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斩草除根

第二百四十九章 斩草除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正因为心里明白领导的心思,丁副局长才会在会议上顺着领导的心意发言,结果也证明他之前的揣测非常正确,魏副局长的确铁了心要对贾家斩尽杀绝。会议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众人针对案件各自发表完看法后魏副局长才发觉一个奇怪现象,身为县公安局的一把手金局长从会议开始到现在居然一言未发。

    魏副局长于是主动问他:“金局长有什么要说的吗?”

    金局长却像是突然受了惊吓的模样连忙从魏副局长摆手道:“不不不,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觉的你们刚才说的都很有道理。”

    魏副局长看出他明显不在状态,非常时期时间紧迫也懒得跟他计较,于是按照会议讨论结果各自分工后立刻投入紧**作。

    虾有虾道蟹有蟹路。

    魏副局长倒是没想到黄一天一早说要嘿道白道双管齐下找出贾九红和刘时光的行踪居然这么快就有了消息?

    下午三点左右,他在电话里听见黄一天带着一股兴奋声音道:“魏副局长,胡三已经查到贾九红和刘时光藏匿地点了。”

    魏副局长也是心头一振连忙问他:“在哪?具体位置知道吗?”

    “胡三知道。”

    “那赶紧通知胡三,让他立刻带路,我们马上出发去抓人。”

    “等一下”,黄一天对魏副局长解释道,“胡三担心自己这次帮忙坏了道上的规矩,尤其现在又是极光行动全城正严打的时候,他只敢在暗中帮忙却不敢露面怕有警察找他翻旧账,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魏副局长听了这话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黄主任你告诉胡三,只要他能帮警察找到刘时光和贾九红,他就是这个案子的大功臣,我保证没人敢找他翻旧账。”

    黄一天听了这话连忙点头:“那行,我这就通知胡三陪你们一块去抓人。”

    魏副局长听黄一天要挂电话连忙追问他:“你还没说贾九红和刘时光到底藏在哪?胡三的消息确定无疑吗?”

    黄一天同样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胡三的消息绝对准确,他手下人亲眼看见贾九红和刘时光就躲在刘副县长家城郊一栋还没装修的别墅里。”

    “明白了!”

    魏副局长胸中顿时升起一股大战在即的豪迈,兴奋之余冲着黄一天毫不吝啬赞扬:“兄弟你可真是有两把刷子,这么快就能查到通缉犯的下落。”

    黄一天正要说两句谦虚的话摆个姿态,突然想起什么提醒魏副局长:“对了!胡三还查到贾凤魁最近几天一直出门在外谈生意,他乘坐今天下午三点到普安的火车回来。”

    “贾凤魁回来了?”

    魏副局长听了这话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他明白黄一天及时向他反馈贾凤魁的行踪目的何在,赶忙坚定声音表态:“黄主任请放心!对付贾凤魁的事就交给我来办。”

    下午三点,普安市火车站。

    随着一列火车“呜”的一声长啸,轰隆隆铁轨上的火车速度逐渐慢下来,火车上的乘客潮流涌向出站口,人群中有一个脸上戴着墨镜身上穿一件深色中长款厚外套的中年男子步履匆匆。

    哪怕从外表看起来此人的形象也给人鹤立鸡群感觉,别的旅客大包小包拎在手他双手却空无一物,身后还有两名同样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人手提一个皮箱始终尾随左右。

    男子刚一出现在站台上立马引起火车站监控室里守株待兔警察的注意,有人仔细确认这名男子正是普水县著名的嘿老大贾凤魁,当即拿起手里传呼机通知蹲守在出站口的同事,“目标出现目标出现,马上到达出站口马上到达出站口。”

    “收到收到!”传呼机里传来同事应答。

    贾凤魁是听说家里出事后连夜赶回来,他前两天去外地谈生意结果生意还没谈完就收到手下人惊慌报信说,“老二贾凤武因为绑架被警察当场打死了,妹妹贾九红成了通缉犯,贾家产业一夜之间被警察一锅端。”

    这两个消息对于贾凤魁来说无异于天塌地陷,自己的老窝都被公安局给捣毁了,他哪还有心思继续跟人谈生意?连忙买了最快的火车票连夜往回赶。

    当贾凤魁的双脚踏在熟悉的家乡土地上,眼神里潜藏的那股子戾气愈加明显,在听到弟弟妹妹出事消息的一瞬间他便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次回来务必要让仇家血债血偿,奶奶的,谁要是和贾家作对,那就是不想活了!”

    他想起报信的下属说,“贾凤武出事是因为绑架了
我的美女兵器吧
一个叫冯佳媛的机关干部,公安局在解救受害人过程中把逃跑的贾凤武当场击毙,而妹妹也因为这个案子成了通缉犯。”

    从第一次听到“冯佳媛”名字那一刻开始,他便在心里打算好,既然弟弟丧命是为这女人所累,他必定要让这女人为弟弟陪葬!

    贾凤魁脚底下带风往前走,经过火车站出站口的时候却被几个警察拦住了,有个看起来年纪稍长的警察冲他迎面走过来口中喊出他的名字,“贾凤魁”。

    贾凤魁本能冲对方看了一眼,就这一下子扭头看过去的动作让几个警察更加确定了他的身份,立刻有几位身穿警服的人走过来左右前后把他夹在中间形成包围态势。贾凤魁见势不妙后退两步冲警察喝问:“你们想干什么?我又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

    年长些的警察见原本跟在贾凤魁身后的两名年轻人神色紧张把手伸进衣服口袋里,当即警觉眼下形势一触即发,他心里清楚对付贾凤魁这种嘿道老大绝不能在公共场所硬碰硬,否则很容易伤及无辜。

    他连忙打着“哈哈”走近贾凤魁,主动示好在他胳膊肘上拍了两下故作轻松口气说:“贾老大是吧?你不用紧张,这两天你家里出了点事,我们也就是想请你去一趟公安局了解些情况。”

    老警察说话口气带着明显的尊重,这让贾凤魁心里的戒备稍稍减弱,但他看向警察的眼神却依旧充满警惕,他冲着老警察问道:“有什么话在这里问不行吗?非得去公安局?”

    老警察脸上犹豫了片刻冲贾凤魁说:“领导的指示是让我们带你回局里,不过你既然提出了要求我还得向领导汇报后才能决定。”

    老警察说完这句话后,冲着贾凤魁腼腆笑道:“你也知道,我们这些跑腿办事的下属有些事情做不了主,你稍等片刻。”

    老警察自始至终一副谦恭的态度对贾凤魁说话,这让贾凤魁不自觉腰杆挺直了一些,他冷眼看向老警察就像是上司对下属不耐烦说话口气:“那你赶紧打电话请示吧?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我这还忙着呢。”

    “行行行,您稍等。”

    老警察冲着贾凤魁满脸堆笑,赶忙退到一旁车站的值班室找电话请示领导去了,贾凤魁身后两名年轻男子见状,原本伸进衣服口袋里的两只手也慢慢拿出来,一脸戒备注意观察形势变化。

    不一会的功夫,老警察又满脸堆笑从车站值班室走出来,距离贾凤魁两米远就抬高嗓门宣布好消息:“贾老大,我们领导说了,你要是不愿意去公安局,就在警车里问几句话也行。”

    贾凤魁纵横普水县嘿道近二十年,期间不知道多少次跟警察面对面打交道的经验,他看得出来,老警察的确是没有半分想要为难自己的意思,他之所以带人在车站等自己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问几句话。

    既然对方给自己面子,贾凤魁自然投桃报李,他冲老警察问道:“你们警车在哪呢?要问什么赶紧问别耽误大家时间。”

    警车就停放在火车站右侧的停车场,贾凤魁在身穿警服的几名警察陪同下来到停车场上了警车,与他随行的两名手下则守在警车门口,一副如临大敌表情警惕左右张望。

    陪同贾凤魁一道上车的老警察始终对其保持友善态度,一上车先拎了瓶矿泉水摆放在贾凤魁面前,满脸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公安局清水衙门就这条件,您将就着喝。”

    贾凤魁伸手把矿泉水拿在手里看了一眼,“洁云”牌子压根没见过,估摸是最便宜一块钱一瓶那种又随手放下,抬眼看向老警察道:“我已经跟你上警车了,有什么话赶紧问吧。”

    “哎,行。”老警察笑眯眯应一声。

    老警察一副低头沉思不知道从哪说起的表情,愣了两秒钟才开口道:“贾老大,想必家里的事情你已经听说了吧?”

    “什么事?”贾凤魁一向是出了名的口风紧,别说当着警察的面,平时他当着朋友和手下的面都是惜字如金。

    老警察一脸懊丧惋惜道:“就是你家老二涉嫌绑架那个案子?要我说这回老二运气实在是太背了!你知道他绑架那姑娘什么来头吗?”

    听上去老警察像是在跟贾凤魁闲聊,压根没有半点警察调查案情的严谨和严肃,他见自己一提及贾老二出事贾凤魁眼神里立马涌出一股杀气,连忙对其“掏心掏肺”口气解说案情。

    “要我说这事也是碰了巧,听说之前你妹妹贾九红在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另一方当事人就是那个叫冯佳媛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