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一十章 交换

第三百一十章 交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的蒋大宽可没什么心情听赵小泉倾诉内心各种冤屈,他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对赵小泉半是威胁半是利诱道:

    “赵局长,我今天特意让你过来就是想要让你明白一个事实,眼下的情况看你们两口子能保住一个不进去那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如果你老婆一个人能把所有事情一律承担,或许还能保你一人周全,你以为呢?”

    赵小泉此刻心乱如麻,但却还是听出领导说话重点,他连忙问蒋大宽:“可我老婆现在已经被纪委抓了,我要怎么才能带话进去劝她把所有事情一律承担呢?”

    蒋大宽冲他摆摆手:“这个我想办法,你不需要多虑,只要你能帮我办好一件事,我保证帮你把这件事办妥。”

    “说了半天,蒋县长是要跟自己有所交换?”赵小泉心里一下子反应过来。

    眼下这种形势千钧一,老婆既然被市纪委抓了就随时有可能说出令两口子全都再无翻身机会的蠢话来,赵小泉别无选择,他只能冲着蒋大宽用力点头:

    “蒋县长请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肝脑涂地!”

    “一言为定!”

    蒋大宽对赵小泉的配合态度非常满意,冲他招招手示意他靠近些说话,等到赵小泉距离他不足一米远的时候才轻声交代道:“你帮我做一件事,做好了相当于帮你自己,今天晚上你......”

    当听完蒋大宽附在耳边说出那番话,赵小泉的内心无比震惊,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一向对金德贵赏识有加的蒋县长怎么会突然对他态度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官场无朋友,官场无敌人。

    所谓的政敌其实只是某种特定政治环境下造成双方暂时对立的局面,一旦利益需要敌人也能转化为朋友,朋友自然也会随着局势变化成为敌人。

    晚上,百花楼后院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足足两百多平方的偌大空间里早已人声鼎沸一片喧哗,今天是周末,按照惯例百花楼将会有一场夺人眼球的选“新娘”大赛。

    大厅里打着暧昧的灯光,最前方一个高出地面几十厘米的炫彩夺目小舞台上各种彩色灯光闪烁,距离舞台不足两米处被分别设为abc三个客人座位区域。

    所有的座位都是明码标价,前三排的座位价码自然是最高,尤其是正中间b区座位每个座位号售价全都过五百块。

    一群或西装革履或休闲打扮不同年龄段的男人正瞪着一双如饥似渴的眼神盯着小舞台上身穿泳装的十二位佳丽。

    台上的佳丽标准的长披肩身材窈窕,一样的天生丽质美貌非凡,这十二个年轻姑娘正是争夺今晚舞台上最靓丽的“新娘”的参赛“选手”。

    选“新娘”大赛是百花楼里专门用于招待vip贵宾的保留服务项目,只有办理了酒店白金会员卡的顾客才有资格进入大厅参与评选活动,当然,一位白金卡的会员可以任意带一位朋友进来,赵小泉便是沾了金德贵的光进了大厅。

    “新娘”的评选活动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是十二位备选佳丽着泳装出场亮相,在场所有顾客用手里的玫瑰花投给自己心仪的姑娘,六位获得玫瑰花较多的姑娘即可进入第二轮的评选。

    第二轮才艺评选中,所有的姑娘大可各显其能,可以唱歌跳舞弹奏乐器,也可以当众表演一段其他形式的文艺作品,总之谁能用自己的表演获得台下男人们的青睐谁就能胜出,这一局将会筛选出三位才艺俱佳的姑娘。

    到了第三轮将会是整场评选“新娘”活动中最为精彩也最为火热的环节,三位备选新娘必须站在舞台中间接受所有顾客的提问,通过问答的方式考验“新娘”的智慧,最终表现临场反应最佳的姑娘成为当晚众望所归的“新娘”人选。

    接下来,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哪位贵客能够幸运获得跟“新娘”共度良宵的机会全都看各自对“新娘”身价的竞拍,出价最高者将会享受到“新娘”最为体贴的服务,无论顾客对“新娘”提出任何要求她都必须答应。

    眼下,评选“新娘”活动已经进行到最后一轮,坐在金德贵身边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眼露银光看向台上三位姑娘,他挑选了三人中一个看起来长相跟女明星某冰有几分相似的姑娘问话,他问:

    “一个七十多岁老头和一个姑娘在一块玩,一下子兴奋过度挂了,老头家人将姑娘告上法庭,法官却说那姑娘没责任,为什么?”

    男人问题一说出口立马引起底下众人哄堂大笑,台上那位见惯了
绑架全人类txt下载
这种场面的姑娘却很快笑盈盈给出答案:“这位先生,其实这问题很简单,因为法医在老头的验尸报告上写的结果是,舒服死的,所以那姑娘根本不用承担责任。”

    一阵“哈哈哈”狂笑声顿时在大厅里响起,有人笑的一边抬手拍腿一边差点把眼泪笑出来,台上姑娘的机智回答一下子让所有男人兴奋了不少。

    肥头大耳的男人见状伸手一指刚才回答问题的姑娘大声道:“今晚的新娘就选三号!老子今晚就要三号陪!”

    旁边立马有人高声反对:“喂喂喂!这还没竞价呢凭什么说三号今晚陪你呀?经理在吗?赶紧主持一下准备竞价,新娘的人选都定了你还在那磨蹭什么?”

    一旁有身穿深色套装的酒店大堂经理恰到好处从小舞台一旁钻出来,像是拍卖师似的手里高举一个小锤开始对今晚的“新娘”竞价。

    眼看正式进入最后一轮竞价环节,坐在正中间头一排位置的金德贵看向那三号姑娘的眼珠子差点激动要掉出来。

    他胳膊肘捣了捣坐在一旁的赵小泉色眯眯道:“嘿你看那姑娘那小脸,那***,还有那小腿,摸在手里肯定手感级棒!”

    赵小泉连忙随声附和:“那你今晚就把这姑娘拿下,要我说今晚这批姑娘可比上次那批强多了,瞧瞧三号姑娘那长相,长的跟女明星似的,这种女人哪个男人见了不想弄一下?”

    “说的是说的是。”金德贵嘴巴不停开始往下咽口水。

    随着大堂经理轻轻用小锤敲了一下手里的硬物,“咚”的一声响后竞拍开始进入叫价阶段,刚才提问的肥头大耳率先喊出了,“一千块”的高价。

    瞧着肥头大耳那副志在必得的表情,金德贵牙一咬多加了五百块,洪亮的嗓音冲着大堂经理喊着,“一千五百块!”

    坐在后排的男人也有看中了今晚的“新娘”,有人扯着嗓子在后面喊了一声,“三千块!”

    操!这才刚刚开始叫价居然就有人叫出来三千块的价格?这样的价格就算是在省城高档酒店找一个色艺俱佳的女模特也足够了。

    金德贵见有人抬价太高心里有些泄气,他虽然是家境不错的官二代,在小小的普水县里也算是财力不菲,可真要花大几千块玩女人心里却也有些舍不得。

    一旁赵小泉见金德贵明明眼馋盯着台上三号姑娘,却又不再继续竞价,在一旁劝道:“人生得意须尽欢,你只当是今儿请我喝了顿酒,继续往上加!”

    有了“好兄弟”的鼓励,金德贵原本犹豫不决的心一下子坚定下来,眼瞅着有人已经喊道了“四千块”的价格,他心一横脱口而出喊了    一声,“五千八!”

    “五千八一次!”

    大堂经理显然对今晚“新娘”的竞拍价格相当满意,他遏制不住兴奋口气冲着底下一帮黑压压的贵宾高喊:“五千八两次,有没有继续往上加的?有没有?现在再往上加价还来得及,有没有要加的?”

    终于,在短暂的冷场过后,大堂经理轻轻挥舞手里的小锤一锤定音,确定了今晚竞拍“新娘”成功的金主。

    金德贵总算是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走上舞台揽起“新娘”的***,按照老规矩上楼进入酒店专门布置的“新房”享受美丽“新娘”带来的刺激。

    赵小泉坐在位置上,无比冰冷眼神看着金德贵满面春风搂着“新娘”上楼,又见他迫不及待跟“新娘”进了楼上房间,旋即走到大厅拐角处掏出一部手提电话。当然,他本人买不起手提点话,那是蒋大宽给他提供的工具。

    “喂11o吗?普水县城南百花楼有人在飘窗。”

    赵小泉打完这个电话后并未放下手提电话,而是又拨通了市公安局的值班室电话:“喂,市公安局吗?普水县城南百花楼二楼222房间生命案!”

    接连打了几个报警电话后,赵小泉脸上露出一丝阴笑,看着脚底下似乎正散铜臭气的金色地砖,他突然有种如释重负感觉。

    蒋县长说过,只要他把这件事办好,一定保证他和老婆两个人必定能保住一个,他相信蒋大宽一定是个重承诺的领导。

    ......

    第二天一早,普水县官场传出一条爆炸新闻:“县公安局金局长的独生子金德贵在百花楼涉嫌飘窗被抓!”

    很多人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公安局长的儿子飘窗被抓?这怎么可能?是不是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