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零五章 要挟

第三百零五章 要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冯佳媛嘴里“嗯”了一声,眼神充满期待看向老爸道:“老爸,你可一定要帮我报仇,那赵小泉两口气实在太坏了!”

    “放心吧,谁敢惹我闺女,我肯定让他有来无回!”

    “胡大全”说话的功夫手里已经拨出一个电话号码,冯佳媛听见老爸对着电话那头说话的时候,整个人说话口气已然恢复市委书记的威严。

    “老洪吗?有件事你给我抓紧时间处理一下。”

    冯佳媛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市纪委洪书记那熟悉的声音,他问“胡大全”:“冯书记,这一大早的什么事那么着急?”

    “市科技局有个叫朱晓慧的,官不大可是心眼不小,奶奶的,前两天跑到普水县纪委举报我闺女受什么贿?我闺女现在还坐在那伤心呢,说那个朱晓慧表面上跟她亲亲热热一转身背地里对她捅刀子,这事你可得上点心。”

    “还有人敢到纪委举报咱大侄女受什么贿,不是看玩笑吧?”市纪委洪书记听到这里感到好笑,奶奶的,冯佳媛母亲的家族什么时候缺少钱,现在说她收礼,这不是开国际玩笑。说话口气里顿时多了几分愤慨,“你等着冯书记,这件事我立马成立工作组去办,一定给大侄女一个满意的交代!”

    “行,那你先忙着,我等你消息。”

    “哎好!”

    “胡大全”挂断电话后,冲着女儿安慰道:“行了闺女,这事由你洪叔叔帮你出头讨还公道,那个朱晓慧肯定跑不了。”

    市纪委洪书记和“胡大全”私交甚好,要说整个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中谁敢背地里对“胡大全”的决定的事说出不同意见,也只有市纪委的洪书记了,因此“胡大全”把这事交给老友去办,自然是一百个放心。

    冯佳媛心里却有些疑惑,她问冯大权:“老爸,万一那个朱晓慧清清白白从没犯过什么错,恐怕洪书记也奈何不了她吧?”

    “胡大全”笑了!他被自己宝贝闺女如此天真又单纯的问题逗乐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无论朱晓慧之前到底是不是犯过错,从她陷害自己宝贝闺女的那一刻开始,她已经错误百出将自己亲手推进泥潭。这世上很多事哪里是“对错”两个字就能解释清楚?想当年历史上著名的赵高“指鹿为马”,赵匡胤“龙袍加身”后“杯酒释兵权”等事件,哪一件能用“对错”两个字就能简单解释清楚?

    真正的“对错”是有标准诶,但是有些事情的对错永远只能意会!

    当然,有些话他没法跟女儿解释,即便真的解释了她也未必能听懂,”胡大全”年轻时在底下当过县委书记,他对于县里的政治环境了然于心。

    记得“胡大全”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底下有个副局长因为私人恩怨状告某县委副书记,说县委副书记如何如何的不懂政治,很有问题的,当胡大全得到消息后立马召集县里各单位正副职在县委小礼堂开会。

    会议中讲到维啊稳问题的时候,他当着众多下属的面大雷霆,“一个家庭吵吵闹闹,日子过不好;一个县里,大家互相捣鼓,工作也开展不好。最近,有个领导干部还到了北啊京去告状说谁不行什么的。我知道是谁,在这里不点名了,你自己明白就是了,胡捣个啥?你是不是自己就没有问题,你的家属儿女都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还不赶快写个辞职报告,还等着我们撵你下台吗?还等我让纪委去查你吗?”

    当时那个告状的副局长就在台下坐着,满头大汗战战兢兢,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他脸上,那些眼神就像是一把把利剑刺在他身上,逼的他脸色白。

    通常来说,一个当官的被抓了,不是因为他无能,也不是因为他肤白,而是他的上游博弈的结果。

    上头有领导要保护你,就算你有点小毛病也能平安无事,若是上头人处心积虑要收拾你,哪怕你有一点的错误就得出事。

    毕竟人不是生活在真空,要生活,要人情来往,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党和国家也是以人为本,就说以前的福利,国家明文规定节假日的时候工会可以一点,但是每年每个人不能过一千元,这个规定就很人情味。

    当然,若是有人一身正气铁了心要跟肤白现象斗争到底,他必定会遭遇到集体围攻,“被自杀”、“抑郁死”也是平常事儿,因为现在的肤白,很多是集体肤白。如平阳县县长黄安波、常务副县长吴存忠、徐定锦、副县长施曙亮等4名正副县长先后被“撂倒”,被捕被判。湖南耒阳市矿产品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一个有77o人的正科级事业单位,集体贪污、行贿、受贿,使国家税收流失,55名中层干部被立案侦查。

    官场上混的老妖
重生之苍莽人生最新章节
,大家都懂这个理儿。

    秦朝有个名将叫蒙恬,此人出身名将世家,祖父蒙骜、父亲蒙武皆为秦名将,其北驱匈奴,修建长城兵权在握,当时皇帝对其极其信任,就算有人告他谋反皇帝也不信。

    蒙恬虽功高盖主,平日里行事却非常谨慎很少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却不料因故得罪了奸臣赵高,被其以弟弟蒙毅的事为源头经过充分挥后最终背上大黑锅陷害致死,据说蒙恬在死之前曾自谓,“吾何罪?获罪于天!”

    这句话不禁让人慨叹:天命不可违!

    放眼当今官场,哪一位官员对国家的功劳能大过当初的蒙恬大将军?又有哪一位官员位极人臣却还能如蒙恬般小心谨慎不留任何把柄在人手?

    “胡大全”作为一名资深官场老手,对于权术之道早已深谙其中,别说想办法收拾一个朱晓慧为女儿出气,就算是把赵小泉两口气一块收拾了对他来说也是易如反掌。既然父亲已经答应帮自己对付朱晓慧,冯佳媛心里也好受不少,她冲父亲撅嘴撒娇道:

    “老爸你帮人帮到底嘛,你把那个乡党委书记的职位还给黄一天好不好?都是我牵连了他该得到的位置!”

    对于这件事“胡大全”其实心里早有主张,只是瞧着女儿这些日子到普水县上班后很少有时间来看自己,更别提跟自己坐下好好说会话,便故意拉着一张脸说:

    “那不行,你是我闺女,有人给你气受我当然要出手,黄一天提拔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帮忙?我又不认识他,再说,一个年轻干部要想成长,那就要靠自己的本事,如果都是依靠外力,那也是被人看不起的,你说是不是。”

    冯佳媛看出老爸故意逗弄她,羞红一张脸拉着老爸的胳膊撒娇:

    “您怎么会不认识黄一天呢?他可是您女儿的救命恩人呢,您忘了,上回我被人绑a架要不是他及时出手,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人家对您女儿这么大的恩情,您总得报答一下吧?”

    “胡大全”伸手在女儿鼻尖上爱怜轻轻刮了一下笑道:“你呀你呀,一提到那小子半点原则性都没有,提拔谁到乡下任党委书记是普水县领导班子集体开会做出的决定,哪能朝令夕改?我就是市委书记也要按照原则来办事。”

    “那决定不是错了吗?当然要改。”冯佳媛据理力争。

    “先别说这决定到底有没有错,即便是真有错,那也要是县里决定的事情。你什么时候见过一级政府会议做出决定还能再改变?”

    冯佳媛听出父亲似乎并不热心帮黄一天夺回乡党委书记职位,只好使出对付老爸的必杀技,撒娇卖萌加耍赖,非把老爸逼的不得不低头才行。

    “胡大全”被宝贝女儿缠的实在没法子,只好勉强答应说:“好好好,老爸答应你,但是老爸不是邦芒,而且问问情况,这样的事情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行了行了,那你赶紧打电话吧,别等组织部门把金德贵的任命书都弄出来可就更麻烦了。”

    “胡大全”见女儿伸手把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塞到他手心里,只能冲她充满宠爱神情笑笑,抬手拨通了普水县长蒋大宽办公室电话。

    电话听筒里“滴滴”两声响后,电话里响起蒋大宽透着一股谄媚讨好的声音:“冯书记您好!这一大早您怎么亲自打电话来了?有什么指示吗?如果需要,我现在就到你办公室!”

    “胡大全”看了一眼身边神情略显紧张的女儿,冲着电话那头的蒋大宽说:“小蒋啊,听说最近你们普水县领导班子研究干部调整问题的时候,有个叫黄一天的县台办主任听说推荐到党委书记的时候落选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电话那头的蒋大宽明显心里一沉,大约迟疑了两秒后才慌忙回应:“老领导怎么突然关心起那个黄一天来了?您还不知道吧?他之所以落选是因为纵容女朋友收受贿啊赂被人举报到县纪委,此人品德上有污点才会落选。”

    “你说黄一天纵容女朋友收受贿啊赂?”“胡大全”听了这话心里一股火往上冒,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脸鄙夷的女儿冲蒋大宽质问,“小蒋啊,事情的真相你都调查清楚了吗?要知道随意的乱下结论,那就是对当事人不负责任,对工作不负责任,也是对干部工作不负责任吗,你是县长,不能随意的下结论,等不能感情用事。”

    蒋大宽听出冯书记言语中居然透露出几分对自己的不信任,心里愈加像是有十七八个水桶正七上八下,话说到这份上再往回收显然不合适,他只能硬着头皮向冯书记汇报:

    “冯书记,这件事影响很大,已经有人举报到县纪委,县纪委的领导也非常重视,真在调查,应该错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