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环保局长的后台

第二百六十二章 环保局长的后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管他现在什么身份?一周之内我让他彻底没有任何身份!”

    张副书记显然是气大了!他从政近二十年也算见识过形形**各种个性的下属,却从没遇到过环保局的刘局长这样的货色?

    机关一向是层级森严的地方,领导的每一句话对下属来说都是最高指示,环保局长不过是一个正科级的领导职位,居然敢对一个副处级县委副书记如此不屑?

    自作孽不可活。

    张副书记当着黄一天的面表态:“黄主任你放心,你反映的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下周的县委常委会上我会亲自建议刘书记撤掉现任的环保局长,既然这家伙在其位不谋其政那就让有能力的干部来当环保局长。”

    黄一天看出张副书记下定决心要把环保局长换了心里也很赞同,就凭刚才电话里环保局长对张副书记轻蔑说话口气,这种下属还留着干什么?难不成还留他继续给领导心里添堵?

    张副书记是个行动派领导,他当天下午便拿着胡云伟反映情况的材料进了县委刘书记的办公室,两人在办公室里叽叽咕咕商量了半天,对于撤换环保局长的事情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周末晚上七点,原计划召开的普水县委常委会议在县政府办公楼三楼的会议室里准时召开,会议开始后,县委书记刘大宇按照原先制定的会议流程一路进行下去。

    等到原先计划在会议上讨论的工作全都结束后,刘大宇像是扯闲话口气对在座的县委常委们说:“有件事不知道在座各位有没有听说?投资商正在建设的新酱醋厂厂房工地被环保局勒令停工了。”

    刘大宇嘴里说着话,眼神示意负责会议记录的县委办公室主任把提前复印好胡云伟反映情况材料给每位县委常委分一份。

    这份材料一放到常委们的面前,有人忍不住奇怪:“酱醋厂的工地怎么可能噪音扰民呢?我记得那一片地应该还很荒吧?好像附近没什么人住。”

    当即有人附和:“对对对!这份环保局出具的停工通告明显有问题嘛,既然工地周围没有居民,哪来的噪音扰民?这份公告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其他常委们听了这话,大都边看材料边微微点头,显然大多数常委们一眼看到这份反映材料后心里一致认定环保局出具的这份停工通告相当不靠谱。

    刘书记之所以在说正事之前把这份材料拿出来给大家看也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眼见此时众口一词,他冲着在座的常委们微微点头道:

    “这份停工告示是一周前送达酱醋厂工地现场,期间县招商引资管理服务办公室的张志和副主任曾经找环保局刘局长竭力沟通解决问题。

    但是很遗憾,那位环保局的刘局长明知道底下执法队伍滥用职权胡乱执法却并没有加以管束,鉴于这件事令投资商思想受到很大冲击,并引起了很多人不满,我想听听大家对如此不作为的环保局长有什么处理意见。”

    刘书记抛砖引玉后两眼惯性扫到坐在一旁的张副书记脸上,张副书记立马会意点头接下话茬说:

    “刘书记说的对,环保局的刘局长手握公权却不能利用好手中的权力服务百姓,仗着手里有权作威作福,对于这种是非不分对下属管束不严的领导,我建议立刻撤职查办。”

    话说到这,会议室里一干常委们心里都明白过来,看来刘书记和张副书记开会之前必定在此事处理意见上已经达成一致共识,否则也不会两人一唱一和要对环保局长做出撤职查办处理。

    会议进行到这里,事情进行的相当顺利,就在刘书记正准备开口一锤定音对环保局长撤职查办一事做出最终裁断的时候,一旁蒋县长却抢先开口:

    “刘书记,如果因为底下人工作上一点疏漏张副书记就在县委常委会上提议对环保局长撤职查办,这也有点太过了吧?”

    “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环保局长做了什么违纪违规的事情,就因为督下不严了一份有点瑕疵的停工通告就断送了一个环保局长的政治前途,这样的做法会不会让底下官员们多少有些寒心哪?”

    “刘书记,我跟这位环保局的刘局长也算是见过几次面,此人平常工作态度非常认真,如果投资服务管理办公室的那位张副主任跟他面对面沟通问题,我相信他绝不会推卸责任。”

    “环保工作这两年有多难做想必在座的各位常委心里都明白,我认为县委县政府积极保护投资商的利益
逍遥小村长sodu
当然没错,但是也没必要以牺牲底下官员政治生命的代价来表现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视?你说呢张副书记?”

    蒋县长扭头看向张副书记,深邃眼神里却明显露出严重不满,他分明是当众表明了自己保护环保局长的决心?

    直到蒋县长一番“义正言辞”言后,张副书记总算明白那位环保局的刘局长为什么敢不把自己这个县委副书记放在眼里?

    是啊!他背后既然有蒋县长撑腰,放眼整个普水县官场他还能怕谁?

    蒋县长在普水县多年任职,从县里到市里,是位置不断提升,也算得上是普水本地官场经营多年的地头蛇,平日里县委常委会上研究问题的时候,就连县委刘书记也要对其敬重三分,何况自己这个县委副书记?

    原本商量好的事情突然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受到阻碍,刘书记显然没料到一直一声不吭坐在旁边的蒋县长会突然开口替环保局长说话,而且一开口就把矛头直指张副书记,看得出来,他分明早已对事情原委了然于心?

    刘书记看到张副书记当即冲蒋县长据理力争:“蒋县长,你刚才说环保局的刘局长工作态度一向很认真,那么这份漏洞百出的停工告示又作何解释?”

    张副书记原本以为自己这一问算是掐住了蒋县长的七寸,没想到这位官场老妖脸上波澜不惊回答一句:“要是底下人犯错都要领导来承担,咱们刘书记还能安安稳稳坐在这开会吗?”

    “呵呵呵!”底下有常委一不小心笑出声来,这让蒋县长脸上更多了几分胜券在握的得意洋洋。

    一击不中的张副书记并未气馁,继续追问:“好!就算蒋县长刚才开脱之词有几分道理,那么这位环保局长在明知道底下人开具错误停工告示的情况下却还不思悔改,这样的人难道还配继续当领导吗?”

    张副书记今天铁了心非要把环保局长撤掉不可,上次一通电话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他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敢用那种不屑口气跟自己说话的下属环保局长还是头一个!

    蒋县长看出张副书记说话的时候眼里一股火几乎要喷出来,心里冷笑道,“好你个张天来!故意在常委会上跟老子唱对台戏是吧?不就是因为我手下人按照我的吩咐没给你面子吗?丁点小事你他娘倒是跟老子没完没了了?”

    他索性主动揭开此事背后的伤疤,冲着张副书记一脸阴笑说:“张副书记,我听说你前两天亲自给环保局的刘局长打电话协调问题,刘局长没给你面子?”

    事实的确是一样的事实,偏偏从蒋县长嘴里说出来,再加上特殊场合特殊的说话口气顿时让在座常委们心里有种恍然大悟感觉:

    “难怪张副书记死死揪住这个环保局长不放,敢情是之前在人家面前碰了钉子存心要公报私仇呢?”

    会议室里众常委眼神哗啦啦全都转到年轻的张副书记身上,眼神里的质询呼之欲出,张副书记到底官场经验没有蒋县长老辣,一时竟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眼看常委会上风向不对,刘书记当即开口打圆场:“对于环保局长的刘局长是不是要撤职查办这件事,我看咱们还是先讨论找这吧,这个问题以后再说,散会!”

    从某种角度来说,刘书记此时此刻断了话题继续讨论暗地里还是偏袒张副书记,因为他早看出来了,单从口才辩论上来说,张副书记压根不是蒋县长的对手,再说,再在常委会上讨论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身为普水县的县委书记,县委四套班子带头人,刘大宇必须要站在领导班子团结的角度考虑问题,蒋县长虽然一向跟自己面和心不合,表面功夫倒也说得过去,万一因为这件事让蒋县长跟自己撕破脸反而得不偿失。

    刘局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环保局长,既然蒋县长拼了命要护着他,就算张副书记憋足劲跟他斗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打狗看主人,刘大宇心里很清楚,蒋县长是市委一把手书记的人。若是让市委冯书记得知自己和张副书记两人在县委常委会上合伙向蒋县长开炮,这件事必定牵一而动全身让自己在市里的靠山樊市长同样不好做人。

    一言皆有出处,万事皆有根源。

    无论是普水县的县委书记刘大宇,县长蒋大宽,县委副书记张天来,既然能做到县里一方诸侯的位置上身后多少都有自己政治资源,若不是刘大宇和张天来同为樊市长这条线上的人,两人又岂能明里暗里一致对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