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做个手术

第二百四十四章 做个手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从黄一天发觉冯佳媛失踪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抓心挠肺坐卧不宁恨不得下一秒钟立刻就找到那丫头。

    不是说对她没感情吗?

    不是巴不得她早点搬回自己宿舍住吗?

    不是整天跟她斗嘴把她贬低的一钱不值吗?

    不是一直讨厌她像是牛皮膏药整天黏着自己吗?

    突然发现冯佳媛可能遇到危险的那一刹那黄一天心里才明白,原来那没心没肺的臭丫头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入自己内心,她的安危足以令一向成熟稳重的自己瞬间方寸大乱。

    总算把包间里的人全都清场,黄一天逼近醉醺醺的金德贵,伸手一把勒住他衬衣脖颈部位,瞪着一双要吃人的眼睛冲他问道:“冯佳媛在哪?”

    金德贵摇头:“我哪知道她在哪呀?她不是整天跟你在一块吗?”

    “啪”的一记耳光重重打在金德贵脸上,这家伙半边脸顿时肿胀起来,黄一天又问:“冯佳媛在哪?你到底说不说?”

    金德贵还想嘴硬,冲黄一天回答:“我真不知道,你打死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是吧?行,我倒要看看是你嘴硬还是刀子硬?”

    黄一天看出这家伙今天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心一横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吓的金德贵顿时一张脸刷白。

    要说黄一天身上装了这把匕首也真是鬼使神差,今天中午出门上班的时候,冯佳媛不知道从哪把这匕首找出来拿在手里把玩,他担心匕首锋利伤人便顺手就把匕首夺过来装在自己身上,没想到居然这么快派上了用场?

    面对寒光闪烁的匕首,金德贵说话的声音一下子低了许多,他哀求口吻对黄一天说:“我真不知道冯佳媛在哪,你就算杀了我也不知道。”

    金德贵认定了黄一天绝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真对自己痛下杀手,索性摆出一副赖皮嘴脸死不承认见过冯佳媛,任凭黄一天如何逼问反正他就是一句话回答:

    “冯佳媛的确跟我一起出门,但是出门口我们就分开了,她到底去哪我真不知道。”

    好不容易找到了金德贵却打听不出冯佳媛下落?这让黄一天心急如焚,他了解躲在暗处的一些嘿道人手段,万一冯佳媛落到那帮人手里还不知道要受怎样的折磨?

    “不行!今天一定要撬开金德贵的嘴!”黄一天在心底里暗下决心后,抬起腰冲着金德贵居高临下口气:“金书记今天是坚决不肯说实话吗?”

    金德贵坐在原先的椅子上,虽说面前的大圆桌被推翻了,他两只手却用力抓住身边两把椅子,那满怀戒备的神情分明是在准备随时抓起椅子跟黄一天硬碰硬。

    黄一天早把他那点小心眼看在眼里,突然伸出一只脚踢翻了他左手边那把椅子,又伸出一只手卡住他脖颈威胁道:“你到底说不说实话?”

    “我真的不知道。”金德贵嘴巴坚决硬挺不漏半点口风。

    “金德贵,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说不说?”

    金德贵见黄一天盯着自己的眼里闪过一丝凶残,心里不禁一凛,嘴里却还是强撑着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

    金德贵话没说完,黄一天抡起一拳重重砸在他脑门上,金德贵只觉眼冒金星原本抓着隔壁椅柄的一只手忙不迭抬起去捂住脑袋。

    “哎呀哎呀要打死人了!”金德贵捂脸惨呼,还没等他声音落地,又是一连串重拳下手一下比一下跟狠找准他的脑袋砸下来。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金德贵捂脸躲避的空透过手指缝看见黄一天伸手从地上拿起一个酒瓶找准他的脑袋二话不说砸下来。

    “你他娘的疯了!”

    金德贵顾不得脑袋疼痛难忍忙不迭从座位上跳起来想要躲避,他一个身材瘦弱的家伙哪里是黄一天的对手?身子刚从椅子上跳起来立马被用力按压回椅子上。

    黄一天手里的酒瓶像是一个铁锤重重击打在他肩肘部位,顿时一股钻心疼痛让金德贵控制不出大喊,“救命啊!”

    或许众人觉的奇怪,“金玉满堂”包间里已经闹翻了天怎么没人管呢?最起码酒店老板要站出来打个圆场或者报警解决?

    此时警察就在楼下候着呢,这帮警察还是黄一天特意请来帮忙找人的,带队的领导正是县公安局丁副局长,听说黄一天正在上面包间里找金德贵问话,丁副局长立马指示下属,“不许轻举妄动!”

    楼上包间里,金德贵俨然成了半残废,一张嘴却咬
超级单兵txt下载
紧坚决不松口,情急之下黄一天不管不顾强行扒拉下他的裤子,匕首在他两腿中间宝物上划拉一下,口中威胁道:“金书记想尝尝免费割包皮的滋味吗?以后就不是男人了。”

    “你敢?”金德贵满眼惊恐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就像看一个凶残至极的恶人,“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绝不会放过你!”

    到了这时候金德贵居然还嘴硬?

    黄一天二话不说,刀尖在他的宝物上重重往下刺进去,金德贵痛的几乎要晕死过去,终于扛不住松口说:“我说我说求求你别再刺了!”

    “快说!”

    “冯佳媛被贾凤武带着几个人弄走了。”

    “贾凤武把人弄到哪去了?”

    “水月山庄。”

    “水月山庄?”

    黄一天脑子里飞速思索这个听起来有些耳熟的名字,一旁金德贵气喘吁吁解释:“水月山庄是一家酒店,也是贾凤魁家的资产,他们刚才把冯佳媛下了**直接带去水月山庄了。”

    总算是得到冯佳媛确切位置,黄一天喜忧参半。

    喜的是终于知道人在哪,忧的是冯佳媛果然又中了金德贵的圈套落到贾凤魁兄弟手里,此时羊入虎口也不知道冯佳媛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黄一天一分钟也不敢耽搁,赶紧下楼正好丁副局长迎上来,两人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由丁副局长负责马上调集人手赶去水月山庄,黄一天则坐车先赶去水月山庄。

    去水月山庄的途中,黄一天特意分别给胡大全和胡云伟通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马上赶到水月山庄救冯佳媛。

    水月山庄,位于城东美食一条街巷子里一个三星级宾馆,虽说整个宾馆只有五层,门前的广场面积却相当宽阔,广场正中一个直径三十米左右的喷泉正在悠扬乐曲声中喷吐水柱。

    穿过宽阔的广场便是水月山庄一楼大厅,黄一天急匆匆赶到那里,一进门冲站在门口迎宾的服务生问道:“你们贾老板在哪?”

    服务生冲着黄一天上下打量一眼,八成是瞧他衣着光鲜外形看起来自有一股倜傥潇洒,迟疑问道:“您是我们贾老板的朋友?”

    这种时候黄一天自然连连点头默认,服务生于是伸出一只手指了一下楼上的方向介绍说:“我们贾老板的办公室在顶层501。”

    黄一天不等服务生说完连忙一路小跑着奔向电梯,他心里清楚,此时此刻分秒之间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只有亲眼看到冯佳媛本人才能放心。

    楼上501房间是一个偌大的套房,一进门便是一个面积约五十平方的大客厅,客厅两边分别有门,左边门进去是书房和卧室,右边门进去是健身房和餐厅。

    从卧室往外延伸了一个超大阳台,上面摆满了各种花花草草,从餐厅往外延伸也有一个超大阳台,上面摆放了沙滩椅之类。

    此时,501房间的大客厅内灯火通明,靠墙沙发上一溜坐着贾凤武,刘时光和贾九红,客厅角落地上冯佳媛蜷缩身体一动不动像是一只正在熟睡的猫咪。

    冯佳媛身边有两个脸上分别刺青玫瑰花和英文字母的年轻男子正弯下身子把她两只手背在身后拿绳绑了个结结实实。

    房间里的气氛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喜庆,贾九红满眼喜悦盯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冯佳媛,突然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冯佳媛面前伸手踢了踢她一动不动的身体,回头冲贾凤武问道:“二哥,这女人不会死了吧?”

    贾凤武笑眯眯回答:“怎么会呢?只是给她下了点**,再过几分钟肯定醒过来。”

    刘时光见老婆背着两只手在地上那女孩周围绕圈圈,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带着一股胜利者的高高在上走到冯佳媛身边趾高气昂道:“我还当着丫头三头六臂?原来也不过如此,二哥你随便费点功夫就把她给绑了。”

    “二哥还不是为了咱们出气?”贾九红冲老公白了一眼没好气道,“要是全指望你给我报了这笔仇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贾九红的话让刘时光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一旁的贾凤武赶紧打圆场:“小妹,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些年要是没有妹夫他爸在官场罩着,咱们家的产业能越做越大吗?”

    贾凤武冲着妹妹使了个眼色后又冲刘时光陪笑道:“时光你别介意哈,我这个妹妹其实就是嘴巴厉害点,其实心眼不坏。”

    刘时光脸上的尴尬神情缓和了不少,他正想随声附和说几句,听见贾九红一惊一乍叫起来:“二哥你看!这丫头好像醒了?”

    !