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报应来了

第三百一十一章 报应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大多数人的惯性思维里,公安局长的儿子即便是真涉及飘窗被警察扑了个正着,那些警察也绝不敢抓局长儿子呀?到底谁吃了雄心豹子胆连公安局长的儿子都敢抓?

    直到各种消息逐渐流出后吃瓜群众们才理清楚此事来龙去脉,原来抓县公安局长儿子的人并不是普水县公安局的警察。昨天晚上,有人打电话到市公安局报警,说是城南百花楼生了命案,报警人连生命案的房间都说的清清楚楚,市公安局值班民警非常重视。

    报案电话打过后不久,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值班民警就以最快的度赶到了百花楼,当警察强行打开报警人所说的222房间号时,看见的却是一对男女正一丝不挂苟合情景。

    原本警察对两人简单问话也就算了,尤其是得知房间里年轻男子的父亲是本地公安局的金局长,刑警队的人多少要给同行领导一点面子。

    没想到房间里的年轻男子却像是遭了奇耻大辱不依不饶,非要拽着公安的衣领讨个说法,硬逼着公安给他道歉。

    金德贵当众对警察动粗耍横的行为成功的激怒了当晚在场的所有执行任务警察,有领头的警察忍无可忍之下向上级领导汇报此事,获得领导肯后当即以-嫖-娼罪和危害执法人员安全罪把金德贵当场戴上手铐抓进了局子。

    县公安局长的儿子飘窗被抓?

    这件事在普水县城引的轰动影响到底有多大想必很多人心里都明白,据说,金局长为了儿子的事情连夜去了一趟市里亲自找市公安局的领导为儿子求情,结果却不得不垂头丧气回来。

    更令金局长心里添堵的是,直到他托了层层老关系终于见到儿子的时候,金德贵显然并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看守所里依旧摆出一副官二代高高在上的德性,见了谁都是一副白眼。金局长责问儿子:“你脑子有病啊?没事跑到百花楼去鬼混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对市公安局的警察动手动脚?”

    金德贵不服气争辩道,“明明是他们先惹我。”

    金局长见知道此时儿子还未明白此事利害关系,冲他摇头叹息道,“儿子,你知道自己昨晚是怎么被抓进来的吗?”

    金德贵一脸无所谓道:“还不是那些警察公报私仇被我弄了几下心里记恨?奶奶的,这样的人你一定要把他们开出。”

    金局长当着儿子的面摇头,语重心长道:“儿子,你这回肯定是中了别人的套了,你想想看,你又不是头一回去百花楼鬼混,怎么单单这回就有警察找上门抓人?”

    父亲的话对金德贵来说犹如醍醐灌顶,他立马把第一怀疑目标锁定在陪自己一块去百花楼的赵小泉身上。

    他对父亲说:“老爸,我昨晚去百花楼的事情只有招商局长赵小泉知道,如果这事真有猫腻,一定跟赵小泉脱不了干系。”

    金局长愣了一下,问他:“你最近跟赵小泉走的很近?”

    金德贵点点头。

    “那你听说了赵小泉的老婆前天出事的消息吗?”

    金德贵听了这话脸上不由愣怔,冲着老爸反问道:“你说什么?赵小泉的老婆出事了?怎么会呢?上周我们还一块吃饭来着。”

    金局长见儿子一脸糊涂,心里忍不住怅然,作为一名公安战线上的老兵,当他听闻儿子被抓后头一件事就是第一时间去市公安局领导面前提儿子求情。

    按理说,他也算是本市公安战线的老资格了,儿子飘窗的罪行又不算什么罪大恶极,市公安局的领导无论如何看在他的薄面上也该对儿子宽大处理才对。没想到,当他找到市公安局领导的时候,几位领导居然异口同声表示,“这件事影响很恶劣,法外容情处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有位副局长见他一而再的当着自己的面求情,可能是一时说漏了嘴,居然劝他说,“老金啊,你儿子这也是自食其果,事情既然到了这份上,恐怕这回肯定是要受点苦了。”

    金局长听出这位市公安局的领导分明是话里有话,连忙继续往下追问的时候他却三缄其口再也不多说    一个字。

    独生子金德贵是金局长的命根子,为了能够尽快把儿子从看守所弄出来,他也是煞费苦心。

    他不仅派人详细调查了儿子最近所作所为,跟哪些狐朋狗友在一块鬼混,还调查了百花楼幕后老板的真正背景。

    这一调查还真是让他探出点蛛丝马迹,有下属向他汇报说,“金德贵当晚和赵小泉一块去百花楼娱乐”,又有下属向他
死界游戏城帖吧
汇报,“赵小泉的老婆上午刚刚被市纪委立案查处。”

    两件事汇总到一块不得不让金局长心里生疑,“赵小泉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晚上居然还有闲心跟儿子一块去百花楼?奶奶的,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难道这个赵小泉有什么不轨动机?”

    事情不能细想,一旦细想立马察觉其中不对劲。

    当金局长在看守所跟儿子见面的时候告诉金德贵,“赵小泉的老婆被市纪委抓了”,金德贵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出事必定是赵小泉报复所致!

    他当着金局长的面哀求道:“老爸,这回我是不小心着了小人的道了,求求你一定要帮我赶紧弄出去,这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了。”

    金局长看着儿子的可怜样心里虽然心疼却也很无奈,他怒其不争眼神看向金德贵,连连摇头叹息:“或许这也是天意要你吃点苦头吧。”

    三月,春暖花开一片明媚景象。

    对于赵小泉来说,眼前的春光却并未让他感觉半点喜悦,自从一周前金德贵-嫖-娼被抓后,他在蒋大宽的亲自安排下也获得了一次跟老婆见面的机会。

    两口子一见面忍不住抱头痛哭,老婆听了他的话答应把所有的事情自己一人扛下来,嘱咐他务必照顾好孩子和老人。

    金德贵因为飘窗案的影响失去了到手的提拔机会,而金德贵的父亲却因为这件事从此对赵小泉深恶痛绝,不止一次在私下小范围场合表示,“早晚有一天要让赵小泉自食苦果!”

    生活最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生什么,这世上每天有人满腹哀愁的时候必定也有人正欢天喜地。

    过完年后第一个月,普水县官场领导干部调整又有大动作。

    黄一天的老领导张二江从市里调回普水县担任常委副县长的职务;县经济开区管委会主任钱成贵由于招商有功被提拔为县政府副调研员,副处级领导。

    人逢喜事精神爽。

    钱成贵五十大几的年纪总算如愿以偿混上了副处级心里的喜悦简直无法言表,当上级部门正式任命文件公布后,他迫不及待呼朋唤友庆祝升迁之喜。

    这天晚上,钱成贵特意在得月楼摆了一桌子,扛着为老领导张二江接风的旗号,把经济开区原先一干老同事全都聚在一块。

    晚上六点左右,当张二江在老友秦关公的陪同下走进包间的时候,他欣喜的现包间里满眼都是熟悉的面孔。

    钱成贵今晚不仅邀请了黄一天,武达,王心怡等人,还顺道把已经晋升为台办副主任的江佳欣也给请来了,张二江和江佳欣之间的特殊关系在座各位心知肚明,因此张二江一进门瞧见老相好也在心里窃喜之余还挺诧异。

    说起来,钱成贵和张二江一年前还是死对头,这次见面各自心里却早已化干戈为玉帛,一来两人各自提拔到新的领导岗位上彼此之间没有利益冲突;二来,张二江这次回到普水县被提拔当了常委副县长又成了钱成贵的顶头上司。

    从钱成贵无比热情张罗今晚这顿饭局,以及对张二江满脸堆笑的招呼也能看出,此时的钱成贵早已不再是当年跟张二江面和心不合的心态,而是在心底里把自己摆正位置,以张二江的老下属身份恭迎领导。

    张二江一进入包间便成了众星拱月的对象,钱成贵张罗着大家各就各位后,特意安排一向跟张二江关系较好的秦关公和黄一天坐在他的两侧。

    当然,他也没忘了照顾江佳欣的特殊身份,安排江佳欣坐在张二江对面,这样只要张二江一抬眼就能看见“美人”。

    众人落座后,张二江脸上带着笑夸赞道:“我离开普水县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在座各位可都是大有进步啊!”

    一旁的秦关公听了这话立马撇嘴:“张副县长,你这分明是故意给我添堵是不是?你瞧这一桌子老下属,自打你走后,黄一天连升两级提拔当了县台办主任,江佳欣当了台办副主任,就连武达都被提拔当了招商科长后来为副主任,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踏。”

    众人都了解秦关公和张二江之间的老交情,这一桌子人也只有他秦关公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此时见秦关公当着众人的面抱怨,一个个抿嘴轻笑并不多嘴。

    张二江见状,冲着秦关公笑道:“老秦啊,你跟我说话不用拐弯抹角,咱们经济开区一向是最出人才的地方,既然我没回来的时候大家都相继得到了提拔机会,现在我都回普水工作了,你老秦进步的机会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