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九十章 扛上了

第二百九十章 扛上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蒋大宽一语既出,会议室里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引的众人纷纷把眼神投向他,大多数人的眼神充满疑惑,显然不明白蒋县长突然跳出来提出反对意见目的何在?如果真的放在高新科技园区那边,这个学校建设的目的是什么,意义是什么?

    如果一个学校建设不能为老百姓服务,不能方便孩子入学,那么建设有个屁用?奶奶的,这个蒋大宽是不是脑袋进水了?

    黄一天心里却明镜一样,他早看出蒋大宽是个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的领导,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私心,他既然心里记恨上了自己少不得要找机会对自己打击报复,只是他却没想到蒋大宽会在学校选址问题上为了一己之私故意跟自己唱反调。

    对于这类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教育投资项目,黄一天绝不允许有人因为一己之私破坏!再说,这个项目是自己引进的,就要对项目负责,对老先生负责,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对全县的教育事业负责,不能因为所谓领导的反对就妥协,对歪风邪气妥协不是自己的性格。

    黄一天话题当即冲蒋大宽严肃口气问道:“蒋县长,能说说你反对学校建在城西片的理由吗?”

    有理讲理有事说事,以黄一天的个人修为来说,他虽然从心底里反对蒋大宽提出的建议,但是他誓死捍卫对方说话的权利。

    尽管蒋大宽也从心底里反感黄一天对自己说话不客气的腔调,但他还是冷脸回答:“我认为县委县政府领导对于学校的选址应该有长远战略眼光,我们完全可以把学校建在县里正在规划的高新区,以后把学校资源慢慢的向那边转移,把那一块地打造成一个科技教育园区。”

    “科技教育园区?”底下众人纷纷议论起来,“好像隔壁县里也有一个科技教育园区,规划了好几年愣是一个学校都没有,愣是一片片空地。”

    “大城市的高校集中起来整一个科技教育园区倒是还行,咱们这种小县城也搞教育园区好像不太现实吧?毕竟上小学的孩子只有七八岁年纪,每天跑大老远的路去上学肯定不方便。”

    “哦,我明白了!”有人恍然大悟表情低声说,“真要是把县里的科技教育园区搞起来,蒋县长面子上也有光不是嘛,这也算是比较拿得出手的一项政绩。”

    ......

    底下人虽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抬高嗓门把心里的看法公诸于众,对于在座各位领导来说,会议室里一二号领导对学校选址一事态度明显不一致,反正怎么说都是得罪人,奶奶的,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样的情况还不如闭嘴一言不。

    眼看着会议室里局面很快陷入僵持状态,蒋大宽心里阵阵得意,以他的龌龊心理认为,只要黄一天提出的建设学校地址不被采用,那就是胜利!

    县委书记刘大宇见状心里很不痛快,他虽然不理解蒋大宽为什么突然提出如此不合理的建议,但他毕竟是县长,自己总不能当着诸多下属的面让他下不来台。

    刘书记只能冲着张副书记使了个眼色,张副书记立马心领神会再次站出来力挺黄一天道:“我认为蒋县长建议把学校地址放在高新技术园区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从服务老百姓的角度来说,我还是支持黄主任的建议。”

    眼见张副书记挺身而出为自己撑腰,黄一天乘机把蒋大宽心里那层纸捅破,让他很是难看,他朗声道:“蒋县长,我认为学校选址的要目的是为了方便老百姓,方便孩子入学,我们决不能在教育工作上也搞面子工程,那是市委市政府不会允许的,老先生也是不会同意的。”

    挑衅!绝对是赤果果的挑衅!

    蒋大宽见黄一天直接把矛头对准自己,一针见血把自己把学校地址定在高新技术园区的目的说出来,那就是自己要证据,要面子工程,气的满脸通红忍不住冲黄一天飙:

    “黄一天!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蒋大宽身为普水县长,说话做事难道还要你一个台办主任来指手画脚?你也配!”

    “路不平有人踩!”

    黄一天分秒不差反唇相讥:“蒋县长,你身为县长就应该时时处处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考虑问题,你坚持把学校地址定在高新技术园区分明就是一心只想为自己沽名钓誉?你这样的做法明显失职,我提醒你也是为你好!”

    “你他娘的有什么资格说我失职?你算老几?”蒋大宽已经激动的从椅子上跳起来,两眼瞪大溜圆盯着黄一天,那眼神貌似要吃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领导干部就要有领导干部的政治素养,必须秉着一片公心,秉着全心全意为老百姓服务的理念来做好每一个关乎百姓民生的重大决策,而不是为了个人的目的
妻子的游戏无弹窗
或者说其他的目的私自决策盲目决策!”

    奶奶的,老子就是要让你难看。

    “黄一天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一个小小的县台办主任竟敢对我用这种口气说话?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

    “蒋县长,我们的党一直坚持民主,难道你不是党的一员?再说,你可别忘了,姜志勇老先生是我们台办招商过来,没有我们招商能有这个学校吗?现在建学校的地址最起码要姜老先生本人认同,我代表姜老先生在这里表态难道不行吗?”

    “你他娘别扛着鸡毛当令箭?别以为有点本事招商就拽威风了不起,你他娘招再多的商你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你凭什么对领导指手画脚出言不逊?”

    “你说我是扛着鸡毛当令箭?那你蒋大宽又是什么?你一个县长整天不是把心里放在为全县展的大局上,就盘算着那点自己升官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小心思,对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不管不顾,你还有脸在这里对大呼小叫?”

    有理走遍天下。

    面对蒋大宽声嘶力竭连珠炮似的斥责,黄一天步步为营稳打稳扎,处处以理服人把蒋大宽抨击的无话可说。

    蒋大宽也是黔驴技穷,实在是讲不出道理来居然当众冲着黄一天摆官威,伸手一指他的鼻梁厉声道:“我命令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面对气急败坏的蒋大宽,黄一天冲他冷冷一笑,一字一顿道:“蒋县长!刘书记今天坐在这里,我是不是要滚出去还轮不到你来当家吧?李书记是普水的一把手,等你做了一把手再说吧?”

    “你?”

    蒋大宽气的一张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白,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跟黄一天一番唇枪舌战过于激动居然忘了一把手县委书记刘大宇正在冷眼看着两人。他一转身看到刘大宇冷若冰霜的眼神正盯着自己,心里一慌,要是刘大宇把此事捅到市领导那边,对自己很是不利,赶忙想要解释:

    “刘书记,其实我......”

    不等他说完,刘大宇冲蒋大宽摆摆手示意他暂停,刚才蒋大宽和黄一天打嘴仗的时候,黄一天说的一句话算是恰好击中了刘大宇的心坎上,奶奶的,你蒋大宽不是很牛叉,可是一个黄一天你却不能对付,而且出丑,老子很舒服。

    黄一天刚才说,“刘书记今天坐在这里,我是不是要滚出去还轮不到你来当家!”刘大宇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很大触动,自己好歹也是一把手县委书记,县长蒋大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下属吵成一团,他心里何曾顾忌过自己这个县委书记的感受?

    说白了,平常自己一向对蒋大宽忍让三分倒是让他得寸进尺不知分寸了,单单就事论事来说,他今天提出把学校地址放在高新技术园区分明就是故意。

    普水县官场谁不知道张副书记跟自己一向是一个鼻孔出气?今天会议一开始,当黄一天提出把学校地址放在城西的时候,张副书记已经表态支持。

    即便是蒋大宽提出不同意见后,他也用眼神暗示张副书记再次表明态度,这样明显的局面他蒋大宽心里会没看懂?

    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当着众人的面装疯卖傻跟下属一言不合吵的惊天动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无比张狂说话口气。他这哪是针对黄一天飙?分明是故意要自己当众难堪!再说,此事情闹到市里对自己也很有利。

    刘大宇面无表情冲众人表态道:“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明天让人把两个建校地址全都汇报到市里,同时每个地址是谁要求这么做的,也标上,最后结果由市委领导斟酌决定吧,现在散会!”

    整场会议从一开始到现在,刘书记只说了不到三句话,其中还有一句是宣布“散会”,众人瞧着刘书记绷着一张脸自顾先行离开会议室,一个个感觉到领导内心隐藏的愤怒。

    今天这事换了谁摊上都是心里一肚子气,明明会议室里说一不二的最高领导是刘大宇,结果却成了他蒋大宽威的地盘?

    瞧瞧刚才蒋大宽冲着下属飙那副嚣张模样,他那哪是冲黄一天飙啊?分明是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耍自己身为县长的官威呢。

    偌大的会议室瞬间人走屋空,到最后只剩下蒋大宽一人呆呆坐在那里,他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会议室,突然感觉自己内心和眼前的会议室一样空空荡荡。

    “今儿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那么冲动跟黄一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吵起来了?”直到此时蒋大宽才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行为存在过失。

    堂堂一个县长,在官场混了近二十年,头一回在领导班子会议上跟一个初入官场未满三年的年轻小伙子大吵一架?这事传出去指不定别人怎么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