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牺牲下属

第二百七十四章 牺牲下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他连忙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顺着冯书记的话说:“老领导您放心,我一定配合刘书记最快的度把背地里举报黄一天同志的罪魁祸揪出来,我一定不打折扣坚决执行您的指示!”

    蒋大宽这会子再掉转头显然已经引起领导不悦,冯书记在电话里冷冷说:

    “小蒋,你不要跟我嘴上说漂亮话,我要看你的实际行动!我知道上次酱醋厂上访的事情你对黄一天有意见,但是我告诉你,做领导一定要站在政治高度看待问题,不能整天勾心斗角,这件事你要是处理不好,你这个县长干脆别干了,底下排队等着当县长的人多得是,能把此事情处理好的人也很多!”

    冯书记说完最后一句话重重挂断电话,那连续不停的刺耳“滴滴滴”声像是万箭齐刺中蒋大宽的心脏,让他心里不自觉一阵疼。

    一边是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还能决定自己命运的市委冯书记,一边是昨晚还躺在一张床上快活的老相好刘凤飞,天平两端两人的重量相差太大,尽管心里千万个不情愿,他心里其实已经做出选择,毕竟地方可是自己的衣食父母。

    放下电话后,蒋大宽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刚才还饿的前心贴后背这会子却连吃饭的心思也撇到一边,他焦躁不安一只手无意识插进头里揉搓片刻,口中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息倒像是为心里摇摆的念头划了一个句号,他心里正默默对老相好刘凤飞说了声,“对不起”,瞧见办公室门口秘书正把门推开,满脸堆笑双手引领一个人走进来,此人正是县委书记刘大宇。

    蒋大宽条件反射连忙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冲着刘大宇伸出热情双手:“刘书记,这一大早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事您打电话说一声不就得了?快快快,快请坐!”

    官场中人演戏是基本功,哪怕心里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了,场面上的客套热情半点不耽误,蒋大宽这样的官场老妖演戏功底自然不差。

    刘大宇也是老戏骨了,两人握手寒暄说场面话一套戏码如行云流水顺畅至极,哪怕是身边服务的秘书从表面上也绝对看不出这两位普水县官场的一二号人物其实是死对头。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没有永远的敌人,作为普水县的两位最高领导,当遇到特殊情况需要共同面对才能获得彼此利益最大化的时候谁也不傻。

    刘大宇一落座就笑眯眯冲蒋大宽说出来意:“蒋县长,刚才市委冯书记亲自打电话到我办公室,他亲自向我下达指示,要求咱们普水县的领导必须尽快把背后诬告台办黄一天同志的小人揪出来。”

    蒋大宽从见到刘大宇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那一刹那就猜到他八成是为了这事过来,刘大宇是什么人?他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

    刘书记一年少有几回亲自到自己县长办公室来,要不是有事需要自己配合协作,他哪会把自己这个县长放眼里?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呢。

    蒋大宽冲刘大宇笑笑应承道:“是啊!冯书记的电话刚才我也接到了,看情形市委领导对这件事相当重视!”

    刘大宇轻轻点头,听了蒋大宽的话像是松了一口气道:“既然冯书记也亲自给你打了电话,对于这件事的重要性我就不强调了,你是咱们普水县的县长,政府部门的一把手,这件事还希望你尽快处理好,争取早点给冯书记一个交代才好啊?”

    蒋大宽见刘大宇一进门三言两语把此事往自己头上安心里顿时当即有些不痛快,他冲着刘大宇尴尬笑道:“刘书记,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对方既然是匿名举报黄一天,一时半会哪能那么容易查不出到底是谁?”

    刘大宇早料到蒋大宽会开口推脱,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冲他说:“蒋县长,你可是说是普水县土生土长的领导干部,要说到了解本地官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非你莫属啊,要是你都说这件事难办,这事可没人能办得了了。”

    蒋大宽见刘大宇这种时候给自己头上戴高帽子心里不由冷笑,他此时已经看透刘大宇今儿特意来自己办公室意欲何为?

    “刘书记,我又不是神探狄仁杰,这事您要是非得往我头上压可真是难为我了。”

    “你虽不是神探狄仁杰,可你是咱们普水县的县长啊,现在县里出了这种诬告官员的丑闻无论如何你也得承担起善后处理的责任来才对。”

    “刘书记,您是县委书记,您是咱们县里最高指挥,这件事您怎么指示我就怎么干还不行吗?”

    “既然你这么说,我的指示很明确,希望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按照市委冯书记的指示精神把诬告官员的举报人揪出来,万一这差事办不好,你我都没法向冯书记交代不是吗?”

    刘大宇此时摆出县委书记的派头来让蒋大宽一时无以应对,他心里
我的娇妻是女神最新章节
清楚,刘大宇今天能亲自跑到县长办公室来对自己说这番话已经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怎么说他毕竟是一把手县委书记。

    官大一级压死人。

    尽管蒋大宽心里有诸多苦衷,他是真心不愿意亲手把老相好逼到无路可走的绝境,可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早已无从选择。

    当着县委书记刘大宇的面,蒋大宽终于重重点头:“好吧刘书记,这件事我一定尽快处理好!”

    刘大宇费了半天嘴皮子总算是听到了称心的回答,连忙伸手拍拍蒋大宽的肩膀以示亲热道:“我就知道蒋县长从来都是识大体顾大局的人,那行你先忙着我也回去了。”

    “刘书记慢走!”

    蒋大宽客客气气把刘大宇一直送到办公室门口,看着刘大宇扭着肥胖的身躯进了电梯口下楼,心里像是一缸黄连水苦不堪言。

    一夜夫妻百夜恩。

    刘凤飞跟他相好快三年了,哪怕是养一条狗三年也有点感情,何况是人?蒋大宽是真不忍心对老青人下这样的狠手,可市委冯书记和县委刘书记对此事的态度都很坚决,这事压根没有半点转圜余地,他又能怎么样?

    一个男人,只要有地位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可要是惹恼了领导丢了职位,连一条母狗都不会多看他一眼,这里头的得失利害关系蒋大宽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某种原因得到冯书记的赏赐,自己屁都不是,还谈什么升官财。

    第二天,在县长蒋大宽的亲自指挥下,县纪委成立工作组按照市里的要求,风风火火开始调查到底是谁匿名信诬告普水县台办黄一天主任?

    罪魁祸很快被揪出来公诸于众。

    当县纪委的工作人员站在刘凤飞面前指认她的时候,这女人当场傻了眼,她做梦也没想到背地里狠狠对自己捅刀子的人正是自己最信赖的老相好蒋大宽。

    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

    刘凤飞突然被县纪委调查出诬告领导一事已经够倒霉了,一直对她之前阻挠提拔耿耿于怀的县台办的办公室主任谢中华突然又跳出来实名举报她。

    谢中华重点举报刘凤飞两点问题,“刘凤飞跟不止一位领导长期保持不正常关系,作风糜烂堪称公共汽车,另有受贿问题证据确凿。”

    谢中华到底是办公室主任出身,做事堪称心细如毛。

    他在举报刘凤飞作风问题的时候甚至向县纪委的工作人员提供了刘凤飞跟前任台办一把手领导在一起的亲密照片?(真是难为他收藏了一年多的时间挑了个最合适的时机拿出来。)

    谢中华这一招落井下石对刘凤飞的打击极其沉重!

    几乎一夜时间,普水县官场众多吃瓜群众提到刘凤飞的时候已经不再用“刘副主任”或“刘凤飞”称呼她,而是直接用“公共汽车”四个字取代她的名号。

    一个女人,正是如花似玉青春好年华,原本事业蒸蒸日上,家庭和睦相处,走到哪都是人人羡慕的对象,一夜之间却成了众人口中不耻的“女贪官”“公共汽车”?这样的打击对于女干部刘凤飞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人要脸树要皮。

    当刘凤飞被免去台办副主任职务并接受县纪委调查的消息传扬开后,她老公二话不说提出离婚,并提出让她净身出户的绝情要求。

    此时的刘凤飞俨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老公要跟他离婚,单位要开除她,旧下属对她落井下石,老相好对她背地里捅刀子,所有的倒霉事似乎一下子全都摊到这个女人身上。

    可怜的刘凤飞直到被县纪委抓走之前心里还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老相好蒋大宽的身上,这个作茧自缚的女人不管不顾拼命给蒋大宽打电话,希望老相好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雪中送炭帮自己一把,毕竟蒋大宽是县长。

    眼瞅着蒋大宽不接电话,她还厚着脸皮一直找到县长办公室,一进门一把鼻涕一把泪拉着男人的胳膊哀求:“蒋县长,求求你帮我一把,最起码给我留一份工作,哪怕是到底下哪个部门当办事员,至少我以后生活有个着落。”

    此时的蒋大宽看向女人的眼神充满厌恶,他也是在有人举报刘凤飞作风问题后才知道,这几年女人不仅仅跟他一人保持男女关系,而且还有其他的男人,这让他心底里对女人最后一丝愧疚瞬间消失殆尽。

    他甚至冲着刘凤飞无比绝情口气说:“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不是跟某某某在一块好几年了?现在你遇上事怎么着轮不到我出面吧?”

    一语暖如春,一语凉如冰。

    蒋大宽的翻脸无情让刘凤飞彻彻底底失去了最后一线希望,这个一向以精明能干形象示人的女干部在一连串的亲人反目,情人背板,下属举报等沉重打击下,居然被逼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