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被纪委抓了

第二百六十八章 被纪委抓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纪委那帮人狗鼻子多灵?一眼瞧见桌上的几瓶茅台顿时闻出点特殊味来,仔细一问请客一方果然是企业大老板,当即心里有了基本判断,“环保局长很明显正在接受企业老板吃请的行为”。

    纪委调查组的人进来一搅局,茅台显然是喝不成了,企业老板眼睁睁瞧着纪委的人要当众带走环保局长,他以为环保局长肯定是出大事了,大约是心疼自己之前送给对方的好处全都打了水漂,当时一张脸就变了颜色。

    市纪委调查组的人也就是随口问他:“今晚这顿酒是你请客?”

    企业老板无比懊丧口气回答:“领导同志,这顿酒就算了,您看能不能先让刘局长把之前收我的三万块现金还回来,他当不成环保局长了,可我这生意还得继续做,总不能屁事没办钱也不还吧?”

    企业老板一句话当场让环保局长再无翻身可能。

    纪委调查组的人原本不过是想要找环保局长调查清楚酱醋厂工人上访情况,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貌似逮着一条大鱼?市纪委调查组的人个个都是对付贪官污吏经验丰富之辈,索性把酒桌上一干人等全都带回去详细询问,这一问果然战果不菲,当晚就查出环保局长贪污受贿事实若干。

    环保局长被抓的消息是在晚上六点左右传到县长蒋大宽耳朵里,当时他正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踏进家门,人还没进屋,听见客厅里老婆喊:“快快快!找你的电话,说有急事。”

    蒋大宽浓眉紧蹙进屋,匆匆忙忙换上拖鞋赶紧往屋里走,从老婆手里接过电话后不耐烦“喂”了一声,对方是县纪委的一位副书记,略带慌张口气向他汇报:

    “蒋县长,环保局的刘局长被市纪委调查组的人带走了,据说已经确定其任环保局长职位期间存在贪污受贿行为,看情形市纪委的人正准备顺着这个案子往下深挖呢。”

    蒋大宽听了这话当时就慌了神,像是抱着一丝侥幸冲打电话的人追问:“这消息可靠吗?市纪委调查组过来怎么县委县政府这边半点消息都没有呢?”

    县纪委副书记解释:“市纪委这次行动非常突然,连县纪委都是刚刚得到消息,不过环保局的刘局长被抓是千真万确,看来刘局长这次肯定是栽了!”

    蒋大宽听了这话当时心里凉了半截,普水县官场谁不知道环保局的刘局长是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老下属,自己平日里一向把他当成心腹亲信,现在听说刘局长进了纪委,蒋大宽脑子里瞬间冒出一个词,“唇亡齿寒”。

    “你给我继续盯着这件事,有什么消息立刻向我汇报。”蒋大宽冲着电话那头的县纪委副书记出指示。

    听到电话那头应了一声,蒋大宽无力放下手里的电话听筒,一旁老婆见他接完电话后整个人像是被抽了筋的龙虾瘫在沙上赶忙凑过来问:

    “老蒋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蒋大宽两眼无神看了老婆一眼,轻声说:“环保局的刘局长被市纪委给抓了。”

    “啊?”蒋大宽老婆当即吓了一跳,不可置信口气道,“不会吧?刘局长看起来挺老实的,市纪委的人怎么会盯上他呢?”

    蒋大宽老婆说完这句话后突然想起今年过年的时候环保局的刘局长曾经进贡了一个价值不菲的金牛给蒋大宽,当时说是孝敬蒋大宽作为生日礼物。那座金牛分量可不轻,折算成人民币少说值好几万,既然刘局长现在已经被市纪委带走,万一他被审讯的时候把这件事交代出来,岂不是会牵连到蒋大宽?

    蒋大宽的老婆一想到这顿时心里像是十几只小鹿跳个不停,她心虚凑近老公问道:“老蒋,你看既然刘局长已经被抓了,上回他送给咱们那金牛......”

    蒋大宽这会子心乱如麻,老婆的话虽说听在耳朵里却压根听而不闻,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些年刘局长进贡给他的物件里何止一个金牛?有些值钱的物件他放在办公室里还没来得及拿回来,连老婆都不知情。

    蒋大宽此时内心深处不觉有种“天要亡我”的苍凉,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决定让自己面临的局势突然就急转直下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此时的蒋大宽早已没了之前一心一意夺下县委书记职位的念头,他如今唯一的愿望很简单——平安就好!

    事情酵度之快远远过所有人想象。

    当蒋大宽两口子半夜里还在商量筹谋明儿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一趟市里找老领导冯书记寻求帮助的时候,半夜时分,市纪委书记的电话已经打到冯书记面前。

    市纪委书记是个眼力劲活络的官员,当他听到下属汇报说,“普水县环保局长的案子牵扯出普水县长蒋大宽”,他当即指示手下人暂停这条线往下继续审讯,第一时间打电
执剑情长全文阅读
话向市委冯书记汇报此事。

    市纪委书记心知肚明普水县长蒋大宽是市委冯书记的人,若是此案继续调查下去很可能牵连甚广,他必须要考虑到案件继续往下调查的话市委一把手冯书记的感受。

    市纪委书记半夜打电话给冯书记的的时候汇报说:“冯书记,市纪委已经调查清楚,原普水县环保局长存在严重的贪污受贿行为,他利用环保收费名义向相关企业收取了两百多万,而这笔钱据他本人交代说是按照县长蒋大宽的指示收取。”

    冯书记乍听到这一消息也有些愣住了,他岂能不理解市纪委书记半夜三更给自己打这通电话用意何在?

    他在心里暗暗先把蒋大宽骂了个狗血喷头后在电话里对市纪委书记指示道:“关于普水县环保局长贪污受贿一案你们查办的很好,但也不能任由他毫无根据胡乱攀扯,对地方的决策者我们也要支持,毕竟很对事情不是看到的那样。”

    冯书记这句话一说出口,市纪委书记当即通透领导心思,在电话里应承道:“行,一切按照冯书记的指示办。”

    雄鸡一唱天下白,夜半电话定乾坤。

    当第二天的太阳高挂晴空,原本可能在普安市官场掀起一场大地震的普水县环保局长贪污受贿案就这么悄无声息停止了继续往下深查,这人情大于现实的国度,到底是人高于法还是法大于人?想必诸位心里自有判断。

    第二天一早,当蒋大宽满脸颓丧出现在市委冯书记家门口,冯书记见了他一肚子火劈头盖脸冲他一通臭骂:

    “蒋大宽,你还有脸到我这来?你不是在普水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连县委书记刘大宇都不放在眼里吗?”

    “好好的招商引资项目你非要暗地里指使环保局的人跑过去插一杠子,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傻了?这种没脑子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难道不知道全省上下要求经济第一,你这样的举措就是违背省委的要求,就是政治不合格。”

    “你现在到我这来还有什么用?你那个环保局长已经在市纪委把该交代的都交代的清清楚楚,你居然背地里指示手下人借着收取环保费的名义敛财两百多万?胆子现在很大吗,蒋大宽你这样做那就是在自掘坟墓你知道吗?”

    ......

    蒋大宽今儿一早特意来找冯书记原本就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没想到一进门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呢,冯书记倒是先骂开了。

    虽说冯书记骂他的话一句句如芒刺在背,但他心里倒也理解冯书记的心情,自己一不小心给老领导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换做谁也会忍不住骂几句。

    他心里明镜似的,只要领导还肯花时间骂你,说明事情还有得商量。

    眼瞅着冯书记一声高过一声斥骂自己,蒋大宽在一旁一边满脸堆笑装孙子一边冲着冯书记说好话:“老领导您消消气,我知道这事是我的错,您放心,我一准想办法把这事给摆平了。”

    “你想办法摆平?”冯书记一怒之下把大实话说出来,“要不是市纪委书记昨晚卖了个人情给我,你蒋大宽现在已经在纪委审讯室呆着了,还有什么机会站在这边谈话?”

    蒋大宽听了这话不觉后脊梁一阵冷汗,身为一名老官场他自然明白冯书记刚才这句话所包含的重大分量,他差点感激的当场给冯书记跪地磕头。他满脸惭愧走近冯书记弯腰鞠躬:“老领导,对不起!都怪我做事没规矩给您添麻烦了!”

    “你现在说这些屁话还有什么用?以后做事能不能动动脑子?能不能不感情用事,能不能不屁股决定脑袋,官场是智慧者的天下,像你这样做事不研究的鲁莽之人,只能做个给人打下手的副手,境界达不到一把手的标准!”

    “您放心,您的额大恩大德我蒋大宽没齿难忘,以后做任何决定我一定先向您汇报,一定认真思考,不断提升自己的政治素养。”

    冯书记见蒋大宽认错态度诚恳也不好多说什么,按理说,市纪委要查办普水县环保局长的案子本是公事公办,他身为领导不该插一杠子。但蒋大宽毕竟是他的老下属,他要是出了事到头来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威望多少受到影响,官场中圈子文化众所周知,一旦这个圈子里漏了一个缺口保不齐有别有居心的人趁虚而入。

    冯书记现在最担心有人利用环保局长的案子做文章。

    虽说市纪委书记是自己人,这件事总归纸包不住火,环保局长在纪委交代的情况既然已经汇报到市纪委书记面前少说有三五个纪委工作人员知晓案件内情,谁能保证那三五个人的嘴巴都能密不漏风?

    为了确保此事万无一失,冯书记正准备今天一早打电话通知蒋大宽到自己家来一趟,没想到电话还没打,他倒是不请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