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看谁的办法好

第二百六十四章 看谁的办法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单从樊市长一句话提示中,刘大宇很快抓住领导指示精髓,他像是中彩般高兴表情从樊市长办公室告辞出来,出门下楼时的步履显然比来时轻快了不少。刘书记回到普水县后头一件事就是把张副书记叫到自己办公室来商量了半天,紧接着有人看见张副书记满脸笑容从刘大宇办公室走出来后立刻让人通知台办主任黄一天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半小时后,当黄一天急匆匆赶到县委张副书记办公室的时候现他脸上的表情非常轻松,于是玩笑问他:“张副书记这是摊上什么喜事吗?”

    张副书记此时显然无心玩笑,他并未搭话,只是伸手指了指自己面前椅子示意黄一天坐下说话,等他刚一坐稳迫不及待开口:“黄主任,上次你汇报的关于环保局无辜干涉企业的事情,今天找您来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听自己意见?”黄一天听了这话脑子里一懵,他一个台办主任,小小的科级干部,何德何能竟得领导如此抬爱?领导在决定大事的时候居然还想到要征询自己意见?奶奶的,这个事情的后面一定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张副书记见黄一天脸上露出惊愕神情,冲他笑笑说:“你也不必太奇怪,这事要想办好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你可是最最关键的一关,只要你同意了事情就好办,否则,我也是没有办法帮助你的那个朋友胡天伟的企业。”

    黄一天越懵圈,他压根听不懂张副书记在说什么?奶奶的,你一个县委副书记解决不了的问题,老子能解决?于是冲他尴尬笑笑:“张副书记,您着急让我过来到底先要我做什么事?你是领导,说什么我肯定坚决执行!”

    “上回你向我反映酱醋厂工地被停工的事情,目前的状况是很不理想,因为环保局一致认为他们有理,这个事情还记得吗?”张副书记问。

    “哦我明白了!”黄一天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表情,“是不是县委常委会已经开过了?环保局那个滥用职权的刘局长已经被撤了?”

    黄一天话音落地现张副书记脸上露出尴尬,他立马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赶忙又把话往回收:“不对呀!如果环保局长已经被撤职,酱醋厂工地的停工告示也该撤了才对,胡云伟怎么没跟我打电话说这事呢?张副书记,是不是情况很麻烦?”

    张副书记冲他微微点头:“黄主任,情况很复杂,酱醋厂工地要想重新开工恐怕要费些周折,你和胡老板可要有心理准备。”

    黄一天听了心里不禁一凉,他当即听懂了张副书记这句话里意味着什么,很可能是县委常委会上张副书记提出撤掉环保局长的时候遇到了阻碍。他听到张副书记继续说:

    “县委常委会上蒋大宽县长坚决反对撤掉环保局长,连刘书记话都没用,为了这件事,刘书记还特意跑了一趟市政府。”

    明白了!

    黄一天此时心里才豁亮起来,张副书记简简单单一句话里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

    他倒是没料到集刘大宇和张天来两人之力居然没能在县委常委会上把环保局长撤职一事敲定下来?可见蒋大宽县长在常委会上说话的分量不容小觑。一想到此事居然闹到眼下无法调和地步,黄一天心里不禁暗暗为胡云伟的生意担心,若是两方力量就此僵持不下牺牲最大的人却是投资商胡云伟!

    张副书记见黄一天满脸愁容若有所思,安慰道:“黄主任不必过分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县委领导将会一如既往拼尽全力为投资商的投资项目保驾护航,只不过这次的事情可能还需要黄主任从中多下点功夫。”

    黄一天见张副书记说了半天也没触及正题,开口问他:“张副书记心里已经有了解决眼下难题的法子了吗?”

    张副书记轻轻点头。

    黄一天赶忙身体往前凑靠近张副书记问道:“是不是刘书记要亲自给环保局长话,让他立刻撤销对酱醋厂工地的停工整改处理决定?”

    张副书记摇头:“刘书记的意思是要想把环保局长就地免职必须考虑到拔出萝卜带出泥,先要堵住背后支持他的人那张嘴才行。”

    “您说蒋大宽县长?”黄一天反应过来,“怎么堵?”

    “刘书记还说,有理走遍天下,他的意思是......”

    张副书记嘴唇靠近黄一天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半晌,黄一天心里很是吃惊,奶奶的,这个做官的就是这样,为了自己的目的达到都是不择手段,不过想想也是,蒋大宽不同意,那么张副书记只能如此,边听边连连点头:

    “可以可以,行,您放心,这事交给我来办。”

    从张副书记一番话中,黄一天意识到酱醋厂工地被整改停工一事即将会被幕后筹划的高手推波助澜酵成一次龙争虎斗的大事件。虽说张副书记
我是蒲将军笔趣阁
张口闭口,“刘书记说”,黄一天的心里却有数,以刘大宇的政治智商绝对没本事下这么大的一盘棋,此事背后必定另有高人。

    此时的他没时间多想,张副书记正满脸严肃交代他,第一步,“悄悄联系胡云伟,让他安排手下酱醋厂员工去市政府,省政府上访”;

    第二步,“当高层领导过问此事时,所有的矛盾焦点往县长蒋大宽身上集中,举报他明目张胆包庇下属破坏县里招商引资工作,还仗着背后有靠山撑腰对县委一把手书记不放在眼里”;

    第三步,“利用声势浩大的上访行动重点提出两个要求:一是请求相关部门对滥用职权的环保局长进行调查,二是请求领导严惩蒋大宽县长利用公权干扰企业正常经营活动。”。

    张副书记极其郑重神情对黄一天说:“要想把问题解决好,最后还得靠企业自身力量,只要你能想办法让这件事顺着定好的思路走,不管是蒋大宽还是那个环保局长相信都猖狂不了几天。”

    黄一天一向是个重情义的人,何况胡云伟本就是值得他两肋插刀的好兄弟,哪怕不用张副书记各种叮咛交代,他心底里也巴不得把这件事早点处置妥当。

    老百姓上访现象古来有之,古代人手举状纸跪地拦轿,现代人则习惯一大帮人高举标语口号浩浩荡荡堵住政府大门。

    虽说古今老百姓上访方式不同,本质上大都是越级告状指望高层官员帮忙讨还公道,尤其是现代社会传播媒介远胜古代,群体上访事件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往往不容小觑。

    当官的怕什么?当然怕老百姓上访闹事!

    这些年国家从上到下传达的政策中心就是“求稳定求展”,无论是哪个省市的领导最头疼的就是群体上访事件。这也是为什么北京出现上访村的原因。

    当黄一天听张副书记提出要求“上访群众去省城堵住省委省政府大门,到时候谁都会害怕”的时候,他心里便明白过来,“此次酱醋厂工地被环保局出告示停工事件俨然已经酵到某种不可控地步,幕后操纵此事之人绝非一般级别领导。”

    第二天是个晴朗无云的好天气,县长蒋大宽从一早上班到晚上下班之前一直在密切注意周围各种风吹草动,他听下属汇报说,“昨下午县委刘书记悄悄去了一趟市里。”

    蒋大宽听说这消息后一颗心当即揪起来,他断定刘大宇肯定是去市里找领导告黑状去了,他担心一旦市领导听信了刘大宇的谗言一怒之下对自己有所成见可就惨了。

    蒋大宽可以不把普水县委书记刘大宇放在眼里,却不敢把市领导也不放在眼里,两军交战都是冲锋陷阵的排头兵先牺牲,他可不想一不小心悄无声息成了市领导之间利益交换的牺牲品。

    今天一早刚上班,蒋大宽立刻派人找刘大宇的专车司机打听,“刘书记从市里回来后都说了什么?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蒋大宽平日里安插在刘大宇身边的钉子此时起到了非常关键作用    ,上午十点左右,“钉子”反馈回来的信息说,“刘书记从市里回来的路上表情一直很郁闷,回到普水县后立刻找了张副书记两人关在办公室里聊了半天。”

    蒋大宽也是百密一疏,他虽然安排人紧盯着县委书记刘大宇的动静,却压根没把张天来的举动放在眼里,当听“钉子”汇报说,“张副书记从刘书记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上表情很难堪”,他当时心里就乐了!

    官场老妖蒋大宽觉的,“刘大宇和张天来在办公室里聊了半天”说明两人谈话很艰难;“张天来从刘大宇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堪”八成是刘大宇在劝说张天来忍气吞声。

    蒋大宽这么一想心里顿时轻松多了,他甚至庆幸自己县委常委会上跟张天来翻脸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很明显,此事杀鸡骇猴的效果非常好!

    到了晚上,距离下班时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心情不错的蒋大宽接到环保局刘局长电话:“蒋县长,今天得月楼新来的大厨,据说南方菜烧的特别地道,想请您过来尝尝?”

    蒋大宽心里明白,最近这两天环保局长心里不踏实,正好他晚上也没什么安排遂爽快答应:“行,既然是你刘局长推荐的大厨想必味道不错,今晚就过去尝尝。”

    蒋大宽嗜好南方菜,听说他原本祖籍广东,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一张嘴就是佛跳墙,鲍汁海参之类,长大后随着在江南省当知青的父母在本地上学读书参加工作,虽说在本地生活了几十年,心里却还念念不忘家乡菜。

    这事只有蒋大宽身边较为心腹的下属才知晓,很多人想要在这方面做文章请蒋大宽吃一顿地道的广东菜以表“孝心”,可惜本地一贯流行淮扬菜,能做一手上好广东菜的大厨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