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诱杀

第二百五十一章 诱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漆黑的夜色中,贾九红跌跌撞撞一路往前跑总算是来到大哥面前,激动冲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脖颈嚎啕大哭:“大哥!二哥死了!二哥被警察给打死了!都是我不好非要让二哥帮我出气,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二哥呜呜......”

    总算是亲眼看到妹妹平安无事,贾凤魁心里先安了不少,他眼睛余光看见妹婿刘时光也正一路走过来,赶紧伸手拍了拍妹妹的后背轻声说:“好了好了九红你快别哭了,大哥有要紧的事情要跟你们交代。”

    一听说大哥有要事要说,贾九红强逼自己把眼泪憋住冲大哥问道:“什么要紧事?”

    贾凤魁左右看看此处四下无人,周围也是半点声音都没有,严肃表情对贾九红两口子说:“现在我也顾不上跟你们解释,这里有一张银行卡,你们赶紧先坐我车拿上我手下人的身份证出门避避风头,等事情平息了你们再回来。”

    贾九红不乐意:“大哥我不走,你都已经回来了我更不想走了。”

    “不行!”贾凤魁从未有过的严厉口气对妹妹说,“九红你别耍小孩子脾气好不好?警察已经知道你们的藏身之处,过不了多长时间会有大批警察过来抓捕你们,现在要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刘时光和贾九红听了这话不禁吓的脸色白,刘时光有些迟疑道:“大哥,警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我们吧?这地方除了我父母没人知道我们藏在这呀。”

    “你们以为警察都是吃干饭呢?快点走吧,再不走可就真走不了了!”

    贾凤魁顾不上多说,伸手拉起妹妹一只手就要离开,刘时光和他一块同来的两个手下连忙紧随其后。

    一行人借助电筒光亮一路艰难走到别墅区大门口,正要乘车离开突然现身后“哗”的一声四处突然灯火通明,再看别墅大门口居然早已被两辆警车围了个结结实实。

    “不好!警察来了!快跑!”贾凤魁第一反应拉起自己妹妹一只手一路往回狂奔,刘时光也本能跟着他们一块往回跑。

    就在这档口,原本黑漆漆一片的别墅区里突然亮起好几道刺眼光线,瞬间把贾凤魁等人一路狂奔的模样暴露在强光之下。

    与此同时,几人听见不远处楼顶传来警察拿着小喇叭喊话声:“贾凤魁!刘时光!贾九红!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还有可能被宽大处理!请你们立刻举手投降!”

    直到此时贾凤魁才反应过来,自己很有可能中了对方“请君入瓮”的诡计,他顿时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

    “麻痹老子上当了!”

    怒不可遏的贾凤魁心里不由恶边胆丛生,冲着两个手下声嘶力竭下命令:“给我开枪!那帮警察要是敢硬碰硬,打死一个不亏本,打死两个算赚的!”

    跟在贾凤魁身边的手下都在嘿道混了多年,什么样腥风血雨的场面没见过?跟警察开枪硬碰硬也不是干过一回,两人听了老大指令后当即开枪先冲着几盏明亮灯光射击。

    “啪啪啪”激烈枪声响起,刚才一片明亮的别墅区再次陷入一片死黑,枪声在寂静的黑夜里一下子传出老远。

    眼看贾凤魁手下人开枪射击警察也相当恼火,亲自指挥这次抓捕行动的市公安局魏副局长气的恶狠狠骂了句,“这帮混蛋!已经是网里的鱼居然还想垂死挣扎?”他当即指示手下干警对贾凤魁等人的射击迅疾做出反击。

    黑夜是掩盖罪恶最佳幕布。

    在地理位置偏僻的别墅区里,当警察和贾凤魁一帮人展开殊死搏斗时,贾凤魁一方无论从人数还是从武器装备压根无法跟装备精良的警察相提并论。

    原本警察们今晚行动的目标是为了抓住通缉犯贾九红和刘时光,没想到现场情况“突骤变”,抓捕现场普水嘿老大贾凤魁居然号令手下枪击警察?

    孰可忍孰不可忍。

    大批警察在领导的指示下对贾凤魁等人开枪射击行为进行了反击,经过大约半小时的双方激战后,贾凤魁因为持枪拒捕被当场击毙,而贾九红和刘时光却因为贾凤魁的两名手下开枪失误被击中身体重要部位倒地而亡。

    无论是警察还是贾凤魁一方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双方激战正酣时,距离别墅区不远处有个脚蹬自行车的中年妇女正满眼惊愕看向眼前的情景。

    这是怎样凄惨的一幕啊!明明刘时光和贾九红手无寸铁一路狂奔却还要被一帮警察端着枪在身后穷追不舍。

    当警察开枪打死了两名保护刘时光和贾九红的贾凤魁手下后,居然还戴着手套从地上捡起那
最强之无限主神系统无弹窗
两人的枪对准刘时光和贾九红的后背连两枪,这分明是故意造成两人混乱中被自己人误杀的假象?

    当中年妇女眼睁睁看着刘时光和贾九红的身体中弹后晃晃悠悠倒向地面,她感觉自己一颗心已经碎成了渣,那是她的儿子和媳妇啊!他们还那么年轻?到底做了什么孽这帮警察非要置他们于死地?

    刘时光的母亲今晚是特意过来给儿子媳妇送点吃食,没想到来到别墅外却亲眼目睹了凄惨一幕,当时她就伤心过度眼前一黑跌倒在地。

    事情还没完?就在当晚半夜时分,警察在城郊别墅区的紧急行动结束后又有一队警察冲进了刘副县长的家里以窝藏通缉犯的罪名逮捕了刘副县长。

    这世界从来就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当刘副县长突然从高高在上的领导一夜之间跌入尘埃成了阶下囚,他想破了脑袋也绝对想不到导致他家破人亡的幕后主谋究竟是谁?

    一周后,在公安系统召开的工作总结大会上,普水县公安局因为“极光行动”战果显著荣获省公安厅领导颁集体表彰。

    普安市公安局的魏副局长和普水县公安局的丁副局长同时被记二等功一次,由于此次行动中打嘿成果卓然,两人至此在省内公安系统声名鹊起。

    喜新厌旧人之本性。

    日子平淡无奇往前,昨天的新闻很快成为今天的旧闻,普水县贾家兄妹曾经的辉煌过往很快成为历史被人遗忘,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情生,哪有人去关心那些陈芝麻烂谷子。

    三月春风似剪刀。

    虽说三月春光明媚,到底乍暖还寒,正午热的穿一件厚外套足矣,到了早晚出门冷风一吹还得把厚重的棉衣套在身上。

    周一清晨,黄一天刚抬脚走进办公室,听见办公室桌上电话“嘀铃铃”直响,他心里暗猜,“这电话肯定是熟人打来的。”

    在机关工作年头长的人都会摸索出一套规律,比方说,星期一的早晨大部分领导都会准时到岗,特殊情况除外,这个点找领导办事基本都能扑到人。

    另外,给领导打电话的时间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得掐着合适的点打过去才合适,如果领导一大早刚走进办公室,包没放下水没喝一口就接听你的电话,你觉的领导心情会好吗?

    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跟自己关系熟络交情深厚的领导打电话,彼此之间都不太在乎一些繁文缛节,什么时候打电话也无所谓。

    黄一天走进办公室后,一边随手放下公文包一边顺道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电话来电显示,电话号码来自县委组织部钱成富副部长的办公室,这让黄一天忍不住皱眉,“一大早钱成富着急打电话能有什么事?”

    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

    组织部在各单位中是地位较为特殊的部门,因为其工作职能决定其掌握着干部提拔的命脉,几乎所有人对这个部门的领导全都恭敬三分。

    黄一天跟钱成富也算老交情了,他顺手操起电话随口“喂”了一声,笑道:“这一大早的,钱副部长怎么想起我来了?”

    钱成富略带恭维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这么早给黄主任打电话真是打扰了。”

    “没事没事,咱们老朋友之间哪还用得着这么客气?”

    听听黄一天现在跟钱成富通话口气,再想想半年前他第一次在钱成贵家客厅跟钱成富见面的情形,不得不让人唏嘘什么叫风水轮流转?

    钱成富对黄一天客套三分也是有原因的,上次公选改革小组里,谁不知道省委组织部的卢副主任跟黄一天是师兄弟关系铁?

    公选改革试点工作结束后,卢副主任回到省城已经被提拔为省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这可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岗位!卢主任整天伺候在省委组织部一把手身边,有时候说话甚至比那些不得志的副部长说话更管用。

    钱成富在组织部门混迹多年,对于干部提拔的弯弯道门清,他心里明白,单凭黄一天跟卢主任之间老关系,此人仕途必定不可限量,自己以后少不得也有用上人家的时候。

    平时多积德,遇事才方便。

    尽管钱成富的年纪是黄一天的两倍还多,尽管钱成富混迹官场的年头其中零头都比黄一天踏入官场时间更长,但这都阻挡不了他对黄一天动辄称兄道弟各种恭维。

    钱成富在电话里献媚讨好口气跟黄一天商量:“黄主任,最近这段时间县委组织部要动一批干部,上面领导意思你台办要调整一个副主任位置出来,你看调整谁合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