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猎物

第二百四十六章 猎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们这帮畜生!你们想干什么?”

    被突然踢中的那人整个身体惯性摔倒在地**起来,另一人见状凶神恶煞冲过来要为同伴报仇,还没走到黄一天跟前被他飞起一脚正中胸口,当场后退几步摔倒在地。

    黄一天顾不上许多连忙先蹲下身子一把抱住冯佳媛,口中急切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冯佳媛突然见到黄一天出现在面前像是孩子见了亲妈终于忍不住放声嚎啕大哭,边哭边埋怨:“你怎么才来呀?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呜呜呜呜......”

    黄一天看着扑在自己怀里的冯佳媛梨花带雨一张脸上手指印叠着手指印,整张右脸肿胀发亮,上身的衣服被人扒拉的只剩下最后一层,裸露出的胳膊上脖颈上青一块紫一块明显是刚刚被这帮人毒手摧花,心里怒火憋不往外冒。

    他正要开口质问这帮畜生到底对冯佳媛做了什么?听见有人把房门关紧,刘时光像是捡着宝贝的神情一脸惊喜冲他走过来,嘴里阴阳怪气道:“这不是黄主任吗?大晚上怎么跑到水月山庄来了?这叫怎么说来着?”

    “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闯进来!”刘时光的老婆贾九红在一旁跟丈夫一唱一和,“黄一天,今儿可是你自投罗网,那就别怪我们新仇旧账一起算!”

    “是啊黄主任!既然你不想活,我们今晚就做好事成全你,哎呀哎呀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哪,你为了这女人居然连自己的安全都不顾,看来你对这女人还真是用情至深哪。”

    刘时光在一旁啧啧说着风凉话,一旁的贾家兄妹更是看猎物似的眼神瞪着自己和冯佳媛,再看看客厅里还有两个年轻力壮的混混,黄一天心里不禁有些懊悔自己以身犯险太冲动。

    眼下的情形是五对二,冯佳媛早就吓的浑身发抖躲在自己怀里,等会双方一旦硬碰硬自己必定双拳难敌四手,恐怕他不仅救不了冯佳媛还得把自己也搭进去。

    “只可智取不可硬来。”

    脑子里转圈的功夫黄一天已然做出决定,他扶着冯佳媛从地上站起来,把眼神定在站在自己几步远的刘时光身上,郑重其事对他说:

    “刘时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以为自己私下干的这些勾当能瞒得住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晚我和冯佳媛要是真在这里出了什么事,首当其冲你老爸必定脱不了干系!”

    刘时光听了这话脸上一横气哼哼道:“黄一天!你他娘别在这危言耸听,老子是被吓大的!”

    黄一天不慌不忙与其据理力争:

    “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跟贾家坑壑一气害人你父亲知道吗?贾家的生意这些年要不是有你父亲罩着能平安进行到现在?

    你父亲要是因为这事受到牵连,你以为自己有什么好日子过?你父亲跟贾家人不同,他好歹也是政府官员,你这是要害他身败名裂去坐牢吗?”

    刘时光不得不承认黄一天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父亲曾不止一次对他耳提面命,贾家嘿道上的事情绝不能掺合省得惹祸上身,否则,以后很难立足。

    刘时光对父亲的话一向极为重视,这会子倒像是被黄一天这番话正好戳中了心坎,脸上不觉露出一丝犹豫,迟疑眼神冲老婆贾九红脸上看过去。

    贾九红却说:“你别听这家伙胡说八道!反正他们俩今晚都落到咱们手里了,我们想要这对狗男女三更死他们绝活不到明天,你有什么好怕的?”

    贾九红话音刚落,一旁贾凤武也牛逼哄哄道:“是啊妹夫,咱们普水县这么多人少了这两个压根没人当回事,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们处理这种事绝不会有任何纰漏。”

    黄一天眼看听了贾家兄妹一忽悠,刘时光脸上的表情再次坚定起来心里不由一沉。

    他深知,贾凤武和贾九红兄妹见惯了嘿道上喋血生死,对于这两个心狠手辣的畜生来说,今晚要是铁了心害人谁劝也没用。

    但是刘时光跟他们不一样,他毕竟是官宦子弟,见识嘿道凶残的机会少一些心里的忌讳才会多,眼下要想换得暂时平安只有从刘时光身上打开突破口才能争取更多时间。

    黄一天尽量保持淡定神情对刘时光说:“刘时光,我知道这件事的主谋就是你,你以为我来水月山庄之前会不报警吗?我劝你赶紧把我们放了事情还有转圜余地,否则等公安冲上来你再想洗清自己主谋的身份可就难了。”

    “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就成了主谋?明明是......”

    刘时光扯着嗓子说到一半突然发觉自己被这家伙给绕进去了,绑架冯佳媛的主意原本就是贾凤武兄妹谋划实施,目的
超能名帅sodu
自然是为了替他们两口子出当初在白柳乡派出所受到的怨气。

    事情进行到现在,三人俨然都脱不了干系,自己若是当着贾家兄妹面前不承认自己是主谋,那岂不是有把脏水往贾家兄妹身上推的嫌疑?贾家兄妹听了心里能对自己没意见?

    他不禁在心里暗暗后怕,“黄一天这招挑拨离间好阴险?自己差点就上当。”

    刘时光正欲冷笑说些什么,一旁贾凤武却主动建议:“时光啊,这小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说到底你也是公家的人,掺合这件事的确不妥,要不你们先走吧,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跟你们两口子无关。”

    贾九红却不同意,冲着贾凤武坚持说:“二哥,这件事原本就是因我们而起,你干嘛要一人顶缸呢?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也是大家一起扛,绝不能让二哥你一个人承担后果,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能有什么后果。”

    “九红你怎么糊涂了?时光的身份到底跟你二哥不一样,你让他卷进这件事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万一真有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件事对时光他父亲下手,那才是对咱们致命的打击,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贾九红冲着二哥耍小性子,“反正我坚决不同意二哥你一人背黑锅,你之所以绑了那女人还不是为了帮我们出气?事到临头却让你一人扛着所有责任,我坚决不答应!”

    ......

    就在贾家兄妹互不相让激烈争论时,屋里的人似乎暂时忘却了角落里黄一天和冯佳媛的存在,这让冯佳媛原本僵硬的身体明显轻松了一些。

    她抬眼看向紧紧搂着自己的黄一天,夹杂着委屈,恐惧,感动以及五味杂陈各种滋味的眼泪扑簌簌无声往下掉。

    患难见真情。

    刚才,当她亲眼看到黄一天突然出现在房门口真有种盼到救星的感觉,一想到男人满是浓浓的关心眼神把自己从地上扶起来,一声声关切问询让她一颗心像是被瞬间融化。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这世上价值最昂贵的东西绝不是金银珠宝亦或名牌傍身,用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无价之宝是“真情”,一个男人拼了命也要保护心爱女人的“真情”,冯佳媛觉的自己已经找到了。

    黄一天察觉怀中女人身体微微颤动,又见她满脸是泪看向自己,那无辜纯洁的眼神像是一道闪电忽的击中男人心坎最柔软处。

    “她原本不必受这样的苦难,都是自己没保护好她”,黄一天心里暗道,一股浓烈的愧疚从心底里涌出来,环绕女人的双臂愈加用了几分力气。

    一旁的贾家兄妹总算是争论出结果,按照贾凤武的意思:刘时光带着贾九红先行离开,底下的事情交给他一人处理。

    尽管贾九红临走的时候依旧满脸不情愿,可她心里也清楚二哥处理此类问题一向经验丰富,说到底他也是为了自己好,于是被刘时光硬拖着离开了501房间。

    贾凤武送走了妹妹和妹婿,关注焦点再次回到房间里一对男女身上来,他方才见黄一天身手了得,未雨绸缪先派出一个手下去楼下多叫几个兄弟上来,然后又让手下人把501的房门反锁。

    贾凤武让人搬了张椅子摆放在客厅正中位置,自己一屁股坐上去摆出一副三堂会审的排场准备对黄一天和冯佳媛下手。

    明亮宽阔的客厅里,左边靠墙站着五个身强体壮的混混,右边靠墙也站着五个身材魁梧的混混,贾凤武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身后两个小弟背手分列左右。

    房间里十多个壮汉此时眼神全都聚焦在角落里紧紧拥抱的一对男女身上,有混混见那女人长的细皮嫩肉俏丽动人,故意冲冯佳媛挑逗坏笑,那情形俨然把这对男女当成砧板上的鱼。

    贾凤武早已熟谙这种场景,他这些年原本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手里犯下的命案也有几桩,只是那几人大多挣扎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今儿一晚上要解决两个机关公务人员的勾当他也是头回干。

    无毒不丈夫。

    贾凤武心里清楚,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除非干净利落处置了这女人否则后患无穷,从绑了冯佳媛的那一刻起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看着眼前的冯佳媛正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向自己,贾凤武有种掌握别人生死命运的快感,他慢悠悠冲着手下人吩咐:

    “去,把那女的先拉过来收拾了。”

    “是!”

    立刻有两个小弟闻声而动,忙不迭要去拉冯佳媛,这些惯犯心里都清楚老大处理此类事情的流程,在彻底了结女人性命之前,通常废物利用让兄弟们一块过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