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借刀杀人

第二百九十四章 借刀杀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忍不住反问一句,他见赵小泉满脸堆笑对着自己,心里顿时明白赵小泉心里盘算的那点小九九,他刚才提出希望自己继续兼任招商局副局长,无非是指望自己以后的招商成果能让他分一杯羹。

    这怎么可能?

    “赵小泉这个人,轻浮,狂妄,说话做事总喜欢充老大听不进任何人意见,若是自己同意兼任招商局的副局长,恐怕两人早晚因为工作撕破脸,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直接干。”黄一天在脑子里琢磨片刻后心里已然打定主意。

    他轻言慢语对赵小泉解释:“赵局长,谢谢你的信任,不过你也知道,现在我虽然不行,也是县台办的一把手,公务繁忙,自从招商了台胞姜老先生回乡投资学校,我那里也是忙的人仰马翻,你的盛情我恐怕是要对不住了。”

    黄一天嘴里说的再怎么动听,赵小泉也不是傻子,他听出黄一天分明是拒绝的意思,脸上的笑容慢慢凝滞,冲他勉强笑道:

    “黄主任难道就不再考虑一下?说到底咱们都是同一批公选干部,现在我这处境你也看见了,你要是不搭把手帮忙,我可真不知道该找谁去,再说你也是单位的一把手,就是兼着招商局的局长,我也不回无事就麻烦你。”

    “赵局长,我也是有心无力,自从姜老先生回乡投资后,不少台胞闻风而动也想回家乡看看找一些合适的投资项目,我们县台办已经向县委县政府申请准备建立一个台湾同胞招商引资服务中心,集合力量招引台资,我真是实在抽不开身去兼任招商局的副局长。”

    无论赵小泉怎么花言巧语劝说,黄一天始终婉言谢绝,这让赵小泉心里不禁阵阵冒火,他以前对黄一天的印象就有些不爽,这次见他半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心里更是对其满腹怨言。

    话不投机半句多。

    黄一天见赵小泉脸色越来越难堪,跟他随口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冲着赵小泉说一声,“我那还有事,先走一步”,说完拔腿就走,只留下赵小泉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肚子窝火。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正当赵小泉一人站在原地愣了一会自觉无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他的官称:“赵局长!”

    赵小泉连忙转身回头望过去,只见不远处县团委书记金德贵正满面春风一边冲他打招呼,一边奔着他站的方向走过来。金德贵刚才下班前正准备关好门窗走人,不料站在窗口瞧见楼下水泥路上台办主任黄一天和招商局长赵小泉正站在一块说些什么。

    他看见赵小泉好像拉着黄一天的胳膊,那表情似乎在讨好黄一天,可黄一天却是千年不变跟谁说话都是一副职业微笑表情,似乎两人谈话气氛并不是那么和谐。

    凡是跟黄一天不对眼有矛盾的人都算是他金德贵的盟友,金德贵把刚才的一幕看在眼里,心里不自觉盘算起来。

    眼看不一会功夫黄一天转身先走,楼上的金德贵赶忙慌慌张张关好门一溜烟跑下楼,正好赶上赵小泉还没走呢,连忙追过来主动跟他打招呼。

    “赵局长,相逢不如偶遇,今晚我请你喝几杯怎么样?”金德贵心怀叵测冲赵小泉出热情邀请。

    赵小泉倒是愣了一下,他跟金德贵只能算是面熟,两人以前倒是在一些公开会议场合打过照面,私底下压根不熟悉。

    他心里不禁疑惑,“好端端的这个金德贵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喝酒?八成是说惯了客套话吧?”

    赵小泉连忙摆手客套:“不必了不必了,金书记也是个大忙人,我的单位也有点事情,咱们还是改日再约。”

    金德贵显然看出赵小泉心里对自己还有几分生疏,主动走过去亲热拍了拍他的肩膀豪爽道:“赵局长是市里下来的领导干部,到了咱们普水县可要入乡随俗啊?多个朋友多一条路嘛,不过是喝几杯酒,你可别想太多。”

    金德贵一番话像是一下子戳中了赵小泉的心坎,这让他脸上露出些许尴尬,但是金德贵刚才话里那句“多个朋友多条路”倒是说的让他不觉心动。他觉的金德贵既然如此热情,自己要是再一味拒绝倒是显得有些拿大了索性点头同意,任由金德贵拉着一块出了县政府大门。

    赵小泉却不知道,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别看金德贵表面上客客气气对他称兄道弟请他喝酒,其实背地里一肚子文章。

    说到金德贵和黄一天之间的恩怨还得提及贾凤武活着的时候,记得去年夏天贾凤武绑了冯佳媛,黄一天调查冯佳媛行踪的时候一路追寻到碧波楼,找到金德贵一
全能大歌王帖吧
顿暴打逼他说出实情。那一顿打对于金德贵来说并不是身体上受伤那么简单,还包括他纵横普水县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声望名誉全都在一夜之间蒙上一层阴影。

    他曾经不止一次在家里跟当公安局长的父亲提议,“想点辙让狗日的黄一天血债血偿!”父亲却警告他,“黄一天明显背景深厚,我也惹不起,就说上次的学校选址,黄一天为什么敢和蒋大宽县长斗气来,还不是背后有人,你也看到了结果就是黄一天当初的决定,说明蒋大宽也斗不过黄一天,所以你绝不能再惹他!”

    金德贵见父亲不肯出面为自己报仇,也看到自己不是黄一天的对手,心里更是憋的难受,但是他从刘时光和贾九红两人被警察开枪击毙一事也的确看清楚黄一天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狠角。当仇恨在心里憋了一年多生根芽后,刚才突然看见仇人黄一天正站在楼下跟人说话,金德贵心里隐藏了很长时间的仇恨种子控制不住冒出来、

    他急迫的想要做些什么,哪怕要不了那混蛋的命,只是让他吃苦头受教训先出口心里的恶气也行,他把这份希望寄托在赵小泉身上。

    既然父亲不让自己和黄一天生正面冲突,那就只能采用“借刀杀人”的办法,刚才看到赵小泉和黄一天谈话很不愉快,他心里旋即冒出一个对付黄一天的馊主意,自己不能出面,那就让这个赵小泉出面那不是更好。

    金德贵把赵小泉带上了得月楼,两人包了一个雅间上了两瓶好酒和一些精致爽口的小菜边吃边聊,不一会的功夫,几杯酒下肚的赵小泉话多起来。

    赵小泉心里还对黄一天刚才的态度愤愤不平,冲着金德贵满嘴牢骚话:“狗日的黄一天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了不起?让他到招商局兼任副局长居然还敢跟我拿架子,他以为他是谁啊,不就是招商到几个大老板吗?瞧他能耐的。”

    金德贵从赵小泉的话里听出端倪,敢情两人之间的矛盾焦点在这?他当下心里一动,端起酒杯冲赵小泉假装劝道:“算了算了,赵局长,黄一天和你不是一个单位的人,你跟一个不相干的人质什么气呀?喝酒喝酒!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赵小泉倒是一仰脖子把一杯酒干了个底朝天,放下酒杯后却还是心事重重,他郁闷口气对金德贵说:“我真是想不通,怎么那些投资商一个个都被黄一天给找来了,还都能顺顺利利签约成功?我们招商局上上下下几十口人愣是没干过一个黄一天?这真是邪门了!”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你没有人家手段高明呗?”

    赵小泉纳闷,冲金德贵问道:“招商引资还得用手段?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你给我说清楚。”

    金德贵故意做出高深莫测表情,冲着赵小泉神秘一笑道:“黄一天那家伙根本没有什么鸟本事,那就是贱骨头,有奶就是娘,你就说台湾来的那老头,人家回家乡探亲的时候他整个比孝子贤孙还要积极三分,老头能不感动?

    按理说,老头既然准备在家乡投资,这项目肯定应该先找你们招商局?结果呢?却被黄一天给拦腰截住了,这功劳自然就成了人他的,所以我说不是你赵局长不行,更不是你赵局长能力不如他,而是这个小子抢了别人的功劳。”

    一语惊醒梦中人。

    赵小泉听了金德贵的话后顿觉恍然大悟,他心想,“别的招商引资项目暂且不谈,单说台胞姜老先生回乡投资,若不是他黄一天整天跟在老头屁股后头献殷勤,老头能把项目交到他手里负责?只要黄一天不出头,那不是招商局的项目?”

    人的思想一旦钻进了牛角尖八头牛都拉不回来,赵小泉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猛的伸手一拍桌子赞同口气:

    “兄弟你这话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多少投资商想要到普水县来投资,他们本来应该全都奔着招商局才对,怎么都被他黄一天给截了胡?说到底,那家伙仗着信息灵通耍心眼呢,他这分明是在断我赵小泉的活路啊!”

    赵小泉原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家伙,被金德贵随便一忽悠顿时中了套,两人坐一块一边喝酒一边叽叽咕咕说半天,说来说去无非是大骂黄一天下流无耻为了抢功劳毫无底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金德贵眼看赵小泉喝了不少,跟自己说话也是一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模样,这才慢慢悠悠把自己今天请他喝酒的最终目的说出来。

    金德贵眯须着一双眼睛,假装半醉对赵小泉说:“赵局长,你说黄一天这种不要脸的混蛋是不是人人得而诛之?”

    “是!绝对是!”赵小泉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