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老百姓闹事了

第三百一十七章 老百姓闹事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识时务者为俊杰。

    以朱家友目前的职位和级别来说,他自知自己压根没资格做黄一天的对手,既然黄一天对他的态度还颇为友善,他巴不得跟领导拉近关系。

    黄一天到胡集乡上任的第二天,一大早空气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温暖和清爽,三月春风吹在脸上虽然还残存些许寒气,有了天空中太阳的助力似乎那股寒气的威力也弱化了很多。一早黄一天刚走进党委书记办公室,党政办主任朱家友跟进来汇报道:

    “黄书记,出事了!”

    黄一天听了这话情不自禁眉头微蹙,人嘛,做任何事情都喜欢讨个吉利,这才新官上任第二天就有下属慌慌张张说“出事了”,这种事情搁在哪位领导头上心里都会不痛快。

    “出什么事了?”黄一天保持淡定神情走到办公桌后一屁股坐下来后问道。

    朱家友赶忙汇报道:“一大早我刚到单位,乡政府的保安队长给我打电话,说胡集村有老百姓集体上访,再过半小时上访队伍就该走到乡政府大门口了。”

    胡集村就是紧邻胡集乡政府不远的一个村落,这个村落的地理位置相当优越,整个村子距离乡里最宽阔的柏油马路只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

    要致富先修路。

    因为胡集村交通便利的缘故,村子里的村民平日里大多在胡集乡的集镇上做些小买卖,手里有了钱的胡集村民小日子跟乡里其他村的村民比较起来便好过很多。

    黄一天问朱家友:“知道胡集村的老百姓为什么突然上访吗?”

    黄一天乍一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脑子里先怀疑是不是乡政府哪位领导对于自己到胡集乡当一把手党委书记心里不痛快,趁着自己在乡里脚跟还没站稳想办法把自己排挤走。

    小心驶得万年船。

    官场行走就像逆水行舟,越是眼前一切看起来顺风顺水的时候越是要在脑子里绷紧了一根弦,只有处处小心步步为营才能让自己的仕途之路畅通无阻。

    朱家友把自己了解到的相关情况向黄一天据实汇报:“黄书记,其实胡集乡的村民上访也不是头一回了,这次恐怕是听说了乡里新来了党委书记,特意冲着您来的。老百姓因为饲料厂占用村里土地拆迁补偿款一直没到位的问题去年已经连续上访过好几回了,乡里总是一直拖着不处理,这才导致村民不断上访。”

    一提到“饲料厂”三个字,黄一天脑子里立马反应过来,他问朱家友:

    “你说的这个饲料厂是不是当初张志和主任招商引资的一个项目?原本这个厂是准备建在经济开区,结果投资商又考虑到乡下原材料运输成本低把饲料厂建到了胡集村?”

    朱家友心里暗暗佩服黄一天这个党委书记记忆力还真不赖,一年前的事情他居然还能记的那么清楚?他赶忙点头道:“对对对!黄书记您说的一点都没错,当时那家投资商的确是把饲料厂的厂址选定在胡集村的土地上。”

    黄一天不解:“饲料厂在胡集村投资建厂这是好事啊,不仅能就近解决村里老百姓的工作问题,还能给老百姓一些征用土地的补偿款,他们有什么可上访的?”

    朱家友听了这话脸上苦笑一下,压低声音汇报道:“黄书记您不了解内情,这都一年多过去了,饲料厂都已经开工建设,部分已经生产了,乡政府对胡集村老百姓的拆迁款还没补偿到位呢。”

    黄一天讶异:“这怎么可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这个饲料厂的拆迁款项可是全额一次性支付的,再说企业效益那么好,怎么可能拖欠老百姓的拆迁款呢?”

    朱家友见领导一副极其惊讶神情看向自己,明明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结果却只是撇了一下嘴什么也没说。

    黄一天看出朱家友必定了解此事内情,冲他摆出领导的架势问道:“朱主任,这老百姓都被逼的上访了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说吧,你对这件事了解多少尽管说出来。”

    朱家友心里清楚,若是自己刚才主动交代此事其中内幕,一旦传出去定会引起乡里其他领导的不痛快,但若是黄书记逼问自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嘛。

    朱家友向黄一天汇报:“黄书记,按理说拆迁款的钱早就到位了,可是您也知道乡里的财政不比县里日子好过,有时候下面的领导为了应急截留一些款项也是常有的事。”

    黄一天听了这话更加惊讶,他记得多年前他出任常务副市长的
最强的系统小说5200
时候也遇到过底下人胆大包天截留本该放到老百姓手中款项事宜,只是没想到乡里这帮干部居然连招商引资项目涉及的拆迁款也敢截留?这胆子也太大了!

    黄一天问:“朱主任,饲料厂的项目是乡里哪位领导负责?”

    “乡党委副书记常佳?”

    “常佳?”黄一天嘴里重复了一遍此人姓名,在脑子里将这两天在自己面前露过脸的领导一个个在脑子里仔细分析,“是不是下巴长的有点长的那个?”

    朱家友点头:“对对对,常佳人很瘦,下巴的确显得比一般人长不少。”

    黄一天心里忍不住一股怒火往外冒:“这个常副书记胆子可真够大的,居然连老百姓的拆迁款都敢做主截留?”

    朱家友在一旁低声补充说明道:“黄书记,其实常副书记不过是咱们乡里吴乡长手底下一个应声虫罢了,就他那样哪敢对这么大的事情自作主张。”

    黄一天听出味来,冲朱家友问道:“你的意思常副书记胆敢截留拆迁款是受了乡长吴大观的幕后指使?”

    瞧着朱家友站在面前轻轻点头,黄一天心里琢磨开来,那天县委张副书记送他到胡集乡上任的时候,乡长吴大观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吴大观看起来五十左右,小眼睛团胖脸整个人一笑起来像是弥勒佛,尽管当天头回见面吴大观对自己的态度相当热情,黄一天却还是从他不经意间眼神泄露出来的不屑看出了端倪。

    一个乡长,居然对新上任的党委书记心生不屑?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位乡长压根没把上级组织上派下来的年轻党委书记当回事。从见到吴大观的第一眼开始,黄一天就看出这位吴乡长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直到他正式走马上任后,那位吴乡长至今没主动到他办公室汇报工作。

    即便是今天一早生了胡集村老百姓上访这么重大的事件,他居然还是招呼不打一声面也不照,好像这事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老子倒是要看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黄一天在心里暗暗说了句,“反正是新官不理旧账,既然你吴乡长对老百姓上访的事情不当回事,我一个新上任的党委书记有什么可着急的?”

    黄一天想到这里心里冷笑一声,冲着朱家友交代道:“朱主任,你一会安排一下,我今天上午县里还有个会议要参加,会议结束后我就不过来了,至于老百姓上访的问题,原本是乡里哪位领导负责,你直接向他汇报。”

    朱家友听了这话不由愣怔,以他的政治智商一时看不透黄书记这是唱的哪一出,他本能劝道:“黄书记,这老百姓都要堵到乡政府大门口了,您作为一把手这时候去县里开会合适吗?万一乡里有人说闲话怎么办?”

    黄一天听出朱家友话里倒是有几分为自己考虑的意思,冲他笑笑道:“放心吧,乡里不是有吴乡长坐镇吗?他应该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当然如此吴乡长处理不了,或者说万一有任何最新情况你也可以随时向我汇报。”

    “可是.......”

    朱家友本想说,“可是前几次胡集乡老百姓上访的时候,吴乡长对这件事的处理态度并不积极,万一这次他再用之前的招数糊弄老百姓,把大家逼急了事情闹大怎么办?”

    朱家友却不知道,其实黄一天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乡里回县城并不是真的要去开会,他这是故意要给乡长吴大观留下一个甩手掌柜的印象。

    之前朱家友向他汇报过,“吴乡长在乡里虽然职务是乡长,其实一直在行使党委书记的权力,因为原任党委书记身体不好长期病假,所以吴乡长在胡集乡几年来一直是党政一肩挑。”

    黄一天觉的吴大观既然已经在乡里一手遮天好几年的时间,那么乡里一班干部中肯定已经安插提拔了不少心腹手下,自己初来乍到就跟他硬碰硬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有时候,“避其锋芒”也是一种不错的战术。

    黄一天说是去县里开会,其实让司机开车回到县城后直接回住处休息,他原本打算躲在家里求清净的同时,顺道把这两天朱家友拿给自己的胡集乡相关材料仔细过一遍,把乡里大致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再说。

    没想到一进家门却现这个时间段本该在单位上班的冯佳媛居然正坐在客厅里边嗑瓜子吃零食边看电视?他一进来,两人看到彼此的眼神都有些惊讶。

    冯佳媛一脸懵圈冲他问:“哎,你不是一早去胡集乡上班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