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娶我吧

第二百七十六章 娶我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房间里两个卧室的门都开着,黄一天把手里的钥匙往桌上一放,冲着冯佳媛的卧室门喊了声:“冯佳媛?在里吗?”

    没有人回答,整个房间里静悄悄一片好像除了黄一天之外压根没有第二个人,这让黄一天心里不由一紧,“往常这个时间段小丫头应该下班回来了才对?怎么今儿到现在还没回?”

    他赶忙脚底下快走两步走到冯佳媛卧室门口,一眼瞧见熟悉的声音正背对着门口站在床边收拾东西一颗心落下来。

    黄一天放慢脚步走进去调侃道:“小丫头今儿挺勤快哈,这屋子里里外外是你收拾的?”

    “不是我难道还有别人能进得了这屋?”冯佳媛头也不回呛了他一句。

    黄一天见这丫头好像情绪不对,伸手一把板正她的身体让她正面自己,问道:“这又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我说话这副没大没小的模样?”

    几天不见,眼前的小妮子好像变了不少,原本清澈灵动的大眼睛此刻满是幽怨看向自己,小嘴巴蠕动了好几下像是有话要说又硬生生给憋回去了。

    这样的冯佳媛突然让黄一天感觉有些陌生,他以为这丫头肯定是遇上什么难过的伤心事,连忙顺手把小丫头搂在怀里轻轻拍打她后背安慰:“没事没事,不管遇上什么事不是还有我吗?”

    “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好意思说这种话?”冯佳媛突然冲着黄一天喊起来,“你说,这几天你天天晚上都没回来去哪了?”

    黄一天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丫头是为了这事生气,他不觉好笑,伸手捋了一下她落在眼前的丝笑吟吟道:“吆嗬!你瞧你这副小管家婆的模样,居然还管起我来了?”

    “你的意思我不该管你?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就该让你在市纪委多待几天别出来!”

    冯佳媛说着说着委屈的眼泪掉下来,这丫头变脸像翻书似的快,倒是让黄一天有些措手不及,他本能想要安慰她:“你这好好说话怎么突然就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行了行了,以后我去哪都提前跟你说一声还不行吗?”

    黄一天一边说软话,冯佳媛却哭的更厉害了,整个人趴在他怀里一边哭一边伸出两只粉拳冲着他的胸膛不停捶打,口中呜呜咽咽道:“你这没良心的家伙!你知道人家有多担心你吗?打你的电话又不接,晚上又不回来,你到底去哪了?”

    冯佳媛原本生的小巧玲珑,被黄一天搂在怀里倒像是搂了个撒娇的大孩子,双臂环抱姑娘的身体在胸前顿时激起男人一种保护弱小的**。

    黄一天趁着冯佳媛喋喋不休泄的时候左右看了一眼,这才现刚才自己进屋时冯佳媛正在收拾衣物,墙角里摆放着一个已经打开的大箱子,里面已经装满了衣服。

    这让黄一天心里不禁一愣,“冯佳媛要搬走?”这个现让他心里不禁异样触动,以前他一直巴不得冯佳媛早点搬走省得她闹事缠着自己,如今见她真要走似乎又有些舍不得。好不容易等冯佳媛情绪稳定些,黄一天小心翼翼问她:“这大晚上你收拾衣服干什么?”

    冯佳媛听了这话,刚刚平复些的情绪又有些激动起来,伸手一把推开黄一天冲他指责道:“你这些天不回来住不就是为了避开我吗?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我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

    “我什么时候说讨厌你了?”黄一天一脸冤枉表情。

    “你既然不讨厌我,为什么从纪委出来后好几天都不回家?”

    “我那是突然遇上这档子事心情不好,再说了,刘凤飞举报我作风问题,说来说去还不是存心诬蔑你清白名声吗?我总得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

    “那你在哪考虑问题不都一样吗?最起码你该给我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冯佳媛说话声音渐渐往下落,看向黄一天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她摆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冲黄一天追问:“你这几天到底住哪了?”

    “迎春宾馆。”黄一天实话实说。

    冯佳媛却愣住了,足足过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冲他没好气道:“你脑子没毛病吧?好端端的干嘛要住宾馆啊?”

    看着面前的女人那双清澈无邪的大眼睛,黄一天突然不想再对她隐瞒什么,更不想让她对自己在感情上继续抱着莫须有的希望。他伸手拉了一把冯佳媛的胳膊,示意她在床边坐下来,然后面对面郑重其事对她说:

    “佳媛你听我说,其实我经常住在迎春宾馆,相当于在宾馆里有包房。”
校园绝品狂徒吧


    冯佳媛纳闷:“迎春宾馆挺贵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黄一天现这丫头跟自己说话完全不在一个点上,心里苦笑一声继续顺着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往下说:“佳媛,我实话告诉你吧,迎春宾馆的老板是我一个比亲姐姐还亲的姐姐。”

    冯佳媛恍然大悟表情:“哦,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你住那不用花钱。”

    “我不仅住在那不用花钱,包括吃喝用度一切都不需要我掏一分钱,我这位姐姐平常还会给我买衣服,对了,她还送了我一台电脑,你看,我屋里这台电脑就是她送的。”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黄一天伸手指了一下客厅角落里摆放的那台电脑,他正要继续往下说,看见冯佳媛脸上像是中了彩票绽放无比灿烂笑容。

    冯佳媛突然一把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脖颈撒娇道:“行了行了你也别解释了,我知道你前几天心情不好,到你姐姐那住几天散散心也没什么不对,只要你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块鬼混就行。”

    黄一天赶忙解释:“佳媛你别误会,其实迎春宾馆的老板她不是我亲姐姐。”

    冯佳媛一副非常理解的口气说:“我知道我知道,她不是你的亲姐姐,可是待你比亲姐姐还亲是不是?以后你要去迎春宾馆住跟我说一声,省得我在家里担心不是吗?”

    黄一天还想解释,冯佳媛却伸出一只手堵住他的嘴唇,满含深情表白道:“我知道你最近心情很差,秦佳妮跟别的男人结婚了,你又被刘凤飞举报到纪委,但是你要相信我,我肯定会比秦佳妮待你更好,就当是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咱们俩重新开始好不好?”

    一个女孩子,当着心爱男人的面恨不得把一颗心捧出来,这样炙热的感情恐怕放在哪个男人身上都忍不住会感动。

    黄一天还能说什么呢?他又怎么忍心继续刚才的话题说下去让冯佳媛从幸福的憧憬中突然被打落到被自己拒绝的境地?

    黄一天看见冯佳媛正满脸一往情深钻进自己怀里,无可奈何抬头仰望头顶天花板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等有合适的机会再跟她谈吧。”

    早已深谙男女之道的黄一天又怎么会不明白,女人,往往在没有爱上男人的时候已经爱上了“爱情”这东西。情窦初开的冯佳媛痴恋着外表帅气的自己一时难以自拔,就算自己再怎么拒绝一时之间也很难将她从自己编织的情网中解脱出来。

    他从未想过伤害单纯无辜的冯佳媛,但若此时狠心把她一把推开,对这丫头来说不亚于灭顶之灾,看着她整天像是藤蔓恨不得分分钟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模样便知道在她心里自己的地位有多重要。

    黄一天的脑子里突然想起胡云诺说的话:“你以为自己长的帅工作努力就能升官?别做梦了!”

    “要是你身后没有一点靠山背景,凭什么能混到高官的位置上?难道你还想被人稀里糊涂关进纪委?”

    “你只要趁着这丫头对你一往情深稍微用点手腕,以后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

    黄一天情不自禁低头看了一眼一脸幸福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孩,他突然现自己对冯佳媛的情况其实知之甚少。

    “她出身在什么样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干什么职业?还有她没事总喜欢挂在嘴边手眼通天无所不能的胡大全到底是谁?跟她又是什么关系?”

    ......

    六月中旬,去台湾招商引资的团队如期归来,身为台办主任的黄一天特意为江佳欣,武达等招商团队成员摆了一桌接风宴。

    当黄一天听武达汇报说,“此次台湾之行,台胞姜志勇老先生对家乡建设情况非常热心,主动提出要有空的时候回家乡看看”,心里非常高兴。

    他不无激动对武达说:“武达,你要是能把姜志勇老先生招商过来,你可是咱们普水县招商引资的大功臣。”

    面对老领导的咬口夸赞,武达显得很谦逊,他一副掏心掏肺口气对黄一天说:“老领导,这两年要不是你一直对我百般照顾我武达还不知道被人配到哪个乡里混日子呢?现在不仅当了科长,还能有机会到台湾去招商,我真是知足了。”

    黄一天了解武达说的也是真心话,他是个年轻老成个性憨厚的小伙子,平时在单位里沉默寡言其实心里什么都清楚。

    在黄一天出任县台办主任一个多月后,所有的工作似乎都理顺了,台办两位副主任江佳欣和董云贵都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