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七十章 报复

第二百七十章 报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大宇这个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早料到这一招,赶忙在电话里为自己喊冤:“冯书记,您是不知道我名义上挂着普水县委书记的头衔,有些事情需要政府去处理,现在蒋县长压根不按照我的指示执行,我也是没法子。刚才我不是跟您汇报了嘛,酱醋厂的工地被蒋县长强行勒令施工,那帮工人才会走投无路去上访,我敢保证只要蒋县长现在能勒令环保局长把停工通告撤了,那帮老百姓一个电话全都自愿回来。”

    紧要关头,冯书记倒是不糊涂,他心里暗骂,“蒋大宽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把老子弄急了,老子免职你!”一边冲着电话那头的刘大宇不耐烦道:“你是县委书记,你现在立即通知蒋大宽,就说是我的指示,让他赶紧出面把事情处理妥当。”

    “行行行,我这就亲自去一趟蒋县长的办公室跟他商量。”

    刘大宇今儿就像是唱戏的主角,一会扮白脸对阵蒋大宽,一会又在电话里装委屈蒙混冯书记,反正在办公室里左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打了半天没见他挪屁股。

    他放下电话后慢条斯理拿了张报纸从头看到尾连夹缝里的寻物启事都没放过,看完后瞧了一眼电话上显示的时间才刚刚过去五分钟,不着急又拿起手边一份杂志看起来。就这样慢慢腾腾磨蹭了足足一刻钟后,刘大宇这才重又拿起电话拨通了市委冯书记的电话号码,等电话一接通又是一副无可奈何口气汇报道:

    “冯书记,我刚才已经找蒋县长谈过了,可他压根不理我这一茬,还说环保局的那份停工告示代表政府部门既然出去不管对错就绝不能随便撤,说是马上安排公安局的人去把上访老百姓抓回来,就算您亲自指示也不行。”

    刘大宇的话半真半假,电话那头的冯书记却被他这番话气的直冒烟,他没想到自己一贯信任的下属蒋大宽在大是大非面前居然表现的如此不识大局?这让他心里顿时对这位老下属原本好印象降低了不少。冯书记在电话里对刘大宇说:

    “行了,你说的情况我都明白了,我这就亲自给蒋县长打电话。”

    冯书记心里特别特别生气,尤其是听到刘大宇说,“就算您冯书记亲自指示也不行”,这句话就像是一勺油猛的一下泼在汽油上,让冯书记心里熊熊烈火控制不住燃烧旺盛。

    相距县委书记办公室距离不过十米之外的县长办公室里,蒋大宽正安安静静跟县公安局的几位领导以及县上访办的领导召开紧急会议。蒋大宽显然并未意识到此事经过县委书记刘大宇背地里推波助澜后已经展到严重地步,他依旧是往日稳如磐石模样冲在座的几位下属下达指示:

    “县公安局的警力能出动的全都用起来,另外再联系一下市公安局的领导请他们支援一下,争取把一些刺头上访群众务必带回来。”

    “信访局的同志先去跟上访老百姓做好沟通工作,不管是以理服人还是以情动人,总之要让这些老百姓清楚一点,就算他们告到了北京,要解决问题还得指望县政府,冷静才好解决问题,闹事对于问题解决没有半点帮助。”

    “还有一点,县公安局要派人对酱醋厂新老板胡云伟进行监控,等到上访事件处理结束后,务必对此事始作俑者追究到底绝不姑息!”

    蒋大宽说话口气掷地有声,一旁听他说话的下属纷纷拿出工作笔记本不停写着什么,县长办公室里气氛正紧张,蒋大宽桌上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叮铃铃”响起来。蒋大宽本想不接电话,瞄了一眼见来电显示竟然是市委冯书记办公室电话号码当即吓一跳,赶忙伸手拿起电话听筒说了声:

    “你好冯书记!”

    冯书记吃了炸药似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蒋大宽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你没事让一个环保局长去逼的酱醋厂工地停工干什么?刚才省里来电话连省委大门都给堵上了?你这个县长到底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早点说?”

    蒋大宽从未听过冯书记用如此暴怒的声音跟自己说话,他第一反应赶忙冲着电话对冯书记解释:“冯书记冯书记,这事肯定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我怎么会干那么没脑子的事呢?”

    “你给我说实话,酱醋厂的工地是不是你让人封的?”冯书记在电话里声色俱厉质问。

    “是,但是....”

    蒋大宽还想解释,冯书记压根不给他说话机会继续问道:“县委书记刘大宇有没有因为这件事跟你沟通过?你是不是为了这件事在县委常委会上跟张副书记吵起来?”

    “是,冯书记您听我解释.....”

    “蒋大宽啊蒋大宽!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也是在基层当了这些年的领导干部了,你做事情能不能动动脑子?你
极品小农场吧
一个错误决定逼的酱醋厂职工分别到省政府和市政府上访,你捅了这么大篓子到现在还不思悔改么?”

    蒋大宽从冯书记痛心疾说话口气中听出了端倪,他赶忙急着向领导解释:“冯书记,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

    “你敢说你没有下达指示让工地停工?”

    “对,这事我承认。”

    “你敢说你没有包庇环保局长?”

    “是,这事我也承认。”

    “你敢说刘大宇同志没有因为这件事跟你私下沟通过,让你把那份停工通告给撤了?”

    “是,这事刘书记刚才的确.....”

    “那你还有什么可委屈的?”

    冯书记一番连环炮质问后,心里愈加断定这次上访事件的罪魁祸非蒋大宽无疑,他真是从心底里暗责自己之前怎么就看错了人,原本瞧着蒋大宽很沉稳的一个官员,没想到他一个老官场居然为了一己之私做出愚蠢至极之事?

    他以为一旦这件事闹的无法收场,市委领导就会撤了县委书记刘大宇的职让他蒋大宽顺势而上吗?简直是白日做梦!要是市委市政府领导是非不分到如此糊涂地步,那还凭什么管理偌大普安市?简直是一个猪的脑袋。

    冯书记最后在电话里严正警告蒋大宽:“蒋县长,在省城上访的一批人已经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你这个县长,他们认为你这个县长故意蛊惑环保局长滥用职权阻碍酱醋厂展,导致工厂数百下岗职工没饭吃,省里很快会派调查组处理此事,你要是还有什么想法,你自己处理,做事要多考虑后果,不要他妈的屁股决定政策,好自为之吧。”

    蒋大宽听了冯书记这番话整个人差点吓傻了,他一个小小的处级领导哪见过这阵势?刚才冯书记在电话里说什么?省里要组成调查组来调查自己?蒋大宽觉的自己一颗心瞬间像是跌入冰窖,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办公室里坐在沙上正等着听领导继续表指示的公安局长见蒋县长接完电话后脸色刷的白,两眼直勾勾看向前方也有些诧异,赶忙问道:

    “蒋县长,你没事吧?”

    蒋大宽这才有些回过神来,投向公安局长和信访局长的眼神竟透着一股茫然,他这个在基层官场混迹多年甚少失手的官场老妖级人物今天居然不知不觉中把自己陷入深不可拔的泥潭中,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

    蒋大宽就是蒋大宽,这位号称普水县官场“定海神针”的官场老妖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已然对整件事理出头绪:“酱醋厂的工人突然去省市两级政府上访,如此大规模的上访行动背后要说没人同意筹划根本不可能?”

    “十有**背后筹划的人就是现任酱醋厂的老板胡云伟,而胡云伟一个生意人怎么可能想到这种法子对付自己呢?毋庸置疑肯定是他的铁杆兄弟黄一天在背地里给他出谋划策。”

    “偏偏黄一天是范副市长的人,如果跟他正面冲突恐怕难有胜算,尤其是在市委冯书记目前对自己误解很深的情况下,自己是得不到便宜的,再说,范副市长和冯书记的关系比自己密切多了。”

    “看来这事暂时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先退一步解决燃眉之急再说吧。”

    蒋大宽暗自在心里打定主意后,强撑着跟下属研究解决问题方案,一切还是按照他之前计划执行,公安局和信访局相互配合把上访群众弄回来再说。

    山雨欲来风满楼。

    今天的普水县政府大院表面上看起来跟往日并无异同,县委书记刘大宇和县长蒋大宽都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正常处理公务。即便是两人身边的服务人员也不知道两位本县最高权力掌控者此时内心正在经历一场感受完全不同的过山车。

    傍晚时分,县政府大院某些信息灵通人士突然听说了一个传闻,“县环保局长在得月楼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

    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很多人都在背地里焦急打探消息,“市纪委的人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突然就把环保局长给抓了?到底给安了什么罪名?”

    要说环保局长今天也真是出门没看黄历,运气差的一塌糊涂,平常在外面吃吃喝喝家常便饭今儿却正好撞到了市纪委调查组的枪口上。

    据说市调查组的人突然招呼不打一声到普水县来主要为了调查酱醋厂职工上访事件,一行人先到环保局了解情况,听说,“局长刚刚去了得月楼”,调查组的人索性一路追到得月楼。

    环保局长今晚是应了本地某正被调查的一家污染企业老总邀请,刚坐进包间里打开几瓶茅台酒还没来得及喝,纪委调查组的人就闯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