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零六章 狗的价值

第三百零六章 狗的价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的意思黄一天女朋友受贿的事情证据确凿板上钉钉?”

    “是的,冯书记。”

    “就算黄一天女朋友真存在受贿行为,你又凭什么认定此事必定跟黄一天有关?还自作主张阻拦他提拔为乡党委书记?你到底是如何想的?”

    蒋大宽也不傻,他从接到冯书记的电话到现在心里早已明白了一个事实:一定有人把他在县委常委会上阻拦黄一天提拔的事情打小报告到冯书记面前了,还有可能歪曲其词在冯书记面前给自己上了不少眼药水。

    对于蒋大宽来说,“胡大全”是他在官场最大的靠山,更是他以后升官提拔的指望,若是惹恼了“胡大全”相当于自断前程。

    他担心“胡大全”因为这件事心里对自己有所误会,连忙在电话里耐心解释:“冯书记,对于黄一天同志的任命是县委领导班子集体会议决定,我也只是在会议上有一票表决权而已,我哪敢私下阻碍或者说提拔其他人。”

    听着蒋大宽到了这时候居然还敢对自己阳奉阴违?“胡大全”心里愈加怒火中烧,他冲着电话冷冷“哼”了一声,对蒋大宽说:

    “蒋县长,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糊涂了!身为一县之长提拔干部的时候半点不从服务老百姓角度出,放着现成的人才不用,却一意孤行推举并不合适的人选,你脑子里究竟怎么想的?如此而为,是不是不称职?”

    蒋大宽听了这话大骇!

    他做梦也没想到老领导一句话的功夫对自己的态度急转直下,刚才还不见外称呼自己一声“小蒋”,现在居然明显距离拉大叫自己“蒋县长”?说来说去,若没有老领导冯书记这些年的一手提携哪有自己这个县长?老领导突然对自己态度冷淡让蒋大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连忙在电话里把刚才说过的话往回收:“老领导您听我解释,我不是反对提拔黄一天,主要是他现在跟一个叫冯佳媛的团委副书记在一块处男女朋友,那个冯佳媛问题很大,黄一天这次提拔受到牵连也是没法子的事。”

    听到蒋大宽口中提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名字,“胡大全”心里一股怒火忍不住爆出来,他冲着电话对蒋大宽声色俱厉喝问:

    “你倒是跟我说说看,那个冯佳媛干了什么违纪违法的事情问题很大?”

    “有人向县纪委举报那个冯佳媛收受贿赂金额远远过纪委划定红线,县纪委正对这案子进行调查呢。”

    “既然正在调查说明纪委并没有认定冯佳媛受贿,怎么你这个县长倒是先入为主断定冯佳媛违纪违法?”

    “老领导,我也是实话实说,虽说县纪委针对此案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但是人证物证俱在,那个冯佳媛的确存在受贿行为。”

    “简直一派胡言!”

    “胡大全”见蒋大宽一门心思把屎盆子往自己女儿头上扣气的恨不得抽他两耳光,对蒋大宽说话语气愈加严厉。

    蒋大宽听出老领导跟自己说话腔调里火气似乎越来越大却一时摸不清他生气的根源在哪,还以为是普水县委书记刘大宇和县委副书记张天来背地里跑到市委领导面前说自己坏话。

    他本能为自己辩解:“冯书记,您可千万别听信什么小人一面之词,冯佳媛收受贿赂的事情千真万确不信您可以让人查。”

    “县纪委立案调查的事情就一定确有其事?别说冯佳媛没受贿,就算她真的受贿了你有让人调查一下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吗?冯佳媛不过是团委一个副书记,别人凭什么给她送礼?”

    蒋大宽连忙回答:“送礼给冯佳媛的人原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来就是想要通过冯佳媛的手送礼给黄一天,所以说这事黄一天脱不了干系。”

    “胡大全”显然被蒋大宽不分青红皂白胡乱牵扯的本事给气的不轻,两人通电话到现在他也算是听出来了,这个蒋大宽,即便是自己亲自打电话给他依旧一门心思把黄一天往脚底下踩,要说他跟黄一天之间没有恩怨鬼都不信。

    “蒋大宽你给我听清楚了!”

    “胡大全”冲着蒋大宽吼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说冯佳媛受贿?明明是那个朱晓慧明明故意害人,你这个县长整天盯着受贿者不放却压根没想到追查事实真相,这就是你处理问题的方式?”

    电话那头的蒋大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听见”
重生之都市狂修笔趣阁
胡大全”在电话里排山倒海对他一通呵斥,说到最后斩钉截铁口气指示道:

    “关于有人举报冯佳媛受贿一案立刻停止调查,最近一段时间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干部调整上的事情或者说其他普水大的事情县委书记刘大宇怎么说就怎么调整,你就等于是停职,最近一段时间好好反省,反思你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公还是为私下!”

    老领导居然为了黄一天调整一事不称心就对自己实行停职处分?什么叫最近一段时间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接受如此严厉的惩处?

    领导一飙下属腿打飘。

    蒋大宽听出自己的主子这回真是动了大怒,当即吓的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只能在电话里连声应承:“好的好的您放心,老领导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办。”

    “胡大全”显然压根没把蒋大宽的反应当回事,把该说的话说完后气哼哼“啪”的挂断电话,那一声快挂断电话的声音让蒋大宽一颗心像是突然被雷惊一样猛烈跳了一下。市委书记突然打电话过来,二话不说因为黄一天没被提拔一事对他大雷霆,末了还亲口做出对自己暂时停职的决定。

    谁能告诉自己,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蒋大宽此时脑子里已经意识到此事绝不是普通的官场中领导相互倾轧到领导面前打小报告这么简单。他猜想黄一天极有可能跟市委冯书记之间原本就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联,否则的话,凭什么一向行事沉稳的冯书记绝不会为了他的事情亲自打电话过来冲自己脾气?

    蒋大宽算是冯书记的老下属了,一向在老领导心目中印象不错,被老领导如此不待见呵斥教训甚至被勒令暂停职务还是头一回。

    手里握着电话听筒,蒋大宽脑子里一团乱麻,此时他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他心里想,“若是为了对付一个黄一天居然让自己成了老领导摒弃的对象,那可就亏大了!”

    蒋大宽最近看过一篇关于狗的价值理论,如果是下属市领导的一条狗,说明还有利用的价值,说明凌达还在重视,如果要是狗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那么说明这条狗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正当蒋大宽手拿电话听筒欲哭无泪的时候,听见办公室外有人“咚咚咚”敲门,他连忙把手里的电话听筒放下,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后冲着门口说了声,“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令蒋大宽大跌眼镜的是门外站着的高大帅气年轻人居然就是刚才市委冯书记在电话里张口闭口提及的县台办主任黄一天?

    黄一天依旧是平常那副笑眯眯的模样,瞧着蒋大宽一副见鬼似的表情瞪着两只眼睛看向自己,他不自觉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裤子拉链是拉上的,衣服上也没见什么明显污渍,他不觉心里奇怪,“蒋大宽今天怎么会用如此奇怪的眼神看自己?”

    黄一天站在门口停留片刻,冲蒋大宽试探口气问道:“蒋县长,我能进来吗?”

    蒋大宽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冲他招呼道:“哦行行行,那个黄主任来了,进来吧进来吧。”

    跟蒋大宽的错愕惊慌相比,黄一天则显得淡定很多,他抬脚进了蒋大宽的办公室后又转身把县长办公室的门关上,回头冲着蒋大宽相当绅士的点头招呼一下,这才走到办公室一侧的沙上坐下来。

    蒋大宽此时的情绪俨然还没完全从刚才被市委冯书记一通训斥中走出来,他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

    他实在是想不通,“眼前的小伙子究竟何方神圣?居然有本事让市委冯书记亲自为他出面找自己兴师问罪?”

    蒋大宽也算是经历过风浪的老官场了,瞧着黄一天在沙上坐下后一言不,心里不禁一阵打鼓,他猜不透这个时候黄一天突然跑到自己办公室来究竟所为何事?其实黄一天今天来找蒋大宽的目的很简单:拿回自己该得的乡党委书记职位。

    虾有虾路蟹有蟹道。

    作为一名甚至比市委冯书记资历更深厚的老官场,黄一天处理问题有自己独特的方式,之前县委张副书记就提醒过他,“要想顺利提拔到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上,县长蒋大宽那一关必须过,作为县长如果坚决反对,就是刘大宇也不好处理。”

    当时他倒是把这句话记在心上了,只是没想到此事展度之快远远过自己想象,一切还没来得及谋划,县委常委会已经开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