴制暴的方法去应付一些农村工作中遇到的难题效果立竿见影,只不过在乡下干工作的时间长了,再怎么斯文的干部也难免染上几句粗口。

    据说当年的吴大观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是斯斯文文一枚小鲜肉,在乡里工作了近二十年后,硬生生从一条个性温顺的家犬变成了一头野狼。

    如今当上了乡长的吴大观更是成了群狼之,多年农村工作让他习惯了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问题,也习惯了出口成脏教训下属和无权无势的老百姓。

    这里没有半点贬底层老百姓的意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无论是生活在哪个阶层的人群中总有一两个害群之马,虽说大部分的农村老百姓较为憨厚淳朴,却也不排除每个乡里总有一两个令官员们头疼的无赖刺头。

    乡党委书记办公室里,黄一天满脸堆笑迎接冷脸进入办公室的吴大观,见他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连忙冲他热情招呼:“吴乡长来了,快请坐快请坐!真是不好意思一大早就麻烦你过来谈工作。”

    吴大观对黄一天这副表情面对自己显然不适应,他是个不太会演戏的人,心里想什么都挂在脸上,趁着黄一天招呼他的空隙插嘴道:“黄书记这么急找我还是为了饲料厂拆迁款的事?”

    “当然”,黄一天点头笑道,“有句俗话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虽说昨晚上胡集村上访的老百姓暂时回家等消息,可问题的根本并没解决,还有可能继续上访,所以想请吴乡长过来谈谈,这事究竟打算怎么处理?”

    吴大观听黄一天口中说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心里不自觉冷哼,“我看你是巴不得趁着常佳被纪委抓走的机会,顺带着把我这个乡长也给除根了吧?”

    黄一天见吴大观不吭声,两眼却用一种极其不友善的目光打量自己,心里明白这位平素在胡集乡一手遮天的吴乡长显然是不习惯突然有人当着他的面说东道西。他原本想最起码表面上跟这位乡长保持和谐,没料想人家压根不领情,既然吴大观不配合他也只能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吴乡长,你昨天在干部会议上可是对饲料厂拆迁款的问题大包大揽负责解决,请问你现在有什么具体的解决方案吗?”

    “没有。”吴大观倒是回答的干脆利落,简洁的两个字里明显透着不痛快。

    “没有?”

    黄一天口中轻轻重复吴大观说出的两个字,脸上的笑容渐渐凝滞,既然吴大观如此不识抬举,那他也没必要给他留脸面。

    “吴乡长,昨天的会议上我信任你才会给你之间处理问题,现在你却跟我说你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案,你这是要当众食言吗?还是要我亲自出面处理问题?还是要纪委来查这个问题?”

    “随便。”吴大观口中又吐出两个字,依旧是干脆利落。

    黄一天心头一股火慢慢涌起,他抬头上下打量坐在自己面前的吴大观,只见他一张团胖脸上横肉不自觉颤抖一下,两眼直勾勾毫无遮拦盯着自己,那眼神充满了不屑。

    “这个吴大观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黄一天在心里暗说了一句后,冲着吴大观微微点头:“好吧吗,既然吴乡长希望我‘随便’处理饲料厂拆迁款没到位的问题,那我就按照吴乡长的意思办吧。”

    “你想怎么办?”吴大观眼见黄一天不再继续逼他心里却又没底,忍不住冲黄一天反问。

    黄一天抬头冲他笑笑,轻松口气道:“其实这事很简单,既然饲料厂拆迁款放事宜是吴乡长一手负责,现在款子没放到拆迁老百姓手中,自然还得请吴乡长把这笔钱掏出来。”

    “拆迁款放是常佳一手操办,你凭什么把这事赖到我头上?”

    “常佳已经被县纪委带走调查,只要他在纪委把该说的问题都交代清楚了,我到底是不是在诬赖吴乡长县纪委自有公断。”

    黄一天一席话像是一根根利剑直刺吴大观胸口,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黄一天看起来如此年轻又是从县机关刚下来的愣头青,他怎么处理问题的时候总是针针见血逼的人无路可退呢?

    其实吴大观此刻的心理防线早已不攻自破,可他历来是个极其要面子的主,当着黄一天的面依旧鸭子嘴硬道:“黄一天你别吓唬我,我吴大观是被吓大的!”

    “既然吴乡长这种态度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只要县纪委的人来了,到时候具体是什么内幕,那就一清二楚了!”

    “切!我吴大观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