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闹事的来了

第二百六十五章 闹事的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也不知道环保局长从哪打听来的消息说得月楼新来的大厨会做广东菜,他迫不及待请领导去品鉴,一方面他担心被旁人抢了头彩,另一方面,他这两天因为酱醋厂工地停工的事情一直揪心呢。虽说勒令酱醋厂工地停工是蒋县长暗地里亲自向他下达指示,可自己这个环保局长毕竟是当其冲的第一责任人。

    环保局长心里明镜似的,酱醋长的事情本来自己就没有道理,真要是闹出了什么事,谁能担保上面不会做出丢卒保车的决定?今晚环保局张特意请蒋县长吃饭,为的就是能亲耳听蒋县长给自己一颗定心丸,毕竟自己一个小喽啰是按照领导的要求做事的。

    晚上七点整,得月楼宽敞明亮的包间里一片欢声笑语,蒋县长面对满桌子想念已久的家乡菜说不出的满意,口中啧啧称赞环保局长:“刘局长可真是有心了!”

    环保局长见领导喜笑颜开看起来心情不错,心先放下来一半,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趁着领导高兴的空,环保局长借着敬酒的机会冲凑近蒋大宽轻声问道:“蒋县长,您看酱醋厂工地那事已经停工一段时间了,效果已经达到,是不是?”

    环保局长的本意是要问,“什么时候可以解除酱醋厂工地停工处罚?”自从他接到县委张副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后,心里对这事一直没底。

    小小一个酱醋厂工地的停工居然能让县委副书记亲自打电话过问?这说明这家工地老板背后的官方势力绝对不容小觑。这段时间也打听了,张副书记背后的实力也是可以的,不是自己一个科级干部能得罪的。

    蒋大宽早料到环保局长会有此一问,斜着一双喝酒微红的眼睛瞥了他一下,口中轻轻“哼”了一声对环保局长说:“刘局长,你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酱醋厂的工地的事情你只要听我的指示就成,其他的不必多问。”

    环保局长听领导的意思这事一时半会还没个结果,心里不禁暗暗着急,他心里盘算,“既然对方背后有一定势力撑腰,万一双方闹僵了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人还不是自己这个环保局长?”

    他正准备厚着脸皮对蒋县长再打探下去,感觉自己衣角被谁轻轻拉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却是蒋大宽的秘书正冲自己轻轻摇头。

    环保局长会意转过身来,低头问秘书:“蒋县长刚才那话到底什么意思?怎么酱醋厂工地的事情还没完没了了?”

    年轻的秘书冲他举杯碰了一下,两人干杯后凑近些跟他解释说:“刘局长,以后这事你可千万别在蒋县长面前提了。”

    “为什么?”环保局长诧异。

    秘书尽量压低声音仅给两人听见,“昨个县委常委会上,蒋县长为了这事跟县委张副书记大吵了一架,反对张副书记提出对你免职的提议,当时张副书记气的够呛,刘书记亲自话才把这把火给暂时灭了。”

    环保局长脸上露出疑惑神情,冲秘书问:“你意思这事已经闹到常委会上,蒋县长哪怕是为了面子也绝不会轻易松口?”

    秘书摇头:“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昨天的县委常委会召开之前,县委刘书记和张副书记已经关门商量好了要在常委会上撤掉你这个环保局长!”

    “啊!”环保局长一张嘴吃惊张成了大大的“o”型。

    秘书又说:“你放心吧,蒋县长在常委会上三言两语把这事给解决了,没有他点头,别说张副书记,就算刘书记亲口话也别想动了你这个环保局长,咱们蒋县长如今在县委常委会上说话就是这么牛气!”

    秘书边说话边冲着环保局长竖起一根大拇指,满脸的洋洋得意神情让环保局长心里顿时也明白过来,说到底,他是蒋县长的人,只要蒋县长在县里说一不二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了秘书一番话后,环保局长之前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他端起酒杯跟秘书对饮,边喝边摇头笑话口气:“看来咱们普水县的县委书记明面上姓刘,其实说一不二还得是咱们蒋县长啊!”

    秘书随声应和:“谁说不是呢?看来蒋县长往上走一步的时间不会太久了,就凭刘大宇那怂包样也想跟咱们蒋县长争?简直是不自量力!”

    “他哪是不自量力啊?他那纯粹是鸡蛋往石头上碰呢!”

    “哈哈哈!刘局长说的好!咱们为了蒋县长早日提拔干一杯!”

    “干杯干杯!”

    ......

    世事瞬息万变。

    当蒋大宽等人在酒店里开怀畅饮的时候,黄一天同胡云伟正坐在城郊一个安静清雅的茶吧里静静商议大计。

    “云伟,警察这件事闹到如今这个地步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很可能酱醋厂的工地还得停工一段时间。”

    听了黄一天的话,胡云伟满脸愁容,他冲着黄一天抱怨:“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回来投资办个厂就这么难呢?三番五次的麻
崛起之第三帝国txt下载
烦事,真是搞的我头都大了!”

    “你抱怨也没用,问题出来了关键还得尽快解决问题。”黄一天伸手递了杯茶递给胡云伟,“为了你的事,张副书记在县委常委会上跟蒋大宽大吵了一架,这事很有可能是蒋大宽县长在背地里指使环保局长干的。”

    “狗日的蒋大宽我招他惹他了?”

    胡云伟气的骂脏话,黄一天见他满脸懊丧心里也觉的对不住兄弟,他心里清楚,蒋大宽和胡云伟无冤无仇按理说不该背地里对他下如此狠手。最近几天他私下里一打听才了解事情原委,原来蒋大宽之所以对胡云伟下狠手居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最终针对目标根本不是胡云伟,而是胡云伟背后的自己!

    蒋大宽跟县台办副主任刘凤飞一向关系暧昧,他跟蒋大明和洪娇娇又是近亲。想当初为了追求秦佳妮,蒋大明被自己痛打一顿;公选的时候因为竞争台办主任位置,自己又和洪娇娇结下了仇怨;台办上下谁不知道副主任刘凤飞跟自己一向不和?

    就冲这几笔账,蒋大宽能轻易放过自己?

    黄一天揣测,蒋大宽必定是一番打探过后得知胡云伟跟自己的关系,索性在酱醋厂工地上做文章刁难胡云伟,不过黄一天的记忆中自己和蒋大宽不是什么政治对手,蒋大宽后来接替刘大宇做了县委书记,再后来提拔为副市长,但是现在情况出现了意外,那么自己就要把蒋大宽这个人给绊倒,否则,以后这个人迟早是自己的敌人。

    “既然蒋大宽县长不是什么好人,主动难,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倒是要看看狗日的蒋大宽到底能笑到几时?”黄一天在心里暗暗狠,靠近胡云伟耳边轻声道:“云伟,酱醋厂项目要顺利搞起来,咱们必须联手先把面前的绊脚石搬开。”

    “拉倒吧,别尽说没用的,张副书记亲自打电话给环保局长说话都没用,咱们还能怎样?”胡云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要不你去市里找一趟范副市长?找找你的靠山,看看能不能请他出面把事情平。”

    黄一天摇头:“这事哪用得着请范副市长出面?你听我说,任何时候求人不如求己,我这有个好办法保管有用。”

    “你说你说。”

    “.......”

    黄一天凑近胡云伟耳朵叽叽咕咕说了半天,胡云伟一脸诧异问他:“你这主意能行吗?万一事情闹崩了我那酱醋厂的投资岂不是打了水漂?”

    “兄弟以前害过你吗?”

    “那倒没有。”胡云伟老实回答。

    “你这次按照我的吩咐去办,万一真出什么问题,你那酱醋厂的损失我赔你。”

    胡云伟听黄一天说话口气中透着一股自信和坚定,腰杆似乎也挺直了不少,他勉强冲黄一天应承道:“反正现在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当三十晚杀兔子按你小子说的主意试试看吧。”

    “你放心吧,这事是张副书记亲自找我商量,只要咱们......”

    ......

    第二天一早,一切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区别,朝阳洒下淡淡的橘黄照耀小城上空,大街上红男绿女急匆匆上班上学,一切都显得那样宁静美好。

    普水县委书记刘大宇乘坐专车上班的路上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似乎一直在期待着什么,不时低头看一眼握在手心的手机。就在他第n次低头看手机的时候终于听见手机铃声响起来,他瞧见手机屏幕上显示“一号冯书记”五个大字一颗心紧张的差点没跳出来。

    他赶紧按下手机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听到冯书记雷霆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刘大宇,你搞什么鬼?一大早普水县来了一批老百姓扯着横幅把市政府大门给堵上了!你赶紧想办法把人给我弄回去!”

    冯书记话音未落刘大宇早已准备好特别委屈口气向市委冯书记汇报:“冯书记,您说的那些上访老百姓是不是咱们县里酱醋厂的老职工?这问题我正想向您汇报呢。”

    冯书记应声道:“你现在先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赶紧把人弄走再说。”

    领导指示大于天。

    既然冯书记话说到这份上,刘大宇也不敢多言,只能在电话里连声应承,“好的好的”,接着听到冯书记那头怒气冲冲挂断电话声音。

    刘大宇在车上和市委冯书记通电话的功夫,车子已经稳稳停在普水县政府办公大楼停车场,他下车的时候眼角余光顺势瞄了一眼停车场上二号专车停放位置,瞧见那辆熟悉的黑色桑塔纳正安安稳稳停在那,心里不禁冷笑:

    “蒋大宽啊蒋大宽,你不是在县委常委会上牛逼哄哄没把老子这个一把手放在眼里?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领导!”

    明明刚才在车里接到市委冯书记亲自打来电话的时候,刘大宇表现的十万火急,这会子却像是压根没什么事情生的表情慢悠悠踱着步子上楼进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