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责任是谁的

第三百二十四章 责任是谁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底下人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所有在座的乡干部全都自觉停住嘴抬起两眼看向正紧盯众人的黄一天,黄一天却依旧保持沉默。

    足足五分钟过后,直到等到会议室里终于鸦雀无声连掉地一根针都能听见动静时,黄一天这才淡淡口气宣布:“现在开会!”

    坐在黄一天身边的吴大观见状,习惯性的正准备对准话筒抢先说什么,黄一天却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先一步开口:

    “今天乡政府大门口生的事情大家都看见了,我刚从县里回来,亲眼看到大门口有老百姓受伤却不肯去医院治疗,既然生了人身伤害的情况,我想有必要由乡里出面向县公安局或者县纪委来处理,万一老百姓中有人伤势严重就得按照刑事案件的标准来处理,如果是其他问题那就有纪委来处理。”

    “不是,那个黄书记......”一旁吴大观听了这话想要插嘴却被黄一天转头挖了一眼对他说,“吴乡长,等我把话讲完你再言可以吗?我现在代表乡党委主持会议,你想说话等我党委书记说完。”

    吴大观顿时闹了个大红脸,领导说话的时候插嘴肯定是他不对,可黄一天居然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对自己这个老乡长半点面子也不留?

    太过分了!

    吴大观正要开口说话挽回面子,又听黄一天义正言辞道:“经过初步了解,胡集村的老百姓上访是因为拆迁款没有放到位的问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饲料厂投资建厂拆迁补偿款是全额放到乡里的。

    明明全额放的拆迁补偿款老百姓却没拿到?这里头的问题可就严重了!到底是乡里还是村里负责这项工作的领导出现了问题,我认为必须请县纪委的同志严肃查处,查出在哪位干部手里出了差错他就必须承担责任!”

    黄一天一开口两颗重磅抛出来炸的在座有些心虚的领导干部差点变了脸色,坐在地下跟此事相关的领导干部心里明镜似的,若是黄书记真的决定请公安和纪委参与调查此次老百姓上访事件,乡里肯定有一批干部要倒霉。

    这样的事情生,傻子都知道肯定是有问题的。有人注意到坐在主席台上副书记常佳脸色明显不自然,眼神不自觉看向乡长吴大观,那眼神里分明有求援的意思。

    吴大观听了黄一天的讲话后心里也是一“咯噔”,他倒是没想到这位表面上看起来年轻的新书记居然工作作风如此凌厉狠辣,三句话不说就要下狠手,如果纪委来了,那就不是简单的上访闹事的问题,而是有人要进去的问题。

    吴大观在心里暗暗懊悔自己当初小瞧了对手的同时,此时也顾不上想太多,连忙冲着黄一天当众提出反对意见:

    “黄书记,你以前一直在县城机关工作,对咱们乡下的情况不了解,其实乡里生老百姓上访闹事属于正常现象,那个乡里没有百姓闹事,要是一有老百姓上访闹事就处理干部,那咱们胡集乡政府的干部早都被处理完了。”

    “是啊是啊黄书记,这年头老百姓上访家常便饭,这帮刁民就指望着闹事能逼乡里的领导低头呢,你要是真把这事当成大事处理岂不是正顺了那帮刁民的心意?”一旁常佳顺势劝道。

    会议室里众人眼神纷纷盯在黄一天的脸上,傻子都能看出来主席台上吴大观和常佳都在力劝黄一天改变主意,可是这位新来的黄书记会听了两人的劝吗?

    黄一天冷冷看了一眼常佳,冲他呵斥道:“常副书记,你作为乡党委副书记,必须有很强的政治观念,但是我看你的思想有问题啊!”

    常佳顿时一脸茫然,他一个四十出头的乡党委副书记,居然在乡干部会议上被二十出头的年轻党委书记当面批评说“思想有问题”?这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黄一天毫不留情批评常佳:

    “常副书记,你也是党员干部,一口一个称呼老百姓‘刁民’合适吗?再说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重视维稳工作,以人为本,可是你却说她们是什么刁民,这样的行为称职吗。咱们胡集乡闹出这么大的恶**件,乡干部居然和老百姓赤膊相见?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整个普安市也是闻所未闻,怎么到了你嘴里却变的轻描淡写?”

    黄一天句句说中要害,常佳一时之间竟然无以为答,只能涨红一张脸看向主子吴大观,指望主子能及时出手帮自己把面子挽回来。

    打狗看主人。

    眼见黄书记当着众人的面对自己的老下属常佳
你好,少将大人全文阅读
如此没皮没脸的教训吴大观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他在一旁冷冷“哼”了一声,冲黄一天不屑道:“黄书记是不是过于小题大做了?常副书记也不过是随便说句话罢了!”

    黄一天见吴大观根本是非不分一味只知道护短,没好气冲他说:“吴乡长,今天胡集村老百姓闹事的原因想必在座各位都是心知肚明,明明上面的拆迁款全部到位为什么老百姓却没拿到呢?那笔钱到底去了哪?

    我这个党委书记今天刚刚上任第二天,正所谓新官不理旧账,我黄一天可不想为这笔糊涂账背黑锅,我想请县纪委参与,当然我希望吴乡长等以前的领导干部能配合县纪委的工作把这笔钱的来龙去脉弄一个清清楚楚。”

    一听说黄一天真准备请县纪委介入调查拆迁款去向,吴大观心里不禁慌,奶奶的,这小子不是好对付的,他强装镇静冲黄一天劝道:“黄书记,咱们胡集乡出了这样的事情又不是什么光荣的好事,依我看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内部处理一下也就算了,何必要惊动县里呢?”

    所有人都察觉到吴乡长对黄书记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语气软了不少,再看黄书记却并不领情,毫不客气单刀直入问了他一句:“吴乡长不同意县纪委介入调查拆迁款去向到底是在担心什么?难道之中有什么那言之隐?难道之中有人**,难道有的领导干部拿了不该拿的?”

    吴大观做梦也没想到新来的黄书记居然是个伶牙俐齿寸步不让的主,见他正两眼盯着自己等着听回音,他只能尴尬表情敷衍道:“黄书记可真是会说笑话,纪委来调查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黄一天却并未准备轻易放过吴大观,紧接着又逼问一句:“既然吴乡长并没什么可担心的,为什么一味想要阻止县纪委和县公安局下来协助乡里处理问题?”

    吴大观听了这话顿时一张脸憋通红,愣了好大一会才答非所问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黄书记要是怀疑什么不妨当着大家伙的面说出来。”

    吴大观一句话的功夫变被动为主动,他也是被黄一天逼的狗急跳墙实在是没法接招,不得不逼着自己冒着跟黄一天当场撕破脸的危险反戈一击。主席台上两位领导人唇枪舌战互不相让,主席台下众多乡干部像是看一出千载难逢的好戏一个个双目炯炯有神看向台上的领导,各自心里却都有个小算盘。

    原本,众人瞧着新来的党委书记是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伙子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前任乡党委书记身为久经考验的老官场最终却还是被乡长吴大观玩弄于手掌之下,何况新来的党委书记一看就是个官场愣头青啊?

    偏偏在几乎所有乡干部都对新书记心里写满失望的时候,这一次的会议上却让大家见识了黄书记的雷厉风行工作作风。众人眼见黄一天当着众人的面对乡长吴大观的强权毫无惧色步步为营反击,众人心里对黄一天的印象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有人忍不住在心里赞一句:“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胡集乡的天从此要变了!”

    黄一天新官上任第一次跟乡长吴大观正面交锋,他并未指望一招制敌逼的吴大观低头,穷寇莫追的道理他懂,更不可能在一上任根基未牢的时候跟强敌硬碰硬。

    黄一天两眼看向吴大观,那眼神平静而真诚:

    “吴乡长你想过没有?如果今天乡政府的领导不能给门口上访老百姓一个满意的交代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我希望吴乡长能够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乡里必须对今天生的事情拿出处理意见以平息民愤。”

    傻子都听出黄一天话里退一步的意思,底下众人理解黄书记这是有心给乡长吴大观留点面子,吴乡长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连忙接下话茬道:“黄书记请放心,这件事我来负责处理,绝对让那帮老百姓毫无怨言离开乡政府大门口。”

    黄一天怀疑口气:“吴乡长,门口那些老百姓的怨言可不小,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你能让老百姓离开?”

    吴大观心里想,这些老百姓也不是第一次闹事,怕什么,当众拍胸脯:“黄书记有所不知,当初饲料厂在胡集村从投资建厂到开始经营一直是我一手负责,我堂堂一个乡长要是连这点事都搞不定,岂不是在胡集乡白当了这些年的领导?”

    黄一天见吴大观大包大揽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倒也正合心意,他今天开会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索性顺着吴大观的意思总结口气:“那好吧,希望吴乡长能够言出必行,此事情有你带头处理,如果出什么问题,就有你负责,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