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自救

第二百八十五章 自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是洪梅香被勒令开除谈话后的第二天下午,傍晚时分,冯佳媛白色的本田轿车准点出现在台办办公大楼门口。对冯佳缘来说,她是来接男朋友黄一天下班了,不管黄一天是否承认,尽管明知道黄一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她却还是每天宁可绕一圈路过来接他一块下班。

    在冯佳缘的心里,只要黄一天对自己很是关心,那么说明自己的目标也就不远了。对女人来说,是因为有爱情存在,这个世界才变得五彩斑斓,引人人胜。古有孟姜女千里寻夫,有焦仲卿妻刘氏投水而亡,有卓文君凤求凰而得佳婿,有祝英台为爱死而化蝶,有白蛇传里水淹金山寺。

    一个女人,不管事业多成功,在人前多风光,如果没有爱情,在别的女人面前似乎就变得始终低人一等.有爱的女人,即便丈夫总被嘲笑是个汤匙,她也是在爱里甜甜蜜蜜甘之如饴,在旧日同学面前端坐无畏。

    三楼一个办公室窗口,洪梅香站在玻璃窗后,看着台办一把手主任黄一天拎着公文包笑呵呵进了女朋友的轿车,又看着两人在车里谈笑风生说了几句话后车子慢慢启动离开,握着水杯的那只手不自觉加大了力度。

    “今晚,成败在此一举,也是自己能够在台办站住的关键!”她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誓,两只眼睛盯着早已绝尘而去的白色本田车方向眺望。

    本田轿车里,冯佳媛冲着黄一天撒娇:“今晚你得请我吃饭?”

    黄一天笑道:“说的好像我哪天没请你吃饭。”

    冯佳媛撒娇的说:“今天不一样嘛,听江佳欣主任介绍说,你们单位里开除了洪梅香,从此以后也算是拔掉了你心里的一根刺,这么好的事情咱们还不得好好庆祝一下。”

    “这也要庆祝?”黄一天不觉好笑,“我说你们女人可真是有意思,大事小事总能找出由头来庆祝,这就是工作上一件小事,用得着那么郑重其事吗?”

    冯佳媛冲他翻白眼:“黄一天,你懂不懂什么叫生活情趣?生活嘛,就是一种对当下的享受,学会自己找乐子的人才是真正的生活智者,像你这样只知道工作工作的人,就是整天吃草不知道选择味道的老黄牛。”

    黄一天没好气驳了她一句:“拉倒吧!别为自己馋嘴找借口!”

    冯佳媛气的伸出一只拳头照准他的肩膀捶一下,若不是要两手开车,这会肯定两只拳头轮流攻过来,一边打一边冲着黄一天鄙夷道:“跟你这种不懂生活情趣的人我无话可说,奶奶的了,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为什么爱上你这样的傻瓜蛋子。”

    黄一天心说,“老子不懂生活情趣?想当年老子每天跟一大帮狐朋狗友一块过着温玉满怀醉生梦死的日子,那所谓的生活情趣唾手可得,结果呢?一切不过是空欢喜一场,到头来还不是要面对现实的残酷?”

    冯佳媛见黄一天闭嘴不言语,以为他不高兴,连忙故意讨好:“对了,开除了小洪你心里是不是痛快多了,你要是不喜欢去饭店庆祝,咱们俩买点菜我回家亲手做给你吃也行。”

    其实黄一天特别喜欢在家里吃饭的感觉,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桌上,亲人围绕身边坐着,一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可一想到冯佳媛那做饭手艺他就忍不住皱眉。“算了,还是去饭店吃吧,省得回家烧还得费时间,你也很辛苦的。”

    冯佳媛也就是嘴上这么一说,听黄一天说话倒是正好顺了心意,连忙点头:“行,那就听你的,在外面吃,不过你关心我,我还是很开心。”

    “佳媛,你猜昨天谁打电话帮洪梅香说情?”黄一天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随口跟冯佳媛闲聊。

    “谁呀?”冯佳媛好奇问。

    “说出来你都想不到,我们伟大的县长蒋大宽同志亲自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很是尊重的警告我别把事情做绝了!”

    “蒋大宽?”冯佳媛脸上露出诧异神情,“他一个县长怎么能这么黑白不分呢?他跟洪梅香到底什么关系呀?居然这么帮她说话?”

    “谁知道呢,反正啊,这次我没给蒋大宽面子,他肯定要在心里记仇了,有这么个顶头上司压在头上,恐怕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黄一天也是顺口聊天,冯佳媛却上了心,听了这话小脸一冷恶狠狠道:“他蒋大宽是什么东西,要是敢公报私仇,我饶不了他!”

    黄一天听冯佳媛说话口气牛逼哄哄,忍不住笑道:“听你这话意思就好像你是市委书记似的,一个小小的县团委副书记副科级干部,居然敢叫板县长,简直不知道什么是官场
韩娱之你的名字帖吧
?”

    冯佳媛却一副认真表情说:“什么狗屁县长?依我看也不过是领导身边的一条狗罢了,他要是真敢胡乱咬人,县长的位置早晚保不住。”

    黄一天显然没有冯佳媛那么乐观,他两眼看向正前方,口中不自觉叹了口气道:“唉!蒋大宽毕竟是县长,正处级的干部,想为他服务的人很多,他要是真想对付谁,那真是防不胜防啊!”

    晚上八点左右,黄一天和冯佳媛刚进门换好家居服,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冯佳媛没好气道:“这大晚上谁呀?”

    黄一天正坐在客厅沙上刚打开电视,回头瞅一眼冲冯佳媛道:“要不你去看看?”

    说话功夫,冯佳媛已经走到门后,伸手打开房门一眼瞧见门外站着一个长相出众漂亮的姑娘,不由皱眉问她:“你找谁?”

    “我找黄主任。”姑娘怯声回答。

    冯佳媛于是回头冲着坐在沙上的黄一天喊道:“找你的,黄主任。”

    大晚上来了个漂亮姑娘找自己男朋友?冯佳媛瞧着心里有些添堵,她转身往回走的空,门外的姑娘见缝插针进了门,还随手把门关上。

    黄一天听到冯佳媛的声音连忙往门口望,一眼瞧见站在门口的漂亮姑娘忍不住脱口而出:“洪梅香?你来干什么?”

    “洪梅香?”

    冯佳媛听了这话也吃惊回头看了一眼,顿时两眼烧起两团火,冲着洪梅香呵斥道:“谁让你进来的?赶紧给我滚出去!”

    冯佳媛刚才心里冒出来丁点醋意顿时一扫而光,当她明白眼前的姑娘就是差点陷害自己男朋友进牢房的罪魁祸,顿时心里一团火“蹭蹭蹭”往上冒。

    “滚出去!”

    冯佳媛转身推了一把刚进门的洪梅香:“赶紧给我滚出去听见没有?这里不欢迎你!”

    洪梅香被冯佳媛用力推攘着并不反抗,只是双手背在身后用力死死抓住门柄不让冯佳媛开门把她推出去,眼里满含泪水盯着黄一天,带着哭腔哀求道:“黄主任!求求你饶我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做梦!就你这种货色就该进公安局坐牢,还有脸跑到这里?真是不要脸!”

    “我知道你是黄主任的女朋友,求求你帮我说说情吧,我真不是故意要害他,我也是被逼的!呜呜......”

    “你少在我面前来这套,谁逼你了?就算真有人逼你就能干这种缺德事?赶紧给我滚!再不滚我可要叫警察了!”

    冯佳媛半点没有被洪梅香装可怜打动,伸手用力想要把她推出去,洪梅香却死死抓住门柄就是不肯出去,两人一时之间在门口僵持不下。

    黄一天见状连忙从沙上站起来,走到两人身边没好气道:“有事说事,你们都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冯佳媛见状回头冲黄一天白了一眼:“你跟她还有什么好说的?这女人差点害你坐牢,让你名声受损,你还要跟她有话好好说?”

    黄一天见冯佳媛气大,伸手把她拉过来劝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小洪好歹在台办工作一段时间,她既然今晚找上门来肯定有话要说,你就让她赶紧说完了走人不就结了?”

    冯佳媛听了这话,冲着相聚不过一尺远的洪梅香颐指气使道:“有话快说!说完滚蛋!”

    洪梅香赶忙冲她弯腰鞠躬,嘴里一迭声说“谢谢!”

    就在冯佳媛满脸愤怒盯着洪梅香想要听听她此时此刻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时候,洪梅香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她和黄一天接连不断开始“咚咚咚”磕头。黄一天住处客厅地面铺的是又硬又凉的地板砖,洪梅香刚磕了没几个脑袋上已经明显肿起了一个大包,眼看她再磕下去肯定脑门出血,从没见过这副阵仗的冯佳媛不禁目瞪口呆。

    冯佳媛和黄一天都没想到,这姑娘关键时候会找上门来唱这么一出苦情戏。傻子都能看出来,洪梅香今儿摆明了过来求领导放她一马,可一想到她之前干下的坏事,就算是把她开除了都不解恨,怎么可能就凭她磕了几个头就一了百了?

    怜香惜玉男人本性。

    黄一天脑子里不自觉又想起洪梅香凄惨身世,他虽然两眼盯着正在不停磕头的洪梅香并未吭声,其实心底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再让他原本坚硬的心肠慢慢变柔软。到最后还是冯佳媛实在看不过眼,弯下身子一把拉住洪梅香的胳膊说:

    “你这是干什么?当着领导的面演苦肉计吗?你赶紧起来,要不然我可真要叫警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