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章 撕开脸

第三百章 撕开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冯佳媛见男朋友居然不怪罪自己,心里愈加感动,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要让陷害黄一天的人死无葬身之地!居然敢暗算自己?赵小泉两口子简直活腻了!”

    黄一天和冯佳媛刚从纪委出来,黄一天的手机又响了,这一回却是招商局长赵小泉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用一种不阴不阳的口气邀请道:“黄主任,我们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今天有空到我办公室来谈谈吗?”

    黄一天此时接到赵小泉的电话自然心知肚明,他冲着电话淡淡笑了一下问他:“赵局长想要跟我谈什么?”

    赵小泉故弄玄虚:“你一会来了就知道了,不过,我倒是提醒黄主任,万一你不来那可能会遗憾终生哪。”

    “遗憾终生?有那么严重吗?”

    黄一天一边打开车门让冯佳媛先上车,一边手里拿着电话自己也坐进去,冲着电话那头的赵小泉说:“赵局长既然找我有事,我当然要给面子,放心吧,我一会就到。”

    黄一天说完先挂断电话,冲着司机说了声:“你先送我去招商局,路过团委的时候把冯副书记放下来。”

    司机头也不回应了一声,“好的。”

    一旁冯佳媛迫不及待冲黄一天问:“刚才是赵小泉打来的电话?他还有脸打电话给你?你刚才怎么不在电话里骂他呀?这种畜生你理他干什么?”

    黄一天见冯佳媛一连串的质问,冲她安慰笑了一下说:“这会赵小泉正等着看好戏呢,我要是不去他岂不是要失望?再说,虽说你我心里都清楚这事八成是金德贵幕后主使,但是没有证据金德贵完全可以把自己开脱的一干二净。”

    “你的意思要听听赵小泉亲口说出这件事跟金德贵有关?”冯佳媛这才理解黄一天此行目的,点头道,“这样也好,就让金德贵借赵小泉的口原形毕露,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瞧着坐在一旁的冯佳媛一副义愤填膺模样,黄一天一颗心慢慢平静下来,他心里清楚,潜藏在暗处的对手目标针对自己的开门炮已经射出,接下来的连环炮攻击就要开始了。

    赵小泉的老婆已经到纪委实名举报自己女朋友收受贿赂,赵小泉紧接着打电话约自己谈话便是对手出的第二炮弹,只是对手万万没想到自己应急处理反应比他们想象的快百倍。

    招商局的局长办公室里,赵小泉就像是一个胜券在握的赌徒正眼看着自己手里一把好牌心情相当不错,他正哼着小调悠闲自得看报纸,有下属进来汇报说:“赵局长,县台办黄主任来了!”

    赵小泉激动的一下子从座椅上弹跳起来,冲着下属连声说:“快请进快请进!”

    赵小泉能不激动吗?自打公选结束后那晚酒桌上不少人推选黄一天做一班公选干部中的领头老大,他心里便对这小子记恨上了。

    “居然敢抢自己风头?这不是脑子有病吗?”赵小泉当时心里暗想。

    后来为了完成招商引资任务,他自认为低下身子向黄一天主动示好,热情邀请他兼任招商局副局长,没想到这厮居然半点面子没给一口拒绝。

    要说到普水县招商引资工作一把好手,本地官场从上到下人人心里只认他黄一天,那自己这个招商局长算什么呢?摆设吗?

    赵小泉心里看不惯黄一天那副整天自以为是的模样,他总觉的此人在招商上出风头分明故意跟自己作对。

    尤其是那晚跟金德贵一场小酒喝完后,听到金德贵说,“台商投资的项目原本就该县招商局来牵头,他黄一天一个台办主任凭什么把功劳算在他头上?”赵小泉当时心里就愤愤不平起来,他觉的黄一天这个台办主任实在是太不把自己这个招商局长放在眼里了,哪怕是这份招商功劳跟自己对半分呢,自己也不会对他腹诽很深。

    所以当晚金德贵向他提出建议准备扳倒黄一天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点头答应配合,因为有了黄一天这个共同的仇敌,他和金德贵一顿酒后已然结成一致对外的盟友。

    在赵小泉的印象中,黄一天整天一副意气风的形象,他现在迫不及待想看看,等到老婆实名举报的事情闹大后,这家伙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牛逼?

    走进赵小泉办公室的黄一天依旧是平时看起来波澜不惊的模样,一进门跟赵小泉礼貌握手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门见山问他:“赵局长打电话叫我过来到底什么事?”

    赵小泉听了这话咧嘴笑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坐在对面的“敌人”,那眼神就像猫看老鼠充满了戏谑。

    他故作热情问黄一天:“黄主任是喜欢喝绿茶还是咖
影后的驭夫秘籍sodu
啡?”

    “你这还有咖啡?”

    黄一天倒是有些诧异,在小县城大多数领导办公室里鲜少见到有咖啡,一来小地方的人喝不惯那玩意,二来还从没见过哪位领导招待客人的时候捧一杯咖啡出来。

    赵小泉倒像是习惯了黄一天这种反应,冲他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绿茶是润口的饮品咖啡也是,我这怎么就不能有咖啡?”

    黄一天没搭理他,冲他点点头算是应承。

    他心里清楚,赵小泉今天主动打电话请他过来绝不会是只想跟他聊绿茶和咖啡那么简单,他倒是想听听这家伙到底还想玩出什么花样来。

    赵小泉哪知道此时的黄一天早已对他暗地里安排的那些勾当心知肚明,他还以为黄一天被蒙在鼓里呢,冲他笑眯眯问道:“黄主任,说起来咱们也算是有缘,我老婆最近跟你女朋友关系还挺近乎,上周两人还约一块逛街呢。”

    黄一天见这家伙触及正题,不动声色应了声:“是吗?我倒是没听佳媛回来跟我提起过,不过女人的事情我是不过问。”

    赵小泉咧嘴笑:“呵呵!女人嘛哪能什么婆婆妈妈的事情都跟男人说?不过有件事冯佳媛要是真没来得及跟你说起过,我倒是想要提醒你。”

    “赵局长找我到底想说什么?不妨开门见山。”

    黄一天瞧着赵小泉一副掌控全局的得意表情心里一阵厌烦,冲他没好气道:“我这下午还有工作呢,赵局长还是别耽误时间。”

    “那行,那咱们就真人面前不说假话。”

    赵小泉放下手里摩挲的水杯,之前半靠在椅背上的脑袋和腰身也直起来,两眼看向黄一天相当严肃口气对他说:

    “黄主任,按理说咱们是朋友有些话我不该说,但是你也知道事情总有个是非黑白,这事我认为还是让你知道比较合适。”

    “什么事?”

    “这事说起来丢人,我老婆陪你女朋友逛街的时候一时兴起冲动给你女朋友买了点礼物,一下子花了好几万,当然,交朋友送礼是应该的,可你也知道咱们这些人一个月才多少钱工资?我老婆这几万块花下去愣是半点水花都没有,你说我这心里......”

    赵小泉说到这里故意装出一副为难表情,黄一天见他当着自己的面开锣演戏也不揭穿,只是静静的听着脸上依旧波澜不惊。

    赵小泉心里不禁奇怪,“黄一天听到这个消息不应该是这副反应啊?他女朋友收了几万块的礼物他居然半句话都没有?他这到底是平常收习惯了不在意,还是压根没把这几万块放在眼里?”

    黄一天一直不搭腔,赵小泉就有些不方便把底下的话说出来,原本他计划着,等到黄一天听说此事后肯定被吓的不轻,他正好趁机向他提出要求“放弃竞争乡党委书记职位”。说实话,老婆买礼物送给冯佳媛的几万块都是县团委书记金德贵口袋里掏出来的,他们两口子不过是搭把手帮忙罢了。

    现在黄一天一声不吭盯着自己,赵小泉心里不由犯难,“这戏可没法再往下演了,人家压根没把这件事当回事还怎么恐吓他?”

    黄一天听赵小泉说着说着突然停顿下来,足足停顿了近三十秒还没接着开口往下说,总算开口问一句:“赵局长说完了?”

    赵小泉表情尴尬冲他点点头。

    黄一天脸上一抹笑意荡漾开来,他抬起两手拍了拍椅子上左右扶手口中轻轻叹了口气道:“我说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让赵局长急急忙忙给我打电话,原来就为了这点芝麻小事。”

    “芝麻小事?”赵小泉不由瞠目结舌,脱口而出道,“黄主任,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有?我老婆可是买了好几万块的礼物送给你女朋友?你居然觉的这么多钱是芝麻小事?”

    “赵局长的意思要我女朋友退钱给你老婆?不过按照我们普安市人情来往的惯例,似乎私下送人的东西没有退出去的做法,当然,赵局长如果认为送的太贵了,我会建议冯佳媛把东西或者同价格的钱给你老婆的,你看如何?”

    “我当然不是这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我?”

    原本赵小泉占据主动话语权的场面一下子翻了个,瞧着黄一天咄咄逼人说话口气赵小泉心里阵阵冒火,他觉的自己今儿这事怎么办成这局面?明明应该是自己高高在上质问他黄一天才对?

    赵小泉很快理清头绪,他两眼盯着黄一天问道:“黄主任难道不知道纪委调查干部的受贿标准是多少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黄一天故意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