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估计为难

第二百五十九章 估计为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次县委召开县里各机关部门一把手大会上,县委书记刘大宇曾亲口说出这样一句话:

    “咱们普水县机关要是再出现一名黄一天主任这样的人才,全县招商引资任务年年都能在市里成绩名列前茅,要是能再出两名这样的人才,放眼全省范围内咱们的招商成果也是无人能及,可惜,干部很多,人才难找啊!”

    就是这么牛逼!

    县委刘书记一番话瞬间把黄一天的招商引资工作能力捧到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高神坛,县里各单位一把手对黄主任的招商能力无不咬口称赞。相邻县以及市里相关部门领导提及“黄一天”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些领导们一个个眼巴巴恨不得自己下属中也能一飞冲天冒出一个“左一天”“王一天”出来才好。

    人怕出名猪怕壮。

    黄一天身为县台办主任却能在招商引资工作上独占鳌头,这让普水县正牌招商局长赵小泉面对这局面明显有些尴尬。

    专业招商的干部队伍居然干不过业余的招商游击队?这不是笑话吗?

    赵小泉一气之下在单位里召开全体工作人员大会,别出心裁提出对招商局的人员进行任务分配,要求每一位招商局的工作人员年底必须完成至少两百万的招商引资指标,如果完不成任务年底不得评选先进还得扣工资。

    赵小泉这一举动立马引众怒,招商局的工作人员一个个在私下义愤填膺议论:“前任钱成贵局长从来不跟大家谈什么招商引资多少钱的任务,从来都是大项目招商亲自出马,底下人各尽其责就好,怎么轮到赵小泉当局长就成了这副光景?”

    “这分明是现任招商局长赵小泉太过无能,把领导压在他头上的招商引资任务硬生生给转嫁到下属头上,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仗着自己是领导恃强凌弱。”

    “将熊熊一窝兵熊熊一个,招商局在赵小泉的带领下至今一个招商项目都没谈成原因虱子头上虱子明摆着——分明就是局长赵小泉无能,他凭什么还痴心妄想要扣底下人工资?”

    ......

    事关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县招商局一帮下属越说越气,三五成群凑一块议论后索性集中起来一块去县政府找领导上访,要求局长赵小泉取消原本就不该加压在下属头上的招商引资任务,并收回威胁下属要扣工资作为惩罚手段的行为。

    赵小泉作为此次公选上来头一个被下属上访的领导,一下子成了普水县官场反面典型的“政治明星”,为了妥善处理这件事,分管县里党建和经济工作的张副书记特意亲自找赵小泉谈话。

    张副书记当着赵小泉的面相当直接指出他的工作思路和工作方式存在严重问题,要求他作为领导一定要先以身作则挥榜样的作用,否则不仅可能丢了这一届公选干部的脸面,也有可能导致试用期无法通过。

    赵小泉被领导约谈后也吓的不轻,奶奶的,自己脸丢大了,如果不处理好,说不定自己就完蛋了,灰溜溜回到单位后再也不敢提给下属压招商引资任务的话题,背地里却对几个领头上访到县里告自己的人记恨在心里,只等着有机会下手的时候对几人痛下狠手为自己报仇。

    九转功成。

    这世上没有一件事能够随随便便成功,很多人只看到鲜花绽放的美丽却完全忽略了一朵鲜花从播下种子的那天起必须经历多少风雨考验才有美丽绽放的一天。就像黄一天招商欧阳老板时,从起初在浙江跟欧阳老板见面直到欧阳老板头一次到普水县考察,再到后来欧阳老板第二次到普水县签署投资协议,期间经历了几个月的时间。

    在这几个月里,黄一天一直与欧阳老板保持联系,直到欧阳老板正式签署投资协议后,他一无既往对欧阳老板提供力所能及帮助。

    从某种角度来说,招商引资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工作流程,它更多的时候体现了招商人员的人格魅力,一个无法让投资商产生信任的招商官员,怎么可能说服投资商从口袋里掏出真金白银来投资项目?黄一天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时时处处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抱着这样的心态来做事自然能得到对方的信任。

    成功招商欧阳老板的项目后,按理说黄一天当然是此次招商引项目的大功臣,可他却在县委县政府对招商引资有功人员论功行赏的时候,把这个项目中最大的功劳让给了钱成贵。

    有舍才有得。

    钱成贵因此受到县委县政府
仙之王txt下载
领导高度评价并得到相应奖励,他对黄一天的态度也从之前倍加防范变成满腹感激和敬佩。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干部,不争功,不抢风头,明明是自己凭实力干出来傲人的成绩却毫不犹豫跟别人一同分享,放眼普水县官场又有几人有这样的心胸气度和做人境界?这才是做大事的人,成大事的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

    哪怕钱成贵堪称“官场老狐狸”,这次也被黄一天的“糖衣炮弹”打中,他有时候甚至在心里后悔,“以前自己怎么就有眼无珠跟黄一天这么优秀又大度的年轻人作对呢?”作为回报,钱成贵得空的时候经常在一些大事上主动征询黄一天的意见,有一回两人闲聊的时候,钱成贵向黄一天说起最近听说一个官场小道消息。

    他对黄一天说:“黄主任,听说我们原来的主任张二江要回到普水县担任常委副县长,顶替原先刘副县长的位置,这消息可靠吗?”

    钱成贵以为黄一天的女朋友身为市委组织部干部科长,对这方面的消息应该近水楼台,所以跑到他面前求证来了。

    黄一天却一脸茫然:“是吗?张二江要回来的当副县长?”

    钱成贵诧异:“怎么你没听说吗?这消息都快传疯了!”

    黄一天看着钱成贵一惊一乍的说话口气心里不觉好笑,钱成贵今年五十多了,当初他能够提拔到正科级领导岗位已经算是老树开花运气极佳。没想到这次招商引资工作突出受到县委县政府领导表彰后,他的野心似乎又大起来,特别关心副处级领导调整事宜,这还真是应了那句,“人心不足蛇吞象。”

    黄一天说,我还真的没有听说,但愿如此吧,张二江如果能够回到普水,我想对开区还是有感情的,会无条件的支持,到时候钱主任继续前进也多了一个帮助说话的人。

    钱成贵心里想,就张二江的个性是不可能推荐自己的,不过面子上的功夫张二江还是要做的,对自己或者说开区不会大张旗鼓的反对。

    五月的风景恬淡而舒缓,地头田间杨柳枝杈间的灰色悄悄溜走,春风拉网式的搜寻中一边收拾了寒冬散落的碎片一边把杨柳杏枝摇醒,逗弄一片嫩绿布满枝头。

    毛茸茸的青草在细雨暖风中悄然布满无边无际的田野,粉嘟嘟的杏花在风中飞舞散淡淡花香,地上躺着的小石头在阳光的直射下已然有了手热的温度。

    普水县城郊经济开区胡云伟投资的酱醋厂工地在满眼绿色中正马达轰鸣一片繁忙景象,他计划在政府规划土地上新建一个面积更大标准更高的厂房,眼看着厂房的主体结构基本完工,胡云伟心里对未来充满期待。

    好事多磨。

    胡云伟原本以为新建酱醋厂的厂房按照目前施工进度完全有把握在两个月内投入使用,没想到施工建设过程中却突遭县环保部门执法阻碍。那天胡云伟正在工地上左右巡视,有手下人气喘吁吁跑过来向他汇报:“胡总胡总,环保局的人来了,说是接到了群众举报咱们工程噪音扰民,要咱们立即停工!”

    “停工?”胡云伟嘴里重复一句后不由皱起了眉头,他顺着手下人手指方向望过去,瞧见不远处有几个身穿环保局执法大队制服的人正站在工地大门口左右张望。

    “胡总,那帮人说要直接找您谈话。”手下人又说。

    “行,你们几个继续盯着工程质量,你,跟我一块去看看什么情况。”

    说良心话,胡云伟一开始真心没把不请自来的几位环保局小喽啰放在眼里。他一个商人虽然没有什么政治地位,但是他的铁杆兄弟黄一天可是普水县官场上炙手可热的政治明星,有黄一天保驾护航他还能怕几个环保局的小喽啰?

    再说,自己这个项目可是张副书记罩着的,谁还敢和张副书记对着干。胡云伟一开始把几个上门找麻烦的环保局执法人员当成是司空见惯利用职权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类型,无非是想捞点好处呗。

    他却没想到这一次是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自从这几个小鬼找上门来故意刁难,接下来便有了数不尽的烦心事。当胡云伟走到工地大门口的时候,起初对几位不请自来的执法队员表现的非常热情,挨个跟几位握手后分外客气道:

    “这么热的天几位还要亲自到工地上检查工作真是太辛苦了!要不咱们这么着,午饭时间也快到了,我请各位到饭店喝两杯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慢慢谈。”

    “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