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零七章 威胁你又如何

第三百零七章 威胁你又如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他那日从招商局下楼的时候接到张天来打来电话说,“县委常委会上结果已定,金德贵在蒋大宽的极力支持下提拔成功。”当时他心里虽然一冷却并未放弃希望,希望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自己一直在准备着。

    笑在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谁说县委常委会决定的事情就不会生改变?谁说县长蒋大宽支持的金德贵就一定能稳操胜券?在他黄一天还没有所动作之前,一切都只是过程,绝不是最终结果!

    信心并不取决于豪言壮语,而是取决于对局面的全局掌控能力。

    如果各位还有印象的话应该记得黄一天的手下有个漂亮姑娘名叫小洪,当初小洪因为受人蛊惑陷害黄一天-强-奸-未遂被揭穿后,单位上下对其众口一词决定开除处分。

    最后的关头是黄一天松口给了她一个保留工作的机会,而小洪当初主动提出来的交换条件就是扳倒一直视黄一天为眼中钉的县长蒋大宽。

    千万别小看这颗不起眼小棋子的威力,关键时刻小人物起到的作用未必就不能力挽狂澜,就像这一次,黄一天之所以能挺直腰杆走进蒋大宽的办公室跟他谈条件,全仗着手里握着当初小洪交给自己的相关材料。

    人常说“家贼难防”,这话用在小洪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小洪跟蒋大宽算是沾亲带故自然比外人更加了解蒋大宽家庭情况内幕。

    当初她为了自保不仅把蒋大宽私底下养-小-三,低价从老板手里买别墅,其子出国学费从某单位走账报销等秘密事宜一并证据确凿交给黄一天,甚至连蒋大宽老婆常年在某单位违规吃空饷的事情都一并告知黄一天。

    原本,黄一天计划找个合适的时间跟蒋大宽单独“交交心”,只要把有些话当面说透了,谅他也不敢在县委常委会上对自己提拔一事使绊子,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找蒋大宽“谈心”呢,县委常委会就已经召开了。

    亡羊补牢尤未晚也。

    经过昨晚一番深思熟虑后,黄一天觉的自己是时候该找蒋大宽好好谈谈了,即便是现在金德贵提拔一事看起来板上钉钉,谁又能保证没有改变可能呢?

    此事关键还看蒋大宽的态度是不是合作,他既然有本事把金德贵弄上去,就有本事让他滚下来,而黄一天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给蒋大宽出一道选择题让他自己掂量着办吧。

    蒋大宽的县长办公室里,黄一天静静坐在沙上,瞧着蒋大宽正拿眼光上下打量自己不由冲他笑道:“蒋县长今天这是怎么了?倒像是头回认识我?”

    蒋大宽心里想的是,“此人如此年轻背景却又高深莫测,他到底跟市委冯书记之间有什么关联?”刚才那通电话里冯书记呵斥自己的声音言犹在耳,眨眼功夫黄一天又出现在自己办公室,蒋大宽觉的这世上绝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他看向黄一天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防备,主动张口问道:“黄主任这一大早到我办公室来有何贵干?”

    黄一天笑了!

    他觉的蒋大宽这个问题特别有趣,明明是他在县委常委会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阻拦自己提拔,导致自己失去了一次绝好的升官机会,现在居然有脸问自己“有何贵干?”

    蒋大宽被黄一天那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弄的心里特别不舒服,忍不住皱眉问:“你笑什么?”

    “我笑蒋县长现在分明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心里却还在琢磨怎么阻碍别人进步?”

    “黄主任这话什么意思?”蒋大宽脸上露出尴尬表情,“你这次没能提拔纯属个人原因,怎么能随便往别人头上牵扯?”

    黄一天见到了这时候蒋大宽还睁眼说瞎话,冲他冷笑一声质问道:“不知道蒋县长所谓个人原因到底指的是什么?”

    蒋大宽理直气壮:“黄主任,你的女朋友受贿一事都已经被人举报到县纪委了,难道你还想抹的一干二净?”

    “我女朋友真-受-贿了吗?”

    “举报人证据确凿,就算你再怎么撇清恐怕也无济于事。”

    “蒋县长的意思是铁了心非要诬赖我女朋友-受-贿的罪名?”

    “黄主任这话什么意思?纪委办案子讲究的是证据,你我在这里打嘴仗又有什么意义?”

    “蒋县长的意思,反正我女朋友-受-贿的罪名是背定了!”

    “这?”

    蒋大宽的脑子里突然回想起刚才市委冯书记电话里的那番话,听冯书记话里的意思分明对黄一天女朋友受贿一事存在不同看法。


异世界的美食家小说5200


    识时务者为俊杰。

    蒋大宽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老领导冯书记意见不同,他脸上稍纵即逝的犹豫过后,说话声音慢慢低下来:“黄主任,如果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替你女朋友辩白,在县纪委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暂时不方便表态。”

    “既然蒋县长并不能确定我女朋友受贿,凭什么用这个理由在县委常委会上反对我提拔?”

    黄一天三言两语把事情的关键点摆上桌面,他两眼炯炯有神盯着蒋大宽,等着听蒋大宽如何对这个问题自圆其说。

    蒋大宽的脸色渐渐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他觉的今天八成是他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一天,一大早刚进办公室坐下来就接到老领导冯书记的电话一通臭骂,这会子又被黄一天像是催命似的各种逼问。蒋大宽在普水县官场一向是一言九鼎,即便是县委刘书记跟他说话也要客套三分,今天却被黄一天这样一个官场愣头青逼问的无话可说,一股说不出的屈辱感让他感觉浑身冒火。

    “黄主任,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想要干什么?”蒋大宽懒得跟黄一天再斗嘴,索性打开窗户说亮话。

    黄一天冲他微微一笑提出要求:“我要蒋县长亲自还我一个公道!”

    “什么公道?”尽管蒋大宽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问道。

    “前两天蒋县长在县委常委会上极力推荐金德贵提拔为乡党委书记,那个位置原本该我的,请蒋县长把他还给我!”

    黄一天这句话一说完,让蒋大宽顿觉哭笑不得,他怀疑眼前的小伙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县委常委会上已经决定的事情居然还想改?

    他毫不客气冲黄一天回答:“黄主任,你所谓的公道别说我还不了,就算是县委刘书记也很难做到。”

    “蒋县长的意思,这个忙不肯帮?”黄一天颇为玩味眼神看向蒋大宽。

    “不是不肯帮,是帮不了。”

    蒋大宽一时之间还没想好用什么样的态度敷衍黄一天比较合适,要说以前他一直把黄一天当成是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后快,今天接完冯书记的电话后,他已然对此人心生忌讳。

    情况不明的时候绕道走。

    对于蒋大宽来说,他现在没必要跟黄一天撕破脸争一个你死我活,只要双方能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就行。

    黄一天却不准备放过他!

    他看出蒋大宽压根没打算帮他讨回乡党委书记的职位,最起码从目前蒋大宽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他是铁了心坚决支持提拔金德贵。

    既然蒋大宽不仁,那就不能怪自己不义。

    黄一天慢悠悠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材料复印件,一抬头见蒋大宽正眼巴巴盯着自己,轻松表情冲他笑了笑,说:

    “蒋县长,我这里有几份材料在包里放了有一段时间了,原本准备上次的县委常委会之前拿给您过目,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拿给您看,会议就开过了。”

    黄一天突然换了一副笑脸看向自己,这让蒋大宽不禁有些不适应,他见黄一天把手里的材料袋打开后把几份材料拿出来,又态度恭敬把材料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心里不禁疑惑,“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

    几份材料都是白纸黑字,蒋大宽翻开第一页的时候已经吃惊的两只眼珠子差点掉下来,第一页复印材料居然是他老婆吃空饷单位的工资单?

    第二页材料却是他当初购买别墅时的款项收据?原价一百多万的别墅他只花了二十万轻轻松松买到手,收据上居然还有当时卖房子给自己的地产商签名?

    盯着材料上一行行白纸黑字,蒋大宽只觉自己心跳加浑身血液流淌度飞快起来,单凭这两份材料便可以确定他以权谋私收受地产商不法贿赂金额百万!

    蒋大宽极力控制住瑟瑟抖的那只手继续翻开底下一页页材料,我的天!底下材料不仅有他儿子出国留学费用在某单位报销收据,居然连他某年某月某日跟老青人刘凤飞在哪里开房记录都一清二楚!

    蒋大宽眼前一黑,差点整个脑袋冲着那份材料砸下去!

    身为一名老官场,蒋大宽心里明镜似的,单凭黄一天手里这份材料足以让他立马丢官掉爵下半生从此在监牢里度过。

    当蒋大宽过了好大一会终于把两眼从面前的材料上移开看向黄一天的时候,眼神里早已不复之前的跋扈嚣张,他用一种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黄一天:

    “你想怎样?”

    “我只要我应得的!”黄一天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