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中了圈套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中了圈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两人身后的沙上,刚才还烂醉如泥的洪梅香此时浑身上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光了衣服只剩下一件外套遮住敏感部位,正坐在沙上垂哭泣一副被人欺负的可怜兮兮造型。司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口气冲领导问道:

    “黄主任,这,这究竟生了什么事?”

    黄一天还没来得及开口,洪梅香父亲怒不可遏抢着回答:“这位同志你来的正好!你们这个姓黄的主任人面兽心无耻下流,居然趁着我女儿喝醉酒对她意图不轨?要不是我正好在家现的及时,说不定我女儿黄花大闺女的身子今晚上就要被他糟蹋了!”

    洪梅香的父亲说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气的浑身颤抖满脸涨红,那神情那动作那说话语气看起来简直是无懈可击,这样的情形让司机顿时有些懵。他有些疑惑的眼神看向正被洪梅香父亲紧紧拽住不松手的黄主任,瞧见黄主任也是气的满脸通红一时不知道该相信谁才好。

    司机却不知道黄一天此时的心情犹如刚刚坐了一次过山车,洪梅香父女俩天衣无缝的演技简直让他瞠目结舌,若不是身临其境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刚才他架着洪梅香走到2o6门口后立马敲门,开门的正是洪梅香父亲,听说自己是女儿单位领导亲自送女儿回家老人家满脸感激,非要拉他进屋坐会喝杯茶再走。

    黄一天一向做事有分寸,这个点在女下属家里喝茶肯定不合适,他当即婉言谢绝要走,没想到洪梅香的父亲两只手抓住他不放,嘴里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把他往屋里拉准备把门关上。

    老人家如此好客黄一天总不能拉下脸?

    尽管他心里有些反感对方热情过度却也没往别处想,直到原本看起来烂醉如泥被自己扶上楼的洪梅香突然大叫一声,“你放开我!”他才大吃一惊现这父女俩今晚分明是有备而来?

    紧接着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洪梅香的父亲一直拽着他的胳膊不松手,而洪梅香却以极快的度走到客厅沙旁褪下衣物装出一副受欺负的模样,就在司机快步上楼站在门口的那一刹那,洪梅香的衣服刚刚脱完。

    “立刻打电话报警!”脑子里飞反应过来的黄一天当即回头冲司机出指示。

    司机呆呆看了一眼屋子里的父女俩,又看了一眼眼神冰冷看向自己的领导,麻木冲领导点点头应了一声,转瞬又反应过来:“黄主任,没电话。”

    黄一天听了这话伸手把兜里的手机掏出来递给司机,司机赶忙双手接过来在手机上摁下“11o”三个数字,洪梅香的父亲见状突然放开黄一天要过来抢夺手机,一边冲过来一边嘴里喊着,“不准报警!要是报警了我闺女的名声可就毁了!”

    却不料黄一天早有防备,他脚底下猛的一绊让老爷子差点跌了个狗啃使在楼道上,此时正好“11o”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个悦耳女音问:

    “您好!普水11o....”

    司机赶忙对着手机喊起来:“警察同志!我这里出事了你们快来吧!”

    “请您说清楚您现在所处位置。”

    “白鹭湖小区2o6。”

    “出什么事了?”

    “我,我......”司机突然说话结巴起来,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11o”接线员提出的问题,到底刚才二楼生了什么事情他压根半点不清楚,这话到底该怎么说?

    倒是洪梅香的父亲眼见事情已经被司机撞破又被捅到“11o”报了警,索性破罐子破摔冲着手机喊了一句:“我们抓住了一个-强-奸-犯!”

    “强-奸-?”

    洪梅香父亲一句话顿时让电话那头的接线员高度重视起来,她当即在电话里极快口说:“你们一定要保护好现场,抓住犯罪嫌疑人千万别让他跑了,警察马上就到。”

    一个电话的功夫,黄一天居然成了洪梅香父亲口中指认的“-强-奸-犯”?这让他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当即冲着洪梅香父亲质问:“老人家,你还是人吗?我好心好意跟司机一起送你闺女回来,你一张嘴在我头上安一个-强-奸-犯的罪名?这种恶毒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

    到底是做了亏心事,洪梅香的父亲看起来明显气虚,冲着黄一天口中闪烁其词道:“你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女儿一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你想要我给你女儿什么交代?”黄一天问他。

    “要么你跟她结婚,要么你坐牢!”洪梅香的父亲倒是相当爽
暴力护筐手全文阅读
快说出两个和解条件,好像这两个条件早就在心里准备好了。

    “结婚?坐牢?你还真敢提条件?”黄一天对洪梅香父亲提出的条件嗤之以鼻奶奶的,想敲诈自己,还没有那个份量。

    “你们父女俩是不是以为随随便便就能赖上我?你说我-强-奸-,证据呢?我从楼下送你家姑娘上楼总共不过三分钟时间,这一点司机可以为我作证,短短的三分钟从一楼爬到二楼还得干坏事,你觉的可能吗?”

    黄一天和洪梅香父亲辩论时的双方态度明显一个理直气壮一个说话底气不足,一旁的司机看在眼里心里早已分清黑白。他看了一眼依旧光溜着身体装可怜坐在沙上一言不的洪梅香,没好气冲这父女俩从心底里咒骂了一句,“缺德!”

    司机冲黄一天拍着胸脯保证:“黄主任,你放心,一会警察来了我给你当证人!”

    黄一天对他感激笑笑,伸手从司机手里把手机拿过来,转脸又冲洪梅香父女俩说:“既然这事已经报了警,正好咱们等警察来了断清楚是非黑白,我先打个电话,你也赶紧让你闺女把衣服穿起来吧,省得一会人多了丢人现眼!”

    刚刚生的雷人一幕让黄一天短暂震惊过后迅冷静下来,他看出自己今晚一不小心落入了洪梅香父女俩筹划已久的“圈套”。

    既然对方处心积虑陷害自己,把“-强-奸-犯”的罪名硬扣在自己头上,这事一时半会恐怕还得耽误些时间才能处理妥当。

    他想起冯佳媛刚才酒桌上就一个劲打电话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家?”头脑中第一个念头先打电话跟她报备一声。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通了,手机听筒里传来冯佳媛略显急躁的声音:“你现在到哪呢?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

    “我这遇上点麻烦事,你先休息吧,别等了。”黄一天平静口气说。

    冯佳媛听了这话却一下子炸起来,在电话里冲他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路上撞车了?”

    黄一天了解冯佳媛遇到什么事都是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德性,今天如果不把话跟她说清楚,待会她准得一分钟一个电话打不停。他赶忙把整件事简单明了跟冯佳媛说了一遍后,又安慰道:

    “你放心吧,有司机给我作证,这事警察很快会调查清楚。”

    正打电话的功夫耳边已经听见有警笛声越来越近,电话里冯佳媛还在“喂喂喂”喊个不停,楼道上很快响起“噔噔噔”警察上楼脚步声。

    刚上楼的两位警察是白鹭湖派出所的民警,年纪大的自我介绍姓王,年纪小一些的姓李,老王警官一上楼瞧见楼道上站着两个大男人。

    一个男人虎背熊腰方脸梳了个二八开的分头,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模样,另一个站在2o6室门口,看起来二十多岁,穿衣打扮看上去较上档次生的一张帅气逼人明星脸。

    老王张口就问:“刚才谁报的案?”

    司机惯性举手回答:“我!”

    老王冲着司机上下扫描一眼,问他:“那你说说吧,什么情况?”

    司机还没来得及开口,刚才还站在门里一声不吭的洪梅香父亲突然像是演戏似的抬脚从屋里走出来,二话不说冲着老王警官双膝跪地,口中一迭声喊着:“警察同志你们可得为我姑娘做主啊!这个畜生领导他趁我闺女喝醉了酒要-强-奸-她啊!呜呜呜......

    不得不说洪梅香父亲演技那叫一个纯熟,不给他封一个金马奖最佳男演员简直太可惜了,被他这么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在地上哭哭啼啼一闹腾,老王警官的注意力立马被这老头吸引过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呢!哪个大男人要是没摊上大事会当众双膝跪地嚎啕大哭?老王警官的同情心几乎瞬间被眼前这个痛哭流涕的老男人给勾起来。

    老王警官亲自走上前一把扶起洪梅香父亲,明显带着怜悯口气对他说:“老哥你先站起来说话,你要相信警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慢慢说慢慢说啊。”

    一旁的黄一天和司机像是看戏似的冷眼瞧着洪梅香父亲在老王警官的安慰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哽咽”着把刚才生的“事实真相”和盘托出。

    洪梅香父亲伸手抹了一把眼角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摆出一副受欺凌弱者的姿态对老王警官控诉道:“警察同志,我闺女叫洪梅香,在县台办上班。”

    “他!”老头突然伸手指了一下站在面前冷眼看向他的黄一天,当着警察的面咬牙切齿,“他就是我闺女单位的领导,姓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